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星期一

CNET:后谷歌时代的中国,审查仍在继续

核心提示“你会惊讶地发现想要或需要访问被防火长城阻止或限制内容的人是多么的少。”


原文:In post-Google China, censorship is unfazed | InSecurity Complex - CNET News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6日
译者:kestry
校对:@xiaomi2020

本周[译者说明:这不是最新的文章,只是我们刚刚完成翻译。],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网络搜索时又少了一个选择,除此之外,生意如常,中国也同样一如往常地使用技术和恐吓手段,让公民远离不良内容。

在数月运筹和谈判之后,谷歌最终在中国停止了对搜索结果的审查,并将对Google.cn的访问重新定向到了位于香港的服务器。在那里,用户可以看到未经过滤的结果,还可以访问法轮功、天安门广场和藏独网站。

就谷歌而言,这次转移堪称高尚,但它对于近4亿长期生存于线上线下活动受限环境中的中国互联网用户造成的影响却乏善可陈。

哈佛大学贝克曼中心互联网与社会问题研究员Hal Roberts在本周接受采访时说,谷歌搜索离开这个国家“清楚地说明,中国的审查制度是多么严苛”。

Andrew Lih:“你会惊讶地发现想
要或需要访问被防火长城阻止或限

制内容的人是多么的少。”
与此同时,周三其他地区访问谷歌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时的DNS通信信息被劫持到了所谓的中国防火长城之内的网站,有猜测认为这种诡异的混乱情形,源于对谷歌的报复。人民共和国在地缘政治领域对互联网自由的争吵还要持续多久呢?

谷歌离开中国是对这个国家审查政策的一次极为公开的回应,同时亦是对受到攻击的回应。谷歌表示,去年年底曾受到来自中国国内的主要针对谷歌和使用Gmail的人权活动人士的攻击。

谷歌离开中国是对这个国家审查政策的一次极为公开的回应,同时亦是对受到攻击的回应。谷歌表示,去年年底曾受到来自中国国内的主要针对谷歌和使用Gmail的人权活动人士的攻击。

周三,在DNS问题被公之于众前,Roberts表示,对于中国三分之一的网络使用者来说,相对于当地市场的领军者百度,“谷歌无疑提供了一个更为中立的,更加开放的平台”。谷歌搜索被认为质量更高,因此“谷歌对他们当然有影响。”

但是,谷歌真正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呢?

在本周接受PBS的新闻时间采访时,中国互联网和媒体专家毛向辉说,百分之九十的中国公众对于谷歌是否留在中国并不关心。

“他们确实变得更小心了,他们不再是随意地进入中国,开一家合资企业”,贝恩资本的一名高级合伙人,马克·高特弗雷德森(Mark Gottfredson)说。“从我们建议客户的角度来看,整个情况全变了。现在不是进入中国,而是你要在中国怎么做。”

《大西洋月刊》的国家编辑James Fallows在接受PBS采访时说,“在中国对于(谷歌)所做的决定,大多数人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因为他们长期生存于汉语信息圈(infosphere)”。“但它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

“可爱小猫”理论

与美国人通常认为,中国公民吵吵着要颠覆的形象相反,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往往对于普通资讯和娱乐更有兴趣——正如美国的多数网民一样,Roberts说。

Roberts引用了他所谓的“可爱小猫”理论,他说,相比浏览政治化的谩骂、抨击,中国互联网用户对于小猫冲洗厕的视频兴趣更为浓厚。“在一日终了之时,驱动人们使用互联网的主要是其社会性用途而非政治和争议性新闻,”他说。

“你会惊讶地发现很少有人想要或需要访问被防火长城(中国政府秘密进行的网络过滤系统的俗称)阻止或限制的内容。”南加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客座教授、《维基革命》一书的作者Andrew Lih说。

“这确实在发生,但事实上那儿的人们并不想要研究侵犯人权的行为或台湾独立,大多数用户不会希望在平凡的一天里看到这些内容,”他说。“他们搜索的内容大概有98%都不会被屏蔽。”

以事实为例,上世纪九十年代占据美国互联网主导地位的门户网站,在中国仍相当受欢迎。新浪和搜狐成为许多中国网民的默认主页,当然它们提供的是有利于政府的打包内容。

中国网民“与美国网民相比有着不同的使用习惯,美国人很喜欢随便在谷歌上搜点什么”,Lih说。

中国人对于政府试图限制美国人所宣扬的言论自由并不感到愤怒,专家说。2007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的一次并非专门针对审查制度的调查PDF显示,高达85%的人们认为政府应该控制互联网。

据Lih说,同时,相比专业人员、学者或者一些网络“骨灰级用户”,中国的一般用户可能并不介意审查,或对谷歌搜索有依赖性。这部分人群(专业人员)数量可能并不多,但他们是一个重要群体,他说。

中国官员精明地允许和推动被他们屏蔽的国外网站的替代品出现,如YouTube的中文版优酷,Roberts说。不过,似乎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Twitter——伊朗及其它国家政治异见人士喜爱的网站——的替代品。

不同于其他实行互联网审查的国家,如在沙特阿拉伯和韩国,当用户试图访问被屏蔽的网站时,会得到反馈信息告知被屏蔽原因,而中国则有意的让其不透明。通过不提供指导准则,并使公众猜测有关政策及执法,中国当局让公民和站点进行大量的自我审查,宁可失之谨慎,也要选择稳妥。

“如果你知道一切规则,你的足尖就会踩在正确的位置而不触及红线,”Lih说,“而如果规则模糊不清,那你就会处于不利地位。你无从决定脚步该迈向何处。”

中国的防火长城

Kristine Roberts: 中国的
网络是所有大国中最为集中
的,只有四个互联网服务供应
商连接着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在
网空闲IP地
那么,中国政府在互联网审查方面做了什么呢?

在中国有着少量的互联网接入“节点”,所有进出外部世界的通信都经过这里。“所有国家都可以通过很多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连接到几乎所有的IP地址,但中国的网络是所有大国中最为集中的,只有四个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连接着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在网空闲IP地址,”Roberts说。

防火长城是由网关、路由器和服务器构成的当局用来阻止国内用户接触政府反感内容的系统,据此反映国内互联网网络通信的流动情况,并确定政府需要屏蔽某些网页的哪些部分,Lih说。

他还指出,如果网络通信在DNS层级被封锁,用户可能会得到“网站不存在”的信息;如果IP地址被屏蔽,则可能会得到的消息是“网站无法访问”;而如果被封锁的网址或网页包含敏感内容则可能出现“连接被重置”的信息。


“中国的防火长城是如此复杂和庞大的系统,它可以针对每个单独的网络用户进行封锁,因为它可以监控个人访问国外互联网时的上网活动——甚至知道这些网站的内容,”Lih在他的网站解释说(PDF)。

“当有人进行谷歌搜索时,每个返回给国内用户的搜索引擎结果页面(SERP)都会进行敏感关键词分析,用户与谷歌之间的网络通信可以在数秒内被阻止。不管是谷歌,Bing,抑或是其他搜索引擎,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来没有停止过”,Lih写道。

中国网民们已经习惯了某些特定网站的运行异常以及由于不确定原因无法正常访问,他补充说,当不能简单地访问到某些网站时,大多数用户会干脆放弃并转向另一个网站。

同时,类似于门户网站的互联网内容提供商需要取得经营许可证,同时还必须雇人确保内容不会与政府的禁令相抵触。该网站要负责自我审查,但此外也有更直接的强制形式。举例来说,当局会发送短信给内容提供商的网站管理员,告诉他们什么样的话题是被禁止谈及的,Lih说。


据报道,中方官员正在制定新的指导方针,要求所有网站的站长提供身份证明和照片,试图以此来更好地监控在国内所有站点。

中国官员发给一些看起来似乎试图绕过这些规定的人的网下警告与他们的在线信息一样微妙。“你不会立即被逮捕,”lih说。他们会慢慢地让你知道,他们不同意你的所为,比如说,他们跟踪你并让你知道。在破门而入前,他们会给你许多小警告。”

监控互联网通信和限制供应商显示什么内容仿佛还不够,中国当局最近试图要求在用户的电脑上安装过滤软件。不过,在研究人员提出该软件存在严重的安全漏洞,并会使电脑存在被入侵的风险的意见后,去年底官员们收回了这个所谓的绿坝软件的计划。

“审查从中国互联网云团中发出的连接是一回事,但在计算机上放置一款隐蔽的、可以监控每一次点击的软件……,甚至对于支持政府审查或(表面上)追求社会公益的人来说,影响也是巨大的。”Lih说。

网吧本该要求身份证和保存用户访问互联网的记录,但大多数不这样做,他说。而且还存在着大量开放的WiFi热点提供了某种匿名访问,他补充说。

利用通道翻墙

对于那些渴望不受约束的进入全球互联网的人,以下办法可以穿越中国的防火长城。人们可以通过位于中国境外的代理服务器进行网络通信,但这种方法多少会降低网速,如Gladder就是一款这样的Firefox代理插件,由私有通道组成的Tor网络同样提供完全的匿名性。

许多在中国有办事处的外国公司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VPN可以创建私人加密通道从而穿透中国的监控系统和境外服务器之间进行信息传递。VPN速度较快,但要有这相对高的经济成本,可能会使很多人却步。

“我生活在北京(2006~2009年)的大多数时间里,我被封锁在墙内,不得不借助代理翻阅防火墙,”Lih说。

谷歌将其搜索业务撤离中国,仅仅是它与竞争对手雅虎和微软在保护用户隐私权领域如何划清界限的最新例证。

谷歌在2008年中期开始为Gmail用户提供在浏览器与谷歌服务器之间通过“https”——安全版的HTTP协议——进行加密通信的选则,在今年初,更是将其转为所有Gmail用户的默认选项。

并且谷歌还通过位于中国境外的服务器保证Blogger、Gmail以及其他服务的用户数据免遭中国审查系统的窥探,Lih说。

虽然微软的代表没有承认,他们在中国有服务器,但他们承认,他们会遵守当地的法律。雅虎已经证实他们会作同样选择,其后果不堪设想。在中国当局的要求下,雅虎提供了几个异议人士的用户数据,随后他们被逮捕,并被判处10年监禁。

2007年,雅虎前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和雅虎的总法律顾问,在针对此案进行的国会听证会上被称作“道德侏儒”。一周后,雅虎与被捕男子的家人达成了庭外和解。

就中国方面而言,他们并没有屈服于谷歌所采取的行动,并试图控制围绕该事件展开的报道。中国官员已就媒体应如何掩盖谷歌事件作出严格规定,包括禁止任何对谷歌的支持,要求媒体只能经由政府掌握的渠道获取信息,并只能援引政府认可的专家的话。

中方或还将采取报复行动,扩大其对谷歌的审查。同样存在这种可能,即如果事态进一步升级,中国当局可能会完全封锁Google.com.hk,Lih说。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5 comments:

匿名 说...

中共很垃圾 什么互联网封锁显得那么底端 垃圾 ~~~

匿名 说...

中国网,封天下。fuck gfw!

匿名 说...

不能否认,长城是最强大的封锁系统。
09年十一期间,tor都被封,记忆犹新。

Anonymous 说...

中国网,封天下。fuck gfw!

Anonymous 说...

中共很垃圾 什么互联网封锁显得那么底端 垃圾 ~~~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