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外交學者》 21世紀會是中國的世紀嗎?

核心提示:從其他國家興衰吸取的教訓可以見到,盡管專制的中國會大大重構世界政治格局,但到了某一點,中共政府是可能變得自大、擴張太多、以致傷及自己的,因為它那種以鄰為壑的重商主義是不可能持續的。

原文:Will 21st Century Be China’s?  
作者:Edward Friedman
發表:2011年11月19日

Beijing-Olympics-400x266.jpg
【原文配圖】

國際事務上的一個大問題就是,中國在21世紀會有多大的影響力?要知道這個不可知的未來會是怎樣,一個辦法是從比較的角度來看中國的崛起。

1990年代中期,中國國內的專家開始把21世紀稱為中國的世紀。這一預測是基於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而美國的領導地位將會由中國取而代之的理念。

毫無疑問,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候,美國變成了超級大國。因為歐洲和日本被摧毀,美國突然之間擁有了遠比任何國家都要多的工業、黃金、金錢、軍力、教育機會和其他東西。

為免重復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蕭條,美國以布雷頓森林體系為藍本,出力建立了共贏的國際制度,由美國的開放市場為滋養,幫助戰後的歐洲和日本恢復競爭力。蘇聯在某種程度上做到了在軍力上和美國不相上下。與此同時,石油輸出國組織從石油出口中積累了大量的財富。而石油危機則令到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國的增長放慢。僅僅過了一代的時間,美國便已經不再是超級大國。隨著經濟在博弈中壓倒了權力政治,世界變得多極化。

到了1960年代,美元已經太弱,不足以支撐布雷頓森林體系。歐洲則轉而組成聯盟。中國在1970年代末進入世界市場,通過模仿日本,以及其他位於世界上增長最快地區的東亞老虎的國家重商措施,達成崛起。

很快,印度、土耳其、巴西等其它新興經濟,得益於布雷頓森林體系孕育的世界市場開放性,和在世界貿易組崛起中進一步實現的制度化。實力不斷減弱的七大工業國組織最終都得讓位給20國集團,一個更能夠反映世界財富的地理特性的組織,但卻因為太大、太分散,以致不能有多少作為。有些人看到一個崛起中的東方正在取代停滯不前的西方。但包括俄羅斯、日本、印度、越南在內的亞洲,沒有一個國家希望處於以中國為中心的北京獨裁領袖之下。簡言之,中國的急速崛起盡管可觀,它要成為領導看來卻是不可能的。

在1980年代,日本好像就要成為新的經濟霸權。可是這隨著1991的崩潰告終了。1991發生的一些事情,產生了美國再度成為超級大國的、令人信以為真的幻象:蘇聯解體,美國在伊拉克輕易贏得勝利,以及幾年之後,科網泡沫產生的財富。

但在1970年代已經可見的基本轉變,至今依然。要是美國政府相信1991年那個美國成為超級大國的幻覺的話,那倒可以說明美國接下來為什麼要在入侵伊拉克上浪費財富和破壞自己的威信,以及華盛頓為什麼不願意遏制那些傲慢的金融公司狹隘的貪欲——加速和深化大衰退中美國自己造成的創傷。

對新近崛起的中國,坐擁超過三萬億外匯、可以在世界各地買到很多影響力的全球最大出口國來說,這預示著什麼呢?在其他國家經歷資本危機的時候,中國的影響力上升了。

保守地說,在一個越來越受日益高壓、專制的中國的偏好影響的世界裡,受經濟問題困擾的民主政府不再有能力強行推廣人權和民主化了。但是,從其他國家興衰吸取的教訓可以見到,盡管專制的中國會大大重構世界政治格局,但到了某一點,中共政府是可能變得自大、擴張太多、以致傷及自己的,因為它那種以鄰為壑的重商主義是不可能持續的。

對那些自從2007年起尋求中國政府幫忙,以重振環球經濟、應付大衰退、或是發展中國家那些在中國支持的獨裁者的威脅之下掙扎著的民主人士來說,這都不是可以告慰的事。中國時代,不論能維持多久,對已經工業化完成的民主國家的價值觀和目的都不會有好處。

不過,歷史指出,21世紀不會是中國的世紀。超級大國的實力不容易取得,也難以維持。中國要成為一個世界超級大國的話,得要有一個非常的觸發事件,比如歐美金融崩潰,才有可能。

但在可見的將來,中國的統治者會致力於塑造一個接納共產政權價值觀和野心的世界,一個會讓那群不負責任的統治集團追求利益和達成目標的世界。

考慮到這一點,認真對待中國這個政權的目標是重要的,即使北京不能使21世紀成為中國的世紀這個最終目標也一樣。

作者Edward Friedman 中國政治專家,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政治科學系的教師。

相關閱讀:

CNN 法里德・扎卡里亞:為什麼21世紀不會屬於中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