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6日星期日

BBC:中国能控制社交媒体革命吗?

核心提示:微博给了人们一个前未所有的分享信息和畅所欲言的机会,甚至僧侣和尚都开了自己的微博。中国能在社交媒体盛行的时候还控制信息吗?

原文:Can China control social media revolution?
作者: Michael Bristow    BBC News, Beijing
日期:2011年11月3日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bbc_weibo.png?w=449&h=250
【点击这里收看BBC2:40的原声视频,有龙泉寺僧人、王荔蕻、齐健翔、李开复等人出镜。】

微博给了人们一个前未所有的分享信息和畅所欲言的机会。

乍看起来,龙泉寺,只是一个坐落在北京郊区的山脚,对于现代社会来说是一个挺奇特的地方。

僧人们在檀香缭绕的大殿和院子中进行着复杂的宗教仪式已经千年有余。

但是寺庙凭借着非常高科技的工具——互联网,再度走向复兴。住持甚至拥有自己的微博。

学诚大师是有着2亿用户的微博平台中的一员,该平台weibo.com由中国互联网公司新浪公司提供。

它已经让人们之间的交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给了他们一个分享自己信息和畅所欲言的机会。

微博甚至有改变中国的潜力,而且中国的高层也明白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在讨论着如何控制这场社交革命。

拥抱新事物

微博的使用者在过去的两年间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Twitter虽然被封锁了,但本土的替代产品的繁荣正当时。

像twitter一样,每条信息被限制在140个字符内,但是中国的象形文字相较于英文的字母来说,同样长短的字符中用户可以表达更多的东西。

中国微博站点还允许用户上传照片和文档,增加传播信息的承载量。

其使用人群很广泛,有电影导演,运动员,主持人,当然还有普通大众。

就像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一样,他们在微博上谈论一切,大多数事很琐碎,有些事则不那么琐碎了。

学诚大师说他的微博展示了“和尚也有能力去拥抱新事物”。

他的微博定期更新有关于龙泉寺的事情和谈论他自己的佛教信仰。

“一个人之所以快乐不是因为他拥有很多,而是因为只关心几件事。”这是最近来自这位僧人的微博。

微博的实时性也给了中国活动家一个对抗政府的新武器。

关于抗议,请愿和政府迫害的信息在网络空间中以光速传播。

_56169622_praying.jpg【原文配图:互联网推动了北京郊区的龙泉寺的复兴。】

退休的活动者王荔蕻意识到了这种新的交流形式的价值,她用微博来赢得支持。她帮助那些陷于痛苦的人们,一起反抗政府。

当局修理了她,北京的一家法院以“寻衅滋事”的名义判处这位56岁的大姐9个月的监禁。

但是她的消息很难被消声了。当她被带走时,她告诉她的儿子齐建祥要在互联网上谈到她。

对她的宣判在她离开法庭之前就被发布在博客上。

值得深思的事情

中国人意识到互联的微博给了他们一股新的力量来获取信息和分享自己的观点。

_56169625_wanglihong.jpg【原文配图:像王荔蕻这样的活动家有了对抗政府的新武器。】

在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的60多年里,他们很少享有这样的自由。

我通过自己的微博账户询问人们,微博会怎样改变中国。

他们第一回应是一个简单的图标,一张嘴被封住了的脸。不时的,胶布会被揭开,可以开口说话。这个暗示很明显。

另一些人给我如下的回复:微博意味着人们开始敢言,也能言。当人们开始说真话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李开复是一个懂得微博力量的人,他是谷歌中国的前总裁,他写了一本关于这一社会现象的书。

他说微博有潜力可以改变中国的管理方式和意愿,至少可以让共产党的领导者们“深思”。

无疑他们正在这么做。

他们常常通过传统媒体的发行来控制信息的流动来使人们的思想变得符合标准,这是用以维持他们权力的一种手段。

微博的实时性渐渐的破坏了这种控制。

作为回应,政府开始审查微博,就像它对互联网的其他部分所做的那样。它也鼓励政府官员建立自己的站点来直接面向公众。

现在则威胁要处罚那些捣乱者。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 ,最近说微博应该“服务于社会”而不是威胁公共安全。

中国大权在握的政治局常委中的一员周永康则暗示,在一场重要的党的会议召开后一周会出台类似的管制。

但是关闭或是限制一个拥有如此多使用者的社交工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共产党甚至会成立一个组织专门用于控制此事。

就像活动家王荔蕻的儿子说的:微博就像空调,一旦你有了,你就无法想象没有它的时候你是怎么过的。

相关阅读:

《时代杂志》在中国的防火长城内的生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