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 位于抗议活动中心的中国村庄举行选举

核心提示:在大胆抗议官员腐败并把地方官赶下台不到两个月后,乌坎村的数千名村民昨天做了一件很多人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他们进行了公开独立投票,从而迈出决定这个广东省渔村未来领导层的第一步。

原文:Residents Vote in Chinese Village at Center of Protest | The New York Times
发表:2012年2月1日
作者:ANDREW JACOBS 发自北京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A-1-articleLarge.jpg
【星期三,一位村民拿着选票走出设在乌坎村一个教室中的投票站。图片来源:Bobby Yip/Reuters

  就在大胆抗议官员腐败并把地方官赶下台不到两个月后,乌坎村的数千名村民昨天做了一件很多人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他们进行了公开独立投票,从而迈出决定这个广东省渔村未来领导层的第一步。

  昨天的村民选举委员会推选大会以貌似不大可能的方式标志着一场对峙的和平终结。在中国的许多乡村,这种与全副武装的安全人员进行的对峙本来会以暴力的方式收场。

        地方官员说参加选举的人数比例很高,该村13000居民中大约有一半人参与了投票。

        持续11天的对峙在12月底平息,来自省会的共产党高级官员与乌坎村民自行任命的领导人达成协议,承诺进行自由选举,并对存在问题的房地产买卖进行调查,乌坎村民说这些买卖掠夺了该村的绝大部分可耕土地。官员们也同意彻底调查在被警察拘押期间死亡的42岁村民领导人薛锦波之死,并归还他的遗体进行安葬。

        乌坎村另一个意外的胜利,是当地共产党在上个月选择一位抗议的领导人担任村党总支书记。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成功地化解了这次对抗,他将村民的骚动描述为合理的诉求,官方的《人民日报》鼓吹这种解决方式是官员们应对遍及全中国农村的紧张与不信任的潜在模式。"这提示我们,面对群众的利益诉求甚至是矛盾冲突,地方政府要有高度的大局意识。"这份报纸在12月份如是说。

  尽管进行了选举,但政府的一些承诺很难兑现。官员目前还没有宣布对土地买卖问题的裁决,而且据抗议带头人薛锦波的亲属讲,官员至今尚未归还薛锦波的尸体,归还条件是要求他的家人签署一份承认他死于自然原因的声明。尽管开出的交换条件丰厚,但薛锦波家人拒绝就范,坚称他是在去年12月接受审讯时被折磨致死的。

  尽管为无法埋葬父亲而感到灰心丧气,但22岁的薛健婉表示,广东省官员承诺的选举如期举行让她感到欣慰。目前在一所小学当老师的薛健婉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们所有乌坎人都认为,这场选举标志着我们村子的一个重大时刻。这是我们几十年来头一次举行透明的选举,这是迈向真正民主的第一步。"

  这次选举出的11人选委会将负责组织今年3月的村委会选举。

  尽管一些分析人士将这次投票形容为一个转折点——一个将影响中国其他村庄的转折点,但是其他分析人士则对民主的长期前景持怀疑态度,这是因为共产党坚决不肯分享权力。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地方选举出来的村委会负责成千上万个中国村庄的卫生、社会福利和其他日常事务,但它们通常被视为有缺陷的。共产党官员通常决定着谁能参选,或是操纵着投票。一旦当选,村委会成员就会轻易地被县镇一级的金库收买。

        土地买卖是地方政府运作的主要来源,经常也是最腐败的来源。乌坎村民说正是前任村党委书记薛昌卖掉了该村三分之二以上的集体所有土地,和他的副手分享了卖地的收益。薛从1970年开始就占据着这个位置,直到村民们在骚乱中将他赶下台,并掀翻了警车,袭击了政府的办公室。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说,他认为乌坎村的最好结果是一场不受污染的选举。他说:"鉴于所有媒体都拭目以待,情况会好一些。"他指的是数十名涌到乌坎采访的外国记者。"如果这是一场良性选举,那么对中国来讲将是不寻常的。"

  但是中山大学教授林江说,他希望乌坎村的例子能够有力回击那些宣称民主不适合中国农村百姓的说法。他说:"中国农民或许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乌坎选举表明,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这一点并不意味着你不能选举代表你利益的官员。"

  45岁的杨色茂是抗议领导人之一。他对此表示同意。周三晚上,他在电话中说,部分缺乏合规文件的村民一开始被禁止投票,但当地官员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允许他们在周四投票。他说选票总计6244张。

        杨色茂说:"我能保证的一件事是,我们将在3月份举行公平、公正和透明的选举。我很骄傲地看到乡亲们对民主的热情。从现在开始,不大可能有任何人再敢操纵乌坎的选举了。"

        史达(音)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