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5年8月12日星期三

网络是我的国度 (德国 每日镜报 采访艾未未)


镜报:4年之后,您才可以旅行。禁止旅行和那些打压给您的艺术带来了什么后果?

艾未未:现在说来还为时过早。我的艺术一直都是与创作它们的环境条件联系在一起的,同时我也是个死脑筋的人。在我身上,有的是永远不变,我对世界的理解、我的精神状态、我的价值观,涉及我对人权和言论自由的理念的东西。而且我也不放弃去相信相互理解和交流沟通。

镜报:中国的状况很矛盾。您拿回了您的护照,这听起来似乎自由化了。同时,近期有200多位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被捕了,一些人仍在监牢栅栏后面坐监。

艾未未:情况很复杂。这并非是,4年前我先被羁押了,而后是逮捕了律师。这种事以前的时候发生过,而且也将会再发生。我认识很多被起诉或者被捕的人,但他们从来就没有犯过罪。跟我类似,一些人不将被判有罪。那就只好继续希望他们仍为嫌疑犯,或是在审查羁押中。这是一个策略,为了让人恐惧,以便维持所谓的稳定。

镜报:中国是否是在用正规的审判程序来更多地表现出其如同是个法治国家?

艾未未:第一眼看上去,是的,但实际上这个根本就谈不上。一如既往地,随心所欲无处不在,没法预估会发生什么。

镜报:在我们帮助中国人之前,我们应该先在这儿帮助难民吗?

艾未未: 我只想说,无论问题到处在哪儿都有相同的原因:对人权缺乏尊重。我们的星球只有在当我们认识到这种尊重的必要性时,才能生存下去。

镜报:为什么再回中国的路是开放的对您这么重要?

艾未未:当中国有问题时,我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并且想参与解决它。我不会逃避,要是的话,那也只是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还从未有过在这儿一直待下去的念头,因而我的问题纠结,因为在中国的那些人和我的国家系在我的心上。割舍,哪儿那么简单。

镜报:您受到巨大的胁迫:您是怎么躲避恐惧感的?

艾未未:害怕一直是存在的。不过,我认为,90%的害怕是来自缺少交流、知识和信任。这些越多的话,害怕就越少。那些给我施压,想要掌控我的人,现在可能同样不怎么怕我了。因为他们看见了,我是一个什么都不隐瞒的、开放的人,因为他们清楚我的精神立场,我的原则。同样,我对对方的了解也好了一些,因此我的害怕也就少了。

镜报:那么,您指的是什么,现在好一些了?

艾未未:(笑)Okay, 两方面。第一,我不能理解的总是有的,但是我努力去懂。第二,我悟出了,警察和公务员也有意愿想要懂我。因而有个沟通的基础。


镜报:您的父亲,一位著名的诗人,在文革中惨遭折磨。之后他沉默了。

艾未未:整整他那一代的经历都很惨重,并且就此不能理解。在冷战时期,这个国家曾像是一所大监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能做的只是等待死亡。如今不同了,因为有了全球化和互联网。有了很多表达自己的可能性。因而,即便我很长时间不能在中国办展览,但在别的国家可以。让我一直对沟通的作用持有坚信,也与我在纽约生活多年、我说英语、我知道当代艺术有关。况且我喜欢互联网,对它很看好。网络是我的国度。

镜报:您的儿子在柏林上学。您对中国的教育体制不信任吗?

艾未未:传授人道主义知识的能力已经完全丧失了。在那里,他们连把所教的内容给年轻人结构化一下都不会。用洗脑来代替教他们形成自己的个人判断。只教年轻人实用的技能。中国的教育体制牺牲那么多年轻人的智慧、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勇气,所有这些都是使人幸福的基本。我怎么能信任这样的教育体制呢?这跟一场人道灾难一样,也同样是影响好多代人的巨大灾祸。我看无望。

镜报:2014年,您在马丁-格罗皮乌斯展览馆举办的展览上,展出了明显带有政治色彩的艺术:您被羁押的房间、手铐、监视镜头...

艾未未:我不称之为政治艺术,而是个人艺术。这些作品跟我自己,我的生活、我的情感、我的经历有关。这曾是必要的。我必须把那些降临到我头上的事情翻来覆去,就像老师对学生说:请再重复一遍!

镜报:英国先头给您拒发半年的签证,内政部女部长之后致歉了。您接受道歉了吗?

艾未未:当然了,我接受相互尊重的任何沟通。当我拿到拒绝信时,我觉得被取笑,因为在走过那么漫长的黑暗隧道,我终于看到了亮光,但世界的另一头却立刻又把亮光掐灭了。在中国,我得到了护照,英国却基本在同一时刻拒绝了我的签证。我知道,在所谓的自由世界里也会遇到问题的,但别这么快呀!



作者:http://www.tagesspiegel.de/peitz-christiane/5264754.html
发表时间:2015-08-07
本文由 @WilderMohn 翻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5年8月10日星期一

我只想过普通生活 (全文翻译:南德意志报采访艾未未)




57岁的艾未未是当下最有名的艺术家之一。对中国政府直言不讳的批评,使他名声更加显赫。2011年他被关押了数月。被释放之后,他依然被禁止出境。几周前,北京当局返还了他的旅行护照。本周我们和他在慕尼黑会面,这是他这回预计的长途之旅的第一站。他现在正在柏林和当地艺术学院商讨被聘担任教职的细节。

南德意志报记者2009你被警察暴揍了一顿。当你四周后在慕尼黑的“艺术之家(Haus der Kunst)”忙于回顾展的时候,你做了脑出血的手术。现在你又重回这里了。

艾未未:那是我受伤后接受的第一次检查,医生告诉我一切都看起来正常,没什么可担心的。

(自那以后),你的健康状况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记忆能力和体力都不如往从前了。我猜这可能是因为我老了的缘故吧。

过去的四年对你来说定是噩梦般吧,81天的牢狱生活,随之而来是软禁,旅行限制。
我被各种的限制,包括,在非常极端的状态下,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判决,什么样的指控。然后我就被释放了,他们谈论过这个罪名...

被指控偷税漏税?
但我从未被指控这一罪名。他们告诉我:你和这事压根没关系。指控的是我工作的公司。我并不是公司法人代表或者合伙人。再说没有啥证据支持这一指控。我从来没有被指控,按他们的说法,我也没被拘押。那只是某种监视居住,没有官方记录,奇了怪了。

他们有正式撤销这些“并不存在”的指控?
没有。他们的结论是,公司拖欠了一笔税款。但是他们从来没来收过税。他们清楚这都是捏造的,他们想要做的就是毁了你的名声和信誉。在中国这很常见,他们都是这么对待政治犯的。

他们重新给你颁发护照了,是否意味着你想去哪就去哪,自由了?
是的,他们返还我的护照并未附加任何限制。他们还保证我可以回去,这对我非常重要。他们告诉我,我现在自由了。

那么其他的限制呢?
很明显他们在慢慢放松。我在中国举办展览,他们并没有来阻止我,两个月内我办了五次艺术展。他们有监视但并没有插手。官方的环球时报甚至还提及了我的名字和展览。那好奇怪的文章说,只要艾未未不掺乎政治,为人民创作艺术品,他就是受欢迎的。

现在你在这里,依然被中国当局监视吗?
当然了。我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是很警惕的。他们对我的事情还是很敏感的。但是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自由多了。甚至还有小范围的讨论空间。

大家都被你能自由旅行的消息所震惊。就在最近,数百名人权律师在中国被关押了。
是啊,在某些事情上,中国当局表现出来的还是一副极权主义者模样。但是已经不同于我被关押的时候了。今天,他们会带着逮捕令来逮捕你。法院会决定这些人的命运。他们遵守程序了。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们会放了你。他们的做法不像几年前那样无法无天了。如果警察怀疑你有罪,他们当然有权来逮捕你。尽管我认为这是一种用来控制那些人的手段。

不过,貌似新的严加控制的时代来临了?
原因是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反腐败运动营造了紧张感,他们要确保他们不会失去控制。如果看见任何动荡的迹象,他们会想方设法的阻止它。顺便说一句,反腐败运动是非常重要的。全社会都腐败了,反腐是迫在眉睫的步骤来清理混乱。

你理解为什么政府要这么严厉对你吗?
理解,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的做法很有道理。当然了,作为一个为人权和自由作抗争的人,我说这话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结构是非常脆弱的。如果某一块失控,可能就会全面崩盘。中国还没有建立现代化的社会结构,没有个人主义,言论自由,人身自由。中国社会是没有丰富层次的。没有任何的宗教团体,工会或者其他任何的组织可以为人民的利益发声。只有皇帝和臣民,至今都是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可以对他们造成严重的威胁。
我是极度危险的角色。这情形持续了很久。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不同的观点,他们甚至不能容忍任何产生新的力量的可能性。

把你放出来难道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么。希望你会像其他的艺术家一下和政府和平共处。
他们才不关心社会的公正。不,这做法不会在我身上奏效的。

一年前你说,你的儿子会看到一个民主的中国。你现在依然这么认为吗?
我总是过于乐观天真。这带给我强大的激情或许还有一些能量。中国必须改变,它正面临无法想象的巨大的问题。中国在经济上有突出的进步。但这使人有需要追求个人自由,以及权力的合法性,公民责任等。直到某一时刻,这压力肯定会爆炸。光有钱还不行,这社会需要最基本的信任。缺乏信任,(当头的)怎么能领导他人?如何能收拾奔溃的局面?如何建立现代化的社会,这是一个大问题。中国目前还没有做任何的准备,甚至连辩论都没有。

你是怎么看待过去这四年的?
我的人生充满了未知数,不安与危险。现在已经安全多了,我更加了解他们,他们也更加了解我了,这非常好。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作为一个个体,你很容易倾向于简化。然后你开始在个个层面观察人性。他们并非与我不同,他们也是人。他们工作的社会和政治构架给了他们限制。

但是这真的只是是彼此缺乏了解吗?
我是一个艺术家。沟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要让别人了解你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你认为他们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当社会改变时,他们也会从中受益。在过去几年中,我在这方面做了许多的进展,他们也向我表现出更加积极的态度。

你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为什么?

如果我的政府平白无故夺取我的自由,我并不认为在最后我会说我和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我会说:“他们这些罪犯!没有人性,愚蠢!”
不,他们并不蠢,政府里面有很多人性化以及聪明的人。这说法是错误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得到正确结果。他们经受不起改变。如果想要点变化,他们将不得不改变一切。摧毁一个东西很容易,但是你不能确定你能得到更好的。你必须先要从现实情况出发。这可比在你对手的大头照上按个图钉困难多了。他们一直使用这种战术对待我。

你说他们现在更加了解你了...
他们知道我是为了让中国变得更好,我关心年轻一代。我们有了基础的信任,不然的话他们就不会在多年来一直把我描绘成国家的敌人的情况下,允许我举办艺术展。不然他们也不会重新颁发给我护照。

你有何和政府高层的人谈话吗?
没,从来没有过,只有底层的人。这么多年来,我压根就不知谁负责这个事情。但是你可以看出他们是按照高层给的规矩办事的。他们在任何程序上都十分小心,确保一切都顺利进行。没人想要做错事。

这些年来你是如何保持理智的?
像这样的事情是很容易摧毁理智的。我很幸运我是一个艺术家,并且我有大量的支持者。他们来自我的家人,还有成百上千的支持我工作的人。我有责任去做对他们有益的事情,并且要小心,不要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

危险之中?
一个医生应该治疗疾病,然不是失去耐心。他需要等待合适的供体器官,合适的血型。现在你必须更加小心行事,已经没有简单的好坏对错了。

你并不是一直都很小心的。
我就像是一棵树,我会成长。

你害怕你被禁止回国吗?
我并不害怕,将要发生什么都无所谓。我只想过普通的生活,所说所做对社会有益。不能一味的批评,也要提供有效地解决方案。我讨厌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有问题就一定有解决方案,如果我没有一个解决方案,我为什么要提起问题?

原文:Ai Weiwei: “All I ask for is a normal life”
作者:Sueddeutsche Zeitung
发表时间:2015-08-06
本文由Fish翻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维吾尔地区不安局势之探源

在中国西部的新疆自治区,当局与维吾尔族人之间有许多纠葛。BBC浅析其原因。

新疆有哪些居民?


维吾尔族人曾经是新疆地区的主要人口

        新疆,中国最大的行政区域,接壤蒙古国、俄罗斯联邦、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共和国、阿富汗共和国、巴基斯坦共和国以及印度共和国。就在不久之前,新疆的主要居民为维吾尔族人。
        大多数的维吾尔族人信奉穆斯林和伊斯兰教。他们将宗教信仰看做生活和个人身份中最重要的部分。维吾尔语和土耳其语有亲缘关系,他们认为自己在文化和种族上接近于中亚国家。
        农业以及贸易为新疆地区的主要收入来源。境内有喀什这样繁荣的枢纽城市,坐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
        但是新疆的发展带来了新居民。根据2000年的人口普查,新疆人口中汉族达到了40%,并且还有大量的驻军,以及不知其数的未登记在册的移民。



新疆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吗?


1949年,新疆正式成为共产主义中国的一部分

        新疆地区间断性的拥有过自治权,偶尔也完全独立。但是,现在所谓的新疆,早在18世纪的时候就在中国的统治之下。
        1949年,东突厥斯坦国曾短暂的独立过,但没有延续多久。同一年的年底,新疆正式成为了红色中国的一部分。
        在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中亚出现多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对新疆的分裂主义团体的支持有所增长。
        不过,北京政府对公开示威活动进行镇压,活动分子只能转入地下。

动荡不安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批评中国的人士表示,近些年,中国当局加强了对维吾尔人的镇压。

        情况十分复杂,很多人认为,经济与文化的因素导致的种族冲突,是暴力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大型的开发项目给新疆的大城市带来繁荣,吸引了许多来自中国东部的技术合格的年轻人。
        据称汉族人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并且在经济上更获益,这引起了维吾尔人的不满。
     

和中原中国比较,维吾尔的文化与中亚国家更为相似

        活动人士表示,维吾尔族人的文化以及贸易已经逐渐被中国削减。许多人抱怨中国通过削减清真寺以及严控宗教学校来限制伊斯兰教。
        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在2013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当局镇压了其称为“邪教”与“分裂国家”的“犯罪”活动,并且取缔了“带文化特征的和平表达”。
        在2014年7月,新疆的一些政府部门禁止穆斯林在斋月期间斋戒。这不是中国第一次在新疆对斋戒进行限制。紧接着,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对公共目标实施了系列袭击。这使人担心,禁令将加剧目前的紧张局势。


暴力活动是如何产生的?


近年,随着新疆动荡不安,中国已经在新疆增加驻军

        20世纪90年代,以及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期间,中国镇压了维吾尔人的街头抗议活动,因此中国一直被(国际社会)指责。
        2009年,紧张事态升级了。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了大规模的种族骚乱。据官方报道,至少有200人在暴乱中死亡,其中大部分为汉族中国人。


农业和贸易为新疆的主要收入来源

        当局加强了安全防范,许多维吾尔族人被刑事拘留。人权组织持续聚焦北京对该地区的紧密控制,与此同时,暴力活动依然此起彼伏。
        2012年6月,据报道有六个维吾尔人企图劫持从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最终被旅客以及机组人员制服。
        2013年4月发生了暴力流血事件。当年6月,在鄯善县的冲突事件中有27人被警方击毙。中国媒体称死者是持刀袭击当地政府大楼的暴徒。
        想要了解这些事情的真相是十分困难的,因为外媒记者被限制不能进入该地区。但近几个月来,冲突转变为针对平民的大规模暴力事件,特别是在新疆境内。
        2014年5月,两辆车冲入一个乌鲁木齐市场,并且在人群中爆炸,导致31死90伤。中国将此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
        紧接着,在乌鲁木齐火车站,极端分子携带炸弹并且持刀行凶,导致3死79伤。
        2014年7月,中国当局表示,叶尔羌的警察局和政府办公楼遭到持刀团伙袭击。导致96人死亡。几天后,中国最大清真寺的(官方背景的)大毛拉,居玛·塔伊尔遇刺身亡。
       2014年9月,在轮台县的警察局外的市场和商店发生爆炸,大约50人死亡。这两起事件的具体细节未能公诸于世,一些活动人士对中国媒体的报道提出质疑。


中国官员将天安门广场袭击事件归咎于新疆分裂分子

        在新疆之外也有许多暴力事件发生。云南昆明火车站,疯狂的砍杀事件导致29人遇害,肇事者被认定为新疆分裂分子。2013年10月,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一辆车冲入人群后自燃。
       为了应对恐怖袭击,中国当局推出了“为期一年的反恐斗争”计划,加强了对新疆地区的戒备,并且增加了军事演习。
        据报道,一些“恐怖团伙”的成员被集体逮捕与判刑。中国官方媒体列出了一长串从事极端主义活动并且被定罪的人原名单。其中某些人被判处死刑。
        著名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拘留,在2014年9月被以分裂国家罪指控,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该谴责谁?


中国将2014年3月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暴力事件怪罪为新疆分裂分子所为

        针对新疆内外的暴力事件,中国当局经常指责东突运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或者是“受东突组织影响”的人士。
        东突运动表示要在新疆地区成立一个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国。美国国务院在2006年表示,东突运动是“最激进的维吾尔族分裂分子团体”。
        东突运动的主要活动范围目前仍不明确,观察家们则质疑该团体发动极端恐怖袭击的能力。
        东突运动没有表示对任何恐怖袭击负责。中国当局说,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等同于东突运动)公布了一段视频支持在昆明发生的恐怖事件。
        近期,在新疆发生的暴力事件不断升温。是谁组织的?是什么了驱使了恐怖事件发生?可能会吸引更详细的调查。


原文:Why is there tension between China and the Uighurs?
作者:BBC
发表时间:2014-09-26 
本文由Fish翻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4年10月13日星期一

香港民主化的抗争

原文:Hong Kong's democracy debate
作者: BBC
发表时间:2014-10-07
本文由Fish翻译。

    香港拥有自己的法律体系,言论自由以及集会自由受到保护

北京政府废除了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的公开提名权之后, 香港出现了长时间占据商业街的抗议活动。BBC就此作观察报道。


香港与中国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香港为前英国殖民地,根据中国与英国在1984年签署的联合声明,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
        中国同意以“一国两制”模式统治香港,为期50年内香港拥有高度自治的权力(外交与国防事务除外)。因此,香港拥有其自己的法律体系,其中包括保护言论自由以及集会自由。
        香港的行政长官,目前是由一个1,200人组成的委员会选举产生的。该委员会的主体由亲北京政府的人员组成。
        香港的小宪法,即香港基本法中写道,“最终目标”是通过“普选”产生香港行政长官。


那么,究竟什么改变了?

        中国政府承诺在2017年,香港民众可以直接选举行政长官。但是在2014年8月,中国最高立法委员会决定,香港选民仅能从一个提名委员会指定的候选人中投票选举行政长官。该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模式基本参照目前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其中大部分将由支持北京政府的人士组成。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在该委员会中获得半数以上支持,才能获得参选资格。
        亲民主的活动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利用提名委员会来剔除它所不喜欢的候选人。

在香港,占领中环是一个民主运动团体发起的呼吁选举改革的抗议活动

谁在领导抗争?

       已经出现两个主要的亲民主团体。
       其中之一就是“占领中环”,由香港大学戴耀廷副教授领导。另一个则是学生组织“香港专上学生联会”。
  在2014年6月,“占领中环”举办了一次非官方的公投来呼吁政治改革。大约1/5的香港人参与了公投。
       公投之后不久,数以万计的抗议者在今年7月1日参与了(观察家称为)过去十年香港最大的一次亲民主集会。这天是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的纪念日。
        从那时起,学生团体成为亲民主活动的关键角色。
        9月下旬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发起了为期一周的罢课行动,“占领中环”决定加入之后,发展成了全市范围内的抗议活动。
        引人注目的学生活动分子,包括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的周永康与岑敖晖,以及“学民思潮”的黄之锋。

        后来学生团体威胁:如果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不辞职,他们将把街头抗议活动升级,占领政府办公楼。这促使香港政府高层同意与学生代表谈话,学生团体也接受了这个提议。

8月17日亲北京政府团体的集会 
     
是否每个人都希望完全的民主?

        不是的。已经出现亲北京的团体,比如“沉默的大多数”以及“关注香港力量”,批评亲民主运动人士正在“危害”这个城市。

        他们认为,继续公民抗命并反对北京政府,只会给香港带来声誉、经济的双重损害,并且损害香港与中国的关系。

        这些团体曾多次组织活动反对占领中环以及其他亲民主运动。8月17日的示威活动是其最大的一次,数千人参与。

这次活动是不同往常的,因为大规模的亲政府示威活动是极少在香港出现的。许多人质疑这次活动的合法性,特别是有媒体报道,部分示威者是拿了报酬才参加的。

        希望香港稳定的商界人士,也反对亲民主抗议活动。最近香港大学发表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较多的香港人倾向于肯定北京政府。
        亲北京政府的立法者认为,北京政府提出的建议,是对现行选举程序的改进。
        在2014年9月和10月的亲民主示威抗议活动期间,抗议地点出现了一些反对团体,他们反对亲民主人士占领主要街道。警方逮捕了一些在冲突中殴打亲民主人士者,并且表示,被逮捕的人中有黑社会团伙成员。


中国谴责10月初发生的香港街头抗议活动为“非法”

中国说了什么?

        中国一贯谴责香港亲民主的抗议活动,将10月初发生在香港街头的抗议活动定义为“非法”。
        李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表示,开放特首候选人提名,将会导致“社会混乱”,每个行政长官都必须“爱国”。
        在2014年6月的白皮书中,中国表示,对“一国两制”这一模式,有些人的理解是“模糊与片面”的。
        中国不断强调,为了国家发展,统一才是前进的方向。就如中国对付来自西藏和新疆的扩大自治权的诉求。


香港特首梁振英

香港政府的立场是什么?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对北京政府决定的候选人产生办法表示称赞,认为这是香港“社会发展的重要进步”。
        梁振英政府表示,6月份发起的非官方公投没有法律效力。香港政府还表示欢迎北京政府的白皮书,声称香港已经在“一国两制”模式中受益。
        在7月份提交给北京的报告中,梁振英表示,主流的香港社会支持北京政府对香港的选举改革办法。该报告是基于对香港民众的咨询。但这份报告引起了亲民主人士的怒火,他们认为梁振英曲解了民意。
        香港政府必须继续讨论北京政府提出的选举程序。并且形成一项正式法案提交香港议会通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1月7日星期四

比特币帮助伊朗鞋店绕过国际贸易制裁

原文:Bitcoin helps Iranian shoe store overcome international trade sanctions
作者:Jon Southurst
时间:2013-11-06
本文由Fish翻译。

上周,有一个有趣的电子商务网站宣布上线,它只接受比特币(Bitcoin),因为大多数海外客户无法支付别的货币。

该公司名叫 Persian Shoes (波斯鞋业),有超过70年的历史, 主营手工制作的皮鞋,它坐落在伊朗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

业主很高兴运货到世界各地,但如何支付是一个问题。由于变幻莫测的国际政治和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普通的电子商务渠道(在伊朗)被封锁。

联合国,美国,欧盟和其它国家对伊朗全境实施贸易制裁,这意味着西联和主要的信用卡公司都不处理与伊朗相关的业务,即便仅仅是服装时尚业的买卖。

在伊朗付款给某人的唯一方法是口袋里携带现金,或者使用一些容易转移和大多不受监管的数字货币。

在第一天的销售中,这家仅接受比特币的商店卖出了四双皮鞋。 “以我的标准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销售业绩!”首席执行官罗卡尼说。上线第一个星期,这家网上商店运作很成功。

“使用比特币,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卖出10双皮鞋了,这远高于我们的预期。“他补充说。

Persian Shoes 目前由三兄弟经营,他们准备大力扩张其父亲开创的这一生意。 罗卡尼的表弟居住在澳大利亚,向三兄弟介绍了比特币,并帮助他们建立了网站。

该网站目前提供女士的皮革手袋,钱包和鞋子,还有七个品种的男士皮鞋。货品用美元标价,最低从80美元起。

网站的FAQ页面上介绍了比特币,并指导新用户使用诸如Coinbase、Bitstamp,BitBargain,以及LocalBitcoins等比特币相关的线上服务。 它还有业务简介:

我们的业务是生产和销售皮革制品。我们希望把我们的产品卖到全世界,客户越多越好。但问题是我们在伊朗经营,大多数的支付系统都不愿意为我们提供完整的服务,或者对我们的业务有巨大的风险。在推出这个网站之前,我们的国际销售一直局限于几个专门的客户,他们了解我们的产品质量,并为支付时可能会出现很多的麻烦做好了准备!当然,对于使用各种电子支付的人来说这听起来可能难以理解。然而,在出现比特币之前,如何收款已成为了我们扩大业务的头号障碍。

除了国际贸易的限制,把比特币兑换为当地的货币(伊朗里亚尔)也面临着知识和技术的障碍。

“兑换时有点棘手,因为比特币并不是常用的。我们保留一些比特币在手上,同时在localbitcoins上卖出一些”,罗卡尼说,缺乏网上购物的本地文化和互联网连接不畅阻碍了该公司与伊朗的其它地区的贸易。

根据你的国籍或居住地,即使使用比特币,你购买这些鞋子也可能不被允许。正如美国人无法在哈瓦那度过一个周末或者享受真正的古巴雪茄,他们也被禁止与伊朗境内的企业或个人从事任何贸易活动。

尽管这样, Persian Shoes 已经从美国客户那里接了几个订单,并且正等着看看是否顺利交付,以便进一步做广告推广业务。

就个人以电子商务形式购买衣物问题,向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国土安全部的一部分)询问,得到的回应是:“不幸的是,对伊朗的制裁是禁止这类交易的。”

其它国家对此类买卖的态度不太明朗,或者没有回复。

大多数国际贸易制裁是关于技术或工业设备的,有关个人日常用品的交易(可能是由于缺乏支付选项)没有具体的说明,当然肯定不会提到皮鞋。

虽然如此,你总还可以自由地浏览Persian Shoes的Facebook页面和网上商店。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1月3日星期日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原文:Q&A: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作者:BBC
时间:2013-11-02
本文由Fish翻译。


中国顶级安全官员认为在本周一北京天安门广场造成重大伤亡的撞车事件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有关系。这里是英国广播公司有关该组织的资讯。

问:什么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答: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ETIM)是活跃在中国西部新疆的小型伊斯兰分裂组织。
该省是中国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家乡。许多维吾尔人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2006年美国国务院称“东突”为“最激进的维吾尔族分裂组织”。据称其目的是要建立一个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国”。

据报道,“东突”是由艾山·买合苏木(新疆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组建起来的,他被中国列为头号恐怖分子通缉犯并于2003年被巴基斯坦军方击毙。

该组织后来由阿卜杜勒·哈克领导,据称,阿卜杜勒·哈克也于2010年在巴基斯坦被击毙。

问: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做过什么?
答:“东突”的活动范围不明确。中国新疆的信息传播受到严格控制,特别是关于冲突事件的消息。

中国经常指责“东突”或受“东突”影响的群体在新疆制造暴力事件,但具体细节很难核实。有时,爆发暴力事件的原因,是由于种族和宗教,随后就会发生极端行为。

另一方面,维吾尔团体指责中国夸大“东突”威胁,为镇压寻找借口。

“东突”引发的暴力事件往往规模较小。记者们称,该组织是否有能力在中国实施严重恐怖行动,还是个问题。

根据联合国与美国的报告,“东突”在20世纪90年代在新疆的策划了几起炸弹袭击事件。美国的报告说,2002年两名“东突”成员从吉尔吉斯被驱逐到中国,因为密谋攻击当地的美国大使馆。

根据美国国务院2011年国家反恐报告,“东突”声称在新疆和田攻击了一个警察局,炸死了四人,并且在喀什实施了一系列炸弹和持刀袭击,造成至少12人死亡。


问: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有多危险?
答:中国将“东突”描述为暴力分裂组织和恐怖组织。在天安门撞车事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鹰称“东突”为中国最直接,最现实的安全威胁。

她说:“该组织长期以来在中国中部,东部和西部地区活动,并与其他国际恐怖组织相勾结。”

然而迈克尔·克拉克(悉尼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写过许多关于新疆的文章)告诉法新社,“不是说中国不应该关注东突与巴基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的关系,但问题是,中国政府把它夸大了。”

由美国第13224号行政命令,将“东突”列入恐怖组织。该命令旨在切断与恐怖组织有关系的金融交易。美国把“东突”列入恐怖分子驱逐名单,该名单旨在防止与恐怖组织有关的个人入境美国。

然而,“东突”并不在美国国务院的主要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上。

美国反恐报告指出:“中国并不总是区分合法的持不同政见者和鼓吹暴力推翻政府,它以反恐为借口打压维族人。”

“中国政府把维吾尔人的不满,和平的政治活动,某些形式的宗教,也列为恐怖活动。”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9日星期二

中国海巡船对日本施加压力

原文:China coastguard keeps heat on Japan in island row
作者:法新社
时间:2013-10-28
本文由Fish翻译。



东京(法新社)报道:周一中国继续在有争议的尖阁列岛海域给日本施加压力。在东京声称要击落中国无人机(北京周末在报道中称为“战争”)之后,中国派遣海岸警卫队到相关地区巡逻。

星期一早上,四条中国海巡船只驶入有争议的岛屿(北京称为钓鱼岛)海域。日本的海岸警卫队说,它们停留了两小时左右。

事件发生在北京发出强硬声明之后数天,北京表示:如果日本对中国的无人机开火,就会构成对中国严重的挑衅,是一种战争行为。

中国国防部长表示:“如果受到挑衅,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坚决的应对措施,其后果应有挑起争端的一方负责。”

周六在中国国防部发言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希望在亚洲得到强有力的支持,说这是北京试图“使用武力改变现状”。

中国随后表示,安倍晋三曾经拟定了一个计划,以击落进入日本领空的无人驾驶飞机,如果飞机拒绝日本的警告而离开。

上周日,安倍晋三告诉部队“日本周边安全环境日趋严峻。你们将不得不完全摆脱自己的传统观念,只是利用防御力量不能够起到威慑作用。”

据报道,日本已经连续第3天出动喷气战斗机,而中国军用飞机在2个属于冲绳的岛屿之间巡逻(未进入日本领空)。

自2012年9月日本宣布对尖阁列岛中的3个岛屿国有化以来,中国船只驶入争议海域数十次。每次,都会导致与其对手日本互相警告,并宣称主权。

一般情况下,船只在争议海域停留几个小时才会离开,转入公海海域。根据国际定义,公海的边界是领土12海里之外。

东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须贺良英在周一表示:“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侵入我国领海事件频繁发生。”

日本在1985吞并了这些它所谓的无人所属的岛屿。它说中国主张所有权,是在1960年代发现附近海域的海底资源之后。

而北京认为,这些岛屿数百年来都是中国领土。日本在二战时期试图贪婪地占领整个亚洲的时候强行占有了这些岛屿。

经过这个周末的摩擦,传言说日本准备举行一个大型的军事演习,旨在增强其规模为34000人的军队的技能,以保护偏远的岛屿。这进一步使人担心,亚洲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危险地走在冲突的边缘。

观察家说:该地区存在许多军事装备,发生武装对抗的风险增大。警告:任何一方一个船员的失误都可能使事件迅速升级。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6日星期六

欧盟首脑警告美国“间谍行为”可能损害反恐合作

原文:EU leaders warn US 'spying' could harm fight against terror
作者:Bruno Waterfield
日期:2013/10/26
本文由Fish翻译。


欧盟警告美国,  '窥探'行为损坏了与美国的信任反恐合作。德国和法国要求美国在情报搜集方面签署新的国际“行为准则”。

用一个前所未有的声明,欧洲领导人打破了不应该讨论国家安全或机密信息的禁忌。德国总理和法国总统呼吁一份新的跨大西洋协议,以防止美国情报部门刺探欧洲国家情报。

法国领导人奥朗德说:“在欧洲国家,我们需要一个良好行为守则。我们必须明确了解的是,我们不应该做什么,我们不希望别人做什么。法国和德国将采取主动。我们会与美方讨论此事,以商定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个共同的框架,我们同时也欢迎其他欧洲国家参与讨论。”

上周四,柏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手机可能被窃听。在此之后她说:“新的国际协议需要能够限制住间谍机构的行为。美国绝对有理由,希望在今天的世界与其他国家成为朋友。但是信任需要重建,这意味着对美国的信任已经严重动摇。光说是不行的,真正的改变才是必要的。”

美国窃听门:英国被迫签署欧盟声明,表示“密切关注”
原文:US spying: Britain forced to sign EU statement expressing 'deep concern'
作者:Bruno Waterfield
日期:2013/10/26

英国已被迫“默默支持”欧洲联盟的声明,表示“密切关注”美国间谍情报行动,削弱了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信任。

周五凌晨,德国和法国联手要求美国签署对德法和其他欧盟国家的“行为准则”,以防美国情报部门窃听。并且把英国抛弃在外。

上周四柏林有传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手机可能被窃听。之后她表示:“新的国际协议需要能够限制住间谍机构的行为。”

“戴维·卡梅伦出席了会议。他听了我的建议,他并没有反对,这是无声的默许我去做。”她说。

周四,布鲁塞尔首脑会议对美国窃听事件经过整晚紧张的会谈,其中内容也包括对英国窃听意大利的指称。

戴维·卡梅伦被迫与其他27个欧洲国家签署欧盟共同声明。

该声明中表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讨论了情报事件最新发展,以及欧盟民众对此的关注。
这适用于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与美国的关系。窃听可能会导致损害各国对美国的信任,并且影响到必要的合作。

外交官们提出“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参考,批评英国和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广泛收集欧洲其他国家的情报。

随后,欧盟国家安全事务,卡梅伦受到了恩里科·莱塔(意大利总理)的指控,英国截获的意大利秘密,都会通报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

卡梅伦在为期两天的布鲁塞尔会议中令其他欧盟领导人不满,他不认同以下任何一条: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是无法接受的,或者是对信任的破坏。

德国“南德意志报”上周五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通过监视,窃听收集情报。
一位高级官员说:“英国对与美国签署新协议的‘默许’,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案例,打破了欧盟不讨论情报事务的规定。”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说:“在欧洲国家,我们需要一个良好行为守则。我们必须明确了解的是,我们不应该做什么,我们不希望别人做什么。法国和德国将采取主动。我们会与美方讨论此事,以商定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个共同的框架,我们同时也欢迎其他欧洲国家参与讨论。”

法国总统表达了不满,因美国国家安全局拒绝回答是否在在2012年5月参与了网络攻击爱丽舍的行动。

法国对美国及其盟友英国发出了不满的信号。奥朗德总统说,他对达成“五双眼睛”协议(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之间的无间谍协议)不感兴趣。

“我们不打算参加,我明白,这五个国家,美国,英国和其他,有他们自己的规则,我们不在那个框架内,我们不打算加入。”他说。

“你不应该窥探或监视那些你在国际首脑会议上会面的人的手机通讯。如果你想监视某事或某人,你应该通知其他人。你不应该存储数据,这样会影响到他人的自由。”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丝绸之路的秘密:莫高窟佛教艺术

原文:Silk Road secrets: The Buddhist art of the Mogao Caves
作者:Paul Hastie
日期:2013/10/25
本文由Fish翻译。


在中国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秘密洞穴里,一些世上最不可思议的艺术品,曾在黑暗封闭中躺了900年。

它是藏有50,000余幅佛教绘画和手稿的宝库,其中最早的画作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
如果不是被一个好奇的道士碰巧发现,它至今仍然隐于世外而不为人知。这位道士把它卖了一个零头的价格。

它位于中国西部戈壁沙漠边缘的敦煌莫高窟地区,是至今仍幸存的500个洞穴之一。

其中的一些奇迹般的作品,下周将在伦敦V&A公司新推出的“中国绘画杰作展”上展出。

张红星(V&A公司的资深中国收藏专家)说:“这是无与伦比的东西!这一洞穴就像是铺满了1,000年的艺术作品的画廊”。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中世纪佛教艺术基地,它展示了公元14世纪前,不同的风格和创作手法的作品,包括雕塑,绘画,美术和壁画。”

贸易的兴盛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一个主要的商业枢纽,也是佛教僧侣和传教士的宗教中心。


公元前111年(汉朝),敦煌作为边境前哨被建立,大约在公元后350年,出现第一个石窟寺庙。

到了公元7世纪,随着丝绸之路的贸易蓬勃发展,共有1000多洞穴建成,内部装饰着壮观的雕塑和壁画。

1900年,王圆箓道士作为当地的看守者,在清扫工作时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洞穴,它是在公元11世纪被墙封闭起来的,洞穴中从下到上,藏满了最古老的经卷和绘画。

为什么它被封闭起来,仍然是一个谜,但黑暗和干燥的沙漠气候让它能够保存完好,它的昵称是“藏经洞”。

文化展示会主持人凯特·布莱恩,为“中国绘画艺术展”访问了莫高窟,她说:“这个地方仍然沉浸在惊人发现的兴奋之中”。

“真的太棒了”!她说,“分布在长达2公里范围的众多洞穴里,存着1000年时间跨度的绘画作品,简直就是中国艺术百科全书的物理样本。”

时代的变迁

“藏经洞藏有成千上万价值连城的手稿,经文和绘画,时间上跨越所有伟大的王朝。它们讲述的故事不仅关于人与政治,也有艺术。”

许多绘画是举行佛教葬礼仪式的家庭委托定做的,以便为自己积累功德并确保他们的亲人获得重生。常常被描绘的场景是家庭本身,因此,敦煌画作成为了一个记录古代中国潮流变化的标志。

画作还显示了不知名的古代艺术家们的天赋:娴熟的构图能力,以及在人群中捕捉不同的年龄与个性的能力。

V&A的展览揭示了这些作品是如何影响了之后数百年来的中国艺术。

美术协会的当代艺术主管布莱恩,针对她最喜欢的画作(宫女浣新纱)说:“画作的空间构图领先于其所在的时代。”

她补充道:“这是一件漂亮的作品,在公元1101-1125年间完成。据信这是徽宗皇帝所作,他作为领袖很糟糕,却是个伟大的艺术家和鉴赏家。”

“颜色生动,细节逼真,出类拔萃!”

虽然雕像和洞穴壁画依旧还在敦煌,但绢画都已被搬走,布莱恩说这令人感到“惆怅的美”。

当年道士王圆箓发现了藏经洞,他向当地官员报告,并且希望获得资金用于保护工作。但他的请求被拒绝,并且被告知再次密封这批珍品。

英籍匈牙利探险家斯坦因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在1907年找到了王圆箓。他花费130英镑为大英博物馆购买了大约10,000件经卷和画作。

不久之后,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也到达敦煌。中文语言能力使他得以鉴别出一批最好的藏品带走,只花了90英镑的代价。

俄罗斯和日本探险家接踵而来。直到1910年,中国政府才下令将剩余的绢画转移到北京,其数量只是原来的五分之一。

该洞穴的宝藏,现在分散在世界各地收藏:北京,伦敦,巴黎和柏林。

V&A的张馆长(来自中国江苏省)说,他所处的位置让他对当年斯坦因和伯希和的行为感到十分矛盾。


中国的损失

“作为一个学者,我相信他们都是出色的考古学家。他们所做的对中国历史研究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觉得这是中国的损失。我们不再有机会对这些资料进行学习和研究。如果(藏品所在的)博物馆能提供研究机会,可算是对运走宝藏的一点补偿。”

张馆长,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说:“藏经洞依然是‘艺术系学生心目中的麦加’。中国的很多传统文化遗产,在毛泽东政权下已被摧毁。”

“文革结束后,年轻人有想法,想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哪些东东被隐瞒了。”

“学艺术的学生想知道哪些传统已经遗失。在敦煌,壁画和雕像仍在,但是绢画没有了,它们失踪了。”

敦煌系列洞穴于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布莱恩说,它们在中国历史文化邻域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

“莫高窟展示了丝绸之路时代世界各地的交流,画作中存在印度,西藏,蒙古的影响。”

“好像一个建造了数百年的大教堂,你可以看到众多的风格。这些洞穴再现了艺术的进程。”

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s: 700-1900 is at the V&A in London from 26 October 2013 to 19 January 2014.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新快报头版头条呼吁释放记者

原文:Please release him: Guangdong newspaper in rare public appeal for freedom of journalist
作者:Patrick Boehler   南华早报
日期:2013/10/23
本文由Fish翻译。


新快报在星期三的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标题是三个大字“请放人”。新快报是广东省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刊物,该报社用这种方式呼吁要求释放该报记者。

上周五该报记者陈永洲因为撰写一篇文章被捕。

陈永洲撰写了一篇关于中联重科(中国建筑设备第二大制造商,总部设在湖南省省会)财务状况的文章。该文章刊登后,长沙市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的罪名拘捕了陈永洲。
陈永州不是第一个被拘留的新快报记者。几个月前,新快报记者刘虎(重庆调查记者)呼吁调查马正(国家工商总局副主任)的新浪微博帐号,不久警方以诽谤指控的罪名拘留了刘虎。

记者陈永州

陈永州撰写了中联重科的15篇系列报道,报道中揭露中联重科金融欺骗的内容。中联重科否认了该报道的内容,但是报道对该公司在香港的股价造成影响。

新快报表示,周一晚上,长沙警方在其新浪微博证实,3天前陈永州已被刑事拘留。警方还搜查了他在广州的办公室。

新快报在周三的头版上写道: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

它接着写道:“我们太天真了。”

该文章已经在发表几小时后,已经在新浪微博用户中被转发数十万次。

网民很快注意到,中联重科的创始人和总裁詹纯新与湖南省官员有关系。他是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詹顺初儿子;其妻则为原湖南省第二书记万达之女万小丽。

头版抗议是一个“罕见的例子,为记者利益直接诉诸公众"。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媒体研究员David Bandurski表示,“从未有过如此公开的类似案例”。

“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长沙警方跨省执法。”他说,“广州一家报纸记者因批评邻省一家公司而被长沙警方拘捕。新快报在头版呼吁放入的惊人举动,显示对风险有所准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