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经济学人》我们需要谈谈“金”

核心提示:金正日逃脱了审判,死前还立下金正恩作为继承人,这是让我们无法因为金正日的去世而高兴起来的两大原因。如果美国、韩国、中国都不愿制造朝鲜半岛的混乱的话,现在是时候让北韩发生改变了。

原文:North Korea After Kim Jong Il: We Need To Talk About Kim
来源:经济学人 | 印刷版
发表:2011年12月3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许贝贝翻译

20111231_LDP002_0.jpg
【原文配图】

如果世间还存有一丝正义,让金正日死于疾病而不是清算,对于许多因他受害的人来说,是多么的不公。这位暴君把他的国家当成一个大“古拉格”。他散布的贫穷和人间悲剧,比现代任何一个独裁者还要多;死于集中营、营养不良和完全可以避免的饥荒的北韩人民多不胜数,对自己人民如此无情的国君,在继波尔布特之后,无人能出其右。北韩人民比起他们营养状况良好的南韩同胞平均矮了7.5厘米。在20个北韩人中就有一个人进过集中营,一旦某人被认定为政治敌人,他的全部家庭成员就会被贬为劳工。而现在,再无可能把金正日押上正义的法庭。

金正日对自己人民向来是病态般地冷漠无情。当然了,就他自己而言,生活甜美无比。他喜欢昂贵的白兰地,高级奶酪和寿司。他一边用暴政来威慑自己的人民,一边通过核武威胁把世界玩弄于股掌,对此他一直洋洋得意。他轰炸过韩国客机,甚至为了满足他对电影的热爱,还绑架过一名韩国的导演。整个国家就是他的剧组,在戏中他就是上帝。他被经常描述为穿厚平底鞋,留着一头“拱”发的小丑——就像卡通化的恶棍。看起来冷酷又镇静,不过在最后的环节,还成功逃脱了,不仅如此,他还“照顾”了整整一代随他崛起的一小撮“精英”,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还把整个剧组留给了早已挑选好主角,就是矮冬瓜般的第三个儿子,金正恩。

这就是为什么在金正日死后我们依然不能快乐的另一个原因。小金意味着统治北韩的斯大林独裁制度已经从1948年成功延续到了第三代,虽然我们无从得知是否在幕后上演这争权夺利的家族对峙,但是至少在他出席了他父亲12月28号的葬礼上能看出,北韩政权已经公开落入金正恩手中,而他的叔叔阿姨们则成为一帮摄政大臣。政权延续已经成为重中之重,这也意味着北韩人民的悲惨生活和半岛核威胁也尚未落幕。我们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值得高兴。

继承人——金正恩

在1994年金正日的父亲——金日成去世时,我们《经济学人》杂志就曾希望(现在也是),这个政权会土崩瓦解,并且迎来半岛统一。那个时期的金正日缺少他父亲的权威。我们认为,按照这种看似合理的逻辑,肯定会带来经济改革和政权坍塌。今天,金正恩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两样法宝:核武器(还有随之的杠杆效应)和来自中国百分之百的支持。在预言金家王朝是否垮台这问题上,还有更多的原因让我们犯难。

最最痛恨金家政权的北韩人民,要么是居住在边缘地区的农民,要么就是太过于贫穷而对政府毫无威胁。不过就算他们有所反抗,遍布全国的镇压机器也容不得他们发出一点声音。金氏家族周围的一帮政治精英——基本上都是早期革命者的“太子党”——也都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和这个政权息息相关。同时,首都平壤是忠实份子的聚集之地,相对还不错。最让外人难以理解的是,金家的个人崇拜有一部分来自于其“神化”后的家族历史。北韩人对种族的纯洁性看得很重,他们被灌输思想认为金家是北韩人民温情又仁爱的父母,是保护脆弱的北韩民族远离美国、日本甚至是中国武力威胁的恩人。因此在金正日葬礼上哭泣的很多北韩人民可能确实是真诚的。

不过即便如此,北韩也不可避免要面临改变。90年代晚期的饥荒呈现出针对金家王朝空前的不满和愤怒,也把矛头指向生存机制,这个比政府镇压异议的能力更为持久。伴随着在中朝边境蓬勃发展的零碎交易,黑市已经在北韩兴起。北韩人用走私的DVD机播放韩国的肥皂剧,得知原来他们伟大领袖一直用所谓贫穷和被压迫的韩国人民的幌子来欺骗他们。这些都在不可逆地改变北韩——直到某天终会危及金家王朝的生死存亡。

对于中国,这些都是一个极其棘手的难题。北京扶持这个政权的初衷是因为他们害怕边境线的不稳定,更害怕一个统一的朝鲜半岛,可能是怕美国借此驻军在中国边境,这在60年来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不管北京想法如何,北韩政权终究会崩溃,这才是让北京进退两难的事。一方面,迟迟不进行改革会让北韩进入一个死胡同;另一方面,一个开放的国家肯定也把金家王朝赶下台。这就是为什么金正日从来不改革的原因,即使中国一次次活生生地向他展示了他们的经济奇迹。

担心更糟糕的事

对中国来说,是时候认识到北韩改革是势在必行了,而且可以被控制。即使北韩政权终有一天在混乱中崩溃,但是对于北韩人,也对北韩的邻国(包括中国)来说,一个统一和平的朝鲜半岛所带来的潜在长远利益也胜过了局势稳定的潜在损失。北京一些高层希望金家的摄政大臣里能出现一位改革家,比如张泽成。如果是这样,他们愿意支持他。

如果韩国和美国能加把劲,愿意尽可能减小北韩崩溃后带来的所有危险后果,那么中国也会更可能做到上述的事。美国和韩国可以更努力让中国宽心(当然中国也应该这样)——比如,携手合作阻止北韩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落入危险人物的手中。如果他们能证明如果朝鲜半岛统一安宁,美国就撤销驻军,这样中国会更安心。

其实现在后悔的不只是中国,也包括美国(担心出现另一次全球危机),韩国(担心‘收养’当时韩国年轻人眼里的一个“外国”要付出的高昂费用)和日本(担心一个统一的半岛),他们后悔当初联手制造出北韩这样的怪物。不过金家也不会延续千秋万代。早点开始一个讨论如何取代金家王朝的对话,对大家都好——不只是为了半岛的稳定,也是为了成千上万被世人遗忘、悲惨至极的北韩人民。

相关阅读:

【译者快评】金正日去世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金正日之后的朝鲜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