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新闻周刊:“草垛”中的力量——电脑程序员向世界上的独裁者宣战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原文:Computer Programmer Takes On the World's Despots - Newsweek
译文:新闻周刊:“草垛”中的力量——电脑程序员向世界上的独裁者宣战


作者:JeremyClaire Weiss《新闻周刊》
发表时间:2010年8月8日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订阅译者)

草垛”中的力量

20多岁的奥斯汀·西普(Austin Heap)找到了帮助政治异见者在网络上对抗独裁者的完美隐身法 。

图:6月,奥斯汀西普在三藩市
对奥斯汀·西普(Austin Heap)来说,2009年的614日对他来说没什么特别。这名25岁的电脑程序员,那天晚上在三藩市的公寓里,跟往常一样,正玩着视频游戏消磨空闲时间。“跟平时一样,我当时正坐在电脑边打《魔兽》,”西普回忆说。“我的朋友问我是否在关注正在伊朗发生的事情,我说没有。我当时正忙着杀龙呢。”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西普登上了他的Twitter账户。他读到了来自越来越多的伊朗人的的呼声,说他们选举总统的选票被偷换了,还有人们抱怨政府屏蔽了他们对欺诈和选举舞弊的呼声。对西普来说——他说,“我支持人权,互联网,我得看看是怎么回事” ——好像灵光一闪,在那一刻,他决定投身到7,000英里外的一场战斗中去。在那个他自己承认对它一无所知的国家。“我记得我真是这么说的,‘好吧,游戏开始。’?”

自从互联网逐渐成形,关于科技将给缺乏自由的地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人们一直在屏息以待。简单地说,人们期望着民主化的科技理应带来民主。但是它们没有。直到后来,人们才认识到技术只是一个工具;重要的是运用工具的方式。而且最初,与反对者们相比,独裁政权对如何使用这些新武器更加老练。
Lefteris Pitarakis / 美联社
查看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攻击事件表。The History of Computer Hacking

现在,像西普这样的新一代黑客行动主义者开始发动反击了。他们不是寻找一劳永逸的办法,而是可扩展的科技。这样的科技发挥出人们一直拥有的优势——他们人数众多的力量。“各种不同的科技不是最重要的,”Ushahidi的危机定位主任帕里克·米尔(Patrick Meier)说。Ushahidi是一群数字化活动家,他们致力于用开源的互动定位来完成尖端工作。“组织化结构才是最重要的。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里,僵化的组织结构无法像去中心化的系统那样快速地适应变化环境。说到底,这是组织理论之间的战斗。”

这是当西普开始为伊朗人战斗时学到的第一课。许多威权国家的互联网都被严密监控着,民众上网的时候,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隐藏自己的身份,以躲过政府的监控。所以,首先,西普觉得,创建给伊朗人使用的安全代理会很有帮助。他在博客上贴出教人们怎样在家运行代理的建议。很快,就有近10,000人接受了他的指导。但是他的努力没有意义;在对抗伊斯兰共和国的游戏里,他玩的是一对一,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明显,伊朗的审查机构也读他的博客,而且只要跟着他就行了。当他发通知说某个代理可以用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个代理封掉。“我们注意到了伊朗政府的反应,”西普说。“我们做出点什么,他们就把它封掉。”

但是接着好运向他招手了。网上一个认识Quotemstr(译注:@quotemstr是 #haystacknetwork的创建者和网络审查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的科技总监的人邀请西普加入一个专门的聊天室。Quotemstr对闲聊没兴趣。他是一个对政府心怀不满的伊朗官员,而且他手里有些信息。他给了西普一份拷贝,是伊朗政府使用的过滤软件的内部操作手册。这份96页的文件是波斯文,但是通过上面的图表,西普知道他该做些什么。(西普是个电脑专家,在四年级的时候他学会了第一种程序语言;等到高二的时候,他已经能使用18种程序语言。)“四天前我还在用火枪杀龙,”他回忆说,“但是现在我手里居然拿着从伊朗政府内部泄露出来的机密”。

经过许多个通宵,不到一个月,西普和他的朋友做出了“草垛”。这个反审查软件基于一个复杂的数学方程。它可以把使用者的真正网络访问地址隐藏在一堆无害的信息流中。比如说你现在正在浏览一个反动网站,但是审查者那里显示你正在访问诸如天气一类的网站。西普帮助把用户隐藏在德黑兰最流行的网络内容之中,有时候甚至隐藏在政府的喉舌网站中。对那些在压制的环境下工作的活动家们来说,“草垛”向前跨出了一步。其它的反审查软件——比如Tor,赛风或者自由门——都能成功地隐藏使用者的身份,但是审查机器可以侦测到这些程序正在运行,接着它就能够想方设法中断通信。然而对于“草垛”来说,审查机器甚至都不知道有人正在使用它。“‘草垛’抓取所有对外的连接,对它们进行加密,然后把数据伪装成别的,”西普解释道。“如果你想封掉‘草垛’,你就会把自己也封掉。”

令人意外的是,西普需要清除的最大障碍居然来自他自己的政府。因为美国政府对伊朗施行严格的贸易禁令,所以事实上西普向伊朗传播软件的行为是非法的,即使是为了加强伊朗人民的自由。但是他的创新引起了美国国务院的注意,它很快就获得了批准。在过去一年,他还联合创立了网络审查研究中心。这是一个致力于同世界各地的网络审查作斗争的非盈利组织。当我在1月第一次见到西普的时候,他正经常穿梭在华盛顿和三藩市之间,与国务院、财政部以及资深议员见面。“明天我要和【参议员,约翰】麦凯恩,【鲍勃】凯西见面,也许还要见【卡尔】列文,但是不知道有没有足够的时间,”他告诉我。他当时穿着牛仔裤和一件穿旧了的短袖汗衫,上面印着“超级雪弗莱服务”。

有了美国政府的豁免,西普现在在伊朗忙着部署“草垛”。他有个一字真言,“可扩展的”。西普打算逐步在伊朗推广草垛。通过只接受邀请的方式,他已经开始与一些经过挑选的活动家和信得过的人分享草垛。接着这些人可以和他们的朋友分享。这跟Google最早使用的推广Gmail的模式一样。从安全的角度来说,这种有针对的传播方法很聪明。同样,他不希望这个软件因为一些价值不大的使用而崩溃。“把这个软件用在进步人士那里比用在那些下盗版音乐的人那里要好得多,”西普说。“有机地增长比简单地覆盖到全伊朗会更成功。”

当然,伊朗政府会使用复杂的或者简易的各种办法来反击反审查的努力。通过屏蔽网站或者把网络请求重新定向到政府网站,长期以来,人们都感受到了政府审查机器的存在。德黑兰经常断掉国家的宽带,尤其是有游行计划的时候,如果不行的话,它就让上传图片和视频的速度变得超级慢。另外,正如我们看到伊朗的国民卫队在国家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现在他们也是管理伊朗虚拟世界的主要力量。5月,伊朗国民卫队的一位高级官员吹嘘说,伊朗已经建立了仅次于中国的,世界上第二大的网络军队。这个叫做“网络防御司令部”的部门在去年创立,有人相信,这个部门是对大多数异见网站、异议者邮箱账户的骇客行为和渗透事件的幕后操作者。西普说,认为伊朗政府不会对付“草垛”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他说自己已经想到了“不止一种、两种,而是很多种”的对抗方法。

但是,要在网络战中保持优势的唯一办法是进攻,而不是防守。“如果这是一个猫鼠游戏的话,”Ushahidi米尔说。“从来猫都要适应老鼠的技术,同样老鼠也会适应猫的策略。”他的观点是,活动家们要更好地采取一些政府使用的策略。正如独裁政府试图阻断美国之音的广播,那么反对力量也可以使用新的技术来阻塞国家在电视或者收音机中的宣传。在伊朗,活动家们正试着用各种办法用新的技术工具来破坏政府的监控摄像头,有效地让政府成了“睁眼瞎”。

为了知道他们的技术还能用在什么领域,黑客行动主义者也经常地对技术重新评估。米尔的组织开始的时候被当做一个网络平台,用来了解2007年肯尼亚国家选举后爆发的暴力活动的信息。作为一个工具,Ushahidi——斯瓦西里语中“证据”的意思——通过整合在实地的人们通过邮件,短信或者网络发送的报告,几乎是实时地绘制着灾难地图。在海地地震和智利地震的时候,在灾难应对方面,这一技术变得非常关键,被用来拯救了成百上千的人。尽管今天Ushahidi以支持人道主义行动而广为人知,异见组织现在也开始使用这一可扩展的开源技术,用来曝光缅甸和苏丹这些地方的选举舞弊,恐吓投票者的行为。伊朗也有人下载了它。 

西普和其他人逐步,缓慢的方式不能掩盖他们的雄心。经过如此不寻常的一年,我问西普,他希望一年后他的组织会成为什么样子。“我希望我们到另一个国家的行动已经准备好了,”他回答说。“我们将系统地对付每个审查它的人民的威权国家。我们有一份名单。别惹黑客,他们有自己的办法来对付你。一个顽皮的小孩会告诉你互联网是干什么的。”世界上的独裁者们该重视了。 

Dobson 正在写一本关于对“民主的挑战”的书,这本书将由Doubleday出版。

相关阅读:

译者合集四:互联网与政治 初探

全球事务:黑客之国:中国的网络攻击
麦康瑞:网络化威权主义在行动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互联网与政治”、“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IT世界”、“新闻周刊”、“译者fuge”索引。

4 comments:

雪降之风景 说...

求软件

陈少举 说...

本评论就是对网络过滤的讽刺。

Twitter@chenshaoju

匿名 说...

那个软件“草垛”的官方站和twitter:
http://www.haystacknetwork.com/
https://twitter.com/HaystackNetwork

陈少举 说...

本评论就是对网络过滤的讽刺。

Twitter@chenshaoju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