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迈阿密先锋报:重庆——从黑帮天堂到西南要道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原文:City building in China: From gangster haven to gateway - World AP - MiamiHerald.com
译文:重庆:从黑帮世界到西南要道


作者:TOM LASSETER
发表时间:2010年8月8日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订阅译者)

中国重庆——距北京约900英里,一个特大城市正在泥褐色的长江边崛起。长期以来,重庆都是一个肮脏的工业城市,它的地下黑帮臭名昭著。而现在,重庆将要成为进入中国内陆地区的一条光彩夺目的通道。

这是一个财力雄厚的威权政府的宏大计划。

想不想看看重庆旅游手册中的主要景点?一座造价230万美元的歌剧院在长江边上拔地而起,不过是摩天大楼中间的小摆设。有黑帮和警察腐败问题吗?就在上个月,重庆把最司法局长抓起来审判,执行了死刑。

在中国疯狂的城市发展步伐中,重庆只是一个案例:在中国找一个外人很少知道的角落,派去一个野心勃勃的管理者,再以国有资金拼命砸向哪里。

“你要是半个月后回来,你就认不出这个城市了,”在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教经济法的张波(Zhang Bo)说。

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都是靠在东海岸的制造业和繁荣出口来支撑的。重庆的情况是一个标志,表明北京在认真考虑发展内地和扩大国内经济。

这个计划是要建设一个城市的动力中心:一个制造业基地、货物中转站和农村居民的梦想之地。如果重庆市3,200多万的人口中的大部分被迁入中心城区,它将会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区。

重庆市政府说,来自国家和私人投资的项目(包括计划中的和在建的)金额高达1,490亿美元。在市中心,工程建设的砰砰乓乓声即使在中午炙热的太阳,或者傍晚的雾气中也没有片刻停歇。高楼大厦的森林朝着各个方向持续延伸。

李旺华(Li Wanghua)坐在雨棚下躲避酷暑,他是本地的一个“棒棒”。在干活的时候,他把货物绑在一根竹扁担的两头,放在肩膀上挑着,还得适应这里不断变化的地形。

很难知道这个城市接下来会怎么样,他说:“我说不上来;重庆天天都在变。”

最近,中国的一位发展部门的官员,杜颖(Du Ying)最近说,从2000年开始,对中国西部地区固定资产的投资大约在2.95万亿美元左右。不过在这一数字中,中央政府、当地政府和私人投资各占多大的比例并不清楚。

胡锦涛主席敦促还要加大投资。

1997年,重庆及其周边地区从四川省分离出来成立了直辖市。直辖市的面积比南加利福尼亚略大一点,但是人口却多达3,200万,是南加利福尼亚的7倍。

为了掌控局势,北京把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薄熙来派往重庆作党委书记。到了2009年,薄熙来发起一场针对犯罪团伙和腐败官员的运动。运动中几千人被捕,包括几十名各级警察和政府官员。

接下来的审判向人们刻画出一幅被黑帮和腐败官员祸害的城市图景。

被捕的最高人物是重庆司法局局长,曾任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文强的弟媳谢才萍,人称“重庆黑帮教母”也在此次行动中被抓获。

文强被判定犯有强奸罪,保护黑社会罪,收受贿赂罪。据报道,在7月7日,通过注射被执行了死刑。“教母”则被判刑18年。

在打击黑帮的时候把政府官员也牵扯进去情况在中国相当罕见。张教授说,这么多的人被逮捕,并进行相对公开的审判,这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不会让地方问题妨碍重庆在国家战略上的重要性。

“这个运动显示了中央政府的决心,希望创造出匹配经济发展的更良好的社会、政治和文化环境。”他说。

城市建设飞速地进行着,在重庆你会产生一种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空交汇在一起的感受。在市中心有一个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1941年,在一次日本人的轰炸中,因为踩踏或者窒息死亡的2,500多人而设立。今天,这一痛苦的标志的街对面就是政府大楼和一排闪烁着“顶级VIP享受”的夜总会的霓虹灯。劳力士钟也装饰在了解放碑上。

“让人难以置信。现在你们可以看到这些高楼……我小的时候,城中没有高层建筑,”一位55岁的退休厨师,从小就住在重庆的夏桂林(Xia Guilin)说。接着他就开始指着周围的高楼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好像他可以一直这样数下去。

这块地方的历史,还有毛当权时期这里有多艰苦?夏只是说,他爸爸死的时候他还小;“我母亲说爸爸是操劳过度死的。”他不愿意和我谈论细节。

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的父母在文革的时候被关进监狱,他的父亲饱受折磨,据说他的母亲被毒打致死。毛死后,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被任命为国家副总理,一度专门负责帮助打开中国进入西方资本市场的通道,同时又要保证社会主义制度不变。

尽管薄的家庭在毛的疯狂年代遭受了苦难,但是在各种场合,从教育好孩子的重要性到执行政府法令,他都很乐于公开地引用毛的名言。在去年的手机“红段子“运动中,薄熙来给1,300万的用户发的第一条短信是:“这是我最喜欢的毛主席语录。”

在重庆,似乎没有人对这种讽刺感到困扰。

围绕着城市进步带来的优越性,仍然存在着诸多疑问:为了经济增长,政府负了多少债?薄熙来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如果农村迁往城市的过程中,迁移的比例没有达到政府预期的话会怎么样?

前些天,重庆的温暖的傍晚,25岁的廖明松(Liao Mingsong)说,重要的是生活在越变越好。在一家摩托车厂当装配工人的他当时和一个漂亮女孩坐在一起,看着购物区里的人来人往。
                
过去8年来,廖的工资翻了3倍,从最初的600元一个月(不到一百美元)到现在差不多2,000元。他雄心勃勃地想挣得更多。

看着重庆闪烁的灯火,廖笑了。

“我感觉自己和这个城市的生活建立了某种联系,”他解释说,他的意思是“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

相关阅读:


时代:打黑中的重庆——阴霾之城



译者合集九:角逐十八大


金融时报:新型中国政治家薄熙来


独立报:薄熙来,中国最富魅力的政治家角逐最高权力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中国经济”、“零星其他”、“译者fuge”索引。

1 comments:

匿名 说...

杜颖(Du Ying)--应该是杜鹰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