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日星期六

MSNBC:一位老紅衛兵打破沉默,講述自己當年武鬥殺人的經歷

核心提示:王冀豫,一位年已六旬的老"紅衛兵",近日來打破沉默,講述他曾經在15、6歲的時候打死了另一個孩子的事,成為少見的公開懺悔者之一,他之所以這麼做,可能是受到了當前"唱紅"大潮中美化那個時代的影響。

原文:Former Red Guard breaks silence on murder
作者:Bo Gu 來自NBC新聞
發表:2011年9月27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并校對


【相關視頻:文化大革命的黑暗日子,至今在中國仍是禁忌。老紅衛兵王冀豫在一次罕有的公眾自白中承認他在那暴力的年代殺了一個人。可直接點擊這裡播放鳳凰網的視頻,王冀豫老人親口講述這一經歷。】

北京——現年60歲的王冀豫再也不能為一段他40年來不曾向外界提起的故事繼續守口如瓶。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身為紅衛兵的一員,16歲的他在混戰中殺了另一個年輕人。

他的故事和許多其他在那名為文化大革命的暴力年代發生的事相類似。非同一般的不在於他殺了人,而是在於他現在願意公開說出那件事。

王在去年一篇在敢言的中國雜誌《炎黃春秋》發表的文章中打破沉默。最近他就那個他稱為"一個所有人性都崩潰了的年代"接受NBC新聞的採訪

暴力年代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歷時十年,由毛澤東領導,旨在清除共產黨內反對派的運動,由1966起,至1976年止。毛澤東的既定目標是,通過在社會中清除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分子來落實社會主義社會。結果,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公民,特別是知識分子,高級層官員和軍官,被迫害,被迫接受勞動改造,或是被殺。

雖然有文字記載是關于這個中國歷史上混亂時期的文獻,公眾卻甚少討論文化大革命的話題,中國媒體上也鮮有提及。文化大革命的確實死亡人數至今成謎,但歷史學家估計那數字可能高達兩百萬。

1966年,"紅衛兵"成立了,成員多是家境相對較好的年輕學生。雖然沒有組織架構,但在毛澤東的領導下,紅衛兵了很快就席捲全國。學校停課,紅衛兵則分裂成不同派系,不惜向敵對者動用暴力。

很少有人公開承認曾做過不當行為或是犯了罪行,而王是全中國少數站出來承認在文革期間殺了人的其中之一。

引向動亂

王在1951年生於一個軍人家庭。他父親是空軍的高級幹部,作為幹部精英,享有著很多特權。王在一個典型的北京四合院中長大,他和其他軍官的孩子一起玩耍。

王在接受NBC 新聞訪問時,憶述說:"文革之前,我們才十四、五歲,我們所有的教育都是有關階級鬥爭的。漸漸的,自然而然的,那就成了我們唯一相信的東西了。"

到了1960年代初期,因為毛澤東和共產黨高級領導人劉少奇之間日益激烈的衝突,使中國處於另一次政局動盪之中。

在大躍進引起的大飢荒造成數以百萬人死亡之後,劉少奇和鄧小平試圖把中國的計劃經濟引向一個比較務實的方向。這一轉向威脅到對毛澤東的權威,他於是想把劉少奇逐清除出中央領導層。

王說,"文化大革命其實就是權力洗牌,它的最終目的是確立毛澤東的絕對權威,並搞掉劉少奇。"

混亂年代

到了1967年,王16歲,混亂、暴力已經成了全國上下的常態。可是1967年8月5日卻是改變了他一生的日子。

他說,"我那時在家,一個朋友過來告訴我,我們的一個朋友被另一派帶走,打了一頓,現在還關在北京粮食学校那邊。"

王馬上集合了其他朋友,去學校報仇。很快兩派紅衛兵之間的對峙變成一場暴力混戰。混亂中,一個穿藍色工人服裝的男孩用磚頭打了王的手。

"我像發瘋一樣追著他。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生氣。"王憶述說,"我用一根重的木棍打了他的後腦,他象一個面口袋一樣滾下斜坡。到他想要爬起來的時候,我又用棍打他的額頭,血濺到了棍子上。"

王跑去追其他的男孩,直到幾分鐘後有人告訴他那男孩要死了,他才知他的攻擊後果有多嚴重。

"'不會的!怎麼可能?'我說。我完全驚呆了。我去了收治那男孩的診所,看見他躺在那裡,呼吸微弱,血在他的頸部緩緩流出。他的臉色像紙一樣白。我幾乎當場倒下。我想說我不是故意的,但我知道我殺了人。"

王說他當晚報警要自首,但沒有人有功夫逮捕他。整個國家都一片烏煙瘴氣。

同一年的九月,王去了南邊的海南島,想要參加中國對越戰爭。但他的努力徒勞無功,十二月他以殺人罪被捕,送回北京的一個監獄。

然而,九個月後他在受害者父母同意下獲釋了。根據王的說法,受害者的父親從未公開提到王的名字。相反,在他獲釋前,受害者的父親來見他,說"那是個錯誤。"

"要不是他們原諒我的話,我沒有這麼快可以出來。"說著,淚水湧上王的眼睛。

夢魘

事後沒多久,王做了一個夢。"我夢見自己躺在一塊又硬有冷的木板上,沒有枕頭。然後我看見一個很高的女人,我看不到她的臉,但她身穿白袍,她說,你要躺在這裡,躺一萬年。"

王把他後來遇到的生活中得困難都歸因於他的罪行。他在不同的農場待過、當過兵、也試過在國營企業工作,最終安定下來,經營馬場。

王的許多同志都很早就死了。1971年他本人在山東省濟南的一家航空工廠當鎖匠時,出了意外,失去了左眼。

"我一直相信業報這回事的。做了壞事,就得受罰。我不相信那些犯了罪的人可以每晚都睡得安穩。"

王說他仍然相信共產黨,仍然相信國家;但他不能忍受今日每一個人都虛偽的社會。"

而儘管他公開承認罪行在中國是少之又少,公眾對這卻沒多大反應。只有少數敢言的,但不是主流的媒體跟進他的故事。王只和香港的鳳凰衛視做過一次電視採訪。他說他嘗試過要中央電視台採訪他,因為國家電視台的收看觀眾最多,但他們不做。

"現在的孩子都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我們在選擇遺忘。我們不應該讓他們忘記這件事,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這個國家發生過的事。"他說,"還有人懷念、讚美那個年代——讓他們見鬼去吧。"

相關閱讀:

1 comments:

GAGA 说...

令人遗憾的一代。。
笑星Russell peters 在节目里说过,媒体从不会把那些正常的东西拿出来,因为大家不想看。
赎罪是正常且正义的,大家都不感兴趣。只有残忍和狡猾/犯罪这些东西大家才想看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