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星期一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 金正日之后的朝鲜

核心提示:一言以蔽之,朝鲜局势仍然稳定,且具有可预见性。莫斯科与北京坚决主张维持朝鲜半岛现状、和平与稳定。华盛顿与首尔面临抉择:要么加强对平壤施压,将后者逼上穷途末路,但在我们看来,这并不现实,而且相当危险,要么大幅修正自己的对朝政策。

原文:КНДР после Ким Чен Ира
作者: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朝鲜和蒙古室主任安德烈・沃龙佐夫(Александр ВОРОНЦОВ)
日期:2011/12/24
由译者志愿者摘译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距自己的70大寿仅两月之时突然撒手人寰,在全球引起轰动与热议。一些别有用心者曾数次宣告他的"死讯",但当他真的溘然长逝,却令很多人始料未及。金正日的去世意味着朝鲜历史上的一大重要时期已画上句号,新时代的帷幕正徐徐拉开,其面临的首要问题便是没有金正日的朝鲜应当如何发展。

对朝不甚友善者对平壤的未来有如下预测:

  • 金正日钦定的接班人、其28岁的三子金正恩,过于年轻、羽翼未丰、经验缺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智都不甚健康,难以成为合格的国家领导人,也难于被国民所接受、享受其父辈拥有的尊崇,终将沦为其实权亲戚手中的傀儡。
  • 在此情况下,朝鲜政治领导层中的各个派别将不只满足于垂帘听政,而是彻底攫取权位,从而导致权力争夺的激化、军人的叛乱、国内局势彻底的混乱失控,最终可能酿成内战。
  • 如此一来,干预朝鲜内政的条件和必要性便凸显出来,其中包括来自美韩联盟或是中国的军事干预,甚至上述两者同时叠加,而受到多年专制统治压迫的朝鲜国民将像恭迎解放者一样欢庆外国军队的到来。这一切将令期望以久的"政权更迭"水到渠成。
在讨论上述预测时,必须要明确如下内容。有关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恩存在身体和心理缺陷的说法并不新鲜。早在1994年金正日初登权力之巅时,也遭遇过同样的"诋毁",然而,西方媒体最初不遗余力炮制的神话,即金正日身体衰弱、能力有限、在所有方面都远逊色于其父金日成等,后来都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尤其是在2000年的朝韩峰会上,大批外国记者随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抵达平壤,亲眼见识了眼前这位健康、强悍、对几乎所有问题都堪称了如直掌的领袖。如今,西方媒体只将焦点放在着墨渲染金正恩的健康问题,殊不知这与它们先前的报道自相抵触,此前,它们曾费尽周章地挖到金正恩曾就读于瑞士名校,受过高质量欧洲教育的新闻,并发现这位金家三公子感兴趣的并非女郎,而是运动,最喜欢篮球。

近日来,全球电视观众都目睹了朝鲜举国悲恸、送别领袖的场面。当然,在朝鲜这个所有活动都组织严密的国家,民众表达哀思的地点和方式似乎都打上了集体活动的烙印。与此同时,朝鲜人一直视领袖为国父(这与儒家文明有关),对于悲恸中感情的真实流露,任何持客观立场的专家都无法否认。

在朝鲜独特的政治文化中,国家领导人占有重要地位、受到异乎寻常的景仰,这也有助于金正恩身为继承人,获得更多民心。当然,金正恩相当年轻,在治国经验方面的经验实在乏善可陈。被立为"储君"也不过一年多时间。然而,在此期间,作为父亲的主要助手,他没有犯下任何大错,对初出茅庐的新人而言,这就是成功。最重要的是,国民已接受了他作为继承人。朝鲜的很多普通百姓在与笔者的交谈中都强调,因为金正恩甚至长得都极像其祖父金日成,从而民众对其好感大增。

当然,金正恩上台还如此年轻,时局是他以及他领导的国家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如今,很多东西在极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他的个人能力和意志。在执政初期,"老同志"将会大力辅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沦为傀儡。

在朝鲜高层的政治生态中,领袖意志与集体智慧相结合已成为传统,当然,其实力比一直在发生变化。即便金日成执政期间,他也并非自始至终国家和政党头号职务两肩桃。无论是金日成还是金正日,都从未轻视过集体领导机构的巨大作用,如国防委员会、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

至于某些人所期待的骚乱、分裂以及政治精英内部爆发的权力倾轧,其实都缺乏根据。任何了解朝鲜局势、态度客观的观察家都很清楚,朝鲜局势稳定,缺乏组织严密的反对派,也不会发生抗议示威。

在任何国家的领导层内部,都会出现对国家发展所面临具体问题看法的分歧,朝鲜也不例外。这在2002年开始的经济改革的内容和形式上体现得非常鲜明。2009年11月,在货币改值后曾经出现了一些似乎是背道而驰的政策,专家认为,这说明该国有倒退回改革之前的势头。但在数月之后,政府便意识到倒退的消极后果,对相关政策加以废止,并取消了对市场贸易的限制。这表明,领导层中的改革派势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其实,此类观点和利益上的分歧并不能被算作矛盾。而外来威胁也不会加剧政权内部的派系化。平壤熟知其对手所推行的朝鲜政权改旗易帜战略,所以极其认真地关注着美韩同盟所制定的、针对朝鲜发生非常情况时的军事行动计划,情况之一便是领导人突然死亡。

利比亚事件以及卡扎菲的命运给朝鲜人上了非常直观的一课,让他们看到了西方如何对待不顺从的抵抗者。而平壤也迅速得出了结论,从其官方声明中可以窥见一斑。其核心内容如下:卡扎菲的致命错误是他太过幼稚,轻信了西方的承诺,同意用放弃国家核计划换取国际提供的安全保障。一旦他的核牙齿被拔除,就受到了镇压。朝鲜不想重蹈利比亚覆辙,将继续加强国防实力,其中包括核遏制手段,惟有后者才是国家安全的真正保障。

朝鲜的政治精英乃至该国社会中关心政治的大部分人士,一直都对自身命运并不抱有任何幻想,其中包括在政权发生暴力更迭后的存活问题。这一心态强过意识形态领域的任何教条,令他们紧密团结在领袖周围,一旦内部发生分歧,定会在其萌芽阶段加以压制。

至少在近期乃至中期内,朝鲜将维持金正日时代的内政及外交政策不变。金正恩多半会向世人展示自己对父亲遗产及遗训的忠贞。平壤对于最重要的外交问题,如俄朝关系、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态度也无变化。金正日在世时,为巩固朝俄友好关系做了大量工作。他的最后一次出国访问,目的地正是俄罗斯。2011年8月,他在乌兰乌德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举行了会晤。所以,我们有理由得出结论,即包含大型经济合作项目在内的朝俄关系将继续顺利发展。

不能不提的是,当前的事态发展的确为朝鲜的敌对方提供了新的机会。问题在于他们如何利用这一机遇。现在,保守派的表态声势最大,例如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他呼吁利用缺乏经验的金正恩上位的机会,加紧实施推动平壤政权更迭的计划。不过,如果与朝鲜的年轻领袖建立良好个人关系,也会给朝鲜与其他国家关系翻开新一页提供可能性。在这方面,第一步通常是表达哀悼。与1994年金日成去世不同,韩国方面向朝鲜民众表示了哀悼,并允许金大中和郑梦宪二人的遗属赴朝吊唁,从而迈出了重要一步,令人期待。不过,能够发挥最积极作用的仍非美国莫属。在该国外交历史上,不乏态度180度大转弯的先例,例如它在1994年金正日去世后迅速与朝鲜签署了框架协议,而当时,两国关系正剑拔弩张、濒临战争,谁知突然间就完成了向卓有成效合作的转变。2007年,小布什也有类似的惊人之举。

近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正在与朝鲜的所有邻国进行密集磋商。她曾数度与中俄两国外长通电话。虽然交谈内容不得而知,但可以推测的是,华盛顿试图争取北京与莫斯科对朝鲜政权更迭计划哪怕是"沉默"的支持。倘若如此,美国的努力未必会成功。北京为突出与朝鲜的特殊关系、显示自己对此关系的珍视,决定用史无前例的外交礼宾规格来吊唁金正日,不仅国家主席胡锦涛,中央政治局的所有常委都亲临朝鲜驻华使馆吊唁。

不过,事态发展也有另一种可能。人们都对希拉里・克林顿不久前对缅甸的访问记忆犹新,缅甸一直是华盛顿眼中的"无赖国家"代表,但华盛顿此次突然提出了一些非常勇敢、出人意料的建议。所以,在朝鲜方面,不排除美国人或许也会推出耸人听闻之举、革命性的突破。在这方面,华盛顿并不缺乏先例,2000年,时任国务卿的奥尔布赖特便创造过历史。总而言之,美朝关系、韩朝关系目前都获得了走出死胡同的绝好契机。

一言以蔽之,朝鲜局势仍然稳定,且具有可预见性。莫斯科与北京坚决主张维持朝鲜半岛现状、和平与稳定。华盛顿与首尔面临抉择:要么加强对平壤施压,将后者逼上穷途末路,但在我们看来,这并不现实,而且相当危险,要么大幅修正自己的对朝政策。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