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等待动车事故报告的幸存者们疑怒交加

核心提示:在中国的动车事故之后,调查报告未能按照原来承诺的在九月中旬公布,同时幸存者感到的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原文:Anger and Suspicion as Survivors Await Chinese Crash Report
作者:SHARON LaFRANIERE
发表:2011年9月20日
本文参考了其他版本的"同来源译文",由"译者"志愿者进行了补译和二次校对

CRASH-articleLarge.jpg
【原文配图 温州高铁追尾惨剧发生近两个月后,在事故中受伤的美国科罗拉多企业家Henry Cao仍在温州留医。在事故中他的父母亲双双罹难。摄影:Sim Chi Yin为《纽约时报》拍摄】

受伤在前,被辱在后。

陈先生说,在事故中他的损失包括约为3.75万元人民币(6000美元)的现金和其它财物,铁道部只赔偿了他220元人民币(35美元)。

他要求从温州的一家医院转回其家乡福州一家好一点的医院,铁道部却把他送进了一所老人院,在那里他接受不到任何医疗,尽管由于本次受伤,他的肺持续出现问题,还有背痛和其它一些症状。

陈说,"我欲哭无泪","我们家在这次事故中已经失去了一位亲人。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我现在遭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7月份的温州高铁惨剧已过去了近两个月,该追尾事件造成40人罹难,191人受伤。一个政府调查团正在准备该事故的调查报告,最初预期会在九月中旬发布,但九月中旬已过,还是没能公布出来,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周三说,因为"有更多的技术和管理问题需要被调查研究"。没有提到新的公布日期。

但那些伤者及罹难者家属表示他们已经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们称,铁道部腐败深重、忽视安全、救援行动一塌糊涂,并试图掩盖他们的失职,对受害者冷漠无情,这些都有着悠久的历史。

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外国语学生Pasquale Liguori说:"他们是一个小独立王国"。Liguori在事故中失去了她的女儿。这是她首次与男友访问中国。她说"中国铁道部杀了我的女儿,而且他们想掩盖发生的一切,这令人厌恶。"

中国铁道部称自己秉持高安全标准,没有过早停止救援,并正在参与透明的调查。

铁道部的确是一个独立王国,它从国家掌控一切的那个时代的遗留下来。它有着200万工人,可能是全球第四大雇主,位列沃尔玛之后,它的雇员人数和不含军队和邮政职工的整个美国联邦政府的规模相当。

它有自己监管的铁路体系,这本身就是一个内嵌的矛盾,批评者们说这会让腐败横行;它以营利的名义损害安全,并阻挠责任调查。中国铁道部的安全数据不对外公开。它有自己的法院系统,直至最近,它还有自己的警察队伍。

十多年来,政府都在讨论拆分铁道部的运营和监管职能,数年前,民航体系已经这么做了。但是作为国家的煤炭运输枢纽,现在,又成了高铁系统的开发者,铁道部已经成为中国的高科技和行业的国有标杆,它一直驾轻就熟地把改革拒之门外。

北京律师张凯(音)已经在铁道部对峙,他说,"铁道部是一个半政府机构、半营利公司的怪物,它可以自行选择以哪一面行事"。

在中国,因政府失职而成为的受害人通常会发现自己孤立无助。北京当局典型的做法是尽量淡化那些会显示政府无能、也会引发社会不安的事件。

但是正如事故的受害者和其他人所说,官僚体系对事故的处理本身就是一场灾难。中国的官员已经宣称这一事故是可以预防的,是由人为失误和信号设备的错误设计造成的。现在铁道部面临着两难:要么政府的调查显得不可信,要么铁道部想要出口高铁设备和技术的机会则会受损。但是只要承认存在系统失误,就可能吓跑乘客。

在温州事件中,救援行动明显管理混乱。时年29岁,在美国北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攻读信息科学博士的Leo 曹表示,"我们对救援行动的处理感到恐怖、无语"。在事故中,他的父母双双遇难,他的哥哥身受重伤。

曹说,"他们运来重型机械恢复铁路运行,就在现场掩埋列车车厢,而里面还有在挣扎求生的人"。

中方专家们称,营救工作至少应该持续72小时,但中国新闻媒体称,在事故发生后不到8小时就下令停止搜救生还者,以便恢复铁路交通,包括挖坑掩埋其中的一节出事车厢。在公众强烈谴责铁道部企图掩盖后,两天后该车厢又被挖出来。

带着时间戳的现场照片显示:工人们专注于修复铁路,将一具罹难者遗体放在地上90分钟都置之不理。在此同时,心急如焚的家属们在医院等候消息。一名被困在变形车厢内的2岁孩童事发21小时后被救出,仅仅是因为一些地方官员"无视"了铁道部的命令,继续在废墟中搜救。

据广州的一家报纸《南方周报》报道,铁道部对事故的处理计划是强调需要"争取每分每秒恢复交通"。在事发不到24小时,中国铁道部就自豪地宣布温州线已再次开通营运。

在其它地方,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引发官司,但铁道部的绝缘系统成了它的自我保护伞。北京的律师张先生代理了一位动车的乘客,他因为被控掌掴了一名执行者,推搡了另一位而被铁路警察逮捕。有26名律师和学者说对他的审判是被操控的,2010年3月,铁路法院判处这位乘客入狱三年。张律师说,"这个法院的首要任务是保护铁道部的利益。"

在温州撞车案中的罹难者家属举行抗议后,官员们将政府对家属的赔偿金升至14.5万美元(90万元人民币)。Liguori拒绝领取该赔偿,称这是对其女儿Assunta的尊严的侮辱。但一名中国律师在电邮中给她的建议是,"任何上诉基本都是浪费时间"。

六名受害者和罹难者亲属表示,最令人担忧的是那些铁道部官员们的专横态度。陈立华说,赔偿组的负责人吴彦堂(音)对他的妻子出言不逊,还威胁说如果他继续索要赔偿就会阻止他转回到家乡的医院。"他的态度让我想到了黑手党",他说,"令人寒心"。

吴先生则说:"根据法规,对每个人都要公平。"

林明明(音)表示,他抗议把其头部受重伤的父亲与陈立华一起转往老人院。但他被告知,"这是一个政治问题,你别无选择。"

一些受害者还在抗争。Leo 曹的父母亲的遗体还停放在温州第二人民医院的太平间内,他和哥哥正在寻求法律建议。他的哥哥,32岁的Henry Cao遭受胃肠大出血、脾脏和肾脏破裂、肋骨断裂和脚踝骨裂。他目前仍在温州留医。

Henry Cao是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企业家,他说,"这场车祸夺走了我挚爱的双亲,粉碎了我的健康,把我的家庭抛入深渊","我所要的只是公平和正义。我非常怀疑能在这里见到这些基本的准则。"

Mia Li 和 Shi Da对本文有贡献。

相关网站:


相关音频:

1 comments:

Daisychun1907 说...

这位cao先生好好的在美国,为什么要去中国这种地方?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