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丹麦每日消息》 重大泄密暴露出中国的口是心非 (系列之一)

核心提示:中国的政治走向什么方向?中国到底是如何看待西方的?什么是中共最害怕的?今天,《丹麦每日消息》有机会揭露大量从中国高层领导处泄露的机密文件。这些文件共同提供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机会,可以一窥这个大国的中央权力高层的思想和计划。

原文:Major Leak Exposes Chinese Duplicity
作者:Martin Gøttske
发表:2011年6月2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中国的政治将走向什么方向?中国到底是如何看待西方的?什么是中共最害怕的?今天,《丹麦每日消息》有机会揭露大量从中国高层领导处泄露的机密文件。这些文件共同提供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机会,可以一窥这个大国的中央权力高层的思想和计划。

在中国,这是极不寻常的举动,这些文件了解权力机构掀开了前所未见的帘幕一角,将这些资料提供给《丹麦每日消息》的爆料人自称"不认同中国目前的政治方向"。

这些文件传递出的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本人的声音。泄漏的文件共有60页,来自党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央委员会。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薄智跃的说法,这些文件要经过政治局常委的审批,而它们的成员就是中国最有权力的九人,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

其他文件来自于大权在握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北京市领导。

时不时会有来自中国地方政府的零星文件被泄露到互联网上,但是一家外国媒体能够获取被严格控制的体系中流传出来的这样一批文件则很不寻常。

"这种类型的泄密极其罕见,"香港大学的从事中国传媒和中共宣传研究的学者班志远(David Bandurski)如是说。

证据确凿

泄露文件的时间段是今年一月下旬到三月中旬,文件曝光了中共当局想要在国内影响公众观点的企图,并深刻地体现出这是一种故意为之的中国式的"两面派"做法。整体的印象是北京现在的政治寒风正一阵紧似一阵,而领导人似乎着力于加紧对人民的控制。

香港的一位出版人鲍朴因为近来喜欢出版揭露中共的权力斗争的书而为人所知,他将这些文件描述为"确凿的证据"。他认为,这种信息曝光将很难再令人信服地将党想在外保持的体面坚持下去、很难否认其口是心非和对公民自由的侵犯的指控。

"长期以来,我们已经见证了中国政府如何采取对抗其本国公民和海外[舆论]的行动,但这些是党自己的未经过滤的文件,它们证明了一切,"他说。"这些文件的内容对许多中国人来说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它证实了他们已有的怀疑。"

然而,鲍朴也表达了一些疑问,比如说中共当局是否会对这些泄密文件做出公开的回应,虽然它非常可能"妥协"于这些文件内容被公开。他说,"如果会有什么反应的话,可能会是谴责这种泄密行为,并称这些文件都是伪造的。同时,他们会力图找到泄密的源头,惩罚爆料人。更不用说它会采取多种审查手段,确保这些文件的内容不会在网上流传,让中国人读到。"

文件可信


这样的泄密在中国会导致被判长期徒刑,泄密者当然会匿名行事。爆料人担保所有文件的真实性,本报也尽了最大的可能来确认这些文件的真实性。这些资料提交给了一名中国专家和几名外国专家,他们对文件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解读,并分别表示,要么他们对文件的真实性"有信心",要么认为这些文件看起来是"可信的"。

这些文件都有独一无二的编码和条码,还有其他可用于追查泄密源的特征。每份文件都被标有"机密"——在中国,这一概念的适用范围是"国家机密通常即'资料的披露可能导致危害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

这些文件通常是在有限的中共高层人员内部按需要进行传阅。他们的任务是向下面各级传达文件中的政策精神,提供必要的指令,确保党领导的要求能被执行。

该文件还表明,在中共的体制内有多高的职位才能有权阅读这些文件。一些文件仅有1450人可见,另外一些7000人可见——不到近八千万中共党员的0.1%。

与之相比,去年维基泄密披露的美国外交电报在未被泄露之前可以让250万美国官员自由获取,甚至被列为"最高机密"的电报也可以让850,000人阅读。

鲍朴说,"在中国,从这么高的层级泄露出文件是非常不寻常的"。在这一层面,所有人都非常善于保守秘密。"

破坏力量

对党内精英来说,有一种普遍的紧张,怕普通公民能获得党的机密,对体制不忠的人应当从党的内部圈子中剔除,使之无法泄露机密材料。对中共来说,信息控制是关系到政权生死存亡的大事。信息的自由传播和言论自由会导致"国家崩溃",去年,党的内部刊物《求是》上有一篇文章这么说。

当美国的外交电报被维基泄密披露的时候,中国的宣传机器的反应是封锁维基泄密网站。同时,中国媒体还接到指示,不许报道电报内容,特别是那些与中国相关的。

这体现出,只是一个旨在揭露政府内部通讯的网上项目就能让中国领导坐立不安,他们已经习惯了信息只在封闭的小圈子里进行流通。

鲍朴说:"他们担心这可能会削弱党对权力的掌控,因此他们严厉打击和惩治所有的泄密者"。

的确,惩罚可能是非常严厉。涉及机密文件泄露最臭名昭著的案例是在2005对中国记者师涛的判决,他向一家国外人权组织发送了一封邮件,概述了政府禁止媒体报道敏感的政治事件。他被判10年徒刑。

次年,《纽约时报》的研究员赵岩被判处三年徒刑,他被指控泄露国家秘密,也就是前总统江泽民的退休计划。

本报记者对文中的评论者提供了这些文件的综述和引语。评论者其实没有读过这些文件。

相关阅读:

2 comments:

12231234134234 说...

兄弟你这文章通篇都是废话,写点有价值的好不?

译 者 说...

楼上,在博客左栏的搜索框输入“丹麦每日消息”,可以看到本系列共四篇译文。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