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金融时报》中国的内斗——权力交接之争的秘密

核心提示:《金融时报》记者在海外的秘密地点采访李俊,这位在重庆"打黑运动"中被指控为"黑老大"的前富豪受到酷刑折磨、资产几乎全部被没收、家人中多人被判刑,目前他本人仍在被中国的安全人员追踪。他讲述了他的故事,为难得一见的政治精英的内斗掀开帘幕一角 ——"对世界来说这是一种警示,如果薄熙来掌握了权力会发生什么。"

原文:Chinese Infighting: Secrets Of A Succession War
作者:《金融时报》记者(原文没有披露记者姓名)
发表:2012年3月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摘要:在"打黑"中涉嫌的亿万富翁控告遭到了折磨,他的述说为难得一见的政治精英的内斗掀开帘幕一角。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细察薄熙来:上图是北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他的"打黑"运动受到质疑之后,他的未来看起来疑云重重。李俊是被捕的富商之一,他说,去年他从拘留所被释放后就亡命天涯。】

他穿着金属蓝的鞋,粉红色保罗衫,一顶磨坏的棒球帽拉到已经有些秃顶的发际线之下,李俊看起来更像是一名普通的中国中年游客,而不是一名国际逃犯。

事实上,他曾是中国西南城市重庆的一名亿万富翁,逃亡海外的前房地产开发商,此前,他被逮捕、被折磨,他的资产也在中国近年来最严厉的一次打击"有组织犯罪"行动中被收缴一空。

逃亡了一年多之后,李先生决定在此时讲出他的经历,对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而言,现在是这位打黑始作俑者的政治前途令人吃惊地多云转阴的转折点。

星期一,中国最高层的领导们齐聚北京,参加橡皮图章人大的年度会议,中国全国上下都聚焦薄熙来——这位中共高层领导人的"太子",前途究竟如何。

李先生的命运逆转为中国的政治精英内斗提供了罕见的一瞥,他的悲惨故事提供的线索说明,如果薄熙来实现他的野心——领导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的话,中国可能走向什么方向。

直到一个月前,薄熙来还是进入九人组成的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如果成功,他将有权处理中国政策的方方面面以及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相处的方式。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在内的七名成员预计都将在今年年底时被替换。但是,这是在二月,薄熙来信任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试图叛逃到美国使馆之前的事了。王透露了他的上级最黑暗的秘密,并声称与薄熙来决裂后他的生命受到危胁。

这一事件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和国外媒体报道披露出来,王的背叛对公众来说再震惊没有了,因为王立军和薄熙来引以为豪的“重庆模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模式糅合了有共产主义怀旧色彩的民族主义、公共服务的改善和打击重庆当局所称的“有组织犯罪”,该模式被广泛认为是政治上的大手笔,会确保薄熙来今年晚些时候被提拔入常。

在薄熙来和王立军的指示下,警察和军队指控数以万计的富商参与了“有组织犯罪”,刑讯逼供让十多名“主谋”被判重刑和死刑。“打黑”运动主要针对富裕精英,普通百姓则大为欢迎。

今天,无论是重庆模式,还是薄熙来升到权力顶峰的机会都受到了质疑,党和公众开始对这一实验到底意味着什么提出疑问。

华盛顿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北京精英政治方面的专家李成教授说:“你不用是一名政治分析家就能了解薄熙来的目的所在:在未来的政治局常委中谋得一席。”

李俊在中国境外的一处秘密地点说得更直接:“重庆模式就是新的红色恐怖,薄熙来和王立军践踏法律和人权,攻击他们的政敌,为巩固自己的权力为所欲为。”

李俊对他所遭受的苦难的描述有大量书面证据可以证明,其中大部分已被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专家和哥伦比亚大学的黎安友教授证明为真,黎安友是知名汉学家,也是《天安门文件》(泄露出来的六四镇压官方文件汇编)的共同作者之一。

李先生在《金融时报》的几次延伸性采访中描述说,在2008年年中,薄熙来推出他的“唱红打黑”讨伐运动时,他本来不以为意——这个运动结合了引人注目的民粹主义“唱红”运动,和有攻击性的“打黑”(黑社会犯罪团伙)。在金融危机和房地产市场下跌中,李先生本来正忙着在重庆与人民解放军谈判购买一大块军事用地,他计划将之发展名为“香格里拉”的豪宅项目。

但土地成交后不久,李所在的区委书记让他把土地交给政府,并要变成一个公园。李军几次回绝了这位书记和他身边的人后,在2009年年初,李俊发现自己成了警方调查的目标。"我没做什么坏事,因此我拒绝与他们见面,只是照常营业,"李先生说。

当时,他跻身于重庆市最富有的30人之一。他广泛投资于房地产、加油站、夜总会、金融和酒店管理,总计年收入达到10亿人民币($1.59亿美元),他估计当时他的总资产约大约有45亿人民币。

但是,2009年6月,数十名商人在席卷全市的“打黑”运动中被捕。当政府越来越逼近他的时候,李先生把公司的所有权转移到他的哥哥李修武,和他的侄子台士华的名下,两人都是月工资为8,000元的低级别员工。他还与妻子离婚,试图保护她和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女儿,然后逃离重庆。

他后来得知,2009年8月22日,负责“打黑”活动的公安局长王立军亲自签署命令,建立文武联合工作小组,调查他的案子。同年12月4日,他回重庆秘密访问家人的时候,他被警察抓住、蒙面、上铐、带走审讯。

李俊说,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他遭受了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通过刑讯逼供,他们试图让他承认,他是一个从事贿赂、贩枪、拉皮条、高利贷和支持非法宗教组织的黑社会老大。在审讯的的多数时候,他的手脚都被绑在“老虎凳”上,后背是带钢条的铁凳而不是椅子,他经常被打、被踢、被电棍击中。

头一个月,他被关押在重庆市的一个拘留中心,有数十名其他商人也被指控为犯罪团伙,他说,所有的人都被严刑逼供。

他有非常详细的包括姓名、日期、地点和手机号码的记述,证实了一些商人的辩护律师所说的,打黑运动中广泛使用了酷刑。

华东政法大学的教授童之伟最近在一份提交给中央的关于重庆打黑的详细报告(网络版)中说:“重庆所采用的方法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是罕见的,一种方法是秘密扣留任何可能为被告作证的人,另一方法是拘押敢说出去的任何家属。”

许多政界人士和分析家认为,薄熙来打黑的主要目标是抹黑前任重庆市委书记,也是竞争政治局常委席位的汪洋。重庆的商人​​和政府官员多是在汪洋(与王立军不同姓,没有亲属关系)的治理下蓬勃发展起来的。打黑运动最引人注目的牺牲品是汪洋手下的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他在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

汪洋和薄熙来因为直言不讳的政治拉票和对抗而被称为“两尊大炮”,薄汪二人对中国的未来展现了迥然不同的前景,汪洋现在是南方的广东省的党委书记,强烈地认同一种全新的政治和经济道路。

现居多伦多一位资深的中国记者姜维平说:“中国正处在一个历史性的十字路口——要么转向汪洋等人所提倡的政治改革,要么返回到薄熙来喜欢的一场新文革中。”2001年,在薄熙来的指示下,姜维平因为在一本香港杂志发表了三篇评论文章而被判刑八年。“如果薄熙来胜利、中国转向的话,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

王立军企图叛逃,随后又被拘留,这看起来毁了薄先生的机会,并引发了一波有关他重手打黑的反思浪潮。

据李先生和许多其他证人所说,在重庆各地分散存在着多处秘密拘留室和"牧场" ,在那儿对囚犯进行着最残酷的刑讯。

2009年12月31日,李先生被带到重庆一处军事兵工厂,里面是专门建造的审讯室。在那儿,他被捆在"老虎凳"上六天六夜,高功率泛光灯、电击和重复殴打让他保持清醒。当他大小便失禁后,他被迫坐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他说,当他们塞给他20名高级军官的名单,并被告知要指控这些人违法的时候,他意识到薄熙来希望利用他来清除政治对手。

大约在2010年2月10日,经过几周这样的虐待之后,抓他的人说,如果他同意为他买的香格里拉土地支付40,043,400元的话,就可以免除痛苦。他们说,他们已经决定,他不是主要罪犯,但违反了与军队的土地销售合同。

《金融时报》从2009年年中的正式文件中看到,当时其实是军队方面违反了合同,在调查李俊的专案组成立仅两个月前,双方都没有什么悬而不决的纠纷。“当他们告诉我,我违反了合同,不付钱就得不到自由,我觉得我已经被一群土匪绑架了,而我别无选择。”

分析家和专家们说,要支撑“重庆模式”那种广泛的社会福利计划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没收“非法”财产可被视为一条不错的解决之道。

“[打黑运动]主要和基本目标是削弱和消除民营企业和相关的企业、企业家,从而巩固国有企业或地方政府财政,”童教授在他的报告中写道。“重庆的打黑最显著的结果是大量的民营企业家失去了金钱、权力和家人。”

2010年3月5日,李先生在支付了“罚款”后被释放,抓他的人还给了他一套文件说明他们没有发现他的犯罪证据,他是一个好人。

李先生后来才知道,拿到了他的赎金的军队单位奖励审讯他的警察们10万元人民币奖金,并邀请他们到军队靶场以重机枪射击,喝专供军官们的茅台。

调查李俊的公安部门拒绝发表评论。重庆市公安部门称案件"尚未解决",关于此案的报道被禁止。薄熙来及重庆政府拒绝接受本报采访。我们无法联系到所涉及的军队单位。国家媒体报道指李俊是一名黑老大,那些审讯者已经为他免除的罪行,仍是指控他的罪名。

他获释的几个月内,生意萧条,接着,李先生得到匿名的风声,称他将再次被捕,2010年10月,在他的妻子的帮助下,他设法从中国的另一城市逃到香港。他逃跑后刚一落地,就发现他的妻子和31名家人和公司员工都被立即逮捕。

接受了他所转移资产的哥哥和侄子去年分别被当做"黑老大"判处了18年和13年徒刑,他的其他家人和员工被判刑8个月至数年不等。因为帮助他逃跑,他的前妻被判处一年徒刑。政府没收了他几乎所有的资产。

国家媒体报道,安全人员跨国搜索他,李先生声称,他有可靠的信息,打手在追踪他,迫使他经常更换国家和地点。

现在他几乎身无分文,由国际人权团体支持,他希望有一天能重返中国,但除非薄熙来失势,这是不可能的。他说:“我是重庆打黑的黑暗秘密的活证据,我的事对世界来说是一个警告,如果薄熙来上台,会发生什么。”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王立军事件"相关的更多译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