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3年11月7日星期四

比特币帮助伊朗鞋店绕过国际贸易制裁

原文:Bitcoin helps Iranian shoe store overcome international trade sanctions
作者:Jon Southurst
时间:2013-11-06
本文由Fish翻译。

上周,有一个有趣的电子商务网站宣布上线,它只接受比特币(Bitcoin),因为大多数海外客户无法支付别的货币。

该公司名叫 Persian Shoes (波斯鞋业),有超过70年的历史, 主营手工制作的皮鞋,它坐落在伊朗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

业主很高兴运货到世界各地,但如何支付是一个问题。由于变幻莫测的国际政治和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普通的电子商务渠道(在伊朗)被封锁。

联合国,美国,欧盟和其它国家对伊朗全境实施贸易制裁,这意味着西联和主要的信用卡公司都不处理与伊朗相关的业务,即便仅仅是服装时尚业的买卖。

在伊朗付款给某人的唯一方法是口袋里携带现金,或者使用一些容易转移和大多不受监管的数字货币。

在第一天的销售中,这家仅接受比特币的商店卖出了四双皮鞋。 “以我的标准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销售业绩!”首席执行官罗卡尼说。上线第一个星期,这家网上商店运作很成功。

“使用比特币,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卖出10双皮鞋了,这远高于我们的预期。“他补充说。

Persian Shoes 目前由三兄弟经营,他们准备大力扩张其父亲开创的这一生意。 罗卡尼的表弟居住在澳大利亚,向三兄弟介绍了比特币,并帮助他们建立了网站。

该网站目前提供女士的皮革手袋,钱包和鞋子,还有七个品种的男士皮鞋。货品用美元标价,最低从80美元起。

网站的FAQ页面上介绍了比特币,并指导新用户使用诸如Coinbase、Bitstamp,BitBargain,以及LocalBitcoins等比特币相关的线上服务。 它还有业务简介:

我们的业务是生产和销售皮革制品。我们希望把我们的产品卖到全世界,客户越多越好。但问题是我们在伊朗经营,大多数的支付系统都不愿意为我们提供完整的服务,或者对我们的业务有巨大的风险。在推出这个网站之前,我们的国际销售一直局限于几个专门的客户,他们了解我们的产品质量,并为支付时可能会出现很多的麻烦做好了准备!当然,对于使用各种电子支付的人来说这听起来可能难以理解。然而,在出现比特币之前,如何收款已成为了我们扩大业务的头号障碍。

除了国际贸易的限制,把比特币兑换为当地的货币(伊朗里亚尔)也面临着知识和技术的障碍。

“兑换时有点棘手,因为比特币并不是常用的。我们保留一些比特币在手上,同时在localbitcoins上卖出一些”,罗卡尼说,缺乏网上购物的本地文化和互联网连接不畅阻碍了该公司与伊朗的其它地区的贸易。

根据你的国籍或居住地,即使使用比特币,你购买这些鞋子也可能不被允许。正如美国人无法在哈瓦那度过一个周末或者享受真正的古巴雪茄,他们也被禁止与伊朗境内的企业或个人从事任何贸易活动。

尽管这样, Persian Shoes 已经从美国客户那里接了几个订单,并且正等着看看是否顺利交付,以便进一步做广告推广业务。

就个人以电子商务形式购买衣物问题,向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国土安全部的一部分)询问,得到的回应是:“不幸的是,对伊朗的制裁是禁止这类交易的。”

其它国家对此类买卖的态度不太明朗,或者没有回复。

大多数国际贸易制裁是关于技术或工业设备的,有关个人日常用品的交易(可能是由于缺乏支付选项)没有具体的说明,当然肯定不会提到皮鞋。

虽然如此,你总还可以自由地浏览Persian Shoes的Facebook页面和网上商店。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1月3日星期日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原文:Q&A: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作者:BBC
时间:2013-11-02
本文由Fish翻译。


中国顶级安全官员认为在本周一北京天安门广场造成重大伤亡的撞车事件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有关系。这里是英国广播公司有关该组织的资讯。

问:什么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答: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ETIM)是活跃在中国西部新疆的小型伊斯兰分裂组织。
该省是中国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家乡。许多维吾尔人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2006年美国国务院称“东突”为“最激进的维吾尔族分裂组织”。据称其目的是要建立一个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国”。

据报道,“东突”是由艾山·买合苏木(新疆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组建起来的,他被中国列为头号恐怖分子通缉犯并于2003年被巴基斯坦军方击毙。

该组织后来由阿卜杜勒·哈克领导,据称,阿卜杜勒·哈克也于2010年在巴基斯坦被击毙。

问: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做过什么?
答:“东突”的活动范围不明确。中国新疆的信息传播受到严格控制,特别是关于冲突事件的消息。

中国经常指责“东突”或受“东突”影响的群体在新疆制造暴力事件,但具体细节很难核实。有时,爆发暴力事件的原因,是由于种族和宗教,随后就会发生极端行为。

另一方面,维吾尔团体指责中国夸大“东突”威胁,为镇压寻找借口。

“东突”引发的暴力事件往往规模较小。记者们称,该组织是否有能力在中国实施严重恐怖行动,还是个问题。

根据联合国与美国的报告,“东突”在20世纪90年代在新疆的策划了几起炸弹袭击事件。美国的报告说,2002年两名“东突”成员从吉尔吉斯被驱逐到中国,因为密谋攻击当地的美国大使馆。

根据美国国务院2011年国家反恐报告,“东突”声称在新疆和田攻击了一个警察局,炸死了四人,并且在喀什实施了一系列炸弹和持刀袭击,造成至少12人死亡。


问: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有多危险?
答:中国将“东突”描述为暴力分裂组织和恐怖组织。在天安门撞车事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鹰称“东突”为中国最直接,最现实的安全威胁。

她说:“该组织长期以来在中国中部,东部和西部地区活动,并与其他国际恐怖组织相勾结。”

然而迈克尔·克拉克(悉尼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写过许多关于新疆的文章)告诉法新社,“不是说中国不应该关注东突与巴基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的关系,但问题是,中国政府把它夸大了。”

由美国第13224号行政命令,将“东突”列入恐怖组织。该命令旨在切断与恐怖组织有关系的金融交易。美国把“东突”列入恐怖分子驱逐名单,该名单旨在防止与恐怖组织有关的个人入境美国。

然而,“东突”并不在美国国务院的主要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上。

美国反恐报告指出:“中国并不总是区分合法的持不同政见者和鼓吹暴力推翻政府,它以反恐为借口打压维族人。”

“中国政府把维吾尔人的不满,和平的政治活动,某些形式的宗教,也列为恐怖活动。”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9日星期二

中国海巡船对日本施加压力

原文:China coastguard keeps heat on Japan in island row
作者:法新社
时间:2013-10-28
本文由Fish翻译。



东京(法新社)报道:周一中国继续在有争议的尖阁列岛海域给日本施加压力。在东京声称要击落中国无人机(北京周末在报道中称为“战争”)之后,中国派遣海岸警卫队到相关地区巡逻。

星期一早上,四条中国海巡船只驶入有争议的岛屿(北京称为钓鱼岛)海域。日本的海岸警卫队说,它们停留了两小时左右。

事件发生在北京发出强硬声明之后数天,北京表示:如果日本对中国的无人机开火,就会构成对中国严重的挑衅,是一种战争行为。

中国国防部长表示:“如果受到挑衅,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坚决的应对措施,其后果应有挑起争端的一方负责。”

周六在中国国防部发言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希望在亚洲得到强有力的支持,说这是北京试图“使用武力改变现状”。

中国随后表示,安倍晋三曾经拟定了一个计划,以击落进入日本领空的无人驾驶飞机,如果飞机拒绝日本的警告而离开。

上周日,安倍晋三告诉部队“日本周边安全环境日趋严峻。你们将不得不完全摆脱自己的传统观念,只是利用防御力量不能够起到威慑作用。”

据报道,日本已经连续第3天出动喷气战斗机,而中国军用飞机在2个属于冲绳的岛屿之间巡逻(未进入日本领空)。

自2012年9月日本宣布对尖阁列岛中的3个岛屿国有化以来,中国船只驶入争议海域数十次。每次,都会导致与其对手日本互相警告,并宣称主权。

一般情况下,船只在争议海域停留几个小时才会离开,转入公海海域。根据国际定义,公海的边界是领土12海里之外。

东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须贺良英在周一表示:“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侵入我国领海事件频繁发生。”

日本在1985吞并了这些它所谓的无人所属的岛屿。它说中国主张所有权,是在1960年代发现附近海域的海底资源之后。

而北京认为,这些岛屿数百年来都是中国领土。日本在二战时期试图贪婪地占领整个亚洲的时候强行占有了这些岛屿。

经过这个周末的摩擦,传言说日本准备举行一个大型的军事演习,旨在增强其规模为34000人的军队的技能,以保护偏远的岛屿。这进一步使人担心,亚洲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危险地走在冲突的边缘。

观察家说:该地区存在许多军事装备,发生武装对抗的风险增大。警告:任何一方一个船员的失误都可能使事件迅速升级。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6日星期六

欧盟首脑警告美国“间谍行为”可能损害反恐合作

原文:EU leaders warn US 'spying' could harm fight against terror
作者:Bruno Waterfield
日期:2013/10/26
本文由Fish翻译。


欧盟警告美国,  '窥探'行为损坏了与美国的信任反恐合作。德国和法国要求美国在情报搜集方面签署新的国际“行为准则”。

用一个前所未有的声明,欧洲领导人打破了不应该讨论国家安全或机密信息的禁忌。德国总理和法国总统呼吁一份新的跨大西洋协议,以防止美国情报部门刺探欧洲国家情报。

法国领导人奥朗德说:“在欧洲国家,我们需要一个良好行为守则。我们必须明确了解的是,我们不应该做什么,我们不希望别人做什么。法国和德国将采取主动。我们会与美方讨论此事,以商定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个共同的框架,我们同时也欢迎其他欧洲国家参与讨论。”

上周四,柏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手机可能被窃听。在此之后她说:“新的国际协议需要能够限制住间谍机构的行为。美国绝对有理由,希望在今天的世界与其他国家成为朋友。但是信任需要重建,这意味着对美国的信任已经严重动摇。光说是不行的,真正的改变才是必要的。”

美国窃听门:英国被迫签署欧盟声明,表示“密切关注”
原文:US spying: Britain forced to sign EU statement expressing 'deep concern'
作者:Bruno Waterfield
日期:2013/10/26

英国已被迫“默默支持”欧洲联盟的声明,表示“密切关注”美国间谍情报行动,削弱了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信任。

周五凌晨,德国和法国联手要求美国签署对德法和其他欧盟国家的“行为准则”,以防美国情报部门窃听。并且把英国抛弃在外。

上周四柏林有传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手机可能被窃听。之后她表示:“新的国际协议需要能够限制住间谍机构的行为。”

“戴维·卡梅伦出席了会议。他听了我的建议,他并没有反对,这是无声的默许我去做。”她说。

周四,布鲁塞尔首脑会议对美国窃听事件经过整晚紧张的会谈,其中内容也包括对英国窃听意大利的指称。

戴维·卡梅伦被迫与其他27个欧洲国家签署欧盟共同声明。

该声明中表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讨论了情报事件最新发展,以及欧盟民众对此的关注。
这适用于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与美国的关系。窃听可能会导致损害各国对美国的信任,并且影响到必要的合作。

外交官们提出“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参考,批评英国和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广泛收集欧洲其他国家的情报。

随后,欧盟国家安全事务,卡梅伦受到了恩里科·莱塔(意大利总理)的指控,英国截获的意大利秘密,都会通报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

卡梅伦在为期两天的布鲁塞尔会议中令其他欧盟领导人不满,他不认同以下任何一条: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是无法接受的,或者是对信任的破坏。

德国“南德意志报”上周五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通过监视,窃听收集情报。
一位高级官员说:“英国对与美国签署新协议的‘默许’,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案例,打破了欧盟不讨论情报事务的规定。”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说:“在欧洲国家,我们需要一个良好行为守则。我们必须明确了解的是,我们不应该做什么,我们不希望别人做什么。法国和德国将采取主动。我们会与美方讨论此事,以商定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个共同的框架,我们同时也欢迎其他欧洲国家参与讨论。”

法国总统表达了不满,因美国国家安全局拒绝回答是否在在2012年5月参与了网络攻击爱丽舍的行动。

法国对美国及其盟友英国发出了不满的信号。奥朗德总统说,他对达成“五双眼睛”协议(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之间的无间谍协议)不感兴趣。

“我们不打算参加,我明白,这五个国家,美国,英国和其他,有他们自己的规则,我们不在那个框架内,我们不打算加入。”他说。

“你不应该窥探或监视那些你在国际首脑会议上会面的人的手机通讯。如果你想监视某事或某人,你应该通知其他人。你不应该存储数据,这样会影响到他人的自由。”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丝绸之路的秘密:莫高窟佛教艺术

原文:Silk Road secrets: The Buddhist art of the Mogao Caves
作者:Paul Hastie
日期:2013/10/25
本文由Fish翻译。


在中国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秘密洞穴里,一些世上最不可思议的艺术品,曾在黑暗封闭中躺了900年。

它是藏有50,000余幅佛教绘画和手稿的宝库,其中最早的画作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
如果不是被一个好奇的道士碰巧发现,它至今仍然隐于世外而不为人知。这位道士把它卖了一个零头的价格。

它位于中国西部戈壁沙漠边缘的敦煌莫高窟地区,是至今仍幸存的500个洞穴之一。

其中的一些奇迹般的作品,下周将在伦敦V&A公司新推出的“中国绘画杰作展”上展出。

张红星(V&A公司的资深中国收藏专家)说:“这是无与伦比的东西!这一洞穴就像是铺满了1,000年的艺术作品的画廊”。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中世纪佛教艺术基地,它展示了公元14世纪前,不同的风格和创作手法的作品,包括雕塑,绘画,美术和壁画。”

贸易的兴盛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一个主要的商业枢纽,也是佛教僧侣和传教士的宗教中心。


公元前111年(汉朝),敦煌作为边境前哨被建立,大约在公元后350年,出现第一个石窟寺庙。

到了公元7世纪,随着丝绸之路的贸易蓬勃发展,共有1000多洞穴建成,内部装饰着壮观的雕塑和壁画。

1900年,王圆箓道士作为当地的看守者,在清扫工作时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洞穴,它是在公元11世纪被墙封闭起来的,洞穴中从下到上,藏满了最古老的经卷和绘画。

为什么它被封闭起来,仍然是一个谜,但黑暗和干燥的沙漠气候让它能够保存完好,它的昵称是“藏经洞”。

文化展示会主持人凯特·布莱恩,为“中国绘画艺术展”访问了莫高窟,她说:“这个地方仍然沉浸在惊人发现的兴奋之中”。

“真的太棒了”!她说,“分布在长达2公里范围的众多洞穴里,存着1000年时间跨度的绘画作品,简直就是中国艺术百科全书的物理样本。”

时代的变迁

“藏经洞藏有成千上万价值连城的手稿,经文和绘画,时间上跨越所有伟大的王朝。它们讲述的故事不仅关于人与政治,也有艺术。”

许多绘画是举行佛教葬礼仪式的家庭委托定做的,以便为自己积累功德并确保他们的亲人获得重生。常常被描绘的场景是家庭本身,因此,敦煌画作成为了一个记录古代中国潮流变化的标志。

画作还显示了不知名的古代艺术家们的天赋:娴熟的构图能力,以及在人群中捕捉不同的年龄与个性的能力。

V&A的展览揭示了这些作品是如何影响了之后数百年来的中国艺术。

美术协会的当代艺术主管布莱恩,针对她最喜欢的画作(宫女浣新纱)说:“画作的空间构图领先于其所在的时代。”

她补充道:“这是一件漂亮的作品,在公元1101-1125年间完成。据信这是徽宗皇帝所作,他作为领袖很糟糕,却是个伟大的艺术家和鉴赏家。”

“颜色生动,细节逼真,出类拔萃!”

虽然雕像和洞穴壁画依旧还在敦煌,但绢画都已被搬走,布莱恩说这令人感到“惆怅的美”。

当年道士王圆箓发现了藏经洞,他向当地官员报告,并且希望获得资金用于保护工作。但他的请求被拒绝,并且被告知再次密封这批珍品。

英籍匈牙利探险家斯坦因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在1907年找到了王圆箓。他花费130英镑为大英博物馆购买了大约10,000件经卷和画作。

不久之后,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也到达敦煌。中文语言能力使他得以鉴别出一批最好的藏品带走,只花了90英镑的代价。

俄罗斯和日本探险家接踵而来。直到1910年,中国政府才下令将剩余的绢画转移到北京,其数量只是原来的五分之一。

该洞穴的宝藏,现在分散在世界各地收藏:北京,伦敦,巴黎和柏林。

V&A的张馆长(来自中国江苏省)说,他所处的位置让他对当年斯坦因和伯希和的行为感到十分矛盾。


中国的损失

“作为一个学者,我相信他们都是出色的考古学家。他们所做的对中国历史研究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觉得这是中国的损失。我们不再有机会对这些资料进行学习和研究。如果(藏品所在的)博物馆能提供研究机会,可算是对运走宝藏的一点补偿。”

张馆长,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说:“藏经洞依然是‘艺术系学生心目中的麦加’。中国的很多传统文化遗产,在毛泽东政权下已被摧毁。”

“文革结束后,年轻人有想法,想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哪些东东被隐瞒了。”

“学艺术的学生想知道哪些传统已经遗失。在敦煌,壁画和雕像仍在,但是绢画没有了,它们失踪了。”

敦煌系列洞穴于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布莱恩说,它们在中国历史文化邻域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

“莫高窟展示了丝绸之路时代世界各地的交流,画作中存在印度,西藏,蒙古的影响。”

“好像一个建造了数百年的大教堂,你可以看到众多的风格。这些洞穴再现了艺术的进程。”

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s: 700-1900 is at the V&A in London from 26 October 2013 to 19 January 2014.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新快报头版头条呼吁释放记者

原文:Please release him: Guangdong newspaper in rare public appeal for freedom of journalist
作者:Patrick Boehler   南华早报
日期:2013/10/23
本文由Fish翻译。


新快报在星期三的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标题是三个大字“请放人”。新快报是广东省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刊物,该报社用这种方式呼吁要求释放该报记者。

上周五该报记者陈永洲因为撰写一篇文章被捕。

陈永洲撰写了一篇关于中联重科(中国建筑设备第二大制造商,总部设在湖南省省会)财务状况的文章。该文章刊登后,长沙市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的罪名拘捕了陈永洲。
陈永州不是第一个被拘留的新快报记者。几个月前,新快报记者刘虎(重庆调查记者)呼吁调查马正(国家工商总局副主任)的新浪微博帐号,不久警方以诽谤指控的罪名拘留了刘虎。

记者陈永州

陈永州撰写了中联重科的15篇系列报道,报道中揭露中联重科金融欺骗的内容。中联重科否认了该报道的内容,但是报道对该公司在香港的股价造成影响。

新快报表示,周一晚上,长沙警方在其新浪微博证实,3天前陈永州已被刑事拘留。警方还搜查了他在广州的办公室。

新快报在周三的头版上写道: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

它接着写道:“我们太天真了。”

该文章已经在发表几小时后,已经在新浪微博用户中被转发数十万次。

网民很快注意到,中联重科的创始人和总裁詹纯新与湖南省官员有关系。他是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詹顺初儿子;其妻则为原湖南省第二书记万达之女万小丽。

头版抗议是一个“罕见的例子,为记者利益直接诉诸公众"。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媒体研究员David Bandurski表示,“从未有过如此公开的类似案例”。

“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长沙警方跨省执法。”他说,“广州一家报纸记者因批评邻省一家公司而被长沙警方拘捕。新快报在头版呼吁放入的惊人举动,显示对风险有所准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2日星期二

谷歌uProxy:P2P翻墙工具让互联网更自由

原文:Google's uProxy: A Peer-to-Peer Gateway to Internet Freedom
作者:Lorenzo Franceschi-Bicchierai
日期:2013/10/22
本文由Fish翻译。

在部分专制政府控制互联网的国家中,无懈可击的防火墙,使网民不能看到与其他国家相同的网页。

现在,谷歌想让这些国家的人民突破封锁,击败政府的审查。谷歌推出了uProxy工具,一款简单易用的互联网翻墙工具。随着uProxy的推出,伊朗的网民能够使用该工具访问其他国家的网页。

虽然谷歌在纽约的Google Ideas Summit发布会上介绍了uProxy产品,但是该产品还没有正式推出,谷歌也没有公布具体的时间。目前,谷歌派了几个“值得信赖的测试人员”正在改善该产品。

Lucas Dixon(该项目的首席工程师)说:“我们不开源的原因是,我们不希望人们在该工具还不安全可靠的情况下使用。”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uProxy将会以插件的形式加入chrome和Firefox浏览器。这个产品能够让两个认识的人通过聊天、邮件等方式激活uProxy并且使用对方的网络IP进行浏览。

例如,一位在伊朗的用户,与一位美国朋友聊天的时候激活uProxy控件。美国的朋友会点击扩展,随后伊朗的用户会收到一个通知,点击通知,并接受邀请后,他或她就会被连接到互联网上,通过安全通道,使用美国朋友的网络进行浏览。

Dixon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uproxy基本上是一个个性化的VPN虚拟专用网络工具。它不像其他商业VPN,并不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就能使用它。”谷歌对这款产品的想法是:只需要点击两下鼠标,就能绕过专制政府的限制。

uProxy不会依赖于用户当地的服务器或是网络提供商,这意味着当地政府将很难对uProxy封锁。

Dixon指出,需要知道的是uProxy并不像Tor一样匿名访问,也不像Silent Circle和Cryptocat能够提供加密服务。

Uproxy最初由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后来由Google Ideas接手项目研发工作。Uproxy并不是第一个这种类型的软件,比如开放源代码的软件Lantern就是类似的软件。

在公布uproxy之前,谷歌将会邀请互联网自由组织OpenITP来审查该软件。并且会以开源的形式向公众发布。

Eva Galperin(全球数字维权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的政策分析师)表示,谷歌的极为谨慎的态度,是一个好兆头。

她说:“如果我们担心工具的安全性和隐私,那么让工具通过专业的审核,并且开源是很重要的。”

互联网活动家指出,uProxy肯定有很大的潜力,但它何时会推出,它的工作效果如果,仍有待观察。

之前在伊朗等地有另一种用来避开政府审查的软件(Haystack)。它是第一个被广泛称赞,并大肆宣传的软件。但是后来安全研究员Jacob Appelbaum 发现该软件存在严重的漏洞。足以把用户置于险境。不久,该工具就被停用了。

延伸阅读:谷歌推出'Project Shield',以抵御网络攻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中国女性不能做的工作


作者:Celia Hatton
日期:2013/10/19
本文由Fish翻译。
  
在中国,与许多国家一样,女性上大学的数量比男性要高。但是在现实世界中,她们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吗?

应该成为美甲师还是法官?糕点师还是电台主持人?现在只需要一张票,北京的孩子就能在“我有一个梦想”主题公园中,测试自己未来可能的几十种职业生涯。即便是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中国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依然墨守成规保持着老套的想法。

其中,最吸引女孩的就是成为空姐了。她们穿上空姐的制服,提着迷你的旅行箱进入机舱,推着餐车给乘客发放食物。“拉直你的制服!”女孩们被命令到。因为女孩们虽然站立整齐,可是因为紧张手一直攥着制服袖口。


最吸引男孩子的就是海关人员和保全人员了。他们每个人都配有假步枪,并且穿着迷你防弹背心。

    中国孩子从小被告知,女孩不应该和男孩做同样的工作。这种教导一直延续到大学及毕业后。

在北京以南600公里的中国矿业大学中,采矿工程专业的一组学生正在聆听他们的教授讲课。他们是这所学校里面所有学生羡慕的对象,因为他们学习的专业是所谓的“绿卡专业”,他们拥有所有的保障,并且毕业后就能直接就业。

但是这个专业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就是:只收男性。




有人拒绝接受。一些学生和律师为反对这一规定而斗争。去年,她们使用电动剃须刀剃了光头,在中国各地举行一系列抗议活动。

“这是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学生活动家之一,萧梅里说。“没有人敢站起来面对这些大学,并告诉他们,这些政策是错误的!为什么没人想改变这些?这真的让我很生气!”

更多的人开始质疑大学的规定,在江苏的一个大学食堂里,女生们(她们在学校学习管理到数学的一切课程)说,她们不能容忍这种规定。

“如果有人能忍受艰苦工作环境的话,那么就应该被允许。”一个学生说,“高校应该解除各种规定,让学生自由选择,而不是限制学生。”

在中国的大学中,许多规定都有利于男生。活动分子的网络,也在为中国大学中的性别问题作战。

近年几次高考中,全国各地的女孩都考取了高分。但是许多大学都希望学校学生可以两性数量平衡,所以他们会降低对男孩的录取标准,而女孩就只能靠高分才能录取。

而中国教育部坚持表示其绝不允许大学使用固定的性别比例录取学生,除了军事院校,国防、公安院校。

网络活动家表示,许多学校扔保留许多私下的招生名额(给男生)。



活动家萧梅里表示,希望可以取消一切书面政策,让女孩可以申请任何专业。并且希望在一年内可以实现。

这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人们心中有潜在的偏见,阻碍女孩接受教育。

萧梅里表示:“性别歧视存在与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人们已经习惯了性别歧视,所以很容易忽略这种歧视。人们习惯了男人在工作上的成就高于女人,但是当女人开始做事,人们害怕了,并且把这当成一个问题来看待。”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
©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2月22日星期五

外交學者 中國步向民主化的5種可能

核心提示:直到現在,認真想過中國政權過渡的概率和各種可能情況的人很少。

原文:5 Ways China Could Become a Democracy
作者:裴敏欣
日期:2013/02/13
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同時參考同源譯文。

Inline image 1

猜測中國可能的政治前途,是種會使一些人感到有趣味、許多人覺得困惑的智力活動。傳統觀點是,根深蒂固的中國共產黨想要捍衛及延續其政治壟斷之心如此堅定,它有能力存活較長時間(儘管不是永遠)。但是,少數人的觀點則是中共的日子已經屈指可數了。事實上,在未來10至15年中國向民主過渡是個大概率事件。在這種對中國民主前景的樂觀看法背後,是積累下來有關民主過渡的國際及歷史經驗(過去40年,大約有80個國家完成了從專制統治過渡至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民主體制);幾十年的社會科學研究已經就民主過渡及專制制度的崩壞(兩個緊密關聯的過程)的動態形成了重要的見解。

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認為中國的一黨政權仍然具有足夠的韌性去維持幾十年統治的人可以指出,共產黨擁有經過驗證的巨大鎮壓能力(專制政權生存的最關鍵因素),適應社會經濟變化的能力(儘管這適應力的程度在學術上有爭議)以及它合法性的來源:達致經濟改善的記錄。

至於為什麼中國人將擺脫幾十年一黨統治的一系列理據當中,那些認為中國政權更迭是可預見的人已經挑選出來一組因素。而在眾多的專制統治的衰落和崩潰的原因當中,兩個因素脫穎而出。

首先是專制政體衰變的理論。一黨政權,不論怎樣精密,還是會受到組織的老化和衰變的影響。領導者(在能力和意識形態方面) 逐漸衰弱;這種制度往往吸引野心家和機會主義者—一些從投資者角度來看他們在政權內的角色的人,他們想要最大限度地提高他們為維護政權出力所能得到的回報。結果是腐敗不斷加劇,管治持續惡化,與群眾日益疏遠。根據經驗,一黨制政體的組織衰變可以用這種政制的有限的壽命來測量。至目前為止,記錄上一黨政權的最長壽命是74年(前蘇聯共產黨)。在墨西哥和台灣的一黨政權分別掌權71年和73年(然而,國民黨在大陸的軍事失敗使台灣的情況複雜些)。此外,這三個主政時間最長的一黨政權在退出政治權力的大約十年前便開始體驗到體制性的危機。如果相同的歷史在共產黨統治了63年的中國重複,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測,未來10到15年政權過渡的概率是有可能的—當中共達到一黨政權壽命上限的時候。

其次,社會經濟變革的影響。識字率,收入和城市化速度不斷提高,通信技術的改善等極大的降低了集體行動、瓦解獨裁統治合法性的成本,並促進更大的民主要求。其結果是,管治貧困農業社會得心應手的獨裁政權,發現一旦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要繼續統治越來越困難,最終變得不可能維持。統計分析表明,當人均收入上升到1000美元以上,獨裁政權便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民主轉型的可能性更大)。當人均收入超過4000美元,民主轉型的可能性增加更為顯著。一旦人均收入達到6000美元,能夠生存的獨裁政權很少,除非他們統治的是石油生產國。如果對中國應用這種觀察,並且也考慮通脹的可能影響(儘管上述的人均收入數據是以常數來計算的),我們會發現,中國已經深入這個"民主過渡區域"了,現在它的人均收入是大約9,100美元,和1980年代中期民主過渡前夕的韓國和台灣的人均收入水平不相上下。再過10-15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會超過15,000元,城市化率將上升到60-65%。如果中國共產黨今天在部署的人力和財力資源來維持統治時覺得艱難,試想一下,10-15年後,這事情將會變得有多不可能做到。

如果這種分析有足夠的說服力,使我們願意設想未來10-15年間,中國很有可能出現的民主轉型的話,那麼更有趣的後續問題絕對是,"這樣的轉變會怎樣發生?"

同樣,根據70年代民主轉型的豐富經驗,自20世紀70年代,中國可能成為民主有五種方式:

"大團圓結局"將是中國民主過渡的最好模式。通常情況下,一個由舊政權的統治精英操作的和平權力退出會經過幾個階段。開始時,也許由於多種因素(如經濟表現不佳,軍事上的失敗,人民反抗升級,無法忍受的鎮壓成本,和貪污成風),政權出現合法性危機。對這種危機的承認/覺察使某些政權的領導的認為專制統治的日子屈指可數,他們應該開始操作一個不失體面的權力退出。如果這種領袖取得政權內部的政治優勢,他們會通過開放媒體和放鬆對民間社會的控制來啓動自由化的過程。然後,他們會與反對派領導人磋商從而設定後過渡期政治制度的規則。最關鍵的是,這些談判重心是保護舊政權那些曾侵犯人權的統治精英,和保留支持舊政權的國家機構(如軍隊和秘密警察)的特權。談判結束後,便會舉行大選。 在大多數情況下(台灣和西班牙例外),代表舊政權的政黨在這樣的選舉中落敗,從而迎來一個新的民主時代。目前,緬甸的過渡正在按照這個劇本上演。

但對中國而言,這種大團圓結局的的概率取決於執政精英能否在舊政權的合法性遭受無法挽回的損失之前著手改革。後極權主義政權和平過渡的往績非常糟糕,原因主要是這些政權一直抗拒改革,直至失去時機之後才著手。"大團圓"式轉變的成功案例—如在台灣,墨西哥,巴西發生的那些—之所以能夠發生,是因為舊政權仍然保持足夠的政治力量和得到主要社會團體一定程度的支持。所以,統治精英越早開始這個過程,成功的機會越大。然而,弔詭的是,足夠強大的政權不願意改革,而虛弱的政權則無力改革。在中國的情況下,"軟著陸"的機會可能取決於中國新一屆領導集體在未來五年會做的事。畢竟,政治軟著陸的機會之窗不會永遠保持開放。

"戈氏來到中國"是有著險惡情節的"大團圓結局"的變奏版。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領導層錯過歷史機遇,沒有在刻下啟動改革。但是,在未來十年內,經濟、社會和政治趨勢(如人口老化,環境惡化,裙帶資本主義,不平等,腐敗和日益嚴重的社會動亂導致經濟增長不斷下 滑)最終會迫使政權面對現實。強硬派名譽掃地,取而代之的是像戈爾巴喬夫一樣的改革者,他們開展中國版的glasnost和perestroika(譯註:俄語,改革於開放)。 但屆時政權已經失去了重要社會群體的完全信任和政治上的支持。自由化引發大規模的政治動員和極端主義。舊政權的成員開始叛逃—不是向反對派倒戈,便是跑到 他們在南加州或瑞士的避風港。在政局混亂之際,政權遭受又一次內部分裂,類似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之間的那樣,結果激進的民主化人士崛起,取代溫和的改革 者。憑藉巨大的民望,佔主導地位的政治反對派—包括許多舊政權的叛逃者—拒絕向實實在在沒有談判條件的共產黨讓步。黨的統治會崩潰,不是因為選舉結果引致忠於它的人下台,便會是反對派自發奪取政權造成。

假若這種情況在中國發生,那將是最諷刺的事。在過去20年,中國共產黨已經竭盡所能來避免蘇聯式的崩潰。如果"戈氏一幕"給中國帶來民主,那表示中共顯然的從前蘇聯解體吸取了錯誤的教訓。

"天安門終極版"是第三種可能性。當中共即使面對政治轉趨激進以及社會分化跡象,卻還是繼續抵制改革的時候,便可能出現這種情況。造成"中國的戈氏"的因素在這裡也會起作用。不過,觸發崩潰的不是體制內改革者遲來的自由化改革,而是像1989年天安門事件那樣,能夠廣泛動員全國各地眾多社會組織的一場不可預料的大規模起義。這種政治革命的表現形式將會和天安門民主運動以及中東"茉莉花革命" 那些激動人心的日子裡看到的一樣。在中國的情況下,"天安門終極版"產生了不同的政治成果,主要是因為中國軍方拒絕再次插手挽救中共(自1970年代以來大多數由危機引發的轉變當中,軍隊在最關鍵的時刻放棄了專制統治者)。

"金融危機"—第四個可能情況—可能會像1997至98年的東亞金融危機導致印尼的蘇哈托倒台那樣啟動中國的民主轉型。中國那銀行主導型的金融體系與蘇哈托時代的印尼銀行系統有許多共通特性:政治化、任人唯親、貪污腐敗、監管不力以及風險管理能力較弱。眾所周知,今天中國的金融體系已累積了巨額不良貸款,而如果這些貸款被確認的話,在技術上可能會破產。此外,最近幾年中通過影子銀行系統進行資產負債表上不記錄的活動如雨後春筍一樣,使金融穩定性面臨更大風險。隨著中國維持資本控制的能力因為資金進出中國的方式增加而受到削弱,金融危機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加。使事情變得更糟的是,中國不成熟的資本帳戶自由化措施有助資本在出現系統性金融危機的時候外逃。如果中國的金融業遭受崩潰,經濟將陷於停頓,社會動盪將有可能變得無法控制。如果安全部隊未能恢復秩序,而軍方又拒絕幫助中共的話,中共有可能在混亂中失去權力。單獨由金融危機引起崩潰的概率是比較低的。但是,即使中共捱過金融危機的直接後果,中國付出的經濟代價將很有可能損害其經濟表現到一個足以產生連鎖效應,使中共最終失去法理權威的程度。

"環境崩潰"是最後一個可能導致政權更迭的情況。鑑於近日中國環境惡化的顯著程度,環境破壞引起政權更迭的概率並不少。連接環境破壞和政權更迭的反饋環路雖然複雜,但並非不可理解。顯然,環境崩潰造成的衛生保健問題、生產力喪失、水資源短缺和物理破壞等方面的經濟成本將是巨大的。增長可能會停滯,因而破壞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和控制。環境崩潰已經開始使中國城鎮的中產階級對政權離心,並引發日益嚴重的社會抗議。環保行動可以成為一個政治力量,把不同社會群體連接在一起,為共同的事業向對環境問題不敏感、反應遲鈍、和不稱職的一黨政權抗爭。中國環境的嚴重退化也意味著發生環境大災難諸如大規模的有毒物質洩漏、創紀錄的乾旱、長時間的有毒煙霧等的機率可能引發大規模抗議事件,使反對派有機會迅��政治動員。

這種智力練習的得著應該是發人深省的,不論對中國共產黨和國際社會都一樣。至目前為止,很少有人認真想過中國政權過渡的概率,以及各種可能的情況。思考這樣一個政權過渡的可能原因和情景之後,應該能了解有一點是再明顯不過的:我們得要開始思考不可想像的和無法避免的事情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013年2月20日星期三

美国之音 中国意欲控制巴基斯坦主要海港

核心提示:中国已经控制了巴基斯坦的一处战略深水港口,这一举动使其拥有了潜在的阿拉伯海海军基地,从而可以进一步为该国在这一地区的能源及海上航线安全提供保障。

作者:未署名
日期:2013/02/18
译者:oriental_priest
由"译者"志愿者校对

中国已经控制了巴基斯坦的一处战略深水港口,这一举动使其拥有了潜在的阿拉伯海海军基地,从而可以进一步为该国在这一地区的能源及海上航线安全提供保障。

在本周一于伊斯兰堡举行的一项仪式中,巴基斯坦政府正式将瓜德尔深水港的管理权交给来访的中国官员。

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表示这次交接对巴中两国来说都是一次迈进新时代的良机。

几年前当中国帮助巴方筹资并建设瓜德尔商业深水港时,该港由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运营。但是现在该港由中国国资企业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负责运营。

瓜德尔深水港地处阿拉伯海最南端,紧扼由波斯湾向西重要航道的咽喉。该港使中国西部地区通往外部的航线大大缩短,而无需借道东南地区港口。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近期大力扩张其在印度洋海域的地区存在,以便进一步保障其由中东进口的石油供给。另有地区问题专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其必然将提升本国海军实力以保障其切身利益,这一系列举措正引起周边国家的关注。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