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魏京生谈习近平、刘晓波等

核心提示魏京生,中国逃亡海外的最有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探讨了中国共产党的变革,政治经济改革的可能性,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影响,以及西方对中国的迁就。

原文:Blocking ‘peaceful evolution’ will lead to instability in China
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全球观点 魏京生访谈
采访人:Nathan Gardels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9日
译者:nicolas
校对:@xiaomi2020


魏京生,中国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目前居住在美国,周一的时候接受了《全球视角》编辑内森·加德尔(Nathan Gardels,以下简称“内森”)的专访。

内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十七届五中全会刚刚结束了。 习近平晋升为军委副主席的重要意义是什么?这次会议有什么值得世界关注的呢?

魏京生: 任命习近平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党内领导层已经让其准备继任胡锦涛总书记(中共)的工作。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显示党内斗争已经放松了一些。习近平在担任上海市市委书记之前,曾经担任过厦门市长(1985-1988),后担任福建省长(至2002),然后是浙江省委书记(至2007)。这些地方都是沿海经济发达区域。在2009年,他还负责过一个党内小组,主要任务是力求镇压自由知识分子和非政府组织,同样包括严格控制互联网上的敏感政治议题。

对美的经济强硬政策

这次会议的第二个主要议程就是如何在美国施压要求RMB升值,以及相关的因中国巨额顺差引发的贸易战争的危险下,还能保持经济的继续发展的计划。

国外很难理解的是,尽管中国共产党党内对于政治改革的看法分成了不同的派系 — 改革派和强硬派 — 两个派别在经济政策上是一致的。这两派对于美国的经济政策都持强硬态度。

尽管美国的一些观察者认为,围绕在温家宝总理周围的改革派,包括一些中国的顶级富豪,想维护其经济利益,因此强烈的抵制人民币的升值。在这方面,他们获得了围绕在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周围反对政治改革的强硬派的支持,这些人同样也要维护其既得利益。

尽管如此,我相信党内多数倾向于在汇率上妥协以及扩大国内市场尺度,目前,这仍是个僵局。

政治改革 花瓶还是现实

内森:温家宝总理最近在深圳和接受CNN专访的时候,一直在谈论政治改革。他说了诸如此类的话,“人民对民主和自由的向往和需求是无法阻挡的”,“言论自由对于任何国家都是必不可少的”,“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

当然,这不可能完全是漂亮话,肯定有所指。党内的改革派是否正在赢得优势?

魏:温家宝总理是谨慎的、精打细算的、经验丰富的政治家。他不喜欢引起冲突。尽管有以下事实,在1989年,他陪同时任党魁的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中的学生,他仍然成功的在党内崛起。他没有受到惩罚,而是升到了现在的位置。

这些年在中共党内看起来成为了惯例,就是当一个人即将离开政治舞台时,才会谈及改革。在权力逐渐淡出时,提及改革不过是维护其派别地位和塑造其在人民心中形象的交易中的一部分。

改革者在党内并非主流

除了温家宝之外,党内有其他人对政治改革更感兴趣。不同于西方观察家所认为的,他们是在现行体制下获利不菲的一群人,想保护其所得利益,时间越长越好。同时,他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在未来很难继续维持一党统治。于是,他们主张“和平演变”。去年他们甚至成立了正式派别。

但是这些政治改革者在党内并非主流。今天的主流仍然是那些自己还没有捞够钱的官员,因而他们想尽可能长久的维持现行的政治框架不变。他们不支持政治改革因为他们怀疑一旦“暴民们”有了权,他们不会原谅这个党。由于当今国际社会对于中国人权的压力是如此之弱,这些人目前仍然占据着党内决策时的绝对多数。

内森: 温总理在党代会上在谈诸如政治改革之类的话。与此同时,刘晓波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会引起反对政治体制改的声浪吗?

你认为刘晓波的命运将会如何?他会和你一样被驱逐出境吗?

对刘晓波获奖的过度反应会伤及改革

魏:对党内强硬派来说,一个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完全是颜面扫地。对于改革者而言,则是极大的鼓励。当然,这会强化两派的斗争。

然而考虑到权力平衡,改革者会输给强硬派,因为此番被西方羞辱和冒犯的中间派会更加强烈的反对改革措施。很明显,改革派的时机仍未到来。

同样,考虑到刘晓波和中国政府有超过20年的合作,在与共产专制的斗争中,这个政权会利用这一地位,温和地引导民众接受更多的合作和更少的对抗。这会减轻对共产党施压,要求其改变的力量。

当民众还在跪求改革时,当权者仍会维持其统治。

西方现在仍顺从中国

毫无疑问,西方的大企业仍然会欢迎这些,由于他们相信这不会影响其在华利益并保持稳定。在这方面他们错了。

我们将会看到的是清朝末年宪政改革失败的重演。当和平演变的机会失去后,这就意味着另一场革命。

目前,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相当自信。由于这一原因,当局很可能会释放或者驱逐刘晓波—并不是基于西方的压力,那是我被驱逐出境的原因;而是由于现在的西方顺从中国并会做最适合它的事。

魏京生,中国逃亡海外的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在1979年时呼吁邓小平实行“第五个现代化”—民主,而被判刑入狱15年。1997年,他在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给予的压力下释放并逃亡美国。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