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经济学人》博客:披着猪皮的狼

核心提示:即便是暗箱操作的香港选举也可以状况不断。借用香港媒体的比喻,无论是象猪一样的唐英年胜出,还是象狼一样的梁振英胜出,中央都可能要面临头疼问题。

原文:Banyan: Wolf In Pig's Clothing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年2月18日
本文由译言网网友vanson翻译;译者的志愿者校对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

中国的预备领导人习近平要处理的严峻问题有一箩筐。香港官员们认为,在他前往美国接受殷勤款待之前,还有许多繁杂的官僚琐事亟待解决,其中就包括主持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香港人一直在密切注意,期待中央指定谁取代即将离职的曾荫权特首担任香港地区的下任领导,曾荫权是一位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就担任公职的老资格, 他在2005年成为了香港第二任后殖民时期的特首。现在还没有放出什么风声。对某些人而言,这令人担忧——香港还不确定谁将赢得将于三月二十五日进行的"选举"。

之所以给大选加上引号,因为这并不是一次正式的大选,只是给北京的决策走一次过场而已。全体选民组成了一个选委会,这1200人(全港共700万人)是根据"界别功能"分组选举产生,他们代表着各个选区不同的诉求。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传达中央的决定:谁将是下一任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特首。

不久前,事态看起来还挺明朗。中央只用了只言片语便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唐英年将上位,之前他放弃了家族纺织业生意的首席执行官职位,先后担任过立法会议员和一系列政府高级职位,并于近日宣布参选下任行政长官。但随着为期两周的竞选提名阶段于本周展开,两位潜在的候选人皆获得了至少150位选委会委员的提名,有资格成为唐英年的竞争对手。对此中方表示,其中某位候选人也可以接受。

其中一位,何俊仁,基本是来打酱油的。他来自中央政府不待见的民主党,也不是党内的风云人物。部分民主党人士承认,即便他在党内举足轻重,仍然前路渺茫,选民们都知道特首应该要能和中央做交易。 

中央可接受的新候选人是另一位梁振英,昵称CY, 可是他是披着羊皮的狼,套用香港媒体的比喻:这是猪(唐英年自鸣得意而略显愚钝)狼(梁振英自私而有进攻性)之争。长期以来公众都怀疑他是一位"亲北京"的政治家,一位地下中共党员,他对唐英年构成了极大威胁,并且在民意调查中击败了唐英年。香港大学民意测验家计划在正式投票前两天组织一场在线"虚拟"投票,届时梁振英的领先势必将被解读为一个阴谋。在中央政府未表态的情况下,即便是对北京最忠诚的香港政党也不知道谁能将在最后获胜。

现如今香港特区扑朔迷离的怪象大概有如下三种解释。一种是香港的选举竞争是党内领导在暗中较劲、扩张势力的体现,可看作是今秋天将召开的十八大激起的涟漪。唐先生是"太子党"的选择,习近平即这一派,而梁先生是共青团的人,后者以现任党领袖的胡锦涛为首。 

第二种解释是唐英年实在是一个极其无能的候选者。没有人能像他这般成功地将对手培养为竞选大热门。在许多香港人看来,唐英年平庸无能,坐享祖上财富和特权,是那种外表和蔼,看似值得信赖的笨蛋,在英国统治时期,像他这样的废柴确是英国人的首选。他则认为特首职位似乎非他莫属,什么也不做——他不给民众讲解详细的政策计划,也不参与选举辩论。民主党的一位资深议员刘慧卿评论唐生的竞选方针的时候说:"他这是在坐等龙袍加身"。而唐生任何一项试图抹黑梁生的爆料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被接连抖出唐在私人生活及工作上的丑闻。最近又传出唐英年的妻子涉嫌违建,这可能将迫使其放弃参选。

第三个可能性那便是唐先生恰好成了公众不满的现任政府代表,民众认为现任政府做得不好。他们抱怨到,自从97年回归之后,贫富不均拉大了,房子也变得越来越贵,无法负担。

最近香港民众对于"双非"婴儿潮的不满也越发激烈,认为这利用了香港基本法中的一个漏洞,就是父母都不是香港人的婴儿可以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在2010年香港出生的40,000个宝宝中,有超过45%是大陆孕妇所生,医院已经难以负荷。自从2001年的港产孩子都享有当地的受教育权,已经有超过130,000的婴儿在香港出生。而港人又抱怨是大陆人引发了对婴儿奶粉的大量需求与房价上涨。大量的内地游客来港自驾游也增加了香港的道路安全压力。唐生说这样的情形有利于两地融合。而这恰恰是港人所担心的。

令人警惕的先例

反对唐英年对中央而言可能是一次契机——或者是一出精心设计好的闹剧。先将唐强行指派给香港,当事态发展到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也就是激起民众真正的怒火之时,也就是在2017年,中央承诺要进行"普选",让早已安插进内部的候选人重出江湖之际,尽管候选人要如何证明他们的资格还未确定。所以通过确保梁生的的当选,大陆能够获得听取民意的美誉,同时又安插了忠诚的心腹。

但让梁振英当选也存在隐患。梁生的获胜会给那些富商们带来警告,而大陆一直视他们是最佳拍档。除去几个特例之外,这些大亨们清一色的支持唐生,也许是害怕梁生的政策会侵蚀他们的房产价值。梁生的胜利也有会开一个令人警惕的先例:一旦中央指定的候选人在选举中失败,谁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香港"相关的更多译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