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英文中國郵報》改變香港的投票制度可以避免干預

核心提示:香港的選舉中最大、最真實的陰影就是北京的影響力。秦家聰認為進行強制投票可以解決這一問題:對香港來說,選舉者陣營的問題不再存在,而北京也敢說自己沒有干預選舉結果了。

原文:HK voting changes can prevent interference
作者 Frank Ching (秦家聰)
發表:2011年11月16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crabfarm31102011weekend-11.gif?w=510&h=384
【編輯配圖 政治漫畫:香港――變異紫荊 作者:蟹農場.瘋蟹】

1994年,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引述一名前殖民地官員的話說:"中國模式不是要操弄選舉,但他們的確希望在選舉舉行前就知道結果。"

現在,正當香港正在為中國政府承諾的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及2020年普選立法會作準備之時,北京看來終於掌握到動員選民支持它屬意的候選人的技巧了,盡管它在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過不會干預香港內部事務。

在11月6日區議會選舉中和其他民主派政黨一樣敗於親建制政黨的公民黨,它的領袖、大律師梁家傑在上星期說中國政府"通過它的駐港聯絡辦公室操作香港的選舉機器",並且能夠在任何選舉中搞到它所需的選票,不論數目多少。

盡管北京否認干預香港選舉過程,但有關報道由來已久,而且許多人都相信確有其事。

的確,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在十年以前就要求北京關閉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指它干預選舉,而且正在演變為影子政府。

從那時起,要說北京有什麼變化的話,就是它在有關香港的事務上插手更深――去年甚至繞過香港政府,直接和民主黨談判。

中國官員在香港有龐大聯絡人網絡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這些聯絡人中有許多是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權的大陸新移民,他們在選舉之前會收到要把票投給誰的"建議"。

盡管選舉是秘密投票,一些逼於壓力而不得不支持某些候選人的選民用有拍攝功能的手提電話拍下選票,以證明他們投給了"對的人",此事已經見諸報道。

結果,投票站內貼出告示,警告選民不要在投票間內使用手提電話或者是相機。

雖然中聯辦有能力動員選民支持它屬意的候選人,但要說它能不論何時、在任何地區都可以隨心所欲的下命令給任何數目的選民卻是誇大其辭了。除了中聯辦的動員,香港主要的親北京政黨――民主建港聯盟(民建聯)多年來為贏取草根階層支持下了不少苦功。

2003年,[國家安全]立法引起人們對失去權利和自由的恐慌、並促使在50萬人上街抗議之後,民建聯在選舉中遭受災難性失敗。但假如沒有這些令人失據的政治事件的話,北京毫無疑問是可以直接動員選民支持[特定候選人],或是間接提供財政或其他資助來影響選舉結果的。

除了北京的影響,也有人擔心香港內部的其他利益團體,比如警察或者是公務員等,他們形成巨大的選民陣營,一旦動員起來的話,或會影響選舉結果。

但是,最大、也最真實的擔心就是中國的干預。

中國恢復對香港的主權差不多15年之後,顯而易見的是,盡管"一國兩制"在表面上獲得了尊重,北京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因素:自我約束的必要。有了這個,小香港即使有巨人在畔,也能得以自治。

事實上,解決操控選民的方法很簡單:像澳大利亞和新加坡那樣實行強制投票。

一旦所有人都必須投票,選民陣營的影響便會消除。

可是,香港政府也許出於冒犯北京的恐懼而不願意立法強制投票。而即使它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法案,立法會內親北京的議員也會反對,那些錯以為強逼人們投票是不民主的民主派議員也不會支持。

然而,投票就好比其他公民責任,例如擔任陪審員。強制投票,不然就罰款。這不算是不民主的。

而且,對北京、對香港來說,強制投票都是雙贏之舉。

對香港而言,強制投票可以解決投票陣營的問題,不論是由北京,還是其他的人來組織;而在北京來說,它也就可以撫心說句,它沒有干預香港的選舉。

相關閱讀:

《紐約時報》親北京候選者在香港地區選舉中獲勝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