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旧闻:摩尔多瓦的抗议爆发 推特推波助澜

原文:Protests in Moldova Explode, With Help of Twitter
译文:摩尔多瓦的抗议爆发 推特推波助澜

撰文:ELLEN BARRY
发表时间:2009年4月7日
翻译:小米(xiaomi2020@gmail.com)



图:摩尔多瓦四月发生的示威中发生暴力事件
John McConnico/Associated Press

莫斯科——星期二,超过10,000名的年轻的摩尔多瓦人好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他们抗议摩尔多瓦的共产党领导,洗劫了政府大楼,与警察爆发了冲突。

年轻人们的海洋反映出摩尔多瓦深刻的代沟,抗议者们用他们这个时代的工具,通过短信、facebook和Twitter这些公共社交信息聚集成群。

抗议者们生成了自己的可搜索的推特标签,号召摩尔多瓦人加入,将前苏联的一个省推成了推特列表上最新的流行话题,让全世界的人民可以跟踪。

到星期二晚上,政府所在地经历了乱战,数十人受伤。但是星期三,防暴警察已经重新控制了总统府和议会。

在成千上万的第一手资料通过推特涌上互联网,基希纳乌(注:这是摩尔多瓦的首都。)的互联网服务被突然关闭。

现在看不出来当局会对示威者的任何请求妥协,总统沃罗宁谴责组织者是充满了法西斯式的仇恨。

但是,Mihai Fusu,48岁,一名剧院经理,那天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在人群中,说他看到的是储备已久的政治能量找到了通往公共生活的道路。

摩尔多瓦就像一个密封罐,年轻人希望进入欧洲,”他说。“每个人都知道摩尔多瓦是最小的、最贫穷的,和最不受人尊敬的国家。年轻人谈论的是他们如何可以得到自由、欧洲和不一样的生活。”

年轻人正逐渐用互联网将政治移动化;手机和短信在2004年帮助了扩大了乌克兰的抗议者,2006年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白俄罗斯。

造成示威的实施的直接原因是星期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共产党获得了50%的选票,足够让他们选举出一位新总统和修改宪法。虽然共产党人预期会获胜,这种表现强于预料反对党则指控政府操纵选举。

从欧盟和欧洲安全合作组织(欧安组织)来的选举观察者暂时认为选举是公正的,虽然他们对当局对一些干涉表示了担忧。不过结果对于首都的民众来说产生了严重的失望,在这里共产党的候选人失去了上一轮的市长选举。

“有一种强烈地希望改变的氛围,但是这没有发生,”Matti Sidoroff,欧安组织在摩尔多瓦的发言人说。

在这一冲突的背后是摩尔多瓦人的意见分歧。前苏联的倒台为多数的东欧国家带来了好处,但是在摩尔多瓦,这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不稳定。2001年,愤怒的公民支持了共产党的上台和他们的全民性项目。

但是摩尔多瓦还是非常贫穷,年轻人蜂拥到国外去寻求工作。他们认为到西方去是最好的让经济稳定的道路,不认可沃罗宁政府,而希望更紧密地与罗马尼亚融合

全球金融危机减少了海外的工作,把许多年轻人送回到了基希纳乌,他们的天地突然变狭小的,Carroll Patterson说,他的关于摩尔多瓦经济变革的博士论文即将收尾。

“我不一定把这称为反共运动,”Patterson说。“这其实是一次代际挤压。”这并非真的是共产党对反对派。而是祖母对孙子们。”

抗议者们显然是在星期一开始的,当两个青年运动,海德公园和想想摩尔多瓦的组织在一个被称为“我不是共产党人”的会议上集会。Natalia Morar,“想想摩尔多瓦”(注:这是一个反对派组织)的领袖之一,在她的博客上把这一活动成为“六个人,十分钟,头脑风暴和讨论决策,在几个小时内通过社交网络、Facebook、博客、手机短信和Email传播了开来。”

“结果15,000名年轻人到了街上!”她写道。

星期一,参加者们先是聚集,然后和平地离开。但是星期二的示威就失去了控制。有新闻报道说抗议者向议会和总统府窗户扔石头,扔掉了家具,点燃了火。示威者们向防暴警察扔石头,他们只能护住脑袋。警察们接着使用了水龙和催泪瓦斯驱散人群。那天晚上火一直烧到深夜。

Valery Obade,共和医院的主任说他的医护人员收治了76名伤者。摩尔多瓦的国家电视台也报道说一位年轻的女人死于议会大厦的火焰产生的一氧化碳毒气,但是没有独立的报道证实这些故事。

沃罗宁先生签署了一项声明说反对党的领导人是这次集会,他称之为一次“违宪的政变”的幕后黑手。在电视讲话中,他说,抗议者们是被“精心组织、深思熟虑、事先策划和和用钱收买的。”

俄国支持沃罗宁先生。莫斯科的使馆发布了一项声明说,“一小群激进分子”在星期二出现在本来平静的人群中,怂恿他们攻击政府大厦。克里姆林宫发布了一项声明说总统梅德维耶夫已经和沃罗宁先生“在大规模骚乱中显示出的就选举结果产生的不满”通过话。

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言人Robert A. Wood,也对暴力行为表示了担忧,但是他说,华盛顿的政策制定人还没有最终评估出本次选举是否是自由的和公正的。

主要的反对党领导人星期二晚上说他们没有组织示威。“想想摩尔多瓦”的Morar女士把她的组织和暴力分隔开来,并以此指责反对派发起的人群对于后来失控的局面不负责任。

“发起的人群对于后来失控的局面不负责任,”她在她的博客上写道。“我们组织起来的年轻人都在广场上和平地站着。”

Mihai Moscovici,25岁,全天都在推特上用英语发布更新信息,描绘出略有差别的景象。他说星期一晚上的集会只有几百人参加。示威者们同意第二天早上再次集会,然后开始把这些信息通过Facebook和推特传播,发明了一个可搜索的评论标签#pman,是Piata Marii Adunari Nationale的缩写,意思是基希纳乌的中心广场。当互联网服务被关闭后,Moscovici说他仍通过手机发布更新。

Evgeny Morozov是一位在纽约的开放社会研究所的技术和政治专家,这个组织和全世界的民主运动协同工作,在前苏联和东欧都十分活跃。他说,Facebook和Twitter显然在这次抗议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没有人预计会有这么大的规模,”他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因素可以解释这一点。”
但是在周二的晚上,当政府的主楼被点燃后,暴力的出现让每个人都经受了磨练。

Moscovic说示威者们从来不想转向这个方向。“情况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说。“如果是事先策划,他们可以使用自制燃烧弹或其他的更坏的手段。今天他们没有任何工具来反抗,能够找到的只有人行道上的石头。”



【译者注1:摩尔多瓦的这次抗议持续了一个星期,之后在政府的严厉镇压下结束。随后政府逮捕了一千人,一些学生直接从高中或大学的课堂上被带走。有报告说至少三人在被拘押期间受到警察的酷刑折磨而死亡。6月,摩尔多瓦的反对党们联合起来,在议会上两次拒绝了对总统候选人的当选。按照摩尔多瓦的宪法,在7月重新进行了议会选举,这一次摩共失利。欧洲没有一个国家是共产党领导,这次被称为类似于东欧的颜色革命的“葡萄革命”成功了。摩尔多瓦被称为葡萄因为其地形类似于葡萄形状,而且其国徽上有白鸟衔着葡萄的图案。】

【译者注2:在伊朗爆发针对选举结果的示威游行之后,普通民众才开始接触到“推特革命”的说法,事实上摩尔多瓦当之无愧地第一个具有“推特革命”的特征,也从此引起了中国的执政党对社交网络的高度重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