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大西洋》月刊:"疯子"金正日是如何欺骗全世界的?

核心提示:曾经的《纽约时报》负责东北亚事务报道的记者谈他对金正日的印象――顶着一头蓬蓬发,穿着增高鞋,害怕乘坐飞机,沉迷好莱坞电影,即使闹饥荒也要非要苏格兰威士忌、鱼子酱和美味佳肴不可,金正日可谓性格复杂、古怪多端,甚至称得上"邪恶"。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个疯子。

原文:Against All Odds: How 'Crazy' Kim Jong Il Outfoxed the World
作者:Howard W. French
发表:2011年12月19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hf%20dec19%20p-thumb-615x300-72497.jpg
【图:自1994年掌权以来,这位北韩领导人着实被低估了,他比外界挖苦讽刺塑造出的那副形象要敏锐、厉害和聪明。】

多年以来,除北韩本国外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对北韩及其领导人金正日极尽挖苦之能事,这已是家常便饭。在我们的讥笑中,金正日貌似古怪而愚蠢,他的统治风格则野蛮和疯狂。

昨日宣布金正日死讯的状况在意料之中:由一位端庄威严的主持人向全国宣布,背景是全民如丧考妣的痛哭之声。官方的说法是金正日在火车上由于精神和身体的极度疲惫而去世。这个说法和这个国家一样,听起来古里古怪,甚至荒谬可笑。

如今,记者、外交官和分析家们纷纷跳出来试图解释北韩这个"神奇"的国家,在全世界都互联互通之际,北韩却得以一直保持封闭和神秘,让人总想解开这个"谜"。

顶着一头蓬蓬发,穿着增高鞋,害怕乘坐飞机,沉迷好莱坞电影,即使闹饥荒也要非要苏格兰威士忌、鱼子酱和美味佳肴不可,金正日可谓性格复杂、古怪多端,可以称得上是邪恶。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个疯子。

太关注金正日这些小毛病和他臭名远扬的"不可预测性",我们将不会理解这个人和整个政权的实质。在他十七年的统治中,从头到尾,他都在绞尽脑汁地精打细算,并非常理性地合计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大权,如何牵制全世界。他做到了。

使用"理性"这个词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困惑,因为大家都认为"疯子"这个词才是形容他的最佳词选,看看金正日的极权给北韩人民带来多么深重的苦难吧。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觉得理性带来的一定是良好的结果,定会带领国家和人民走向相对美好的未来。但这只是我们的错觉。金正日没有这种想法。

要理解另一个人,通常要能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一般会很有效。所以,用这个方法来理解朝鲜半岛可谓最佳,我想不出还有其他哪个国家更适用了。自1994年他的父亲去世后,金正日开始继承大位。而北韩的发展繁荣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今天很难想像北韩怎么搞成的这样,对面就是"四小龙"之一的韩国。但在金正日的父亲统治的大部分时间里,北韩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可比韩国要繁荣富强得多。甚至在开始衰落的初期,北韩的经济都是相当坚实的,这要感谢这位极权开创者的父亲大人金日成,是他在两个不大靠谱的盟友――中国和苏联之间搞平衡术才会有当年的北韩。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成功基础,金正日的统治才会有了合法性。

但1994年金正日掌权的时候,苏联已经成了回忆,连同苏联提供的那些金融补助和闲置工业区。而年轻的金正日从一开始就被不幸地低估了。但他可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那就是没有实力,但他很快就知道该如何将没有实力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金正日像个玩扑克高手,成功地把牛皮吹上了天也没破,这可以理解为国力的虚弱导致了其明显不正常的举动。金正日对韩国玩起了边缘政策,常常威胁要把首尔变成一片"火海"。虽然这一招很可能马上点燃战火,但对北韩来说,他们靠此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韩国的让步:石油运送、食品援助、建设核反应堆、现金滚滚的旅游区和投资区。

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我一直是《纽约时报》东北亚部的总编辑,先后驻扎在日本、韩国和中国,我是报道这类事件的首席记者。最近的一次是采访报道诺贝尔奖得主、韩国总统金大中对北韩的钱袋政策,他将之称为"阳光外交政策"。这为韩国赢得了一次与金正日进行首脑会议的机会,会议由"疯子"金正日主持并成功地一手掌控。从表面看,"与世隔绝"的对内宣传十分重要,他把金大中变成了一个乞求者。

我和日本史上一位最成功和自信的首相小泉纯一郎一起飞往平壤,他此行是为了和金正日商讨日本公民被绑架多年并被北韩成功挟为人质一事。金正日没怎么让步就取得了最大的利益。

在2002年,我乘船去北韩琴湖市看由一个美国资助的斥资46亿美元的核反应堆,它正在建设当中,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外交策略,为的是让北韩关掉它那两个古老的、容易扩散的石墨型反应堆。美国官方没有时间解释为什么他们不是在"姑息养奸",事实却是,北韩就是在一手烂牌的时候坚持强硬路线,另一种说法是"边缘政策",并赢得了很大的让步。

在中国,我观察到甚至北京都对北韩很失望,因为它试图劝说这个狭小贫困的国家不要赤裸裸地挑衅,却以失败告终。中国可是传说中北韩唯一的盟友。即使北韩在世界上没有其他有权有势的朋友,但金正日还是成功地操控中国,让其作为传统的"番主国"形态的终极庇护。这使得北韩不敢太过放肆以免得罪或失去这位盟友。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问题的关键是"主国"――这里是中国――有没有传说中这么大的影响力。

一切将会如何发展?不要相信那些吹嘘自己很了解新任领袖金正恩的或知道他将如何进行统治的人,这个小男孩现在可是"伟大的继承人"。以正常的思维来说,我们知道的仅仅是这个国家会持续打弱势牌,不太会做出大的妥协。

想想看从平壤的复杂领导层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和中国过从甚密又有窒息的危险。和南韩和解或恢复友好又意味着承认自己弱势并失去合法性。和美国谈判缓和关系和裁军又意味着变成下一个利比亚。

可能这个国家有时候在我们看来很是疯狂,而实际上他们的领导只是在竭尽全力保住自己的权力。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