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外交学者》 中国的福克兰群岛教训

核心提示:中国从这场冲突中得到的具有指导意义的"提示":一个地方大国如果比其对手更愿意承担代价和战争危险,充分利用其"主场优势",获得数量适当的某种特殊武器,就能够战胜一个较强大的外部大国。

发表:2012年2月21日
作者:James R. Holmes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副教授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我们即将迎来福克兰群岛战争(1982年4月至6月)30周年。在这场战争中,英军从阿根廷入侵者手中夺回了英国远在南大西洋的岛屿。

英国前陆军参谋长迈克尔·杰克逊前不久声称,如果阿根廷再次侵占福克兰群岛,英国的国防预算削减将令英国海军"不可能"夺回这些岛屿。英国皇家海军去年让"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退役,使得海军在麻烦重重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服役前没有通过海上投射固定翼空中力量的能力。"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大概会在这个10年结束之际投入使用。伦敦还把这个国家全部的"鹞"式垂直起降战斗机存货及其发动机和零部件卖给美国海军陆战队,从而使得英国海军在F-35联合攻击机服役(也是在这个10年结束的时候)之前没有可以投射的空中力量。

和自然一样,权力政治总是占领真空。在英国重新夺回福克兰群岛的能力下降之际,布宜诺斯艾利斯却虎视耽耽地盯着这些岛屿,这或许不是巧合。经济上陷于停滞的阿根廷迫切希望能够利用福克兰群岛附近海水中和海床上发现的自然资源。近年来的一系列石油发现——最近的发现是福克兰群岛以北80海里处的"海狮"油田——引起关于南大西洋的"黑金淘金热"之说。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指责伦敦耗尽"阿根廷的自然资源", 誓言要"夺回(这些岛屿)"。与此同时,英国萎缩的远征能力使得英国南大西洋部队司令比尔·奥尔德里奇不那么有底气,他坚持说,英国军队是否能够收复福克兰群岛,这无关大局,因为英国不会失去这些岛屿。奥尔德里奇声明,"我不认为我们会把福克兰群岛拱手让给谁,而将我们置于不得不收复群岛的位置。"

也许希望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策略。

最近的骚动在阿根廷和英国岛屿之外引起人们的注意。我敢说,中国的战略家们正密切关注南大西洋的局势。这些人在做自己的功课。他们密切审视1982年的冲突,发现双方都有值得称赞和批评的地方,还有许多教训可以汲取。几年前,我的同事莱尔·戈尔茨坦读到他们关于福克兰群岛的评论,撰写了一篇文章记录他们的发现。北京把这一战役视作当代战略指导原则的源泉,只有这样才讲得通。看一下地图:一个西方海上大国打一场简短的战争来夺回一个较弱的地区大国侵占的它视为主权领土的岛屿。地理因素驱使一个区域外大国越过数千海里发动军事行动,而那个当地大国享有邻近战区、人力和资源丰厚、熟悉周围环境等优势。

听起来耳熟吗?

在战略、战术和部队结构方面,北京方面可以从英国当时和现在的经历中汲取什么样的教训?莱尔的文章值得彻头彻尾地进行阅读,但是下面是中国从这场冲突中得到的具有指导意义的"提示":一个地方大国如果比其对手更愿意承担代价和战争危险,充分利用其"主场优势",获得数量适当的某种特殊武器,就能够战胜一个较强大的外部大国。

例如,中国评论员强调了阿根廷"超级军旗"号攻击机利用反舰巡航导弹造成极大的破坏。上个世纪90年代,我在教交火和损害控制课时,每个新班级都从收看关于福克兰群岛的影片开始。我最喜欢的那部分是,被击沉的驱逐舰"谢菲尔德"号的舰长回忆道,当他听到爆炸声时,他还以为"情况不是很糟糕",但结果却看到这艘驱逐舰的一个炮架在离舰只很高的上空飞舞。抛开幽默因素不谈,"谢菲尔德"号的覆灭证明,掠海导弹可以避开现代化的舰载防空系统,造成致命伤害。这是否激励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压制舰队防御系统的"饱和攻击"作为其反舰战术的前题还不得而知。更可能的是,这种遭遇再次证实了技术人员以前就偏爱将巡航导弹作为战争工具的做法。一些中国观察人士认为,如果阿根廷飞行员多点"飞鱼"导弹,冲突的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还有水下战。两国海军都把潜艇作为攻击武器而有效使用;双方都在找到和击毁敌方潜艇方面表现差劲。英国皇家海军的一艘核动力攻击潜艇眨眼功夫就击沉了阿根廷巡航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从而使得阿根廷的水上舰队在战争剩下时间里安全地待在射程以外的地方。英军方面,反潜艇水手无法可靠地分辨是声纳还是磁开关,因此他们"用大炮来分辨目标"。可以说,他们把反潜艇弹药投射到远方貌似阿根廷船只的标志物上面。这种愚笨的做法具有不合常理的战略效应:它实际上在冷战期间紧张局势愈演愈烈之际耗竭了皇家海军的反潜艇武器的战争库存。教训是:即使对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军来说,反潜艇战都很艰难。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和中国海上力量的岸基武器如何汲取这种经验教训,用于未来的冲突呢?精明能干的指挥官或许会袭击远离亚洲海岸向西航行的美国海军补给舰,在它们漫长的旅途中削弱它们。在英军特遣队抵达战区之前,阿根廷错过了若干能使英军日子不好过的机会。中国是否会重蹈覆辙令人质疑。例如,袭击向美国航母或者两栖作战部队运送供给的后勤舰只将是干扰台湾或者其他热点地区沿岸的救援行动的便捷方式。这些动作迟缓的补给舰数量不多,船上仅装有象征性的防御武器装备,并且通常在没有护卫舰护送的情况下航行。它们很容易就会成为中国潜艇的囊中之物,更不用说中国火箭专家设想的那种多方位巡航导弹袭击了。如果没有油船、冷藏船和弹药舰,整支舰队就会不堪一击。

简而言之,当美国战略家们考虑如何突破中国的"反介入"防御时,他们倒不如试试调查下"红军"专家如何评论福克兰群岛,彼时和此时。

James Holmes是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战略系副教授,共同编辑了即将由乔治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第二次核战时代的战略》。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