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 脆弱政权的下一位皇帝

核心提示被加冕的太子正在面临着庞大帝国的巨大压力。中国是个脆弱的政权

原文:The next emperor | The Economist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1日
本文参考了其他“同来源译文”
校对:@xiaomi2020


毛泽东曾对他的继承人华国锋说:“你办事,我放心。”但最后证实这是个灾难性的选择。华国锋在1978年下台前只维持了两三年。十年后,接班人大戏又在支持民主的动乱背景下隆重上演。只有一次顺利的权力交接。八年前,胡锦涛的上任。现在,新的权力交接再次临近。世界对此应当感到紧张,原因之一是中共下一位领导人的性格还难窥“庐山真面目”,其二是中共的政权远比外国人以为得要脆弱得多。

2012年,习近平将接替胡锦涛的两大职位: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但他基本上不是一位妇孺皆知的领导人。10月18日在胡锦涛的授意下,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晋升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这是王储之位。57岁的习近平是中共已故元老、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的儿子,近几年外界才开始熟悉他。而他将在剧烈的社会变动进程中执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及其军队。

即使中国已经逐渐融入世界,习近平是如何爬到这个位置的,对于外界来说仍然很神秘。他被指定接班很像北韩的金正恩,金也是在北韩共党的闭门密会后被授予军委副主席的头衔,对外无公开的说明。中共则是在4,600字的枯燥乏味的五中全会公报的末尾提及了此事。

往好里说,习近名曾经担任过福建、浙江与上海等沿海经济重镇的领导,这些地方都是经济活跃,与全球融合的地区。相对来说,他比较有全球观,他的妻子是知名歌星。但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他能担当治国大任,他的继任也未必固若金汤。另一方面,他的父亲曾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他是从一名工程师手中接掌大权的另一名工程师。但对于中共的权力核心来说,习近平还是个新手,他比2002年刚接班时的胡锦涛资历还要浅。中共内部有许多人反对如习这样的“太子党”的晋升。未来两年的接班过渡期将会是考验。

未来某天,江山都会是你的

同样让外界感到不安的,不是习近平的默默无闻,而是这一任务有多艰巨。从近期中共对外表达团结的言辞来看,中共的领导阶层对于经济与政改的优先次序存在意见分歧。

按照西方的观点来看,中国的经济快速增长,但它却必须面临从过度投资、过度倚赖出口转向消费增长的痛苦调整。五中全会公还揭示了新的五年经济计划纲领,呼吁更有持续性的增长、工薪阶层占国民收入的比例要有所提升。这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都更有利,会降低让美国闹心的贸易顺差。但是,改变不会是轻而易举的。出口企业担心,如果工资或人民币升值过快,企业将受伤害。习惯于廉价信贷、土地与能源的强大的国有企业也将抵制这些特权被剥夺的威胁。

就政改而言,中共领导人过去30年来都在谈民主,但做的很少。网络与手机的快速增长与普及让中国民众比以前更能互相沟通、纾解愤怒、自由地追求梦想,只要他们不攻击中共当局,但是他们现在要求在如何治国上有更多的发言权。过去几周,许多较为开放的国内媒体都在热情洋溢地谈论温家宝所说的“政改”,但保守的媒体则在删除这些言论。

要让谨慎的胡锦涛在下台前进行大幅度改革绝无可能。五中全会公报还在赞扬“中国社会主义体系的政治优势”,仅简短地提到政改,说政改需要积极但稳妥的努力。这些都已经重复过多遍。即使是温家宝,也不过期望以极稳妥的速度改变,而他也将和胡同期下台。

别执着期待,有可能收获惊喜

习近平会加速政改吗?认为要谨慎行事的中共保守派大有人在。但从务实的角度都来说,也有改变的可能:中国的经济成果可能会因为党不能放松权力而前功尽弃。民众不满的爆发,加上中共当局对一般民众麻木不仁导致的忿恨,目前正在全国的乡镇与都市中不断增温。据中共官方资料显示,从1993年以来,大规模的群体性抗议与暴动增长了10倍,超过了 90,000 起。过去,中共领导人依赖经济的增长来维持稳定。一旦出现重大的经济滑坡l,群众将怨声载道。

习近平要走的正确道路很明确:放松中共对异议的控制、揭开神秘的面纱、进行重大的经济改革。不过,外界对此并不乐观。中共在感到政权不稳固时,惯于诉诸民族主义,中共五中全会期间爆发的反日抗议就是明证。美国和西方也在受到中国的谴责。党代会呼吁干部们要加强“综合国力”。

太多的西方人士,就连那些主张因人民汇率问题进行贸易制裁的人士都认为,他们的对手是一个自信、理性的成熟政权。不,与其这么想,不如认为这是一个偏执、封闭的王权,已经为了处理内部事务而应接不暇了,现在还要考虑略显尴尬的权力交接问题——这样你可能不会太过失望。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8 comments:

空心菜 说...

要让谨慎的胡锦涛在下台前进行大幅度改革绝无可能。五中全会公报还在赞扬“中国社会主义体系的政治优势”,仅简短地提到政改,说政改需要积极但稳妥的努力。这些都已经重复过多边。


您好,最后两个字“多边”应该是“多遍”之误吧?

另,第二段最后,“而他将在剧烈的社会变动进程中执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及其军队,”应该是句号。

匿名 说...

习是在中共体制内成长的,对此人的行为模式不报一丁点期待。

匿名 说...

中共高谈的所谓‘政改’,如同清末老佛爷玩的‘预备立宪’一样,不过是拖延时间的一种方式而已。

现在是相对‘温和的政改’在与绝对‘暴力的革命’赛跑。以中共体制内的顽固与愚昧,他们拒绝‘政改’也就注定了‘革命’的到来。

习是体制内的选择,这个就决定了他做不了戈尔巴乔夫,更不可能是叶利钦。

xiaomi2020 说...

一楼,已经改正。感谢指出

蹉跎 cuotuo 说...

这跟原文是同一篇吗?

xiaomi2020 说...

楼上,现在的原文链接已经调整对了。连发了两篇,忘了改,抱歉。

蹉跎 cuotuo 说...

这跟原文是同一篇吗?

Anonymous 说...

习是在中共体制内成长的,对此人的行为模式不报一丁点期待。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