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

《半岛新闻》利比亚幸存者描述1996年的监狱大屠杀

核心提示:一位曾经被囚禁在臭名昭著的阿布萨利姆监狱的工程师故地重游,他所提供的新细节揭露了卡扎菲政权最黑暗的一面。

原文:Libya survivor describes 1996 prison massacre
作者:Evan Hill 发自利比亚
发表:2011年9月3日
本文由志愿译者@skipper79翻译,经授权转载

201193001971734_20.jpg
【原文配图:Haraga (中)与他的狱友Mohammed Tukmak(左)和Mohammed al-Busufi(右)在监狱中度过了十年的时间。摄影:Evan Hill】

一天晚上,卡扎菲政权的内务安全特工来到了26岁的Anwar Haraga在的黎波里的家中。

那是1989年, Haraga刚新婚不久,正准备回英国完成自己5年制的学业。他希望以后能当计算机工程师,一份前途光明的职业。

Haraga留着胡子,穿着阿拉伯伊斯兰的传统服装,天天按时祈祷。然而这就是麻烦。在穆阿迈尔・卡扎菲统治的利比亚,他的这些习惯让他犯了异教邪说罪,而内务安全部门一向热衷于起诉这种罪名。随后Haraga被带到了位于的黎波里西南的阿布萨利姆监狱,这里关押着的政治犯和犯了"异教邪说" 罪的人超过了1,000人,接着Haraga在这所监狱里度过了11年。

在监狱里的日子,Haraga称自己见证了1996年数百名囚犯被屠杀,那次事件是利比亚现代史中最令人发指的一幕。

尽管在惨案发生八年之后,卡扎菲自己曾经提到过这次屠杀,然而阿布萨利姆监狱大屠杀一直被裹在迷雾之中,这也成为反对派对卡扎菲政权的仇恨之源。因为缺乏大屠杀的信息,最近几年在班加西的受害者亲属们开始展开例行抗议活动。结果是,为监狱惨案受害者家人代理的人权律师Fathi Terbil遭到逮捕,这就导致了二月份游行示威运动的开始,而这最终演变成了一场革命。

在海外的比亚的人权组织称,在1,700名左右的囚犯中,有多达1,200名被杀。仅有数名目击者敢于站出来,在2004和2006年,有人将此事告知了人管观察组织。不过,卡扎菲政府从未公布此事的相关细节。

周五晚上,Haraga告诉半岛新闻记者,他最近从曼彻斯特返回利比亚参加了推翻卡扎菲的革命。在据称大屠杀发生的监牢外,记者与他进行了攀谈,随行的还有他的狱友Mohammed Tukmak。在卡扎菲逃离的黎波里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故地重游。

关于导致大屠杀发生的缘由,Haraga给出了一些新的细节,期间透露出一位亲身经历者的恐惧。他吐露出的细节得到了人权观察组织相关资料的证实。

三位穆斯林游击队员

惨案的一切都始于1996年夏。Haraga称,当时警卫押进来三名新囚犯。就像有些利比亚人一样,这三人都曾到过阿富汗,参与过抵抗苏联入侵的战争。随后他们又与其他穆斯林军事派别进行作战。这三人是在巴基斯坦被捕的,接着被引渡回利比亚。

Haraga清楚地记得,这三人是被关在第四区的九号监房。在每个监狱区主通道的每一边都有约10个监房。每个监房里关押着25个人。Haraga他们是在第二区。

在这三人达到以前,第一区的七号牢房曾有13名囚犯越狱,监狱条件每况愈下。囚犯能吃到的仅有少量的无浇头的劣质意大利面。无论他们因任何原因离开监房都会遭到警卫的殴打。

Haraga介绍说,新来的这三个人决定越狱。他们是穆斯林游击队员,曾经去过阿富汗,也不怕死,他们可不愿意在监狱里消磨。

当年的6月28日,周五,他们开始按计划行动。下午4点半,警卫正在分发晚饭。按照相关条例,一位没有武装的警卫走进了监狱区,一个监室一个监室地发饭,一名武装警卫守在外面。发饭的警卫身上带着这一侧所有监室的钥匙。

当这名警卫来到第四区九号室,他一打开门,那三个人就冲向他,然后就夺走了钥匙。一名叫Hussein al-Shafai的厨师目击了这一切。他告诉人权观察组织,那名警卫和另一人被挟持作为人质。Haraga说,后来另一人不知怎么就跑掉了。

这三名囚犯开始快速地打开他们所在监狱区的所有牢门,随后又跑向其他区。一个人跑到第二区,不断地试着钥匙,但怎么也打不开。正是这一命运的拐点让Haraga和他的狱友活了下来。

囚犯们设法打开了第三区,又通过了第六区,只有Haraga所在的监狱区和第一区没有被打开。Haraga听到了监室外回荡着放出来的囚犯的喊叫声。

屠杀的序幕

半个小时后,当时的狱长Amr al-Masalati(现已过世)抵达现场,宣布将射杀任何任何离开监房的人。在那时监狱屋顶上,到处都是武装警卫。

监狱里每个监狱区之间都隔着一个露天的院子,从监房的高窗可以俯视那里。现在这些院子已经被铁丝网、水泥板和瓷砖封上了;而在1996年,那里没有什么遮蔽物,地面只有沙子。Haraga说,在囚犯寻找逃跑办法的时候,警卫居高临下打死了7个人。

随后不久,卡扎菲的军情部门的头目Abdullah Al-Senussi(注,卡扎菲的连襟,海牙法庭通缉的利比亚三人之一,传已经在联军空袭中丧生)也抵达了现场,他生气地命令停止开火。一位大家都熟悉的囚犯Muftah al-Diwadi被指定出来与军情头目Senussi谈判。根据人权观察的资料,与他同行的还有其他三名代表。

Haraga回忆道,军情头目Senussi对Diwadi说:"让他们回到自己的监房,关上牢门,否则我会调两架喷气机,就在你们头顶上把这里炸平。"

Diwadi转述了囚犯们的请求。他们要求改善饮食,家人可以探监,要有合法的诉讼程序。在这些囚犯中,没有几个人见过法官,或是说没几个人是曾进过法院而被控有罪的。

起先,军情头目Senussi要求囚犯们送出那七名被打死的囚犯和120名患有重病的囚犯。这些病人被搬上公共汽车拉走了。Haraga说,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人,他和其他狱友都猜测那些人已经被杀了。

随着谈判的继续,Haraga和他的狱友们被告知,军情头子Senussi正不时地与卡扎菲商量着什么。

在日出前,警卫砸开牢门进入了Haraga所在的监狱区,他们将每个监房的牢锁砸开。指挥者对待这些囚犯挺和蔼,还将手放在囚犯的肩头上。

Haraga记得,那个人说:"我的孩子,出来吧。带着自己的鞋和毯子。"

"他们正在杀害我们的兄弟"

根据Haraga和Tukmak的回忆,第二区关押着大约270人,第一区大概也有这么多人。囚犯们被带到一处四面围墙的院子里,这个院子连接着阿布萨利姆监狱的政治侧楼和军事侧楼。明亮的弧光灯照在院子里,武装警卫站在高墙上,高射机枪也指着这些囚犯。囚犯们被命令冲墙站着。当时Haraga想,他们就要被杀死了。有人还在轻轻地背诵《古兰经》。

然而,他们随后被带进了军事区,关进了新牢房,这应是有意让这些囚犯离开他们原先所关押的地方。根据人权观察的相关记录,对于哪些区被隔离,厨师Shafai给出了不同的描述,不过他也说过,第二区的囚犯被转移到了军事区。

早晨七点半,Haraga和他的新狱友吃到了一份令人眩目的早餐,有咖啡、牛奶、面包、奶酪和鸡蛋。这要比他们多年吃的那些好得多。一些囚犯都已经忘了鸡蛋是什么味道了。还有一些人仍旧认为这就是刑前餐。

随后在十点四十五左右,他们听到远处传来一声爆炸。接着还有第二声。根据厨师Shafai所报告的,屋顶上的警卫至少投下了一枚手雷。

自动武器射击的声音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Tukmak说,这听起来就像是士兵在训练。

Haraga说:"我们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他们正在杀害我们的兄弟,因此我们想,他们也会杀了我们。有些人当时就吐了。"

两个小时后,枪声停止。随后零星的枪声又响了15分钟,Haraga认为,这是枪手在解决幸存者。

厨师Shafai称,在尸堆中拿着手枪走来走去的是一些穿着土黄色特殊制服,带着绿色丝帕的武装人员。

有一名警卫就住在Haraga家的附近,当他在阿布萨利姆监狱看到Haraga后,就通知了Haraga的家人。在屠杀转天,这名警卫告诉Haraga:"你的那些兄弟都被射杀了。"然后被埋在监狱里。当Haraga和其他囚犯问别的警卫的时候,其他警卫都闭口不谈。

根据厨师Shafai的描述,逃跑的囚犯是被说服或被强迫聚集在两区之间的院子里。Haraga称,那些逃跑的囚犯是被告知军情头子Senussi有话要对他们说,接着这些囚犯身后的门被锁上,屠杀随即开始。

迷雾重重

厨师Shafai称,这些尸体被埋在阿布萨利姆监狱的一处建筑坑道之中,随后又被灌进了水泥,不过后来这些尸体又被移走了。

Haraga和其他囚犯在新监房里待了三个月,身边只有在那个越狱之夜带出来的毯子和鞋。在向警卫抱怨之后,他们被允许返回他们在第二区各自的监房拿床垫和其他个人物品。Haraga称,连接旁边监狱区的大门紧锁,但是他还是能闻到刚粉刷的味道。

在屠杀之后,监狱的条件有所提升。殴打变少了,食物变好了,不过家人探监还是被完全禁止。Haraga说:"就这样,什么消息也别想出这个监狱。"

就像半岛电视台采访过的其他利比亚人一样,Haraga说,对那些死去囚犯的关注一直就没断过,他们的家人从未被告知他们亲人的命运。Haraga在2000年被释放出狱,他自己通知了一些家庭。Haraga至少有一个狱中的朋友在那场屠杀之后就消失了。Haraga说,那人的哥哥还没有把此事告诉自己的母亲。

站在屠杀之日前他被关押的监房外,Haraga说,他心中不断回想起在监狱中度过的漫长岁月。

他在监狱里熟背了《古兰经》和其它一些书籍。尽管他2000年出狱时连微软Windows都不知道,在科技上脱节了10年,他还是返回英国的学校,取得了网络安全专业的硕士学位。

8月21日,他随着反抗军的的黎波里旅进入了首都。接下来,他计划马上就返回曼彻斯特。

Haraga说:"对所发生的,我没有感到难过或遗憾,不过作为穆斯林,[我感觉]这是真主的安排。"

相关图文: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