2011年6月25日星期六

NPR:中国重开关于毛泽东功过的辩论

核心提示: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一篇博文引起了"毛左"的激烈反弹,但是茅老说:"我不害怕上法庭辩论,这将不是对我的审判,而是对毛泽东的审判。"

原文:Chinese Reopen Debate Over Chairman Mao's Legacy
作者:LOUISA LIM
发表:2011年6月22日


【图:数千名中国学生举着共产党旗和已故的中国领袖毛泽东的画像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现在举行这样的庆祝可谓"恰逢闹时",因为"毛左"们正在奋力还击针对毛主席和他所造成的数千万人死亡的抨击。】

就在中国准备庆祝7月1日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新的迹象表明围绕着前领袖毛泽东的遗产出现了新的意识形态斗争。

这场在网络上上演的冲突背景是高涨的革命年代怀旧潮,与此同时,一名年轻的左派点名挑战一位上了年纪的胆敢公开批评中国人民共和国缔造者的经济学家。

毛主席逝世已将近35年,官方的结论是毛有"七分功、三分过"。这个评价并不服众,因为毛的经济管理不善和政治恐怖活动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


【图:现年82岁的改革派茅于轼最近批评毛的文章引起了一场风波。不过,他愿意上法庭辩论。"这将不是对我的审判,而是对毛主席的审判。"他说。】

现在,82岁的具有改革思想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和毛泽东没有任何关系),已经在中国重新打开了对这位主席的辩论闸门。在一篇大胆的文章中,他写道,毛主席不应该再被视为神。

"20世纪最大的三名侩子手是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这是国外历史学家的普遍共识,而毛泽东杀了最多的人。他们都是邪恶的代表,"他告诉NPR(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但在中国,毛泽东的画像仍然挂在天安门广场。中国若想进一步发展,就需要区分基本的是非。"

茅于轼认为,毛泽东的遗体应该从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移走,中国的货币上也不应再印他的头像。

"现在,所有的纸币上都有他的头像,"他说。"以前则不是这样。我认为这表现的是对中国人民缺乏尊重。"

毛的支持者对批评的反应

这样的话在北京仍然被认为是异端邪说,特别是现在全国上下都在为建党90周年准备庆典。中国已经上映了一部众星云集的大片――《建党伟业》――该片描绘了毛泽东在成立共产党时所起的作用。影片以第一届党代会收尾,毛为首届党代表们领唱,显示出党的历史合法性与这位主席密不可分。

这也是茅先生发表了批评毛的文章而遭遇批评怒潮背后的原因之一。一个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呼吁要让茅于轼因"颠覆罪"而被起诉,这一活动甚至已经收集了5万个签名。请愿书已经送到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34岁的范景刚是该网站的创始人,他也开了一家专卖毛泽东著作、文革时期的电影,已经如查韦斯(译注①)等领导人自传的书店。范说茅于轼已经太过分了。

"他发表的文章超出了言论自由的底线,"范说。"在任何国家都不能侮辱国家领导人和人民的信念、反抗政权"。

他相信,经济学家茅于轼并非在单打独斗,这是旨在推翻政府的一项更庞大运动的一部分。

"[茅于轼]代表的是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被赶出去的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和中国的地主阶级,"范说。"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茅于轼说,这篇文章是他一年前就写好的,只是最近刚贴出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当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篇文章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弹,"他说。"我是一名学者。我所写即我所思,而没有仔细想过[发表的]后果。"

但他为这种坦率付出了代价。他曾接到过恐吓电话,使他的妻子位他的安全而忧心忡忡。乌有之乡的创始人范先生却不认为这算什么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威胁,"他说,"那将意味着中国再没有一个爱国者了。"

尽管如此,茅于轼说他愿意上法庭。

"我不反对上法庭辩论谁对谁错。如果是这样,那将不是对我的审判,而是对毛主席的审判。我不认为法院会接收这个案子。"他说。

"红色文化"的复兴


【图:淮安市的官员们在淮安人民大会堂以演唱爱国"红歌"的方式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在政府试图以唱"红歌"(爱国歌曲)来灌输忠诚的这种全国流行的"红色运动"中却出现了这种争议。在表现对党忠诚的最高级别的表演中,90名部长最近成立了一个合唱团,准备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项运动开始于西南城市重庆,是爱出风头的市党委书记薄熙来的心血结晶,他正在谋求晋升到党的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之中。

在这个城市"唱红"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犯人们因为"唱红"表现上佳而获得减刑,精神病院里的患者也以"唱红"辅助治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克里・布朗(Kerry Brown)说,从感情上说,毛泽东对中国人民的号召力是近来的领导们都不具备的。他认为,这项运动一部分目的是通过对革命时期的怀旧来缓解社会不满。

"如果说有政治上的校正作用的话,那就是在毛泽东时期,中国是个平等的社会。这一直是过去十年的大问题,出现了太悬殊的不平等,"布朗说。

对这场运动不感冒

"唱红"运动在网上一直受到讥讽,许多网民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另外有人谴责在1960和1970年代让中国陷于混乱的"文革"又死灰复燃了。

《凤凰周刊》的首席专栏作家叶匡政说,他反对"唱红"运动中的"暴力崇拜"元素,因为它庆祝的是中国革命的开端,在此期间中共通过暴力夺取了政权。他还认为,这一运动揭示出中国领导在意识形态上已经破产。

"我认为这一政府导演的运动体现的是[党]为了掩盖弱点而采取的大胆行动,"他说。"人们唱得越高昂,就越凸显了主流价值观的匮乏。"

这些以旧日红装、复古歌曲和歌颂毛的主旋律电影构成的"唱红"运动说明中国的宣传部领导们在一个新媒体的时代又返回了旧日窠臼。而这对宣传者来说也有风险――其结局可能只凸显了中国已经脱离了毛时代。

译注①:乌戈・查韦斯,现任委内瑞拉总统。身为玻利瓦尔革命的领导人,查韦斯提倡他对于民主社会主义的理想、拉丁美洲的整合、和他所谓的反帝国主义。除此之外,他也大力批评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以及美国的外交政策。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