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摩尔多瓦颜色革命中推特的作用的更多分析

原文:More analysis of Twitter's role in Moldova
译文:摩尔多瓦颜色革命中推特的作用的更多分析

撰文:Evgeny Morozov
发表时间:2009年4月7日
翻译:小米(xiaomi2020@gmail.com)


Evgeny Morozov是外交政策 网络.效应的专栏作家,长期以来跟踪由科技触发和影响的社会变革专题,点击可看到他的最新的分析与评论。


现在我有了更多时间来谈谈在摩尔多瓦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和更多的一些人交流过,这里就是我的一些临时的结论,关于推特起了什么作用和没有起的作用。

1. 一个谜团就是在摩尔多瓦其实没有多少推特用户。

谷歌搜索显示只有大约70人将他们的所在地设为摩尔多瓦。这可能意味着几件事:a)当他们注册推特的时候他们没有选择摩尔多瓦——可能有几种原因(有的因为政治原因而选择了罗马尼亚,有的决定什么也不选,这也可以);b)在摩尔多瓦本地的用户很少但是其他地方的摩尔多瓦人持续转推推特上最流行的话题;c)推特所起的作用比我们想的要小得多。

2. 在国外的摩尔多瓦人从远程对参与抗议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们的方式就是通过推特保持实时关注。看到了对我的前一个帖子的反馈,有大比例的罗马尼亚发音的用户的名字其实是在欧洲的其他地方。通过推特他们有了一个选择能够从远程参与示威,所要做的只是对这个故事保持关注,这的确很有趣。

3. 这的确帮助了那些在美国的非技术人员和大量的西欧人现在加入到为推特神魂颠倒的人群中。摩尔多瓦的学生没有通过Friendster 或 LiveJournal(这仍然是东欧的许多用户的选择)来组织这次革命真是太好了。如果他们这么做,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得到世界其他地方那么多关注。

4. 使用推特被限制在让某些当地的支持者可随时移动和引起国际关注方面。这其实对于组织当时在广场的人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他们下线了。我的摩尔多瓦朋友告诉我说,真正在公共广场上帮了忙的不是推特,而是一个好的大功率的麦克风。当你面对一群愤怒的、没有组织起来的人群,你不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其实你想要有集中性。这体现了推特的可能的局限,特别是猜测到政府有可能关闭掉互联网和手机通讯。另一个相关的教训是——就像缅甸2007年的抗议所证实的——一个国家有越多的卫星电话就越好。

5. 这和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有很大的区别。这里是几个五年前我们没有看到但这一次在摩尔多瓦观察到的创新:a)能够通过“劫持”推特上的对话让摩尔多瓦革命成为国际新闻;b)让国外的摩尔多瓦人能够加入;c)能够得到更多的用户创造的现场报道。

说了以上之后,我得说摩尔多瓦的公民社会并不是一群媒体新手。我记得我自己在2007年的夏天去基希纳乌向一些非政府组织做了几个关于新媒体的报告,(那还是我仍然为在线转移工作的时候)。好吧,至少看起来我的讲座没有白费。:)

也是在去年我有机会碰到了Oleg Brega,他是摩尔多瓦最活跃的活动家之一(他也有一个很受欢迎的摩尔多瓦文博客 Curaj ,并持续地从广场贴上最新消息)我对他几乎是完全依赖于互联网(还有手机和录像技术)生存的难以解释的能力印象深刻,这也吸引了公众对他的情况的主意(典型的布雷加特技:他反抗摩尔多瓦警察逮捕的情况,有人录下了全过程并把它放在了YouTube上)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他和他的兄弟制作的全系列录像。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