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当Twitter面对恐怖主义

原文:FP:Twitter vs. Terror
译文:外交政策:当Twitter面对恐怖主义
 

作者Richard G. Lugar,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
 

原载Foreign Policy,2010年1月6日

翻译:Hsin Wang (email:hsinwangps@gmail.com, twitter:@hsinwang1982)





在2009年由备受争议的伊朗总统大选引发的骚乱中,成千上万的反对派支持者和其他抗议人士借助Twitter进行联系并组织在了一起。这一社交网络在亲民主的“绿色运动”中所发挥的显著作用甚至让美国国务院找到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以叫停该微博网站的一次例行维护性歇业。

在饱受战乱之苦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美国官员与广播和移动电话运营商合作,以达到通过短信将民兵组织武装人员与其曾经的敌人进行隔离的目的,后者正呼吁民兵组织放下武装,以使国内恢复正常秩序。

在巴基斯坦,国务院投入了2400万美元的巨资,用以打造一个全新的以移动电话为终端、名为“我们的声音”的社交网络。此举意在密切美国政府与巴基斯坦人民的关系,也有助于小企业主获取更好的市场信息。

以上只是关于有“21世纪治国术”的最新例子。所谓“21世纪治国术”,是指通过使用现代通讯技术和社交网络来赢得民心,以提高美国的域外形象。这一“治国术”是对美国之音电台、自由欧洲电台等美国传统外宣方式的飞跃。

连同文本短信和移动电话技术的日渐普及,对Twitter、Facebook以及其他社交网络的熟练驾驭能够为底层民众既有的争取自由和人权运动提供一臂之力。它也能使人们获取信息,并帮助那些处于封闭的社会团体联系外部世界。它还许诺在经济上大幅改善为小企业和贫穷的农村人口的境遇。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发展中国家移动电话使用者每增加10%,就会为经济总量带来近1%的增长。

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支持在外交和发展领域使用通讯技术的作用。2009年11月,她在摩洛哥宣布“公民社会2.0”计划开始实施。这项计划旨在训练和帮助世界各地的地方性非政府组织使用因特网和其他数字媒体,以进行组织、沟通和提高办事效率。

Alec Ross是克林顿国务卿为此项革新任命的一位特别顾问,他负责检查沟通技术的使用方式,以提高传统外交和发展活动的绩效。Ross在最近的一次演说中谈到,“根据外交政策的目的”,国务院正以“新的、不同的方式用这些全新的联络技术来吸引我们的对话参与者,并向他们赋权”。

新技术的应用范围是相当广泛的。例如,在墨西哥,与毒品有关的犯罪和暴力活动已经发展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美国在那里帮助建立了一套以移动电话为基础的系统,以使当地居民能随时匿名举报犯罪和毒品交易。在阿富汗,国务院和五角大楼与私营部门合作开发了手机金融系统,此系统已在非洲获得了成功。在阿富汗设置这一系统的用意是改善生活在农村冲突地区的阿富汗人的财产状况。当多达2000万人因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Swat Valley)一带的暴力活动而被迫流离失所时,国务院很快开发出了一套短信捐助系统。通过这套系统,心怀怜悯的美国人只要通过简单的手指运动就能为难民捐款5美元,以减轻其痛苦。

科技为推广美国价值观的传统任务提供了新的方式。2009年,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加纳发表对非洲政策主旨演讲之际,美国用英、法两种语言向全非洲的民众发送了以奥巴马总统演讲为内容的文本短信,这样,民众就能够就演讲进行提问和点评。

但是,社交网络技术更多地着眼于赋予个人在国内外互动、参与和获得授权的能力。尽管这意味着我们的政府可能会像在使用传统公共外交工具时一样无法控制消息,我仍认为为此冒险是值得的。恐怖主义以及其他反美宣传一直在运用因特网和其他联系与招募的技术。美国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别忘了,这些技术多数是我们发明的。

我将向我们的政府和外交官呼吁。为了实现以使用新沟通和联络技术为内容的一系列广泛的外交政策革新,他们应该机智、灵活并富有创造精神。外交和发展是我们在全球赢得观念战争的最佳手段,为此,在参战之前,我们自己必须用最先进的技术工具武装到牙齿。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