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卫报》 随着新一代领导人准备执政,中国“注定要经历崎岖坎坷”

核心提示:是否进行改革将取决于谁加入政治局常委会,以及谁将担任其它高级职务。总书记现在在政治局常委中排第一位,但却不是像毛泽东和邓小平那样的最高领导人。

原文:China 'in for bumpy ride' as new generation prepares to take power
发表时间:2012年3月18日
作者:Tania Branigan发自北京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习近平。他预计将接任总书记,随后将接任国家主席。图片来源:路透社】

这是多年来最剧烈的一次政治震荡,但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中国16日戏剧性地将薄熙来免职可能是一次反常事件,这也许表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准备迎来10年一次的权力移交的时候,还会碰到更多的麻烦。

今年秋天,共产党的18大将正式选举下一任总书记和中国最高政治机构的其它成员。由于党掌握着权力,所以党的决定意味着谁将领导这个国家,以及他们将如何领导这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薄熙来的高调竞选--这让其它领导人感到不安--是这场地位之争中唯一明显的迹象。

香港浸会大学的高敬文说:"我猜这将是比10年前更坎坷的历程。"

清华大学的政治系讲师吴强说:"这是15年来最紧张的时刻,可能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即将到来的政治竞争将是有益的,值得期待,但也可能导致动荡。"

这是第一次不是由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者制定的权力交接。胡锦涛主席是由邓小平挑选的。他的升迁是其历史上第一次相对明确的继位。

习近平几乎肯定将成为党的总书记,随后是国家主席,李克强将担任总理。其他的在位者将会为新的面孔让路,可能将会有女性第一次进入这个领导机构。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专家李成说,习近平和李克强将比他们的前任面临困难得多的局面。

他说:"中国面临着严峻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挑战。国家垄断、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巨额的地方政府债务,每一个问题都很严重。在国际上,中国面临着更加不确定和复杂的环境。局面并不乐观。"

中国比十年前胡锦涛掌权之时富有得多,强大得多。但分析师认为他留下的不过是维持:保持GDP高增长和维持党内共识。批评者抱怨即使非常急迫的措施,例如改善社会福利,都回避了基本问题。

极速的经济发展付出了巨大的社会和环境成本。腐败横行,愤世嫉俗弥漫。尽管有数百万人脱贫,许多人却感觉更糟了,这可能是因为不平等的迅速增加。抗议和其他形式的骚乱日益增长。今年在西藏和维族地区发生了新的骚乱。甚至连人口形势都有些严峻,老龄化人口迅速增加。

即将离职的温家宝总理上周警告说,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阶段。他说,要改革经济,必须有政治上的改变,否则,中国将有发生文革这样的历史悲剧的风险。

有些人认为温总理并不是真心诚意。其他人则认为他被孤立。他不断地呼吁改变,尽管从来没有这样强烈,变化也几乎没有发生。

北京大学的张健指出:"民间团体强烈要求进行更多的改革……我认为党内并没有真正希望更多改革的可靠力量。"

但是,北京的一位政治分析家拉塞尔·利·摩西表示,至少在经济问题上,"领导集团进行了大量的有益思考"。

政府的一个研究机构上个月与世界银行共同撰写了一份报告,呼吁进行经济改革。据悉李克强安排进行了这次与世行的合作。

高敬文说:"我感觉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在实质性的政治问题上经历了两极分化的过程,根本性的调整正在进行。最大的不确定性是是否会出现某种局面导致双方摊牌。"

改革机会将取决于谁加入政治局常委会,以及谁将担任其它高级职务。总书记现在在政治局常委中排第一位,但却不是像毛泽东和邓小平那样的最高领导人。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说,自这两人之后,"常委会是由所有成员一起领导,派系斗争一直很激烈。"

领导层通常被分为像习近平这样的"太子党"——他们是有权势的共产党领导人的后代——以及胡锦涛的共青团派系成员。但这类区分并不只是用于反映关系和强有力的保护伞的重要性,某种程度上,它们是政治差异的代名词。

今年秋天的晋升将会为习近平实施个人意愿的能力提供蛛丝马迹,他接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速度也会有所反映。

高敬文说,常委会的组成"还会告诉我们未来的政治倾向,领导层是会维持现状,还是准备作出更大胆的决策,启动更多的改革,并在一定程度上冒风险。"

他说"例如,如果汪洋升(广东省委书记,被视为相对倾向改革派)任重要职务,那可能就会产生很大影响。"

李成警告说,有意义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将很难产生效果。

彭博社最近报道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70个最富有的成员的财富在去年的增长,超过美国国会、总统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净财富总值。

他们平均拥有12.8亿美元的财富,不仅令共和党总统候选人Mitt Romney的赞助者们显得囊中羞涩,也表明错综复杂的政治和经济权力是如何形成的。

高敬文说:"关于习近平的最大问题是,在他彬彬有礼的微笑和温文尔雅的举止背后,他是否真的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强硬起来。"

伦敦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亚洲项目主任克里·布朗说:"在我看来,2012年以后将是从追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向进行社会政治变革过渡的时候,将是政治家们回归的时候。专家治国者将被那些知道必须要与公众沟通的人所取代,这些人将告诉公众未来的政策选项是什么,应当作出什么样的选择,而且他们将不仅仅努力在党内达成共识,还要在社会上也达成共识。"

"在省级层次上,新领导人中的改革派更多。问题是他们将针对什么发起攻击,以及他们解决那些问题的速度。"
 
"我认为他们将是渐进主义者,我的直觉是,他们将不得不比预计更快地解决这些问题。压力迫在眉睫,难以持续。"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