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经济学人》深蓝细节中的魔鬼

核心提示:在学术圈,关于南中国海的讨论争辩不绝。有人认为,南中国海将成为未来的波斯湾。而这种预言可能随着相关方的争斗变成自我实现。"得南海者得亚太"这种论断也许会得到检验。

原文:The devil in the deep blue detail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2年2月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大叮田"翻译,已经二次校对

20120204_ASD000_0.jpg

南海问题已经在整个相关学术圈引起了不绝的争辩。但是,对这个争辩了这么久的热门国际话题有个明显的问题:如此多的争辩中、晦涩的术语、众多的会议与研究报告——总结起来说就是,吵来吵去,但恼羞成怒动武开枪的事件则几乎没有。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评论者总趋向于把这些争吵看做预警信号。"中国南海将是未来的冲突之地。"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去年九月的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文章作者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预测说,"就像冷战中德国的土地成了扩军的借口,中国南海在未来几十年中也将成为扩军的借口。"

他或许是对的。这些围绕南海的争论一点没有解决的迹象。可是它却持续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威胁到全球和平,也不一定成为中美双方紧张的焦点。这种用类似冷战的句式来描述南海很容易变成预言的自我实现。一个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最近的一期出版物上("Co-operation from Strength")把南海问题当做美国海军扩张的理由。而中国的一些观察家则似乎太急于要成为海上的冷战斗士。

一些中国媒体对一月底菲律宾向美国要求最大限度地利用双方的军事合作一事的反应可作为一个例子。菲律宾表示愿和美国举行更多的联合军演,及让更多的美军驻扎。媒体解释说,官员们称这是由于"地区纷争"带来的威胁在上升。美国不打算拿沙巴岛问题威胁马来西亚,那么此处指的肯定就是南海了。菲律宾是南海岛屿、暗礁、礁岩和水域方面的声称主权方之一,与中国有激烈的争吵。中国的《环球时报》肯定要这么解读这则新闻(指上述的"地区纷争"意指南中国海),还呼吁要对菲律宾进行制裁。

菲律宾政府已经付出了一些政治代价来换取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最近的一个事件让中国感到受到了挑衅,十二月份,菲律宾称,中方无视尽管菲方的抗议,让三艘舰船入侵其所谓的"西菲律宾海"。如此的争端是很多见的。中国和台湾(即中华民国,但很大程度上不提民国也没关系)似乎声称对全部中国南海拥有主权。而越南却声称对其北面的帕拉塞尔群岛(译注:即西沙群岛)有主权。中国在1974年将其驱逐。在南面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即南沙群岛)马来西亚,文莱和菲律宾都声称对其一部分拥有主权。过去南海曾发生过武装冲突。1988年的中越南海海战。1995年中菲美济礁事件。通常,冲突常常以双方争相在不同小岛上建建筑或者渔船和探油椽的骚扰的形式出现。但更主要的则是通过外交互相施压。

由于其巨大的经济潜力,南海成为火药桶的可能在不断提高。这里有全球十分之一的捕鱼量;一半的全球洲际贸易的货物要从这经过;简言之,若将其比作一个如未来之灵(译者注:《圣诞颂歌》中的角色)萦绕于相关学术文中的词语来概括这个地方便是"新波斯湾"。这里拥有大量的石油资源,而能源紧张的中国已把它视为己有。

在众多原因中,有三个可以概括出为什么南海议题变得越来越受人关注。第一个,美菲之间"加强"军事合作部署。这又是在美国高谈阔论的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背景下发生。在此之前,十一月,美国已与澳大利亚达成协议,将在达尔文市永久驻军。中国发现美国正在通过军事发展和与象菲律宾(人口将近一亿)这样的"小"国结盟来牵制其崛起。第二,菲律宾和越南也许马上就要在这片海域开采原油,中国可不想让他们开此先河。

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中国的立场持续让那些对南海提出主权的国家感到惊慌。例如,中国用以宣示主权的九点虚线并无明确依据。还有,中国拒绝与包括四个宣示主权的国家的东盟进行谈判。好像中国准备各个击破。最近,与中国争吵最激烈的便是越南。不过两国的关系近来已有缓和,因为中菲之间的紧张。而去年7月,中国确实与东盟就对一套行为准则进行声明的"指导方针"达成一致,这套行为准则是双方早在2002年为减少南海地区的冲突而商定的。去年担任东盟主席国的是印度尼西亚。而今年与明后两年东盟的主席国(分别为柬埔寨、文莱、缅甸)都有可能会冒着与中国为敌的风险将南海问题变成一个多边问题。

冷战是怎么开始的

现在看来,去年7月的"突破"更像是一个拖延战略。不仅处理争端的措施遥遥无期;而且连商讨可以达成一致的框架的迹象都没有。中国的想法似乎是,虽然这些国家在发展他们的军事力量,但是中国可以花在军费的开支远超他们。因此,很快就能成为地区霸主。而有强大实力的海军并对航海与商业自由一直有兴趣的美国也会更多地参与到此地区事务中。就像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所说:"得南海者得亚太。而中国似乎是下定决定要测试一下这一论断。"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