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0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中国人对毛泽东的看法有着深刻的分歧

核心提示: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文章和书籍,关于毛泽东思想的争论日益高涨。自由主义者和亲市场力量站在一边;左派和毛派站在另一边。

 

原文来源:《纽约时报》 201156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1/05/06/world/asia/06iht-letter06.html

译者:H.F.

校对:南山

 

【北京讯】 “在中国中央的中心躺着一具尸体,无人敢动。”——这是1985年出版的《紫禁门的背后》一书中著名的开篇语,作者是意大利记者Tiziano Terzani

现在,毛泽东虽然去世已有35年,他的遗体仍然躺在天安门广场中心宏伟的的毛主席纪念堂里(那片由花岗岩铺成的广场是这个13亿人口国家的象征)。每年有几十万人在这里排几个小时的队,就是为了看几秒种仍然还被许多中国人崇拜的经过防腐处理的遗体。 

然而在45年前的1966516号,正是这个人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场政治动乱夺去了200万中国人的生命。

毛的杰出成就是他在1949年建立了共和国。但是他饱受争议的政治遗产——文化大革命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随着时间推移,质疑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 

按某些中国事务评论家和退休的共产党官员说,这些质疑关系到长期停滞的政治体制改革在今后的命运。 

亚特兰大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说:用诚实、认真、严肃的态度,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是非常必要的。 

毛泽东的政治遗产,现在仍在影响着中国的发展。刘亚伟说,因此如果没有一个完全彻底的评价,对中国来说,推行有意义的政治改革将十分困难。 

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文章和书籍,关于毛泽东思想的争论日益高涨。 

大致而言,自由主义者和亲市场力量站在一边;左派和毛派站在另一边。左派们组织得似乎更好,他们开办了一系列网站,包括受欢迎的乌有之乡(www.wyzxsx.com)、毛泽东旗帜网(www.maoflag.net))和红色中国网(www.redchinacn.com)。 

这种火药味十足的争论背后,根源在于数十年来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与从毛时代以来基本没有改变过的僵化政治体制之间的矛盾。作为应对措施,政府已试图协调社会冲突并且加强了镇压。 

自由主义者之间的观点分布很广。一些人认为毛泽东虽然有缺陷但成就也不容忽视;一些人把毛泽东看作是一个权力狂,甚至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杀人恶魔。

左派把毛泽东看作是一个时代的象征,那时,人们更加平等,许多东西,包括基本社会服务项目,都是免费的或者是有补贴。令人奇怪的是,一些从过去数十年政治改革停滞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的富商也站在这一边。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期的一篇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茅于轼(和毛泽东没有关系)严厉地指出了毛泽东虚伪和异乎寻常的残暴。 

茅于轼写道,文化大革命是一个阴谋,只不过是要除掉许多批评大跃进的人(大跃进导致了3000万人死亡)。 

这位经济学家写道,暴行的证据包括毛泽东对被他逼迫到自杀的朋友们的命运漠然置之。他先打击刘少奇主席,然后又假装挽救他,仅仅是为了在刘少奇70岁生日那一天将他驱逐出党。后来,刘少奇于1969年在无人照顾地情况下死于狱中。 

一份网上传播的文件也引起了激烈争论。这份文件不厌其详地叙述了一位共产党高官建议把毛泽东思想从所有党内工作、文件和政策中删除, 

这份据称编号为179的政治局文件,日期是20101228日。据说提议者是即将担任下一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 

即便这只是一个恶作剧——政治局的内部工作差不多是完全不透明的,也不可能确认这份文件的真假——它还是重新引起了评论家和党内官员对毛泽东政治遗产的关注。 

据网上的一段采访中报道,中国国防大学的退休官员辛子陵把这份文件称为中国政治的转折点 我们没能联系到辛子陵对此发表评论。

这充分证明了毛泽东在中国政治正统中是多么重要。亚特兰大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说,只有通过一个明确的评价与毛决裂,才能为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铺平道路。 

左派们对茅于轼的文章以及明显要在官方意识形态中删除毛泽东反映非常强烈。一些人要求经济学家茅于轼应该为他的主张提供证据,否则法庭上见。其他人则回顾了毛对党的政治价值。 

一个叫李林的评论者在毛泽东旗帜网的帖子中说,如果去掉毛泽东,共产党就没有任何光辉可言了。 

本星期天在天安门广场上,50岁的王艳娟是缓缓地向毛泽东纪念堂移动的数千人队伍中的一个。 

对我们来说,毛泽东是中国的缔造者。我们深深地热爱他。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王女士说,她来自东北的沈阳市。在他的时代,教育是免费的。她又加了一句。 

76岁的母亲第一次来北京,唯一的要求就是看看毛泽东的遗体。她别无所求,王女士说,等我们完成了这个心愿,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在纪念堂里,突然之间就可以看到他平躺在厚厚的水晶棺中。他的脸在明亮的灯光下发出橘红色。 

他那有弹性的灰白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身着灰布上衣,党旗——红色背景下金色锤子和镰刀图案——盖在他的胸部以下的身体上。两名仪仗队的士兵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 

出来后,第二次来此访问的王女士看起来十分满意,真的是太好了。她说。

她母亲怎么想的呢? 

 她也是这么想的,很好。王女士说。但是,她指着前方自己20岁的女儿说,我的女儿很年轻,并不十分关心这些。我想年轻一代不会像我们这样能够接受毛泽东时代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