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星期五

经济学人 中国经济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可或缺

核心提示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要盲目夸大它的作用和影响。
原文:Dependence on China |
The indispensable economy?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8日 | 香港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校对:@xiaomi2020


据沃勒塔勘探煤炭公司的马克•安贝所说,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阿尔法小镇仅有400名居民,包括一名兼职救护车司机和一名警察。然而,马克公司和中国国有冶金企业——中国冶金集团——在该镇投资的75亿澳元(73亿美元)将使这里未来几年内的居民数目增长至现在的五倍。这笔资金将在昆士兰建成澳洲最大的煤矿,以及一条长达490公里(300英里)的运煤铁路。澳洲的煤炭将通过这条铁路流向中国贪婪的工业之胃。

毫不夸张地说,受到中国经济影响的区域,大到国际市场,小到乡镇。据世界煤炭协会统计,中国2009年消耗了全球46%的煤炭和同等份额的锌和铝;同年,中国消耗的粗钢总量为欧盟、美国和日本总和的两倍。中国首创投资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购车总量已经超过美国,今年的手机购买总量也将超过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总和。

截至去年的第三个财政季度,9.6%的经济增长对中国来说已经在放慢了脚步了。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几乎占了全球经济增长的20%,从购买力平价理论来看则为全球的25%。

新中国崛起的头25年中,因中国企业能降低成本,在低端行业领域企业的经营业绩就反映了中国的影响力;近年来其影响力又体现在顶端行业上。比如,今年第一季度豪华车制造商奥迪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售额超过了其在德国本土的销售额;日本小松公司不久前从中国最大煤矿商手里拿到了制造44辆“超大型自卸卡车”的订单。

中国依赖指数
《经济学人》采集了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在中国的销售收入占总收入比例较高的22家公司,作为成分股指数制作了一份“对华依赖指数”图(见左)。这一指数是通过对公司市场价值和在中国取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进行加权计算而得出。“对华依赖指数”的采集对象包括两家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和高通,旗下有肯德基等一系列知名餐饮连锁店的百胜餐饮集团,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以及玻璃制造商康宁公司。

2009年中国经济增幅比美国高11个百分点时,该指数也比标准普尔500指数高出了10%。但在四月份的时候,当中国政府忙于应付国内膨胀起来的房地产泡沫时,两指数曲线均有所下降,趋于一致。

中国经济是世界经济充满活力的组成部分。仅这一点我们就可期待今年中国将推动全球经济发展。问题是,中国经济能否推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呢?

中国现在已是一些国家最大的出口市场,这些国家包括远在南美的巴西(2009年中国对巴西的出口额占其总出口额的12.5%),南非(10.3%),日本(18.9%),澳大利亚(21.8%)。但是出口并不是国内生产总值的为一唯一衡量因素。。对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经济体来说,国内消费更重要。那么,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只占其GDP的3.4%,日本2.2%,南非2%,巴西1.2%。(见下图)

全球出口到中国占各自国家的GDP比重

毋庸置疑,从出口中获得收入会对一个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产生连锁反应。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的阿法尔,,向中国出售煤矿可以刺激对矿业、铁路甚至治安部门的投资。。然而,这些经济增长倍数至多不会超过1.5倍或者2倍。也就是说,不足以使一国GDP翻一番。再者,随着经济发展迅速增长的进口额也会抵消扩大出口所带来的效益。从2001年到2008年,东南亚以外的许多国家对中国的贸易一直呈现不断加大的贸易逆差。仅仅通过对增长值进行计算,同中国的贸易往来带来的仅仅是(微小的)负面效益,而非积极增长。

中国对其周边地区和国家的经济影响非常之大。去年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额占了台湾地区GDP的14%以上,韩国的为10%。但是多项研究表明,东亚地区和国家出口到中国的货物半数左右属于半导体和硬盘驱动器之类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在中国被组装成品后再出口到其他地方。在这一类行业中,中国与其说是拉动需求的引擎,不如说它只是起一个传送带的作用——将其它市场的需求转移到别处。

然而,零部件在中国进口总额中的比例也在不断下降。来自首尔国立大学的金素英(Soyoung Kim)以及来自亚洲发展银行的李姜华(Jong-Wha Lee)和朴信阳(Cyn-Young Park)最近共同发表一篇论文中指出:中国对零部件的进口占进口总额的比率从十年前的40%降至2008年的27%。这反映出中国“正逐步从世界工厂越来越多地转变为世界的消费者”,他们写道。来自欧洲中央银行的盖博·普拉(Gabor Pula)和图厄玛·佩尔特侬(Tuomas Peltonen)通过计算发现菲律宾、韩国和台湾与美国相比,在经济方面更依赖于中国。

贸易交往并不是中国经济的波动影响全球的唯一途径。中国还采用购买外国资产从而降低资本成本、同时又通过对原材料的巨大需求而抬高它们的价格,不论制造商把商品卖到哪里,他们都会从中受益。中国经济的成功不仅能增强信心,还能进一步提高生产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维韦克•阿罗拉(Vivek Arora)和阿沙那提欧斯·瓦姆瓦柯蒂斯(Athanasios Vamvakidis)试图从广义角度来衡量中国经济增长带给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影响。据二人估计,如果中国的GDP增长率每年加快1个百分点,那么5年之后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总的GDP增长率可望提高0.4%,约2900亿美元。

危机过后,美国经济陷入低谷,而中国经济仍然展现出巨大活力。这表明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不依赖于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可以完全代替美国。今年4月,一个独立的研究公司——银行信贷分析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经济遭遇“硬着陆”,未来将会怎样?答案是:没事。该报告指出,20世纪90年代之初的日本GDP比今天的中国GDP还要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半期,其GDP增长率从5%下降到了1%,但仍未对全球经济趋势产生什么明显的影响。可以说,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要盲目夸大它的作用和影响。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