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1日星期一

《时代》周刊:中国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超级大国

核心提示:北京正在被以更高的标准——即超级大国的标准——来加以衡量。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似乎满足于根据其自身的利益而采取狭隘及专断的行动,对于帮助维护全球规则漠不关心。真正需要一个新的“中国政策”的国家恰恰是中国。

日期:《时代》周刊2011/11/28
作者:法利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在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初选活动中,有关外交政策方面的讨论没有太多亮点,但其中罗姆尼关于中国的一番言论颇为引人瞩目。他通过一系列的演讲、答问和报纸文章发出了激烈的言辞,指责北京在对美经济关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都在作弊。罗姆尼说如果他当选总统,上任的第一天就会给中国挂上“货币操纵者”的牌子。他在10月的一次辩论会上说道:“如果你不对中国挺起腰板,中国就会骑到你的头上来。”罗姆尼的这种立场意义重大,因为这是与共和党40年来的外交政策相抵触的。
自从理查德・尼克松和亨利・基辛格敲开中国大门之后,共和党一直力主与中国接触,而民主党人的竞选纲领则在对华关系上更为强硬。罗姆尼属于较为温和的共和党人,并且在初选活动中一直都在竭力避免闹出动静。那么,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急转弯呢?问题的答案可以在民意调查中找到。本次经济大衰退所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美国公众现在已经毫无保留地把中国作为一个夺走工作机会、形成经济威胁的对手加以敌视了。最近的一项皮尤研究中心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对美国不利。罗姆尼的转变反映了一个事实,即:连商贸人士如今也在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以往他们是坚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核心力量。由于北京采取了向中国公司倾斜的政策,并拒绝打击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行为,美国商人已不再对中国追捧,而是变得更加忧心忡忡。
对中国感到不安的不仅仅是美国人。在非洲,虽然北京苦心经营并慷慨投资援助以换取自然资源和能源,但它却依然成为那里头号的外交政策难题。在最近的赞比亚总统竞选中,很少有人提及美国、西方或新殖民主义,但作为候选人的迈克尔・萨塔却指责赞比亚政府已把国家的经济利益全部卖给了北京。这个问题引起广泛关注,这也难怪:赞比亚的主要出口产品是铜,而中国国有企业是大买主。(他们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当萨塔在大选中获胜后,他迅速与北京讲和。在十月份,他为中国投资者办了一场午餐会,并保证维持良好关系。)
在整个亚洲,中国的一举一动现在都被备受重视。在2010年,由于中国宣称对有争议的海域和中国南海诸岛拥有主权,引起了从日本到韩国到越南等邻国的不安。今年北京变得更讲外交策略一些,但紧张局势依然存在。在1112日至13日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许多领导人都同意新加坡总理的说法,即该地区欢迎美国,美国的存在“有益”。1116日,美国宣布将首次正式在澳大利亚部署部队——虽然没有明说是建立军事基地,实际就是如此。
奥巴马政府现正悄悄地重新参与亚洲事务,扭转布什当政期间对该地区部队的削减——布什那时的注意力集中在伊拉克和中东地区。亚洲外交官经常抱怨说,美国参与该区域首脑会议的代表级别太低。此次奥巴马出席APEC峰会,标志着这一方针有了转变。
中国很可能会认为这是某种遏制政策的开始。事实并非如此。但从美国的商人到非洲的农民、到澳大利亚的外交官对中国态度的改变,应当引起中国当局的反思。人们意识到了中国对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并因此而开始仔细审视中国所做的、及所没有做的一切。北京正在被以更高的标准——即超级大国的标准——来加以衡量。这是几十年来世界对美国所采取的方式。现在中国也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似乎满足于根据其自身的利益而采取狭隘及专断的行动,对于帮助维护全球规则漠不关心。它很高兴坐享和平、稳定和自由贸易,却很少对这些公共利益作出贡献。而当它试图推广价值观时,其行为似乎更令人不安。比如说,在1113日,中国版的诺贝尔和平奖——孔子和平奖被颁发给了普京。北京真的认为这会有助于提高自身形吗?
在美国,我们经常听到要求华盛顿建立新的中国政策的呼声。毫无疑问,我们有可以改进之处。但真正需要一个新的“中国政策”的国家是中国。北京需要了解其在世界上的新位置,并以与其实力相称的方式行事。否则,类似罗姆尼所发出的那种言论将会越来越多,而且发出这些言论的地方也将远远不只是美国。

2 comments:

Y. C. 说...

"此次奥巴马出席APEC峰会,标志着这一方针有了转变", 这句是不是翻译有误?APEC峰会本来就要参加的呀?应该是出席了ASEAN吧?即东南亚联盟首脑会议。这的确标志着美国开始提升对这个地区的重视。不是订户,无法看原文,不知道是原文的错误,还是翻译错误。

山 南 说...

Y.C., 原文是“Obama's attendance at the APEC summit marks a shift in that approach."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