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外媒关于”薄熙来被免职“的报道及评论汇总(一)

以下是在过去两天外媒上出现的关于"薄熙来被免职"的多方评论收集;注意某些摘译是编辑认为最有信息含量的内容挑选出来的,未必是原文的中心内容。所有摘译都附上了原文链接,有需要核对查实者可自行前往,其中大部分不会再全译;此外,预计未来还会出现更多评论,我们将陆续推出后续汇总,下次汇总的时间要视媒体上的相关文章多寡而定。

Inline image 1
【相关报道中多次引用的一张图。摄影:Lintao Zhang / 盖蒂图片社】

事实披露:

《每日电讯报》被批评之后,第二天薄熙来被整肃——中国著名的太子党之一、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为涉及被温家宝在14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之为"严重的"政治丑闻,于15日被撤销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该职位将由张德江出任。

此外还有大量外媒引述新华社消息,以"爆炸性新闻"描述薄熙来被免职,所用的动词从"斧砍"到"清洗"到"下台"到"倒台"到"开除"轻重各有不同,有兴趣者可以自行比较。

BBC中文网综合多家英媒的报道。《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中文)《泰晤士报》形容"薄是最具个人色彩和最引起争议的中国政治人物之一";《每日电讯报》首先介绍接任者张德江;《卫报》形容薄下台是"中国十年一次领导层换代"前"最大的政治戏剧"。文中引述张鸣:"王立军事件之后,他应该自行辞职,但是他不愿意,反而还高调地反击"。《金融时报》形容薄是中国"特立独行"的政治人物,原来极有可能入常。

《华尔街日报》薄熙来的这些年,回顾了自2001年来令薄熙来广受关注的一些事件。19图:

《华尔街日报》《薄熙来成中国社交媒体热议话题》(已有译文) 一位网友说"现在新闻是微博先报,官方确认。"(吐槽:从王立军事件开始,《经济学人》、《WSJ》都选择了这个角度。对于稍远距离看中国的观察者来说,政治新闻的传播方式变化有时是更深远的影响。)

BBC的国际事务编辑 John Simpson 在这篇文章中透露了一些一手信息:他曾经为还是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制作纪录片,那时他的办公室就有按钮可以控制全市大喇叭里的音乐和喷泉。后来,薄说他们的专题片让北京认为他很会和外国打交道,他才当上了商务部长,而Simpson认为这只是客套话而已,那时他倒是听说北京对他可能已有戒心。08年Simpson曾经接待过一名自称记者的人,问了他很多关于为薄作纪录片的事,而这个人的名字不在她所说的媒体官网公布的记者名单上;再后来,他去重庆,却发现很难单独采访到薄熙来,而且,总有一辆没有标记的车一直尾随着他们。当他询问的时候,对方只是说: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

CNN的"Jaime看中国"专栏中提到一些细节:作者是1970年代就在中国的资深外媒记者,他曾在北大见过薄,听说那时他想当一名驻外记者,并且后来取得了新闻硕士学位。文章也叙述了他当大连市长、商务部长、重庆市长的过程,并用"成王败寇"总结了中国的政治斗争和薄的政治生涯。

《FT中文网》媒体札记:徐达内把48小时的"大戏"归结为"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被全民全程直播的最高层政治人事变动。"并若有若无地与温家宝的"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和支持"联系起来。(吐槽:嗯,被严密控制的中国传媒在获悉了十年内最大新闻时还要通过排版、题头摘选、广告播放等业外人几乎无法察觉的细节来表明心迹,看来不是媒体人还真不会看报纸和电视了。)

评论观点:

观点一:自由派赢了

《新闻周刊》每日野兽的分析认为:正如温家宝所说,中国的未来取决于党内斗争的结果。而薄的失势说明这个未来是和毛主义非常不同的。以及拿掉薄也反驳了之前的"打黑"是针对汪洋的批评,这是"自由派"们的摊牌。如果披露重庆的刑讯逼供内幕的话,对薄的惩罚不仅仅是丢官。文中还透露对薄的调查从一年多前就已经开始,而薄想把王牺牲掉的做法严重地反噬了自己。但没有透露信息源来自哪里。关于重庆打黑打了民营企业家的说法则多转述自童之伟的报告。

观点二:大戏还没有结束

《卫报》Steve Tsang :为什么薄熙来在王立军事件爆发一个月后才被免职?因为中国还是一种协商式的列宁体制。对薄熙来的处理牵扯到18大的人事布局,而这场角逐异常激烈。因此,薄是下台了,但彻底出局了吗?还未定

《华尔街日报》北京扔下薄氏炸弹 WSJ请了三位长期跟踪中国政治的专家:李成、谢淑丽和季礼谈薄熙来被免职。李成认为这是一场清洗,对薄而言,最好的结局是担个虚职,最坏的结局是进监狱;薄不懂得联盟,他用文革的方式上位注定了失败。薄重演"文革",是一场闹剧;

谢淑丽说:细节还不清楚,但总体来说,薄熙来用了很公开的方式来竞争上位,暴露了党内高层的矛盾,而这是在天安门之后就一直希望掩盖的。不过他们让薄参加了两会的记者会,这很不寻常,说明中国政治的信息环境在发生变化;

季礼说:薄的做法在党内引起了争议,因为他绕过了正常的程序。薄是中国的普京,而温家宝是没能hold住局势的叶利钦。让薄出局是大佬们的共识;

《经济学人》薄熙来是会被调查、被双规、还是被审判?过去被审的陈希同和陈良宇都没有"太子党"背景,如果对薄熙来的做法打破常规的话,那将是又一次与过去大为不同的令人惊讶之举。

《环球邮报》马凯《大剧远未结束》简述了薄一波的一生,结论是:如果在薄一波文革中被清洗时就写评论的话,那么再过数十年来看,一定会觉得离谱;现在,从被压制了的网络评论上来看,薄受到的欢迎很可能超过表面所见。引用了王康的话说:"中央还是有脑子清楚的。" 文中还有一处数据:在周四下午,在新浪微博上搜索薄熙来,可以查到120万条;24小时后,只剩182,705条。

观点三:党的团结假面破裂?

《经济学人》薄熙来这匹"害群之马" 自从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党对外一直维持着的团结形象,现在出现了裂缝。温家宝虽然警告不能让"文革"重演,但是他所称的改革恐怕也只是小幅度的。重庆的继任者要努力让民营企业家恢复信心了。好消息是张德江有经济学的学位;坏消息是这个学位是金日成大学发的。

《纽约客》欧逸文:中国的政治运动开始恶狠狠了 文中也有一点个人记录,他曾在商务部长薄的门口等待采访,从服务员那儿得知刚刚和薄谈笑风生的是苏丹人。另外,欧逸文认为在薄倒台的戏剧中,"打黑"和"反腐"可能让他两面不讨好。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这篇全文基本引述北京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健的分析,认为薄熙来的倒台有几个因素:①是他打破了不能将党内分歧公开化的原则;②是王立军事件,有报道说胡锦涛称王为叛国者;③是薄熙来不可预测,因此敌人也多;最后说18大斗争更加激烈了 

《华尔街日报》墨儒思:薄熙来的问题不是他不受欢迎,而是他太受欢迎了。问题从"他会在常委中谋得什么职位"变成了"他是否想重造党和国家?"于是他倒台了。同时作者认为这是强硬派(胡)的胜利。党内的改革者们不必庆祝,因为这不是支持改革派,只是否定薄。

"亚洲社会"采访莱斯大学的Steven Lewis,他认为薄在重庆受欢迎因为重庆的农民多;此次薄的下台会让更多党干部不敢越雷池,不敢不按稿讲话,不敢展示个性;还说选择两会一结束就做此动作有时间因素。

观点四:中国有更优越的制度?

《经济学人》采用了一贯的讽刺语调,将中国"腐朽"的政治体制与美国式的选举民主做对比,说薄熙来的倒台揭示出中国政治依然是内斗,腐败和渎职只是攻击对手的武器,而赢家还是可以不负责任。有一点温说得对:没有政治改革,中国可能重回文革。

《外交政策》从薄熙来揭幕民主党派博物馆谈起,薄熙来认为的民主就是提供建议,而不能改变规则,他说"民主党的历史就是共产党的历史"长文,亮点是最后:现在,薄熙来找不到独立的媒体诉说;也没有反对党为他上街抗议,他被锁在自己的历史中

《金融时报》继续跟踪逃亡海外的"打黑"受害人李俊的看法,他说:"很高兴看到薄王的今天,他们践踏民主法治、处死无辜者。在打黑中迫害民营企业家,收缴其资产。" 另一处爆料来自习近平今天发表在《求是》上强调"纯洁性"的社论,他肯定了薄在重庆取得的成绩,同时严厉批评"分裂党、偏离党的纪律、腐败分子"。文章也提到此文很可能是在昨天宣布决定之前写的,但是选择此时刊登似有奥妙,此外,WSJ也提到了这篇文章。

观点五:预测

《纽约时报》的标题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还好现在已经纠正了,原文说薄熙来已经被清除出党。文中爆料说,一名和高层关系紧密的分析者说:薄正在被调查,是否在王立军事件上有违纪,及根据王提供的证据。"可能持续数月才能决定他是否被审。"

彭博社在最后提到了这对汪洋的意义可能更重大,因为最近几年,汪洋成为了"改革者",他的"广东模式"和"重庆模式"对比鲜明,而"重庆模式"的经济意义也不是那么简单,引述程致宇的评论"毕竟,在金融危机时产生对市场的怀疑、国家主导经济的回潮、分配不公、这些依然存在。"

路透社预测薄出局后政治局常委名单,并简要介绍了他们的背景,引述了一些长期的政治观察者和与北京有联系的人的说法,(但没有披露这是这些评论者讨论后得出的,还是根据他们的说法编辑综合)除了习李两位之外,剩下的七位估计是:

汪洋:团派;王岐山:太子(女婿);刘云山:管宣传;李源潮:两派都可接受;张德江:江派;张高丽:江派;俞正声:与邓朴方关系好;

剩下还有一个选项:刘延东, 两派都可接受,但年龄大了,67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