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日本经济新闻》 邓小平南巡讲话20年:中国经济矛盾膨胀

核心提示:中国的一些改革派学者认为,贫富差距的扩大不能归罪于市场经济,而是中国政治改革滞后,导致监督权利的机能无法提高,默许特权阶层的出现。今秋,习近平即将上台,左右两派阵营必将卖力"推销"自己的政策,双方的交锋也必将日趋激化。

发表:2012年2月21日
作者:高橋哲史 发自北京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1992年的"南巡"讲话是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邓小平吹响市场经济化号角的标志。本月21日就是"南巡"讲话最后一天20周年的纪念日。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发展战略让中国实现了经济的飞速发展,同时也滋生了少数特权阶层,导致贫富差距扩大。今年秋天,即将就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把重心放在"社会主义"还是"市场"上,将左右着世界经济的走势。

明确调低目标增长率

已内定将要就任共产党总书记的习近平副主席最近出访爱尔兰,期间他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他明确表示,从今年开始中国将调低经济目标增长率。从2005年开始,中国政府连续7年将目标增长率定在"8%前后",2012年预计会下调到7%到8%。

共产党在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之后,采纳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中国经济也以此为契机实现了年均10%的高速成长,同时也产生了一些负面问题。习近平说,调低增长率目标是为了缓和物价上涨和能源、环境等层面的压力。

中国显示收入不平等的基尼系数就快升至危险的0.5。过度的市场主义是使贫富差距扩大的元凶,对此中国领导层内部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解决矛盾需要新的政策,习近平对于这样的声音还没有摆明自己的立场。

2002年秋天,成为最高领导人的胡锦涛自认为是邓小平的正统继任者。但是,胡锦涛年轻时在共产主义青年团(共青团)被灌输过马克思经济学,不少党内人士认为"他在思想上不可能是支持市场经济的"。
 
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中国一些被称为"新左派"的学者集团崛起,他们批判市场主义,重视由政府主导的收入再分配。新左派的主张否定邓小平路线,胡锦涛虽未明确表示过支持新左派,但其政权口号"和谐社会"却是出自该派学者。

2008年雷曼危机之后,市场主义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抨击。中共=中国政府出资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经济,在国家的主导下成功将经济载入复苏轨道。自此,最大限度提高政府机能的"国家资本主义"登场。

政策交锋日趋激化

 "第一页是我和小平同志的合照",被誉为改革开放旗手的朱镕基前总理说到。朱镕基去年秋天出版了讲话实录,他自我推销的录像最近在北京市中心的书店里无间断地播放。这本书记录了推动市场经济化的轨迹,它的出版自然也包涵了希望现任领导人继续改革的信息。

担任过朱镕基智囊团的改革派学者们一直认为,"贫富差距的扩大不能归罪于市场经济,而是中国政治改革滞后,导致监督权利的机能无法提高,默许特权阶层的出现。" 今秋,习近平即将上台,左右两派阵营必将卖力"推销"自己的政策,双方的交锋也必将日趋激化。

广东省追求更多竞争

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故里广东省,出现了进一步加速市场经济的呼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1月表示,现在应该实行的改革是打破既得权益的制约。汪洋常说,要依照市场原理淘汰缺乏竞争力的企业。他的这些言论,基于他的一种认识——在社会主义名目下优先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利益,会让经济畸形。

中国经济通过高增长的确实现了规模增大,但汽车和电机等基础产业中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却寥寥无几。在汽车领域,外资与国企的合资企业让外资的技术和品牌席卷了国内市场,民族企业在狭小的空间里苦不堪言。在电机领域,液晶板等基础零件的国产化也才刚刚起步。中国第一家正统的民间半导体企业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也因为股东之争难寄期望。

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江指出:"中国之所以难以培育起新产业是因为以国有企业为中心。而国企对改革持消极态度。"

市场经济化进程最为迟缓的是金融部门。利率自由化迟迟毫无进展,内外的资金移动依然受到强力制约。由于金融部门没有迎合市场经济,所以资金难以流向新产业。国有银行更倾向于把资金贷给能够规避风险的国有企业,让民营企业的资金运营陷入苦境。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