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日星期六

《外交學者》中国的独裁者情结

核心提示:人們一向認為中国制定政策的人是现实政治的典型奉行者。但是他们鍾情于独裁者卻會帶來反效果。

原文:China's Dictator Complex
作者:裴敏欣(Minxin Pei)
發表:2011年9月27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并校對

Gaddafi-440x292.jpg
【原文配圖】

在毛澤東去世後,多數人對中國外交政策的看法就是:北京是世界上典型的現實政治奉行者,在謀求國家利益時不受意識形態左右。

但把中國視為一個在國際事務上不受意識形態左右的現實主義者的看法,是和它對世界上最壞的獨裁政體的政策以及行為扞格不入的。例如,直到米洛舍維奇快要倒台,中國才不再維持對他的支持。而在非洲,中國堅定支持津巴布韋的穆加貝,即使他在全球都不受歡迎仍然邀請他訪問北京。至於南美洲的領導人,北京的官員看來對委內瑞拉的查韋斯這個實質上的獨裁者情有獨鍾。

在阿拉伯之春期間,中國徹底展現了它的獨裁者情結。在二月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權行將倒台時,中國的官方媒體一直把反對穆巴拉克的勢力說成暴徒,說他們除了引起造成混亂之外,什麼都不會做。對最近被推翻的卡達菲政權,中國的處理手法非常不當。北京不僅在六月接待卡達菲的高層代表,其武器生產商還試圖向卡達菲的武裝部隊售賣武器,這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禁止對利比亞售賣武器的決議。

從這個獨裁者情結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中國外交政策的什麼?這種獨裁者情結可以告訴我們關於中國外交政策的什麽?

最明顯的答案是,中國的外交政策非但不是與意識形態無關,而且是頗受意識形態影響的。從最近的一些事情中可以看到,即使支持獨裁者會損害中國的利益,北京還是選擇站到這些沒有國際社會接納的人的一邊。這種意識形態偏見源於中國的國內政治制度的性質—一個一黨制的國家。統治國家的中國共產黨認為西方的自由民主政體是對它構成了最大的意識形態威脅。儘管中國在西方主導的國際經濟體系中獲益,共產黨卻從未放鬆對民主西方的警惕。

這種信念必然促成的外交政策就是,中國需要盟友——特別是專制的盟友——來抗衡西方。對北京來說,和獨裁者打交道比較容易。因為北京對怎樣和不受法治、公民社會和反對黨制約的統治者做生意有深切了解。因而,這些獨裁者受國際社會排斥這一點,不會引起北京的擔心。恰恰相反,獨裁者的孤立使他們更依賴中國。

問題在於,這個想法並不可靠,因為鍾情獨裁者對中國的利益其實沒有好處。

受孤立的獨裁者也許並不強大,但他們可是難以處理的顧客,也是製造麻煩的人。北韓也許就是最佳的例子。金正日這個全世界最孤立的政權,它的核計劃和對南韓的進迫攻擊性姿態給中國這名保護人帶來不少苦惱。卡達菲在掌權的時候,一再阻止中國國有石油巨頭—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在利比亞購買石油資產。2006年,卡達菲對中國犯下最大罪行:他接待了台灣的總統,一名狂熱倡導獨立主張者。中國也許可以繼續致力壓制敵人,但對它的獨裁客戶們則顯然是"能放就放"。

對中國來說,獨裁者也是不良投資。在北京的立場看,獨裁者也許權威穩固。但是,由於腐敗成風,殘酷壓迫,並且缺乏他們所在社會的支持,獨裁政體是出了名的不穩定,常常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爆發危機,一如阿拉伯之春所示的那樣。北京希望能與獨裁者維繫富有成效的長期關係的這一想法是天真的,而且忽略了一旦客戶倒台會引起的嚴重負面影響。

從一個純粹的現實政治的角度來看,中國對發展中國家新出現的民主政體的擔憂被嚴重誇大了。大多數的新民主國家並不是西方的傀儡。事實上,他們的外交政策分外務實。舉個例子,巴西和印度尼西亞:兩者都成功從專制政體轉型為民主政體,兩者的外交政策都體現出了很強的獨立性,而它們都和中國有良好的關係。

與此同時,中國周邊的一些專制政權將中國的安全構成最嚴重的威脅。俄羅斯是其中之一。普京的專制政權不僅不信任中國,而且採取了損害中國的國家及能源安全的行動。它曾多次沒有履行增加其能源出口到中國的承諾,並向越南銷售先進的噴氣式戰鬥機和潛艇,讓它能在南海部署以反制中國,以便在潛在衝突中發揮作用。越南,另一個一黨專政的政體,是最有可能就和中國在南海的領土爭端問題和中國的展開戰事的國家。至於朝鮮,它那依仗北京的統治精英,對護持者的敵意僅能勉強掩飾,一有機會即背叛北京。在現已解散的六方會談期間便多次如此,而他們的兩面派手法和口是心非也使得北京陷於窘困。

鑑於上述情況,中國應該放棄它的獨裁者情結。要是聽任這種情結繼續影響中國外交政策的話,它將會導致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不必要的對抗,浪費其寶貴的外交和經濟資源,並損害中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相關閱讀:

德国世界报 中国引领独裁政权以斗争求生存

2 comments:

kRiZcPEc 说...

"它曾多次沒有[不]履行增加其能源出口到中國的承諾". 請刪去[不]字

小米 说...

楼下,已调整,谢谢指出。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