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6日星期一

《华尔街日报》台湾选举让中国大陆人着迷

核心提示:一名就读于国立台湾大学的中国大陆学生想到家人在他来台之前对台湾持有的偏见,感到好笑。这名拒绝透露姓名的学生说,他的爷爷奶奶因为还记得国共战争的情形,提醒他提防国民党对他动粗。他的父母则提醒他远离台湾"混乱的"民主选举。

原文:In China, Fascination with Taiwan Election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发表时间:2012年1月13日
作者:Josh Chin、Paul Mozu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rt_weiboballot_DV_20120113082555.jpg
【原文配图:新浪微博平台上发布的一系列图片,展示台湾总统候选人马英九(上)和蔡英文(下)的形象。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他们也许没有选票,不过这并不妨碍中国大陆公民密切关注台湾竞争激烈的选举。

与前些年的情况恰好相反,中国大陆普通民众对台湾总统选举发表了大量意见,中国政府却相对沉默。而在1996年,中国政府为了吓唬台湾选民,甚至向台湾发射了导弹。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像推特这样的微博客服务,比如新浪微博,它让中国的普通民众能够前所未有地接触到台湾选举的信息,而且让一些用户可以发射自己的言论"导弹"。

一名微博用户今天这样写道:"如果某一个组织不干预台湾选举,蔡英文200%会赢。至于是什么组织,不用说想必大家也知道。"

反对党候选人蔡英文尽管因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而让北京心烦,不过她在互联网上获得了一些中国评论人士的支持。支持者中包括中国社科院的历史学家马勇,不过他有意不去解释为什么支持蔡英文。

马勇本周早些时候在自己的微博帐号上写道:"这个事情不好猜,但我个人确实希望蔡英文当选。用(清朝文学家)林纾的话说,我就是这样想,也说不出什么道理。"

不过,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台湾选举重要的地方与其说是蔡英文和现任总统马英九之间竞争的结果,倒不如说是台湾以民主方式选举政治领导人的做法和大陆指定最高领导人的做法之间的反差。

一名微博用户本周上传了一系列照片,分别是蔡英文和马英九与台湾选民接触的场景,以及中国大陆的老百姓跪在官员面前的场景,图片的说明文字是:"有选票,人民是大爷;没选票,人民是孙子。"

两岸领导人在风格上的迥异也让大陆民众印象深刻。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的研究员李凡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前往台湾观察此次选举的一个大陆团体的成员。他对《华尔街日报》网站的"中国实时报"频道说:"在中国,官员出行,哪怕是县级官员,都有许多保安和警察,他们不可以让民众真的接触到官员。"

李凡驳斥了与某些人所说的中国文化与民主制度不相容的观点。

他说:"他们把这作为借口,声称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那样的民主。但是在社会上,没有人相信他们的说法。中国人想要民主,他们能从包括台湾和美国在内的其他地方学到很多东西。"

一名就读于国立台湾大学的中国大陆学生想到家人在他来台之前对台湾持有的偏见,感到好笑。这名拒绝透露姓名的学生说,他的爷爷奶奶因为还记得国共战争的情形,提醒他提防国民党对他动粗。他的父母则提醒他远离台湾“混乱的”民主选举。

他说,在台湾上学并未改变自己在台湾问题上的政治立场,他依然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他开始尊重与他意见不一致的人。他说:"我来这里之前,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些台湾人要闹独立,但现在,在和班上一些偏绿(支持民进党)的同学聊过后,我理解了。理解并不意味着支持,但我能理解他们的观点。"

他还说,身在台湾让他能以在中国大陆所不能有的一种方式去理解民主,他在中国时曾有机会参加北京当地的一次选举,但他没有参加,因为那是“浪费时间”。

他说:"中国必须变得民主,大陆民众之所以想看台湾选举,是因为台湾人是中国人,我们能从他们的民主中学到东西。"

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样想的,许多互联网用户提醒说,将台湾与中国大陆相提并论是错误的,前者是一个只有2300万人口、经济发达的岛屿,后者则是个面积辽阔、拥有13亿人口、仍处在发展之中的国家。

在回应将蔡英文、马英九与中国官员对比的照片时,一个网名为Happy Metal Wolf King的微博用户说:“过于民主可能是件坏事。”

虽然有报道说中国大陆的一些“选举游客”预订了在台湾选举期间到台旅游,从而亲身体会台湾选举,但并非本周在台湾的所有中国大陆游客都是为了见证台湾的民主。

参加旅行团游览台湾的乌鲁木齐市民王山(音)对《中国实时报》说:"我来这里是因为以前没来过。我也是为了美食而来,不过我不太喜欢这里的食物,味儿不够重。"

的确,说到味道的浓烈程度,台湾的餐馆和政治家没法比。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