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欧洲人担心希腊债务危机将会扩散

原文:Europeans Fear Greek Debt Crisis Will Spread - NYTimes.com

译文:纽约时报:欧洲人担心希腊债务危机将会扩散

作者:LANDON THOMAS Jr.
发表时间:2010年4月27日
译者:Andy Cheng(@adianch2010)
校对:David Peng

Thanassis Stavrakis/美联社
图:周二,在雅典反政府示威上,失业的学校教师呼喊口号

希腊濒临金融崩溃之时,对债务危机将会扩散的担忧席卷欧洲。


投资者越来越担心葡萄牙、西班牙甚至爱尔兰是否能够借到数百亿美元来应付政府支出。


“就像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一样,”爱尔兰圣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in Ireland)的国际经济学教授菲利普.雷恩(Philip Lane)说,他以华尔街的挫败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作对比。“并不是基本原则的问题,只是市场不愿意借钱给你。”


周二,一家主要评级机构将希腊的债务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警告债券持有者他们的债券在重组时可能会遭受超过50%的损失。该机构还将葡萄牙的债务评级下调了两个级别。


欧洲所有重要的股票指数重挫2.5-6%,欧元兑美元跌至近期最低,自12月份以来已经下挫13%。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213.04点至10991.99,跌幅1.9%。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下调评级使得葡萄牙必须为其10年期债券支付更高的利息,西班牙的债务成本也有上升。投资者对希腊10年期债券开出的回报率已经接近10%。为这三个国家提供违约担保的成本也达到创纪录的水平——投资者显然想躲开他们。



“情况正在迅速恶化,还不知道有谁会站出来阻止希腊陷入违约的境地。”雅德尼研究公司总裁爱德华.雅德尼(Edward Yardeni)说,“这产生了一种挤出效应。”



问题在于,不仅希腊渴望获得国际援助,葡萄牙、西班牙和其他国家也必须尽快发行更多的债务 。


“西班牙不得不发行新的债务来延续现有的债务,所以他们只有指望陌生人发善心了。”来自伦敦研究机构Variant Perception公司的乔纳森.泰佩(Jonathan Tepper)表示,该公司因看空西班牙而知名。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大量发行债券,来帮助弥补像社会服务和政府工作人员之类的支出。在发达国家,这种债务被视为相对安全,因为政府可以通过增税增收来偿付债务。但政府的收入在衰退时期大幅下降,而且征收更高的税有进一步恶化经济的风险。


随着欧洲的预算赤字恶化,投资者开始担心某些国家可能难于偿付他们的债务,就像美国的房产主在前十年中借了太多钱一样。随着经济恢复增长,金融压力应当得到缓解。希腊财政部官员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官员正在全力争取在5月19日之前达成对希腊援助协议,这个日期对希腊的再融资举措至关重要。


某种程度上而言,欧洲在处理希腊问题上的无能正在加剧内部的紧张情绪,凸显欧洲内部的政治分歧。希腊获得额外援助的每一步似乎都显得太少太晚。


最新的一揽子计划是欧洲和IMF拿出450亿欧元,该计划丝毫没有缓解市场情绪,因为德国本周发表声明,它必须先看到希腊裁减更多赤字才能履行其承诺,这使得更多的人认为欧洲在支持希腊上并不是保持一致。


前IMF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曾研究过主权国家违约风险,他认为最新的一揽子计划令人困惑。“他们把钞票放在台面上,但他们可以走得更远 。”他对这个国际计划评论说。“我从来不认为欧洲能牵这个头。”


欧盟和IMF还在为希腊解雇公务员或者要求医生们缴纳收入税等政治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情况越来越明显,国际社会需要拿出更多的钱来提供帮助,不仅是给希腊,还有葡萄牙和西班牙。



巴克莱资本公司(Barclays Capital.)经济学家皮耶罗.盖齐(Piero Ghezzi)表示:“数额将会非常巨大,希腊需要900亿欧元,葡萄牙400亿欧元,西班牙350亿欧元。现在我们是在讨论真金白银。”


罗格夫认为IMF最多会承诺给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2000亿美元的援助,但他承认单单这个数额可能是不够的。



事实上,高盛(Goldman Sachs)的分析师们认为今后3年内希腊将需要1500亿欧元。正在增加的投资者的数量意味着实际所需要的数额是一个“震惊和恐怖”的数字,足以让市场相信不能听任这些欧洲的外围经济体崩溃。


周二,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一位副总裁表示,欧元区正面临自1997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启动以来最大的挑战。希腊和葡萄牙采取的削减支出措施已经引起国内的骚乱。两个国家的运输业工人都举行了抗议活动,火车站因罢工而无法使用。



来自标准普尔公司的官员表示,下调希腊和葡萄牙债务评级的主要原因在于,被迫实施的削减支出方案预计将对经济增长造成更大的拖累。这是恶性循环:停滞的经济被迫更多地削减支出,支出削减又降低了获取收入、偿还债务的能力。作为欧元区成员,这些国家不能自己印钞票来刺激经济增长和推动出口,结果就是债务不断增加,违约可能越来越大。


尽管希腊和葡萄牙受到的压力最为紧迫,但他们是相对小型的经济体。考虑到西班牙的规模,很多人将其债务危机视为正在逼近世界市场的威胁。表面上看来,西班牙的债务负担仍在可控范围内。它的债务与GDP——经济规模最主要的指标——之比值是54%,而希腊这个比值是120%,葡萄牙是80%。


但西班牙碰到的是全球所有国家中除冰岛之外最高的双赤字,即财政预算和经常账户同时存在赤字,表明西班牙对反复无常的外国投资者的依赖与日俱增。西班牙今年的到期债务总额达到2250亿欧元,这个数额相当于希腊的经济规模。



投资者购买西班牙和其他困境中欧洲国家债券的意愿正在消退。包括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在内的部分大型债券投资者已经表示,对于购买欧洲债务兴趣不大。考虑到欧洲投资者近几个月在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债券上遭受的损失,能否依靠这些投资者来提供这些国家所需要的资本值得怀疑。



我们无法预测下一个涟漪将在何时何地出现。在1997年的亚洲危机期间,俄罗斯的债务危机令世界大为吃惊。



有些人甚至担忧下一个债务危机可能出现在家门口附近——在英国甚或在美国,财政预算赤字和债务负担正在增加。英美两国发行的债务都在4%的合理范围之内。然而,即使在世界上信誉最好的国家,长期以来的廉价金融也可能走向终结。

Jack Ewing和Jack Healy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世界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来自纽约时报的更多译文

译者Andy Cheng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于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经济风云”、“纽约时报(稿源)”、“译者Andy Ch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