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外媒关于“薄熙来被免职”的报道及评论汇总(三)

以下是在过去几天外媒上出现的关于"薄熙来被免职"的多方评论收集;注意某些摘译是编辑选择的被认为是最有信息含量的内容,而非原文全译。所有摘译都附上了原文链接,有需要核对查实者可自行前往;此外,预计未来还会出现更多评论,我们将陆续推出后续汇总(这儿是已经发布的汇编一),下次汇总的时间要视媒体上的相关文章多寡而定。

这两天最重要的爆料来自《金融时报》、路透社和《纽约时报》,但是由于所披露的信息还不足以形成多信息源的交叉验证,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属实。只能先归总如下:

①《金融时报》在政变的传言中北京的神经紧张(全文译文

报道了周一晚上一则广为流传的传言,周永康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周是薄熙来的盟友,他负责中国的安全机构。在北京的心脏,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中南海还发生了枪战。此外报道援引一名与中国的安全机构有紧密联系的人士说:已有命令,周永康不能再公开露面,或参加高层会议,"某种程度上他已被控制了。"这名人士还说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家中被软禁。

但是3月23日的"新闻联播"中,周永康出面会见了印尼外长,多数时候面带微笑,表情轻松,似乎与上文有悖。

上文的作者,《金融时报》的北京站站长吉密欧3月23日,则继续试图直接采访软禁中的薄熙来(原文)。她到了北京一个最繁忙的购物中心后面的小胡同里,这儿是被革职的中共领导人薄熙来的豪宅 ,豪宅至少装有三个摄像头,高高的石墙上面是树枝栅栏。此次探访不成功,她被身穿制服的武警拦下。本文中仍引"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薄熙来及其妻子还有儿子薄瓜瓜都已经被关押,可能会面临不明指控。

②《路透社》的深度报道则给出了一些细节

在王夜奔领馆之前,薄王之间的不信任已经很严重。一名前重庆官员说"一月份两人就已相当不和。"在王立军被免公安局长职务之前,他和薄熙来就一起涉及谷开来的犯罪调查发生冲撞,两人的关系彻底闹崩。据说薄王之间曾经大吵,薄甚至还打了王耳光。

一名从中央官员听说了这一事件的北京的编辑说:"薄觉得王是在要挟他,震怒,并决定调离王的职务。"

一名前官员和其他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说,决定对薄王进行指控的关键的中央领导是贺国强。"贺国强支持调查王立军,并追踪至薄熙来。"他的手法奏效。薄王二人不和,"后来王要胁薄以自保。"

关于窃听一事,文章说两名爆料人说,有传言说,怀疑王立军在窃听对手甚至中央领导。(注意,可能和《亚洲周刊》的爆料《薄熙來事件真相中央領導人被竊聽內情》重叠,或者是转述。未必构成交叉验证。)

一开始,中央希望在两会期间淡化王的事件,但是,薄在记者招待会上高调反驳让中央不再犹豫,决定免掉他。(大部分的爆料人认为是在记者会后72小时内决定的。)

事情还没画上句号。

③ 此外《纽约时报》 在《薄熙来被免职的新细节浮出水面》中

通过多个信息源印证了网上出现的一份在政府官员中传阅的有关薄熙来问题的初步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披露薄王之间的反目主要和王立军持和薄熙来家人有关的调查向薄汇报,引薄大怒,从而让王立军认为自身安全不受保护,才逃往成都的美领馆。同时,这份报告还确认了王立军在美领馆内填写了申请政治避难的表格。根据录音整理的该报告文字版也附在我们已发的全文译文后面。

④ 《金融时报》温家宝为愈合天安门事件创伤铺平道路(全文译文

则抛出了另一则让中国人心情起伏的消息:根据接近中共高层内部讨论的人士所言,近几年,温家宝已分别在三次中共高层秘密会议中提议为六四平反。但是每次都被他的同志们反对。薄熙来是其中反对最激烈的官员之一。但薄熙来被免职已经清除了一大障碍,也向其他官员发出信号:春天将至。

《华尔街日报》则抓住网络上短暂的关键词解封现象,询问在北京处于不确定时,天安门事件是否还是禁忌?(原文

周三开始,在百度上搜索"八九六四"(非官方材料)可以看到结果。百度发言人对此不置评。之前,王立军、薄熙来也有一段时间可以自由搜索,但后来又被屏蔽。大纪元说他们的网站被解封,但测试结果是并没有。最近G+也经历了短暂的解封。

六四的学生领袖之一王丹在Twitter上说:有外媒报道说温家宝想要平反六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他后来还补充发推说:沒有遇到嚴重的危機,中共會以穩定為上。薄熙來垮台,因為他的高調和獨立姿態有礙穩定。在沒有外來衝擊的情況下,中共不會去自亂陣腳。當初粉碎"四人幫",也是借助了"四五"運動的群眾衝擊力,老幹部派才有了政變的合法性。沒有百萬人民上街(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當局不會主動平反六四!

尽管也有人指出传闻胡温执政之初就有要为"六四平反"的说法,但是到他们执政的最后一年,还是仅仅是个"说法"而已。但是"德国之声"采访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因六四事件被逮捕的记者高瑜,二人都没有感到最近当局对待他们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中文全文

⑤加强对网络传言的控制 (原文

多家外媒注意到在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微博上有8天的"自由围观期",但在薄熙来被免职后,薄熙来、周永康、温家宝……甚至他们的指称,如康师傅、天线宝宝、(锦湖)轮胎等都被迅速屏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中国控制网络上关于薄熙来的窃窃私语》

周一,网络上出现了中南海内斗的传言。由于更为严厉的审查,许多暗语来指代内斗的中心政治人物。(WSJ还做了一张图来说明常用的指称的含义);周三,虽然北京看来平静,传言已经在海外中文网上流传。另外,关于法拉利车祸被审查则激起了更多讨论。

"单位"网站的金玉米说:"中文网上我还从没见过这种事。可能是网络上的传言太多了,他们打算控制一下。"

⑥ 还有一些记者则发挥搜索能力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在中国的专利网上查询登记在王立军名下的专利,在《又一处重庆疑云:王立军的专利?》中他查到了:

王立军有150项专利。根据中国政府的专利网上的信息,多数是警用装备,从女警的雨衣到反恐车的外装。大部分是在2008年之后授予的。那时,重庆正在花大钱升级装备。2010年重庆公安局的预算是26.8亿元人民币。尽管文章没有明写,但合理的推导是他在从中获益。

⑦ 《澳门时报》转述Kevin Yan发表在EconoMonitor上的一篇文章(原文

力图把王立军、薄熙来和翁振杰及其他太子党和澳门的何厚铧扯上关系。在转述中已经说明了,可以验证的信息是,薄熙来在2月底见过何厚铧,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则纯属猜测。不过关于王立军和翁振杰的关系似乎不像是完全杜撰。

王立军和翁振杰的关系不一般,后者可能是重庆的黑帮老大,却一直没有遭到打击。

翁振杰在90年代离开部队,加入了凯利集团,两大军火贸易公司之一,凯利是叶选宁——叶剑英之子控制的。翁振杰与叶选宁之间的联系,就意味着他受到一个与解放军及中国其他领导人家庭有渊源关系的家族保护。

他通过其在澳门的赌博习惯,建立了这些人脉。此外,翁振杰和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一起经营一个环保组织(国际节能环保协会)。

翁振杰还向重庆的警力部队捐赠过一亿元人民币("金色盾牌"),以确保他们在薄熙来打黑运动中的健康。(根据官方消息,到2009年底,捐赠金额为近8000万。)

文章还提到了张明渝,这位在北京"失踪"的重庆市人大代表,他长期揭发翁振杰,而他3月14日的失踪(说明:原文用的是"逮捕",但是两会开完后张明渝被放出来,还发了微博说他被带到重庆郊区看管,似乎是为了避免干扰两会的"维稳措施",未必是想让他不再出现。),可能说明高层领导们已经决心在薄和其余太子党之间划一条界线。原文:

⑧ 除了对高层动向的观察,重庆在这一周也是在平静的表面下发生着不平静的变化

首先介绍在海外的重庆人、作家Xujun 写的一篇英文长文,驳斥媒体上所说的"薄熙来是最接近西式风格的政客"的说法。她认为薄熙来是彻底的文革的产物,他的思维和做法都没有超出文革。他不顾重庆的自然条件大种昂贵的银杏树,造成了浪费,就是"大跃进"风格;"红歌"也给财政造成了负担;重庆人对他的看法也不同,接受信息越广泛的对他则越不认可。但西方记者们总是认为"棒棒"们的说法更接近于普通民众。

其次,《南都周刊》发布的《重庆这一周》的报道称"最新的情况是,曾经风光无限的重庆市局内重庆打黑资料和实物展览,也已一夜之间全部撤除。"

以下是评论观点汇总:

观点一:大量的外媒无法得到可证实的消息,只好报道传言

①《经济学人》薄熙来是1989之后第三名被清洗的官员,但是他是第一个广受支持的。因此,现在党如果不能说已经在压制同情的声音上失败了的话,至少也是在竭尽全力这么做。同时,这也反映出领导们的分歧及民众对此的态度也不一。毛主义的支持者们可能可以动员起一些被边缘化的人群,但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都不感冒。这些都会是不稳定因素,因为权力交接在即。对周永康的各种传言和他再次出现在"新闻联播"中也是一个讯号,一些中国人开始在秘密政治中期待不寻常之事的发生。

②《洛杉矶时报》中国的政变传言可能有些过头了,但确有紧张  国营媒体说3300名政法委干部要到北京进行培训,而没有提周永康的名字。他是薄熙来最坚定的支持者,海外中文网站广泛流传(但未经证实)说:周和薄想要发动政变。
香港的金钟认为:"应该还没有到开枪的地步。这不是1976年逮捕四人帮,但是的确有非常大的冲突。"
但是,70岁的周永康本来在10月的18大上就要退下来。金钟认为周永康未必会被撤掉常委因为"那样风险太大。他们还是很想保持稳定的假象。"
中国的政治不透明,媒体上没有什么消息。但是中国的微博成为了传言集散地。明镜新闻网说薄熙来购买了5000支枪和5万发子弹,让北京感到紧张。
关于中央利用薄来京参加两会的时机控制住他。人大的张鸣说:"这样做是想避免麻烦。历史上,他们也是这么处理军阀的。"
在中国的微博上,人们用隐喻来谈政治。关于周永康的消息被称为"方便面下架了"因为一种广受欢迎的方便面的牌子里有"康"字。

③《外交政策》博客则干脆汇总了一下报道北京"政变"传言的媒体:彭博社、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新华社、网络(微博)审查、海外中文网站、香港媒体(报道了一个打横幅支持薄的重庆人被带走)~~~ 传言纷纷,我们只知道"北京出大事了"

观点二:抨击中国政府的沟通方式完全不适应已经变化了的中国社会,以及要求信息透明的国际媒体

BBC的评论(原文)说:中国社会已经在飞速变化,但是中共还是希望把一切都藏起来,做出一副团结的样子。现在中国人是城市化的、受过教育的、有手机的、同时又坚持己见的,他们会上互联网,大家都在等着看薄熙来倒台和政治斗争的结果。但是媒体和审查机构只能把他们导向流言。
中国的国营媒体一直在等待政治上的指示,于是变得慢吞吞、又没有反应。于是中国人都不相信媒体了,哪怕它说的是真的。这才会有损于党的权威。
对一心要保持党的团结稳定假象的党内精英来说,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党想要让即将到来的权力交接顺利进行。但是一切都秘密进行,没有人民的信任,这可不容易做到。而且,如果关于政变的传闻流传得那么快的话,中国看起来可不稳定。

②《环球邮报》的驻华记者马凯则发文抱怨(原文)说,如果搜索"根据政治局常委的消息说",你是得不到任何结果的,其实,都没有人这么搜索过,而根据白宫的消息、克里姆林宫的消息、基地组织的消息都可以查到结果。为什么流言不止、传闻纷纷?因为政治局常委们从来不告诉记者们发生了什么。

观点三:改革派们能锁定胜利吗?

易明(Elizabeth Economy)在《外交学者》上发文说:围绕着薄熙来的政治大戏还在继续 从已泄露的文件来看,腐败可能是薄的一大问题。但中国的所有高官或家属可能都有违法之处。而薄熙来更喜欢自我鼓吹、毛氏思想、让面无表情的体制派们感到不安。
现在看来,倾向于改革的一方获胜了,但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他们能否将这场胜利转化为资本?同时,他们又会如何向人民说明这一切?恐怕说实话是一个好的开始。

观点四:未来中国会因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被否定而改变政治体制吗?

①《华尔街日报》墨儒思认为:对中国的改革派来说,薄的倒台不一定是他们的胜利。(延续了他上一篇的观点)。他们没有领袖,乌坎似乎只是偶然事件,而党内讨论现在又重回对领导的培训上。
党内的共识似乎是把矛盾留给习近平。薄的出场现在可以让习更自如地展示他的观点。但是这种观点如果还没有成型呢?中国要走什么道路好像还不清楚,但是选择的临界点已经越来越近了。(原文

② 《金融时报》戴维·皮林在 《对后毛共识的威胁》中说:
文革后邓小平最重要的成就是建立起"集体领导制"。但现在,这种形成共识决议的方式正在遭遇党内外的压力。
这种集体领导首先是9人的常委,扩大一些就到25人的政治局。再扩大一些到整个党政军机关,甚至一些公众意见(只要不是威胁政权的)也能可以接受。象汪洋这样的食品厂的职工也可以通过长时间的锻炼,在共产党的阶梯中逐渐上位。这种体制培养出高度有竞争力的领导人,成功地为30年辉煌的经济成就掌舵护航。但是,这种技术官僚型、由共识引导的体制现在有了压力。压力来自党内外。
薄熙来是最明显的党内压力的体现。他虽然也是从底层干起(尽管他有"太子党"身份),但是他的问题在于其权力不是党赋予的,而是他本人在民众中受欢迎的程度。
党内还有其他挑战。党的机构已经太大、太复杂,不能以一个声音发言了。比如在南海问题上军队的声音就和多年来的魅力攻势不同。
党外的压力有来自于城市中产阶级的,他们开始了一些邻避运动。象乌坎这样的农村也成为挑战腐败党员的地方。
习近平最近的一篇文章强调党的纯洁性。换言之,如果不是通过集体智慧和严格程序形成决议的话,就会出现"混乱"。

③显然,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亚洲项目主任克里·布朗的观点要倾向于薄熙来式的政治家,在《卫报》发表的《 随着新一代领导人准备执政,中国"注定要经历崎岖坎坷"》一文(全文译文)中,他说:

"在我看来,2012年以后将是从追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向进行社会政治变革过渡的时候,将是政治家们回归的时候。专家治国者将被那些知道必须要与公众沟通的人所取代,这些人将告诉公众未来的政策选项是什么,应当作出什么样的选择,而且他们将不仅仅努力在党内达成共识,还要在社会上也达成共识。"

④ 我们利用G+收集了一下译者读者的判断,在"重庆事件"之后,中国的未来走向会是怎样?A) 权斗,胜者为王,警察国家一切照旧;B)权斗,风向调整,更多自由,从后极权变成威权;C) 权斗,风向调整,重塑正统意识形态;从后极权变成新极权;D)权斗,混乱;E) 其他;到我们总结本文时,选A的占多数。

观点三:如何评价薄熙来?

① 孔杰荣教授在《从薄熙来案看中国的"刑诉法"》一文中援引了朱明勇代理的重庆一案仍然采信了用刑讯逼供取得的口供的例子,认为新《刑诉法》文字上的进步要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涉及"监视居住"、"指定居所"和"通知家属"的"口袋"例外情形,"显然是为迎合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而作的明显妥协"。

孔教授评价薄熙来:中国需要实权在握、精力旺盛、视野广、能力强、个性十足且坚定果断的领导人。也许薄熙来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他是靠著"左派路线"这一著险棋成功想跻身最高领导层,一旦他成功,或许也会看到,中国新一阶段的发展需要的不是回归"毛主义",而是更加尊重法治;他或许也就会抓住这个机会。原文全文译文

②《纽约书评》张彦借用了中国的节气"惊蛰"来形容3·15的政治大戏,和《经济学人》用"选战风云"(Ides of March)来形容各有千秋。在这篇文章中,薄熙来的高调作风、毛主义的回归意味着"重回文革"、以及布局18大的政治斗争都有提及。
张彦更客观地点出了重庆作法其实和中国当前的"维稳"政治思路并无多少偏差:
"薄熙来的改革其实对所有人都有所满足。要说进步的话,重庆在帮助农民;要说国家资本主义模式的话,重庆有大量的公共工程;要说亲商业的话,重庆在吸引投资。自由派们不喜欢重庆模式因为打黑过程中偏离了法治,不过,过去十年里(也就是胡温执政期),全国的法治都在倒退,法外拘押越来越普遍。在这一点上,薄熙来并没有什么独创。

观点四:继续猜测政治局常委的名单构成

① 日《产经新闻》的分析认为随着薄熙来的垮台,团派的胡锦涛的势力增强了。它列出的下届可能入常的名单是:

习近平 (太子党)       ◎
李克强 (团派)      ◎
李源潮 组织部长(团派、太子党)  ◎
王岐山 (太子党)     ○
张德江 (江派)      ○
汪洋  (团派)      ○
俞正声 (太子党)     △
张高丽 (江派)      △
刘云山 (江派?)     △
刘延东 (团派、太子党)  △
令计划 (团派)  ▲
胡春华 (团派)  ▲
孟建柱 (江派)  ▲

◎确定 ○基本确定 △有可能 ▲可能性增加

② 美国国会报告《中国共产党及其正在形成的下一代领导层》(全文PDF) 中评析了团派太子党上海帮,在关于王立军事件的部分,报告提出了几种猜测:

最可信的传言是王立军瞄准了铁岭的一桩腐败案。他收集的信息中有薄熙来及其家人在房地产和向海外转移资产的信息。薄熙来在听说了这一调查后,撤销了他的公安局长职务并逮捕了他的助手。王立军于是到美领馆希望以这些材料换取人身安全或离开中国,或与北京当局达成协议。
对于王怎么开始调查的,另一种说法是王立军本人可能就是政敌为了拉下薄熙来而设的目标。打黑的过程中,汪洋和贺国强作为重庆的前领导难免不受冲击。而汪洋是团派的,贺国强则是负责调查党员违纪的中纪委的负责人。打黑中也有不少民营企业家破财失势。而李庄案可能暗示薄熙来也得罪了其他的太子党。李庄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是另一位太子党——彭真的儿子傅洋开的。而这家叫康达的律师事务所前身是康华集团的法律部,康华则由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运营。现在无法得知哪个版本的传言更接近真相。

该报告着重介绍了以下第五代领导人的背景:
估计会入常的有:
习近平(太子党)
李克强(团派)
李源潮
刘延东
刘云山
王岐山

还在争夺的有:(√的是该报告认为会入常的人选)
孟建柱(√)
汪洋(√)
张德江
俞正声(√)
令计划
张高丽
张庆黎

在“正在崛起的第五代领导人中太子党”一节中,报告列出了下列官员及他们的家族背景:

习近平:习仲勋之子
李源潮:前上海副市长李干城之子
刘延东: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刘瑞龙之女
王岐山:前副总理姚依林之女婿
薄熙来:薄一波之子
张德江:前解放军少将张志毅之子
张庆黎:解放军总长、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张万年之侄
俞正声:俞启威(江青的前夫)之子;俞正声也是邓朴方的密友、俞强生的弟弟

报告还列出了第六代值得关注的领导人:
胡春华
孙政才
周强
陆昊
沈跃跃

报告中说,如果中国的18大权力交接平稳进行,那么中共就成为不是如南斯拉夫那样的分裂掉的,也不是如古巴和北韩那样的实际独裁的共产国家。但是对于新任领导人,在最初的几年,他们还要在影响力还很大的老人们的严密观察下巩固权力,他们会倾向于什么政策尚不可知。不过,普遍来说,他们的眼界更开阔、受到的教育更好、在省级所复杂的复杂事务也让他们获得了宝贵的经验。不过他们也有可能非常民族主义,并会紧抓权力,保持党的绝对领导。有不少人在特权家庭长大,可能会表现出"生来就是统治者"的过度自信。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