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3日星期五

《金融时报》共产党经受村民抗议的考验

核心提示:在汪洋刚刚讲完要让NGO更容易生存之后,乌坎抗议无疑让他受到了由自己引起的期望的牵绊。如何处理乌坎抗议是对"自由派"的真正考验,他是真正的改革者,还是叶公好龙地说说而已?

原文:Communist party tested by village protests
作者:Rahul Jacob发自香港
发表:2011年12月1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wukan.jpg
【图片来源:AFT/Getty Image】

上周末,在中国乌坎村发生的数起抗议中,其中的一起是一群十几岁的年轻人所为,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公安局游行,呼吁从地方到国家层面进行自由选举。

学校学生们的这一举动具有象征性。这个一度不知名的小渔村位于中国南端,村民不到1.5万人,抗议开始于9月份,村民们要求调查腐败的党的地方干部官商勾结地出卖公有土地,此事迅速扩大,已经演变成不仅仅再是土地纠纷了。人们现在在质疑共产党的统治。

这一演变中,最大的潜在输家是该省省委书记汪洋,他现在是中国处于上升期的新一代领导人中的最高调的成员之一。

重要的是,汪洋还处于一场辩论的中心,即党应该如何应对不断增加的社会不稳定问题。他在党内被看作自由派,与薄熙来正在你争我夺,薄熙来是保守的重庆党委书记,对抗议和有组织犯罪则偏爱进行严厉打击,并引领高唱"毛时代"的红歌。由于两人都在明年中国政治局换届之前竞争重要位置,这已经超越了省级领导之争。

随着竞争加剧,汪洋提高了改革的声调,并推动广东这个中国出口中心及全国首富之省成为政治和经济改革的实验室。

以共产党的标准,就在四周之前,他还做了一场振聋发聩的演讲,其中,他谈到,政府必须要让人们能更容易地成立非政府组织(NGO),把更多的社会功能下放给这样的社会组织。(在中国,NGO长期以来都受到怀疑,因为共产党不愿出现任何非党的权力基础。)

在这场演讲中,汪洋呼吁改革,并说改革是"广东的灵魂"。"现在,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当中有些人失去了这种大胆创新的精神,"他补充说。

汪洋在职业生涯开始的时候是一家食品加工厂的工人,看起来真诚地相信,对中国越来越至关重要的年轻一代,抚慰是(比镇压)更好的处理方式。去年,他对一系列蔓延起来的广东工厂罢工的处理方式是允许工人们进行抗议,并没有让警察抓捕领头者,而这一手段在中国的其他地方经常发生。工人们的工资得到了20%的涨幅。

不过乌坎的挑战复杂得多。领导"中国劳工通讯",这一工人权利倡导组织的负责人韩东方表示,去年处理劳工抗议取得突破包括让管理者和工人坐到谈判桌前,也包括要与因土地被掠夺而不满的村民协商,这些不可避免地需要惩罚地方党员,对党进行改革。"你不能开这个口子。里面污浊的东西太多了。这就是政治现实,"他说。

去年11月,就有近5,000名乌坎村民到附近得镇政府进行和平游行,他们尝到了自由抗议的味道,现在,这些村民们想要更多。他们要求罢免腐败的村支书,此人掌管乌坎已有数十年。

汪洋面对复杂的任务,他需要应对由自己引起的期待,同时试图展示广东是渐进式政治改革的实验室。乌坎事件的升级,特别是村民薛锦波在警察局拘留期间死亡后(他的家人声称他是被殴致死),已经让汪洋在党内自由派中的地位受损,令人费解的是,他没有干预此事。受人尊敬的广州记者长平表示,乌坎警察的残暴证明薄熙来和汪洋没有区别。

中国的政治游戏常常晦暗不明,需要费心猜解,乌坎却进行着相当透明的道义之争。上了年纪的祖母们和孩子们与数千其他的村民每天都抗议,反对腐败的党内官员,要求正义,要求归还薛锦波的遗体,并对他进行安葬。

在建设机场和高速公路方面,中共领导人常常因行动迅速而受到称赞,但目前[对乌坎事件]还没有做出前后一贯的回应。更糟的是,在警察围住村庄,试图用饥饿让他们屈服的时候,当地政府上星期又放出了四名被拘押的抗议领袖难以置信地公开认错、放弃抗议的录像。(译注:这是18日的报道,更新的进展请查看我们的"每日原文推荐",其中有更即时的同主题外媒报道摘译。

现在的问题是汪洋是否会打破沉默。如果他这样做了,而且找到证明他是真正改革者的方式,则他与薄熙来的争论会焕发新的活力。如果他没有,他的沉默意味着很多人长期以来怀疑的:当统治面临质疑时,中国共产党各个派别还是会统一行动。



【如果看不到嵌入视频,可翻墙点击这里查看BBC的视频。原文视频无法嵌入,点击这里查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