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8日星期六

【译者时评】愈演愈烈的藏僧自焚

核心提示:一系列藏族僧人自焚事件,是中国政府的藏族政策走入恶性循环的明证,是北京的强硬政策和维稳越维越差的结果。胡锦涛的十年,在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西藏问题上一败涂地,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译者时评】是由译者成员根据平时了解的信息,在新闻发生的第一时间给出我们的观点,版权采用cc3.0协议,欢迎注明来源转发。

新春伊始,藏族僧尼自焚事件演化到一个新的顶点。大年初一,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藏族人聚集起来冲击派出所,当局向示威者开枪,造成藏人示威者一死四伤,5名公安民警受伤。大年初二,邻近的色达县发生类似事件,警察开枪后造成一死一伤。据新华社报道,炉霍县的暴力事件是因为自焚流言所致。

自去年3月份以来,中国各省藏区已经有16名藏人自焚,其中14人来自四川省藏区。面对这些自焚事件,中国和流亡西藏两方各执一词。中国政府指责这些藏人自焚,是海外藏人组织、煽动的结果,这些僧尼已经触犯了佛教大戒;而流亡藏人认为这些自焚事件反映了境内藏人特别是藏族僧尼阶层,生活在绝望之中,甚至一死求生。同时,中国政府对每一处发生自焚的地点推出更加高压的政策。在自焚事件发生最多的阿坝县格尔登寺,政府驱逐一些僧人,对其他僧人进行"爱国教育", 并格尔登寺和邻近区域实行戒严,甚至警察巡逻都随身携带灭火器。

一系列藏族僧人自焚事件,是中国政府的藏族政策走入恶性循环的明证,是北京的强硬政策和维稳越维越差的结果。胡锦涛的十年,在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西藏问题上一败涂地,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过去数年中,在中国的藏区,政府和藏传佛教界的关系越来越差,尤其是未能成功培养一个独立于流亡藏人佛教界在境内藏区享有厚望同时能够与政府和谐相处的佛教高僧群体。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不恰当的文化经济政策,也未能成功培养出一个将现代化和传统西藏文化有机结合同时认同北京的藏族精英阶层。北京对藏区的输血经济,改善了藏区的基础设施,提高了藏人的生活水平,却把这些物质上的“现代化”深深地打上了“外来者”和“侵略者”的烙印,这带来了一个始料未及的更大的问题——在现代化过程中人们必须经历的信仰重构、社会变革和文化再调适,在藏区更容易被转化为民族矛盾,而不被看做是“现代性”中本来就有的内在矛盾这正是由于政府和藏族之间缺乏一个良好的互动机制,很多藏族人将这些问题简单地归咎于政府,甚至认为这是政府在有意打压藏族和藏族经济文化。2009年,民间机构公盟法律研究中心曾经出版一份《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报告》,详细分析其间的不当治理因素,但是政府掩耳盗铃,采取经济手段制裁、并从行政上关闭了公盟、拘押其领导人许志永。将所有藏区的问题简单地归纳为境外达赖喇嘛集团的煽动,这套做法我们并不陌生——无论是当局去年年初对"茉莉花"事件的扩大范围的严厉打击,还是年底的乌坎事件中,当局都显示出绝对化的"敌我"二元思维,动辄就称这些事件是境外敌对势力所为。

很多中国人拥有强烈的“大一统”意识,在此我们暂且深究其背后的历史和政治因素,然而,我们应当认真地思考一下,我们想建立究竟一个多元包容的共和国,一个将少数民族作为二等公民或潜在背叛者的中华帝国藏族是一个笃信宗教有着深厚文化底蕴为自己的历史感到骄傲的民族。如果认为只要发展藏区经济,藏族人就会感恩戴德,愿意安心成为一个汉族主体国家的点缀,这只不过是当局的一厢情愿,背后潜藏的是江泽民、锦涛两任中共领导人一贯的统治逻辑:以经济发展换取统治的合法性。然而,正如我们在中国其他地区、其他问题上所观察到的那样,政治改革滞后于经济发展已经导致经济发展的延续性受到严重挑战,进而对当局统治的合法性形成严重威胁。和内地的情况相似,随着经济发展和现代教育文化水平的提高,新一代藏族人会更加珍视他们的过去,也会提出更多民主化的自治要求。但已经高度僵化的“维稳”体制遇到高度敏感的边疆、民族问题(所谓的"国家根本利益")之时,整个体制从上到下都陷入硬性“维稳”的死循环中。当局一味采用高压政策,并且压制民间自发的汉藏之间的交流和讨论,以强力堵塞信息交流的渠道,以为这样就能压制住藏人寻求民族自治的要求其实只会适得其反,让更多藏人走向更加激进的方向。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藏区的反抗形式越来越走向极端,有更多的汉人也在关注中国共产党在藏区面临的“维稳困境”。根据"中国新闻网"的报道,在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授意下,西藏举行了送领袖像进寺庙活动。这条消息在微博上引起的反响和过去相当不同。过去一提到西藏问题,就有大量汉人表示“支持统一、反对分裂”现在,即使是不信仰藏传佛教的汉人,也能理解用这样的方式只会招致反感,不但对解决西藏问题于事无补,反而会激起更大的民族矛盾和宗教仇恨。而这样的敌意在过去数百年来汉藏混居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如果因为中国共产党拙劣的“维稳政策”而终于酿成这样的苦果,那无疑是汉藏两个民族共同的悲剧。对于这两个都拥有极高的处事智慧和哲学性思维的成熟民族来说,这也实在是太令人遗憾的“双输”结局。

自焚事件正在考验中国,印度学者Abanti Bhattacharya如是说。她认为,“自焚并不表明越来越多的藏人感到沮丧。然而,它表明,尽管北京出台种种新的镇压措施,自焚是最新出现的抗议形式。”在16起自焚事件后,我们看到炉霍、色达等地爆发大规模冲突,这些抗议形式的发展令人心惊。我们关注的是,在如此多的"自焚"事件之后,北京当局有无可能对自己的藏区政策作出一定程度的反省,采取更为尊重民族心理、宗教信仰、文化认同的方式,重建汉藏之间的互信互重。如果说,在“乌坎”事件的处理上,还能够看到体制内多少有些不同的声音,那么,在边疆、民族问题上体制内是否还敢有不同的声音

中国政府一向不屑于同十四世达赖喇嘛打交道,他们在等待他的往生。然而,按照中国当局目前的思路,一旦十四世达赖喇嘛往生,他不会得到中国政府恰当的响应;中国政府甚至试图进一步刺激藏传佛教界,用自己的方式,抛开目前的甘丹颇章,遴选下世达赖喇嘛。考虑到目前激烈的自焚和骚乱事件,可以想象,藏族人会为第一位在藏区之外逝世的达赖喇嘛感到悲哀和冤屈,整个民族的情绪会在那一刻迎来一个爆发点。


本文版权属于译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16 comments:

Sam 说...

说藏人在中国是二等公民的人是瞎子和聋子吗? 藏人在西藏省作为多数族群,比本省的其他族裔居民是一等公民,在生育,公务员录取,升学加分,丧葬选择上,都有相对于西藏省汉族居民的种族主义特权。 藏人在中国其他省市,作为少数族群,还是一等公民,同样享有生育,公务员录取,升学加分的特权,鸟葬的特权因为其他省市的鸟没有吃人肉的嗜好而在客观上无法实行。

Sam 说...

中国西藏省,新疆省的少数民族问题根源,在于中共在50年代抄袭的斯大林的种族识别政策,和种族冠名地域的种族主义自治政策这两大恶政。中国政府应该废除民委这个斯大林种族主义政策的推行和维护机构,废除民族识别政策,实行不分民族,人人平等的现代文明的基石。废除各类罪恶的种族冠名自治区,县,乡,恢复行省制。

Sam 说...

对西藏省,四川省,青海省,甘肃省的藏裔族群,不能一味的怀柔,给特权待遇。应该取消藏人的一切种族主义特权,他们必须和本省的其他族裔居民的个体权利是平等的。对于妄图在四省搞种族主义自治的藏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藏种族主义分子,应该全部处死。对于那些打砸烧抢的藏裔种族主义暴徒,应该实行零容忍政策,一经发现,立即击毙

小米 说...

Sam,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是否应该改变按民族来制定区别对待的政策,是很多国家治理的时候都面临的问题。不过对于少数族裔,如果一味地按照“多数原则”来进行决策,对他们也是不公平的(推到极限就是多数人投票赞同把少数人灭掉,这不是公平,也不是民主),因此有一种公平的理论就是要保护少数族裔的自治权、特殊代表权和习俗继承权。

事实上,西藏问题不是没有解的。西藏当年在印度(曾经的英殖民地,因此也可以参考英国不愿在西藏投入大量财力物力,把西藏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的历史)和中国之间摇摆,直到今天十四世达赖喇嘛还是推行中间路线,因为从这个民族未来的生存发展的可能性上来说,西藏的自卫能力不能单靠本族人民+地理气候等条件就能解决,或者说,随着后者的重要性越来越下降,西藏可以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可能性是在下降而不是在上升。

那么其实问题的焦点就是在于前述的三种权力——自治权、特殊代表权和习俗继承权。这些主要是集中在文化、宗教、教育等“软”的方面,事实上,一个聪明的中央政府完全可以在这些方面放手,同时也有利于中国在世界上树立多元宽容的“软实力”形象,这才是双赢的选择。要知道,从软实力的推广上来看,西藏的成功是远远大于目前的中国的,为什么不能逆转颓势,实现共赢呢?如果体制内做不到的话,体制外一定要有这样的空间。

Sam 说...

藏人,维人在文化,宗教上已经有了非常过分的自治权利了,藏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脏种族主义分子要求的是政治,司法,行政的种族主义自治权利,这是违背现代文明的基础,不分种族,血统,人人平等的。
中国政府没有禁止他们过他们所谓的传统节日,甚至在他们的节日,给他们法定有薪假期。

中国境内的喇嘛教发展的已经超过了藏裔族群社区经济的承受能力,是中国政府在用内地人民的税款帮他们饲养那些吃白食的喇嘛。他们的一座喇嘛庙里,动辄有喇嘛几百头,甚至几千头。四川省阿坝县,2008年百度百科资料,4.5万人口,而一座格尔登喇嘛庙,就有3千头喇嘛。这显然靠阿坝县的藏裔族群社区是无法在维持现有经济水平的情况下养活这么多喇嘛的。喇嘛庙里,有许多7-8岁的儿童喇嘛,这是违背现有中国的法律和世界文明的。藏人在欧美的社区里,为什么没有儿童喇嘛?藏人在中国动辄仆街几百公里,几千公里磕长头,而且,很多磕长头者是儿童。这在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富裕文明的欧美日也是不可能容许的。藏人在中国境内,有许多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的丑恶行为,这也被他们以传统的名义来逃避婚姻法,保护妇女儿童法的制裁。
从以上可见,中国的藏裔社区,在中国的宗教,文化上不但是自治了,而且很多是违法犯罪的丑恶现象,也以文化自治的名义存在的。

他们要求的自治是什么玩意呢? 显然不是文化,宗教自治,而是政治,司法,行政的种族主义自治,这损害了当地的非藏裔居民,对其他地区的中国居民的权益,是必须禁止的。

Sam 说...

在司法,行政,政治上,是不应该区分公民的种族身份的,所有的公民个体,都应该有同样的政治,司法,行政上的权利。

西藏作为中国的一个省,中国政府应该做的是大力开发当地的资源,发展西藏省的经济,吸引,鼓励,扶持内地人民到西藏省定居,增加西藏省的人口数量,降低西藏省的藏裔族群人口数量过多的现象,平衡西藏省的族群人口比例。对新疆省也应该采取同样的措施。

西藏,新疆省的居民,不分民族,人人平等。禁止西藏省,新疆省的某些族群以文化自治的名义在公共场所携带管制刀具。

容许个族群有穿和不穿民族服装的权利,过与不过传统节日的权利,信与不信宗教的权利。
但是对于宗教,必须用法律进行规范。例如,
1)未成年人不得参与宗教活动;
2)未成年人不准从事神职工作;
3)不准在公共场所举行宗教活动;
 4)宗教神职从业人员需要登记注册; 
5)根据信徒的人数数,宗教场所的神职从业人员人数,必须维持在一个法定的合理限度内;
6)根据信徒的人数数,宗教场所的占地面积,建筑面积,必须维持在一个法定的限度内;宗教建筑高度必须符合当地的建筑标准。

小米 说...

Sam,

科索沃问题,因为阿族人口增多,塞族人口不断稀释,造成流血冲突;巴勒斯坦问题,犹太人为了复国而大量迁移,阿拉伯人口不断稀释,争端持续多年;高加索地区,苏联强行将车臣人驱逐到中亚和西伯利亚,至今俄罗斯地区的恐怖行动多与车臣问题有关……如果说这些案例有什么借鉴意义的话,那就是,对于一个已经形成了自我认同的民族来说,用人口稀释、武力占领的方式解决民族矛盾,只能造成问题的升级,而一旦出现流血冲突,则会出现报复正义。当你说大量汉人应当迁徙到藏区的时候,你把这些汉人看做是你的同胞,还是人质?同时,用你说的方式去压制或者消灭藏族的自治要求的时候,你认为这些汉人是会在当地“为民族献身”,还是会尽快逃难?你认为这样压制的结果,是为中国的边境制造安定,还是放置定时炸弹?不要忘了,从地理条件上来说,藏族人对当地的环境比汉人熟悉,如果他们不是因为受到了佛教这种非常不崇尚暴力的宗教影响,他们可以以少数的人口制造强大的杀伤力。另外,藏族只需为自己民族考虑,而汉族对藏族所做的一切,在蒙族、维吾尔族、回族、甚至包括地处云贵川的更多少数民族那里,会起到什么反响?

淡化民族区隔,在教育、选举、就业等公民权利方面强调“国民”身份,而非民族身份,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办法。如果西藏问题允许讨论,可能内地有更多汉人也不希望向西藏输血那么多、那么不计血本,这很有可能。合作必须是双方的,其实中国政府现在的做法,可能是费力不讨好,谁都不领情。不过,这种单方面打通“天路”,造成汉藏相联的做法至少比起赤裸裸的杀戮和种族灭绝来说,还算有点进步的。不过现在,这样一手以钱收买、一手靠暴力镇压的方式已经到头了,需要跳出这一思维,找到更好的民族共处的解。如果退回到更野蛮的方式,恐怕对不善武力的汉族来说,并非胜券在握。要知道,从历史上来看,汉族从来是以怀柔见长的,真正不顾一切规则比拼蛮力的时候,汉族从来没有赢过。

Sam 说...

正如你所说,塞族人之所以失去科索沃,就是因为阿族人口的不断增多,改变了科索沃居民的人口结构。 巴勒斯坦问题,是犹太人复国从世界各地迁回祖籍地,可以色列不是成功立国了?并成为一个富裕,文明的国家?

西藏同样可以如此,西藏省的藏裔居民人口比例过高,这才是现在西藏省的藏人闹事,暴力活动的原因。新疆省同样是如此。为什么内蒙没有这么多民族问题?就是因为内蒙的蒙人只占人口的百分之20.

西藏省只要大力开发资源,发展经济,依托新矿山,工业基地,水电站的新城镇以非藏族人口为主,就可以减少西藏省的藏裔人口比例。

以现在的科技条件,说什么西藏省的汉族居民成为人质,是可笑的。说道不顾一切的使用蛮力,在现在的经济科技条件下,只要政府坚持不分民族,人人平等,不给藏人以特权,对藏人犯罪分子不袒护。 那么,藏人胆敢使用蛮力,灭亡是是他们。

并且,新城镇因为现代的工商业经济,藏人的平均质素低劣,必然是新城镇里的少数,或者极少数族群,真的是一些牧区愚昧的藏人闹事,在新城镇里藏人也不敢闹事的,闹事得不到好的结果。就如拉萨08年闹事,那些藏人为什么不敢到汉族集中的所谓新城去?不就是因为新城他们敢闹事,像你说的,使用蛮力,对他们来说,不会有好结果吗?

小米 说...

Sam,

你完全可以这么论证:藏人平均质素低劣,所以如果比拼经济,他们一定竞争不过汉人;只要汉人掌握最新的科技,那么藏人就算用武力也是藏刀对子弹,结果一定是自取灭亡。

很不错的论证哦,可惜如果是在90年前,上述理论中的藏人完全可以换成中国人,汉人完全可以换成日本人,这套逻辑也同样自洽呢。另外,用这套理论来看纳粹屠杀犹太人,也完全可以说得通啊。殖民主义理论如果真那么好使,为什么在最应该发扬光大的时候——也就是不需要顾忌规则的战争时期,却被那些在经济上和技术上都处于优势的民族放弃了呢?为什么还需要国际法、海牙法庭、联合国维和部队呢?

另外,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质素低劣的藏人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被尊称为“上师”,为什么在文明世界中能够轻易开采资源、工商业文明那么发达的“现代人”,往往也是最向往“香格里拉”的“西藏文化”的拥趸?

Sam 说...

至于对西藏的输血,如果是建立新的非藏族人口的城镇,我想绝大多数汉族人民是乐意见到的,也愿意支持的。 

汉族人民现在普遍感到不高兴的是,政府用了那么多内地人民的税款去专门扶持西藏省的藏裔居民,给西藏省的藏裔居民以资助上的种族主义特权。而对西藏省的非藏裔居民却没有什么补助,资助(非援藏干部)。 而这些输血,资助的后果是藏人日渐尘上的藏种族主义,藏民族主义。

而如果建设新型现代化的非藏裔人口的工商业城市,一定会得到内地人民的支持的。有这样的新城镇作为依托,藏民族主义分子的所有暴力,闹事活动,他们都不会得到好的结果。

关于所谓的蛮力,另一个证明是09年的乌鲁木齐,恐怖的屠杀活动发生在哪里? 是所谓的维汉交界地区,而在维人居于少数的地区,那些维种族主义暴徒是不敢去的。这还是在他们合法拥有管制刀具,而汉族被禁止拥有管制刀具的情况下。 巴勒斯坦是另一个例子,巴勒斯坦人其耐以色列人何? 比暴力,以色列人能以1换百。

小米 说...

仅仅是好奇地问一句:前面你非常赞同不论种族, 都要依法一视同仁。为什么现在又认为只要是X族的,无论是比智力还是体力,都一定不如Y族?

Sam 说...

你这就是在诡辩了,90年前的日本,中国是两个不同国家。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国家这个组织存在,迁徙自由,就是指本国公民在本国境内的有迁徙自由的权利。一个国家之内的居民的迁徙,污蔑为殖民是只有那些藏,维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处于非常卑鄙龌龊阴暗的种族主义立场才会这么称谓的。

藏人平均素质低劣,在于他们自身的愚昧的喇嘛教传统。不重视教育(他们重视的愚昧的喇嘛教教育),不重视勤奋努力,力争上游的品德。加上中共抄袭于斯大林的种族主义民族识别政策,给了他们以升学加分的种族主义特权,让他们丧失了刻苦努力学习的动力;

至于喇嘛在世界上一些地方被称为上师,其实在当地也是一些少众的极端行为。绝大多数民众并不把它们当作上师的。即便这些少众的拜喇嘛教行为,也是在89后,才兴起的。个中因由,就在于西人89后发现中国不会按照他们设想的路线走,不会成为和西人一样的社会。 西人出于阴暗的排斥打击异端的心理,加上西人政治人物或明或暗的煽动,鼓噪,整个西方社会敌视中国。这样,扶持喇嘛教,就有了民意基础。徐明旭曾经统计过,在89之前的30年里,西人媒体提到喇嘛教的次数,达赖到西方串访的次数,达赖见到西方社会高层政治,行政人士的次数统计,远远小于89后的5年之内的统计。

我相信,只要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发展,只要中国继续紧逼美国的世界经济地位。那么,西人出于嫉妒的阴暗心理,会继续给喇嘛教,达赖以更高的好莱坞巨星一样的地位。 直到中国彻底超过美国,他们才会无奈的接受现实,不再用喇嘛教,达赖来骚扰中国。

Sam 说...

你看清楚我的文字了? 我说的是他们的平均质素低劣,没说他们生理上的平均智商,平均身体条件不如汉族。

一个族群平均的素质不如另外一个族群,这是世界上人类学家在研究的课题,这是客观事实。 这里的素质是指平均受教育程度,在职业市场上的竞争力。

造成这样境况的原因,既有历史,社会歧视等原因,更主要是本族群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以美国黑人社区为例。

黑人在美国人数是华人的10倍-15倍之间,而无论是西屋科技英才奖,还是全美少年英语拼读大赛得奖者,黑人的获奖人数,都不如华人,更不要说和犹太人比。黑人的平均受教育程度,也不如华人犹太人,黑人的企业家人数,企业里的中高层技术,管理人员的人数,也明显和黑人在全美的人口比例不匹配。黑人社区的平均收入,也不如华人。 黑人在医生,教授,律师,工程师,程序员,设计师等专业人员的层次里,人数也明显和他们在美国人口比例不匹配。 他们唯有在体育流行歌曲演唱极为有限的几个界别里,才有优势。

显然,黑人在美国社会里,从社会歧视,语言,文化背景,宗教认同等方面,比华人都有绝大的优势。可为什么他们在除了体育,歌星等特殊的职业里才和他们的人口比例匹配呢? 显然不是智商,体能的问题,是他们的传统文化的问题。

Sam 说...

藏人,维人社区在中国也是在各类专业人员,科学家,企业家,管理人员中,劣势明显。藏人甚至在体育,演艺,文学界别,也没有和人口匹配的从业人员和杰出人士。
而他们还在中国享受着各类种族主义特权的支持(比黑人在美国受到的平权要即广又深的支持)。 显然,问题出在他们的喇嘛教愚昧的传统。

Sam 说...

说什么藏人在世界许多地方被尊为上师,是可笑的。以新浪微博上的那个神马阿嘉喇嘛为例,他自己发的微博,在芝加哥举行的几次喇嘛教活动,看照片就知道,那是在某个社区中心,或者学校租的一间房间,临时摆的几张桌子,放了几个画像,点了一些蜡烛。也就是说,和一个PARTY,BACK YARD BBQ差不多。

如果喇嘛教真的在当地有不要多,几百个信徒就OK了,他们会没有固定的宗教活动房间?甚至建筑? 我们知道,普通的一座基督教教堂,信徒也不过几百人。可却基本都建立起来一座独立的教堂建筑。喇嘛教在美国有多少独立的喇嘛庙建筑?每座建筑的面积多大? 喇嘛庙总面积多大? 这就可以大体上反映出美国有多少人拜喇嘛教。

至于什么现代人 往往也是最向往“香格里拉”的“西藏文化”的拥趸,这样的话毫无统计学上的意义。多少人数,才能算《现代人向往所谓的藏文化》?去年去西藏的游客700万人中,有多少是向往什么藏文化的,有多少是单纯旅游的? 我相信,向往什么藏文化的,是小众的极端行为。700万人中,能有5万人向往脏文化,就不错了。我怀疑恐怕只有几千人吧。

Sam 说...

藏人,维人的平均质素低劣,还体现在那些靠种族加分才够资格升学的藏维大学生们身上。有维人的社会学者统计过,维人大学生就学的学校,所学专业,和毕业分数,和汉,满,朝鲜等平均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族群对比起来,维人加分升学的大学生人群,很有特色。

1)就学的学校,大多数维人学生就学在二本,3本,大专,民族大学中,而在重点大学,985大学中的人数偏少。
2)报读专业,大多数维人学生报读的专业是人文科学,报读理工农林矿医的偏少。而在维人学生报读的人文学科中,又以维文,中亚系,突厥语系的占的比例偏高。
3)在大学中的学习分数,由于维人学生在很多普通大学里,可以申请45分及格,所以,维人学生的成绩分数偏低。

众所周知,藏人在中国得到的种族主义特权,要多于维人。以上的维人那些加分大学生的问题,一定普遍存在于藏人加分大学生中。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