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8日星期六

《纽约时报》丑闻可能会终结薄熙来的仕途

核心提示:根据一名京城"太子党"的说法,"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几天之内,薄熙来向中央领导层发了一封信,信中他承认自己用人不当,提拔了王立军,"未能调查"他,是自己的责任,并敷衍性地提到了辞职。

原文:Scandal May Topple Party Official in China
作者:张彦(IAN JOHNSON) 和 JONATHAN ANSFIELD
发表:2012年2月1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曾为战时"陪都"的重庆在薄熙来的治理下发展速度达到高峰。Sim Chi Yin为《纽约时报》拍摄】

发自中国重庆——本周,美国在接待中国的未来领导人,习近平,希望能找出中国未来之路的蛛丝马迹。但对中国人来说,正在山城重庆上演的政治大戏可能对中国变幻莫测的政治前景产生巨大的影响。

在重庆,中共正在秘密的、按套路地安排新的一批领导人,这已经变得越来越公开了,有时也是一场残酷的竞争,而各位重庆领导的未来滑向了不同的方向。

当地的一名作家、评论家王康(音)说:"正在 重庆 发生的是事关中国未来走向的一场斗争。也关乎中国该如何治理。"

这对美国政治也有影响。尽管华盛顿矢口否认,但美国的外交官和中国与情报方面有关系的消息来源证实,重庆的一位重要人物(王立军)到美国使馆寻求庇护,但是部分由于美国不想在习近平访美之前制造外交危机而被拒绝了。

这出政治大戏的主角是手握大权的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他是中国最为西方式的一名政客。 今年63岁的他身材高大、风度儒雅,二十年来他一直吸引了很多国内外的政治观察者的注意力——他曾历任港口城市(大连)、省级官员(辽宁)、商务部长,现在则是重庆市委书记,这是一个和奥地利一样大,有3000万人口的城市。和低调灵敏的习近平不同,薄熙来是个不认输的战士、也是一位爱出风头的人物。

他也是正在竞争九人席位的党的政治局常委的人选之一,该机构由习近平牵头,对从汇率到西藏等问题都有最终的决定权。

眼下,薄熙来入场的机会因为与王立军相关的腐败丑闻而备受打击。王立军是薄招来当的重庆市公安局长。尽管有些观察者说薄熙来不可能被排除在外,大多数人则认为他的上升通道已经堵死。

直到最近,薄熙来在重庆的任职成就可谓辉煌。薄熙来的父亲,革命领袖薄一波在2007年才去世,这让薄熙来的大部分仕途受到庇荫。高层官员的后代被称为"太子党",薄熙来即其中一员,他有着可以不经普通渠道获得提升的人脉关系,以此得到个人的和政治上的优势。

薄熙来也用这些关系在重庆做出了一系列的民粹改变。重庆曾经是中国抗战时的"陪都",在20世纪90年代被扩建了,于是在一个小小的,多为农村的省份的中心出现了这个大都会。

薄熙来誓言要在2020年让重庆的城市人口达到2000万。他为奖励数百万农民进城而大兴土木,并建了成千上万的廉租房作为诱饵。不过当地的专家说他更主要地还是通过强迫手段。

薄熙来的另一项倡议更广为人知,即"唱红"——复兴毛主义的歌曲和意识形态。他承诺要让农村的收入翻番,并引进了如沃尔玛这样的外资企业,在对中国的外资企业影响抱有警惕的时候他则成绩显著。

不过最有名的是他的"打黑",数十年来这里的黑社会组织都与普通市民有冲突,并挤压后者的空间。

为了打黑,薄熙来任命了王立军,他们在前任职位上相识。王立军以英勇闻名——他曾自己闯入一家宾馆,以一记冷酷的上勾拳将对方制服并逮捕,但是王立军也因残酷而出名。在中国的媒体上,曾报道了一桩案例,他开的白色奔驰撞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他怒不可遏,痛打了车主,还把他拘留了15天。

在薄熙来的政治影响力下,王立军开始对黑帮进行打击,逮捕了2000人,包括一些中共高官,指控他们包庇"黑老大"。这场打黑运动无视正常的司法程序。被处死的人已达13名。

在重庆,薄熙来仍然受到欢迎。公共住房、更好的交通和更安全的街区都获得了好评,甚至许多被迫迁徙的农村居民也有好感。一名卖水果的小贩杨学波(音)说:"我可以看出来人们更有钱了,也乐意多花点。他是雄心勃勃,但如果你是个领袖的话,就得看得远。"

而在北京,即使是许多自由派的批评者也为他大胆地打破常规、推进改革而兴奋,因为已经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出现什么引人注目的变化了。

一名给领导们(包括薄)提供建议的同样是"太子党"的成员说:"习近平可能有良好的愿望,但是他不是那种真正敢挑战既得利益的人。薄熙来可能是唯一敢这么干的。"

民间的自由派们则被这种无视程序正义的做法惊骇了。薄熙来倡导过去的共产主义文化也被认为是想要让最好被埋葬了的那个时代"借尸还魂"。他的经济政策则被批评为重演毛氏"大跃进"——本来想一步跨入现代化,后来却以灾难收场。薄熙来也激怒了许多中国的高层领导及其家人。

例如,他下令逮捕一名为重庆的"黑老大"辩护的律师(李庄)。但是这名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是另一位已故革命领袖彭真的儿子。彭薄二人曾为死敌,而对这名律师的攻击则让旧恨复苏。

现在,已经酝酿多年的狂风暴雨看来已经笼罩了薄熙来。几个月前,他的公安局长,王立军成为铁岭(他曾工作过的一座东北城市)的一项调查的对象。

据那位太子党的说法,当党的调查人员开始询问王立军的时候,薄熙来向着他说话,并期望能保他。但在中央的压力下,薄熙来开始转向,本月他给王降了职。

据这名爆料人说,几天之后,王立军知道他的司机已被逮捕。王立军显然恐慌了。2月6日,他驱车前往距离重庆200英里外的成都,那儿有最近的一家美领馆。

根据美国外交人员的说法,他滞留了整晚,和领事官员谈话,询问是否有可能获得政治庇护。他还说,华盛顿驳回了他的请求因为这不仅操作起来很困难,而且美国也不愿在习近平来访前破坏中美关系。王立军是否能离开得了中国也不得而知——那时一群本地的及国家安全部的警察已经在领馆外等待——而美国人对于保护和虐待人权有关的人也大倒胃口。

据美国官员的官方说法是,王立军"按自己的意愿"离开了领馆。中国的其他消息来源说王立军的主要目的是脱离薄熙来的控制,并要清楚地表明,相关的犯罪证据已经被传递了出去。据报道,王立军离开了领馆,被拘押在北京。

根据那位太子党的说法,几天内,薄熙来向领导层发了一封信,信中他承认自己提拔了王立军,并"未能调查"他的责任,要承担责任,并敷衍性地提到了辞职。

他的未来仍不好预测。他可能会退休,也可能会在政协或橡皮图章式的人大担任一个象征性职务。

张彦从重庆报道,Jonathan Ansfield从北京报道,Edy Yin从北京对本文的研究有贡献,Andrew Jacobs从北京对本文的报道有贡献。

额外报道

撰写本文的作者之一的张彦(Ian Johnson)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谈他的重庆见闻。全文见这里

刚刚去过重庆的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张彦(Ian Johnson)对美国之音说,他在重庆期间了解到,薄熙来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当地传媒。

他说:"那里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王立军)事件,但是那里的媒体却完全没有任何报道。重庆的媒体被薄牢牢地掌控着。事实上,星期天晚间,他会见了加拿大总理哈珀。星期一重庆的报纸却没有消息。这让许多人惊呼,薄没有出现在照片上。事实上他必须亲自审阅所有的文章,搞得太晚,结果没赶上。而所有报道都出现在星期二的报纸上。这个例子说明他还牢牢掌控着这个城市。"

张彦曾在2001年任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时因一系列有关法轮功的报道获得普利策国际报道奖。

他此次重庆之行,通过与当地的媒体人,以及重庆市民交谈,试图了解当地人对薄熙来的看法。

*薄在重庆人气颇高*

张彦说,薄在重庆还是颇有人气的,因为他花了很多钱搞绿化、公交,以及公屋等。而另一方面,他说薄在农村地区并不那么受欢迎,因为他大力推动城市化,许多农民被迫迁往城区,而并非所有人都愿意那样。

纽约时报记者张彦认为,总的来说,当地人认为他干得不错:因为他的"太子党"背景,他能够突破或者绕开官僚程序。

至于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搞的有争议性的"打黑",张彦看到,普通市民并不在意那些被打的"黑帮"的权利是否被践踏,但感觉治安确实好了。而他与当地记者交谈时,感到他们的看法有些矛盾:一方面,他们承认治安的确好了;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明白,薄能用酷刑对付"黑帮",他也随时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象他们这样的平民。

王立军出事后,重庆人当然明白薄熙来可能会有麻烦。但他们同样明白,影响薄熙来命运的人在北京。

《纽约时报》在北京也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一些猜测性的分析。张彦说,这并不能说该报掌握了什么确实的内幕消息。

但是,他证实,纽约时报16日的一篇由他共同撰写的有关薄熙来仕途的文章中提到的有关薄熙来在王立军出事后曾向中央提出自己"用人不当",并提出辞职的消息,确实源自于京城"太子党"。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王立军事件"相关的外媒报道和评论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 comments:

Max422 说...

“并建了成千上万的廉租房作为幼儿。”应该是“诱饵”。

Comicfanseva 说...

翻译得相当生硬啊。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