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星期日

《金融时报》――中国:毛和下一代领导人

图:一代天骄1966年的宣传画。这位已故主席的画像从此就被印到了钞票上,但是关于他的记忆最近被如薄熙来这样的保守派重新唤醒,薄是[下一届]政治局常委的一位主要竞争者。

 

核心提示:毛泽东并非仅仅是一位令人敬畏的已故帝王。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他的遗产和形象成为了要力争在201210月跻身最高政治地位的精英们的有力武器。

来源:《金融时报》,201162http://goo.gl/rXVSO

作者:Kathrin Hille and Jamil Anderlini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在中国共产党帝国的中心、北京天安门广场正中那座威严的纪念堂中,毛泽东的尸体在他去世后35年之后仍然躺在水晶棺中。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访客来一睹这位曾经驱逐了外国侵略者、建立了当代中国的奠基人的蜡质容颜。也是他,发起了若干政治运动和清洗,造成了数千万同胞的死亡。

 

在广场的北边,这位已故领袖的巨幅画像还悬挂在紫禁城的入口——天安门之上。他的头像也印在每一张钞票上。

 

但是,毛泽东并非仅仅是一位令人敬畏的已故帝王。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他的遗产和形象成为了要力争在201210月跻身最高政治地位的精英们的有力武器——那时大部分的最高层中共官员们将被新一代的领导人替换。

 

今年的71日是党成立的90周年。在准备这一庆祝时,党内派别之间的斗争划出了一条意识形态的红线。这场争斗将决出影响力的大小,并决定党的未来方向。外交官们和商业领袖们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场斗争,想要找到迹象表明中国是否会淡化市场化改革、甚至重新回到改革之前的老路上。正是市场化才让中国成为了经济大国。

 

薄熙来是有望登上中国的政治巅峰,进入政治局九人常委的一位竞争者。他也是第一个为毛泽东招魂的人。薄熙来在西部重镇重庆任党委书记,他通过毛式口号和宣传手腕进行治理。在节日里,重庆居民们会收到红段子”——发送到手机上的毛语录节选。当地的电视台将所有的商业节目都换成了红色节目”——演绎革命历史的肥皂剧。公务员、国有企业员工和学生们被组织起来唱红歌”——红歌是歌颂先烈和共产党的赞歌。其中一首唱道,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当薄先生把这种宣传运动和若干很受欢迎的政策结合起来的时候,当地居民没有发出什么抱怨。这些政策包括:更为礼貌、更少腐败的警察;城市中种植更多的树木;更容易负担的住房等等。人们不应该把所谓的玩意儿看得太严肃——它没有怎么影响我们的生活。”26岁的当地设计师Isabelle・罗这么说。

 

但是象罗小姐这样的人其实并不是薄先生的受众。当这位61岁的政客在讲话中不时引用毛的语录时,他是在向中共的领导们发话——至少是对部分领导。

 

薄熙来是已故的党的最高层革命元老之一薄一波的儿子。这让薄熙来跻身于中国有影响力的太子党一族——和习近平一样。习近平也是显而易见最高职务的继承人。习先生现在是国家副主席,他的父亲习仲勋曾是党的宣传部门负责人。他基本肯定会在明年的党代会上接过胡锦涛的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一职。对最重要的高层职务——主席和总理——的任命在很大程度上已是定数,副总理李克强会接任总理一职。不过政治局常委里还有7个职位尚待填补,它们已成为竞争者们极力争夺的热门之选。

 

重提毛泽东,只不过是那些声称坚持党的传统的人所采用的一种标榜手段而已。肖建生(音)这么说道。他是毛的故乡——湖南省的一名省报编辑和历史学家

 

改革的倡导者们则对此反击。一位教授在化名为喋喋不休的博客中认为,可以替代薄先生的危险宣传的是浙江模式”——浙江是私人企业部门最发达的省份,这种模式以此命名。他预计这会引向公民社会和民主的崛起。

 

习近平的表现说明他已经明白薄熙来的意思。在12月,一次引人注目的重庆之旅中,他说薄先生的方法深入人心,值得表彰。一位资深中国观察家林和立(Willy Lam)在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说:薄习之间的联合表明这位副主席可能正在组建他自己的[政治]团队。

 

另一位太子党的代表人物也因为重提毛泽东而掀起了波澜:毛泽东早年的战友刘少奇之子——刘源将军在一本书的发布会上作出了晦涩但令人兴奋的呼吁。这本书是由一名保守派作家所作,呼唤回到新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是比强硬的共产主义更偏向自由的概念。毛泽东和刘少奇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曾经宣扬过它,不过后来被毛摒弃了。

 

刘源将军高深莫测的文章还呼吁中国应调军事高于文化。他赞扬战争是立国之基,对2001年恐怖分子攻击世贸大厦表达了敬慕之情。刘将军是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政委,他预计会进入控制军队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央军委。

 

对于象薄先生和刘将军这样的人来说,以毛语录来支持他们的观点显得尤为讽刺。由于这位已故的主席几乎迫害了他的所有前战友,大部分太子党出身的政客——包括薄、刘、习——都眼睁睁地看到过他们的父辈在他们现在所倡导的意识形态下备受折磨。因此观察者们相信,他们的这种借用更多的是一种姿态,而非立场——想要在毛主义的复兴中怀旧,而不是要恢复与毛主义相关的灾难性政策。

 

的确是出现了毛主义的某种复苏,但只是在那些没有经历过那种恐怖时期的年轻人中间才有。湖南的肖先生这么说。在毛的故乡韶山,当地政府官员说游客的数量在迅速增长,包括一些进香的年轻的崇拜者。

 

肖先生补充说,但是谈到政客们,他们想找的是党最强有力的象征,而毛泽东是唯一可堪借用的象征。他认为太子党的成员们认为政治权力是代代相传的,而意识形态只是因为可以帮助他们获得和保持控制权才会利用到,仅此而已。

 

. . .

 

但是,由毛主义的复苏引起的回响却传得很广泛。一些保守团体很长时间以来就对超过30年的经济改革所推进的赤裸裸偶的资本主义不满了,他们转向了重庆模式

 

这些饱含革命先烈鲜血的红歌,正是人们精神上排毒解毒(西方资产阶级精神鸦片之毒)的特效良药。宁云华在毛派的大本营“乌有之乡”上的一篇新近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一些有影响力的学者使得这场辩论更加升级。经济学家茅于轼(和毛泽东没有任何关系)在上个月的一篇文章中说,那位已故的领袖应当从神坛上下来,还原成人

 

他呼吁结束对毛的神化和个人崇拜,这让毛派教徒们义愤填膺。在乌有之乡和其他的保守论坛上,茅先生被称为资本家的走狗。他被讥讽为牛鬼蛇神,这是在文革最黑暗的那些日子里用来侮辱和诽谤他人的称呼,这些人的结局经常是被折磨或痛殴致死。一个组织收集了10,000个签名来支持他们要求公诉这位经济学家的呼吁,控诉他犯了颠覆罪和诽谤罪。

 

这些公开的争执反映了党内最高层的分歧:拥毛与否毛的派别都想要推进他们自己的政治进程。在北京一直有传言说,高层领导中更为开化的成员想要在未来的官方文件中完全放弃毛泽东思想,这一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举动将打破数十年来的传统。

 

这种意识形态之争甚至已经扩散到了被严密控制的官方媒体上。中共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一贯是被用来让干部们跟上形势,统一到正确思想上的。但上个月它却令公众吃惊地发表了由五篇文章组成的一系列社论,看起来是在呼吁政治改革。

 

就在官员们在对国外的外交官和记者们高谈被关押的艺术家艾未未是一位麻烦制造者,不值得他们关注的时候,《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则警告说,需要包容异质思维。这一系列社论的最后一篇中说,在中国,想要获得稳定,就需要让人民的声音被听到,而不是压制他们。

 

按照一家官方报纸的高级编辑的说法,这一系列社论是编辑们在得到了高层的默许支持之后所做出的举动。但是反扑几乎立刻就出现了。上个星期,《人民日报》上的又一篇社论则强调了政治纪律,并批评某些干部在意识形态领域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评论。

. . .

 

除了高层的权力之争外,围绕着毛泽东遗产的斗争还象征着更为深刻的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倡导走向更为开放、更多参与的政治体系的领导者们和拒绝西方式民主的强硬派们之间的分歧。

 

代表更开放一派的是总理温家宝。他经常隐晦地谈到需要更多的民主和包容。在一些人看来,这说明他支持实质性政治改革。虽然一些分析家相信温先生得到了胡主席的一些支持,但现在反对这种自由化的派系显然方兴未艾。中国正处于十字路口,一位大学教授和网络评论员万军(音)说。这种思想意识上的激烈碰撞揭示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危机。

 

对于邓小平的改革来说,这是直接的一刀。邓是毛的继任者,他想要抹去毛这位独裁者大部分的所作所为。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邓先生的模式是有效的。逐渐增长的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让人们变得比以前富裕多了,让多数的人即使没有政治改革也觉得满意。在全球金融危机和西方精英们的信用受损的情况下,一些中国领导人认为中国的发展模式提供了一套可以与西方匹敌的价值观。

 

但是在内部,许多参与了党内意识形态之争的人同意,邓小平模式带来的红利正在枯竭。他们所举的例子有日益增长的腐败、社会动荡和收入不均,还有严重的经济不平衡、不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和党的权威日渐消失。

 

如果有人能够在新的领导层中坐稳位置的话,他们就要面对这一系列让人望而生畏的问题。毛的幽灵对薄先生和其他竞争者能起到的帮助毕竟有限。

 

可能出任政治局常委的名单

角逐下一届政治局常委的政客(9席,可能被减至7席):

 薄熙来,重庆市党委书记

 戴秉国 国务委员

 李克强 第一副总理

 李源潮 党的中组部部长

 刘延东 国务委员

 王刚 全国政协副主席

 王岐山 副总理

 汪洋 广东省党委书记

 习近平 副主席

 俞正声 上海市党委书记

 张德江 副总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