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6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给中国的忠告

核心提示:这是专栏作家托马斯 L. 弗里德曼替中国国家安全部给胡锦涛所做的汇报。

来源:《纽约时报》201164http://goo.gl/stiwC

作者:THOMAS L. FRIEDMAN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自:国家安全部

致:胡锦涛主席

主题:阿拉伯之春

敬爱的胡主席:您要我们对阿拉伯之春做出评估。我们的结论是:阿拉伯世界发生的数起革命中,包含了一些对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非常重要的教训,因为这些连锁事件揭示出了一些新的东西,即21世纪的革命是什么样的;同时也表明了一些甚为古老的东西,即革命为什么会爆发。

让我们从新的开始说。就在2000年前后,世界达到了一种高度的互相关联性,结果将世界经济扁平化了。这一互相关联的网络是建立在个人电脑、光纤、网络和互联网服务器的扩张之上。这一平台的存在,让波士顿和北京、或底特律和大马士革变成了对门邻居。它将20亿人加入到一场全球对话之中。

先生,当我们聚焦于美国的衰退上时,世界也从“互联”走向了高度互联。它已经将波士顿、北京和今天内蒙古的包头联系在了一起。这种高度穿透的网络是建立在更为智能的手机、无线宽带和社交网络之上。这一新平台是如此便宜又如此便携,让另外的20亿人从越来越遥远的地方也加入到这场对话中。

放在中东的语境里,先生,这一新的平台已经将底特律和大马士革和达拉联系了起来。哦,您问达拉是什么地方?这是叙利亚的一个边境小镇。自从在叙利亚的起义爆发后,那里的居民就不断录制视频、发推和到脸书上发帖,历数当局的残暴。

先生,此时整个世界已经高度互联,所谓的本地已经不存在了。任何一个国家最遥远的角落里发生的事都会立刻登上这个全球平台,并被分享。当掌上电脑连上网,再有一个搜索引擎,就可以让任何人找到他们感兴趣的东西。而智能手机连上网,再加上脸书,就能让任何人找到对他们感兴趣的其他人——然后他们就可以沟通,分享不满和抱负。

阿拉伯的独裁者们可以一手遮天地控制国有电视和收音机、将所有信息屏蔽在人民之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叙利亚不可能切断手机通讯网络,就象它无法关掉电网一样。

先生,想一想这个:叙利亚已经封锁了所有的外国电台,包括CNNBBC,但是如果你能够上Youtube并且键入达拉,你就能看到最为生动的、最及时的叙利亚政府进行镇压的视频。这都是通过叙利亚人的手机或者便携式摄像机拍摄,然后上传到YouTube或者新建的网站,如Sham新闻网上。再没有什么能够被秘而不宣。

我们在阿拉伯之春中看到的第二个趋势是卡尔森定律,这最初由位于硅谷的斯坦福国际研究所CEO科特斯卡尔森(Curtis Carlson)提出的。他说,在一个很多人都能受教育,并有着唾手可得的创新工具的世界中,自下而上的创新虽然显得混乱但其实很聪明。而自上而下的创新或许表面秩序井然,但实际非常愚蠢。卡尔森说,结果是,如今的创新源泉在向下移动,更加贴近人民,而不是向上移动。因为众人的智慧会强于任何个体,而所有的人现在都有了可以创造和合作的工具。

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权太过愚蠢,动作也太过缓慢,无法控制骚乱。解放广场的革命家们是智慧的,但也是混乱的,群龙无首。因此,今天无论是公司还是国家的领导者都要能够激励、发掘、促进、然后改良和融合所有自下而上的创新。但这就需要给予底层更多的自由。您理解我的意思了吗?

但这还不仅仅只是科技的问题。正如俄罗斯的历史学家里昂阿龙(Leon Aron)注意到的,阿拉伯国家的起义和1991年俄国的民主革命在一个关键方面非常相似:它们非关自由和食物,而是与尊严息息相关。参与者都有着一种深切的渴望,即:可以自主掌控他们的生活,可以被当作是公民——国家不能一时兴起,就给予和夺走作为公民的义务和权利。

如果您想知道是什么引发了革命,其原因不是GDP的涨跌,而是阿龙所说的对尊严的需要。我们总是夸大人们对GDP的需要,低估他们对理想的渴望。而突尼斯革命的口号就是尊严比面包重要。阿龙说:点燃革命的导火索总是是对尊严的诉求。当今的科技只是让革命之火一旦点燃,便更难扑灭。

我们在中国也需要记住这一点,先生。我们应该为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感到骄傲。很多人都对此心存感激。但这不是他们生活中的唯一——在某些时刻甚至不算至关重要。阁下是否理解这一点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