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9日星期二

《经济学人》 麻烦成堆的世界

核心提示:无论谁入主白宫都将发现,世界仍然渴望美国的承认,要求美国的关注,却憎恶美国的干预。

发表:2012年10月6日
来源:《经济学人》杂志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一位贤明的外交官曾说,外交政策的麻烦之处在于,它涉及外国人,他们有时候不听话。大选是经济唱主角,地缘政治通常是事后才会考虑,在距大选仅剩数周时,世界似乎满眼都是拒绝听从美国建议或诅咒的外国人。

米特·罗姆尼有个简单的解释:因为贝拉克·奥巴马的反复无常和缺乏决断,盟友已经失掉对美国的信心,敌人的胆子却壮了起来。罗姆尼抨击道,总统对美国的威力抱有矛盾的心态,不情愿坚持美国作为自由世界领袖的独特命运。罗姆尼郑重发誓,如果当上总统,他将追随里根"实力换取和平"的名言,无论在经济、军事还是道德方面都将义无反顾地宣扬捍卫美国的价值观,比如自由贸易和民主。

奥巴马阵营提出一种更为细腻的解释。美国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国家",但并非无所不能。世界有时候"令人困惑",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今年9月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在班加西遇害后这样悲哀地说。班加西正是因为美国空军才免于毁灭。

高级官员们说,奥巴马继承了两场昂贵而导致国家分裂的战争,这些战争削弱了美国的地位。结束它们是一个前提,只有这样才能开启基于相互尊重而接触交往的新时代。

世界需要美国的关注,却憎恶美国的干预。

奥巴马告诉助手,他首个任期的最大挫折就是以巴冲突难以解决。他曾经希望通过向穆斯林世界示好(始于他2009年6月的开罗演讲)来打开这个死结。如果他能减轻穆斯林对西方和以色列的敌意,就将使以色列变得更安全,从而更乐意考虑为中东和平做出让步。这个计划失败了,因为阿拉伯世界的舆论责备奥巴马实质上仍然支持以色列,而奥巴马在以色列的批评者则对美国人放弃他们焦躁不安。

奥巴马和罗姆尼之间的一些所谓分歧与其说真实存在,不如说只在于辩术。但是,在一些重要领域,他们的世界观的确不同。先说说最令人担忧的危机:伊朗对核武的追求。美国官员提到,盟友好言相劝却不起作用以后,他们对伊朗实施了更严厉的制裁。他们提到,奥巴马发誓绝不能允许伊朗以核武威胁世界。事实上,奥巴马政府看来几乎同样担心以色列方面可能单方面实施打击,特别是因为缺少美国的帮助(即能突破掩体的武器),这样的打击只"掠过"伊朗。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登普西已经公开暗示,以色列单独发动袭击多半无法摧毁伊朗的核计划,他呼吁等待制裁是否成功再采取行动。

罗姆尼阵营承诺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如果有必要甚至无需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罗姆尼的顾问们在私下也支持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界定伊朗不得越过的核"红线"的呼吁,但奥巴马政府至今仍然拒绝这一建议。尽管罗姆尼的外交政策顾问团队构成五花八门,从约翰·博尔顿这样的鹰派到罗伯特·佐利克等更为谨慎的人物应有尽有;一位顾问称,"很多人都支持"美国和以色列一道打击伊朗的想法而不是看着以色列单独行动,因为前者对美国来说更安全。

9月20日,问到与对伊采取行动的"红线"时,罗姆尼称,不仅伊朗拥有核武器是不可接受的,就连伊朗拥有制造核武的能力也不可接受,他把这定义为"不仅有裂变材料,而且有制造核弹和火箭的能力"。今年5月秘密录制的罗姆尼对捐款者的演讲也在几个月后泄漏出来。他在演讲中说,巴勒斯坦人"对建立和平毫无兴趣"。与此对照。奥巴马在9月23日播出的电视采访中仅仅把以色列称作"我们在该地区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并且似乎对内塔尼亚胡在伊朗问题上的游说置之不理,称其为"噪音"。

在叙利亚问题上,奥巴马则划出一条公开红线:动用或移动该政权贮备的化学武器。美国已经要求叙利亚政权更迭并向叛军提供非致命装备,比如无线电。但是,一些官员警告人们不要拿伊朗与叙利亚对比,因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由美国领导的北约空中力量支持。他们说,叙利亚拥有的俄制防空系统属于全世界最先进之列。

罗姆尼支持联合土耳其和沙特,为反对阿萨德的叛乱分子提供武装。他在竞选中批评奥巴马寻求联合国安理会支持自己的叙利亚政策,从而让拥有常任理事国地位的中国和俄罗斯得以行使否决权。但是,罗姆尼至今仍然排除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可能性。

在更广大的中东地区,罗姆尼把"阿拉伯之春"说成是用词不当,声称缺乏对宣扬民主的关注可能把这场起义变成"阿拉伯之冬"。罗姆尼指责奥巴马把以色列扔到"车轮底下"——无论是在联合国当众批评以色列,还是要求把以色列做出让步作为开始新和平谈判的前提。他领导下的白宫将"断然"警告土耳其和埃及不要采取反以政策,并将减少对巴勒斯坦的援助——如果他们继续寻求联合国承认或组建一个包括哈马斯在内的联合政府。

罗姆尼的阿富汗计划不那么详细。共和党人谴责奥巴马把2014年作为美国撤出战斗力量的最后期限,指责他使塔利班得以耐心等待西方部队的离开。罗姆尼说,他如果上任,会询问在阿富汗现场的指挥官有关撤军的事宜。顾问们在私下承认,厌倦了战争的选民不会容忍阿富汗局势"重新升级"。

今年早些时候,罗姆尼把俄罗斯称作美国的"头号地缘政治敌人",这使奥巴马说他的对手陷入了"冷战时空扭曲"。罗姆尼说,他当时讲的是俄罗斯作为核大国却乐于在安理会上否决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罗姆尼把弗拉基米尔·普京称作"认为苏联很伟大而不是邪恶的人",并且批评奥巴马"调整"对俄关系,说他作出重大的让步,却没有换来什么回报。他说,给俄罗斯的"礼物"包括主动提出削减美国部署的核弹头,以及愿意延迟原本计划在东欧部署的反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俄罗斯把这描述为对自身利益的威胁。但是,罗姆尼实际开出的俄罗斯政策药方不像他的诊断那么富于戏剧性,包括重新考量奥巴马关于削减武器的决定,以及重新考虑如何针对伊朗这类无赖国家弹道导弹威胁制定有效的防御机制。

罗姆尼竞选团队的一位共和党顾问断言,引起罗姆尼"本能"反应的地缘政治敌人其实是中国。这名顾问说,罗姆尼认为,中国当局"恃强凌弱"。罗姆尼当然喜欢把践踏自由贸易规则的中国人称作"骗子",在他对蓝领选民讲话时明显如此。他发誓,入主白宫第一天他就将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他还指责奥巴马袖守旁观,任由中国人为地压低本国汇率。

这种言论让一些商界领袖警惕。他们担心高调的货币冲突会在中国国内引发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应。罗姆尼的核心集团私下里淡化把中国称作货币骗子的重要性,称这仅仅促使财政部开展调查。他们宁愿谈论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问题,暗示罗姆尼将在这条战线上与盟友合作向北京施压。

罗姆尼在竞选宣言中说,美国应当扩大在西太平洋的海军力量,应当让中国看到寻求地区"霸权"将比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参与者代价昂贵。他的竞选宣言抱怨说,朝鲜专制政权无休无止地得到放弃核武的优厚奖励,结果反而扩大了他们的军火库。但是,正如在其他领域一样,罗姆尼给自己很大的回旋余地。他的宣言没有承诺向美国的亚洲盟友销售先进武器,只是会"重新考虑"这个棘手的问题。宣言安抚地说,美国的目标不是建立一个"反华联盟"。

这在一定程度上等于承认全球力量对比的变化,尽管罗姆尼常说要把本世纪变成第二个美国世纪。但这或许也体现出他政治外表下的商人本质。当问到外交政策中什么最令罗姆尼感兴趣时,他的一位顾问毫不犹豫地回答:"经济增长"。天性支持自由市场的罗姆尼在共和党初选时发誓拒绝用美国的钱救援欧元区银行或政府。他说,欧洲可以照顾自己。

无论谁入主白宫都将发现,世界仍然渴望美国的承认,要求美国的关注,却憎恶美国的干预。奥巴马执政之初在痛苦中学到这个教训,他花了太长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冷静含蓄的形象给美国及其长期盟友的关系造成实际损害。奥巴马已经学会表现出一点热情,或者至少装装样子。罗姆尼也属于冷冰冰的那类,在本应轻而易举的伦敦奥运之行中冒犯了(总是很敏感的)英国人。如果当选,他也不得不学习在得不到多少回报的情况下让外国人感到被爱的艺术。没人说过做不可或缺的国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