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华尔街日报》改革的新推动力

核心提示:一份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撰写的报告《中国 2030》将于下周一公布,该报告旨在为新领导层提供中期的政策建议,报告提出缩减国有企业的规模,部分建议引起了激烈的讨论,预期也会遭到官僚机构的强烈抵制。

原文:New Push for Reform in China
作者:Bob Davis
发表:2012年2月2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视频:点击这里查看本文作者录制的原声视频《华尔街日报》的Aaron Back有关于这份新报告的详细信息。该报告呼吁要减少巨型国有企业的规模,否则可能要经受严重的经济后果,图片来源:STR/AFP/盖蒂图片社】

北京——我报独家披露一份预览中国的经济报告,本报告由世界银行和政府内部人士准备,会提交给中国的领导人。报告所言令人吃惊:中国如果不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则会面临经济危机。这些改革包括减少巨型国有企业的规模,使其运作更类似于商业组织。

根据六名曾经准备和审看过《中国 2030》的人士说,这份由世界银行和中国的政府智囊撰写的报告周一即将公开,其中谈到了中国最有政治敏感性的一些经济问题。

这些人士说,这份报告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准备在今年接过权力的中国领导人。报告挑战了过去十年在胡锦涛主席领导下发展起来的中国经济模式,在这一阶段,国家在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的角色扩张了。

报告警告说中国的发展正面临着快速减退的危险,并且不会给出什么预兆。这在其他高速发展的国家,如巴西和墨西哥都发生了,一旦它们到达某一收入级别,就出现了经济学家们所称的"中等收入陷阱"。发展速度急速下跌会加深中国的银行部门和其他问题。根据参与这一项目的人说,该报告警告说,这可能触发一场危机。

Inline image 1
【图:中国的一家煤矿。煤矿是国营领域。图片来源:路透社】

报告建议国有企业要受到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督,还呼吁中国要勒住地方政府融资,促进竞争和创业精神。

一家北京的投资公司Primavera资本集团的总裁Fred Hu说:"中国的国有企业正在十字路口。" 中国政府必须决定"是要走让大型国企占主导的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还是发展自由市场的创业之路。

Inline image 1
【图:国营企业占中国经济的比例 原图:WSJ 图片汉化:译者】

还不清楚《中国 2030》是否会在下周公布的时候预测出某个增长率。但是一家美国的智库Conference Board当前的预测是2012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8%,从2013-2016年年增长率会降到6.6%。在伯克利的加州大学的经济学家Barry Eichengreen,亚洲开发银行的Donghyun Park,韩国大学的Kwanho Shin在研究了其他国家的增长率历史之后,认为中国的增长率在2015年左右会开始"下滑",至少2个百分点。

尽管增长率的下滑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已经以10%的平均增长率发展了三十年,这种下滑对于世界经济来说关系重大。欧洲和日本都在对抗萧条,美国则在经历疲软的复苏,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可靠的源泉。在拉丁美洲、亚洲、北美和中东的大宗商品厂家依靠中国来发展,欧美的资本密集型商品制造商、农民和时装品牌也是如此。

这份报告会在多大程度上重新塑造中国的经济还不得而知。即使在它发布之前,也已经受到了管理国企的官僚们的强烈反对。那几位参加了讨论的人士这么说。

中国的政治预备继承人习近平现在是副主席,他的经济政策会怎样没有给出什么蛛丝马迹。分析家们预计这份高调推出的报告会鼓励习近平和他的盟友讨论对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进行改变,现行模式已经让中国的私营企业家们产生了警惕,也让中国和主要的贸易伙伴,包括美国产生了紧张。

报告的作者认为,有世界银行和发展研究中心的认可,后者是中国最高决策机构——国务院的智囊,会加重报告提出的建议的政治份量。中国的政府圈内人士普遍看重世界银行,特别是世行在帮助中国早期进行市场改革时曾提供过建议。

他们还认为,有发展研究中心的二号官员,刘鹤的影响力也能协助确保这些发现会被高层领导严肃考虑。刘鹤是给最有权力的政治局常委提供建议的一名高级顾问。他拒绝就此置评。

刘先生是起草中国现在的五年经济计划的高层中国人员之一,并被认为和中国的现任领导人及未来的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都有紧密联系。刘先生定期与美国官员会面,并公开地说外国的压力和想法可以帮助中国达到改变的转折点。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研究专家李成说:"刘决定给[他们]什么信息、给政策制定人提供建议,并组织安排会议议程。"

世界银行的主席Robert Zoellick在一份声明中宣布这份报告会被发布,还说:"本报告给出了在中期的时间内进行发展的路径建议,帮助中国完成成为高收入社会的转变。"

世界银行和发展研究中心都不愿就《中国 2030》报告中的发现进行专门评述。

在Zoellick先生于2010年9月在一次北京之旅中提出要做这份报告时得到了中国副总理李克强的支持,他预计会在明年成为总理——这是又一线索说明新的领导班子会好好地读这份报告。

目前,国有企业凌驾于中国经济之上,主导了中国的能源、自然资源、电讯和基础设施行业。它们还能从国有银行轻易地获得低息贷款以及其他优惠。

美国的财政部长Timothy Geithner和其他的西方官员们认为给这些企业提供的补助扭曲了国际竞争。从国内来看,有批评说这些企业遏制了内部竞争,利用垄断利润扩张到别的行业,并只支付微薄的红利。美国财政部的一名官员周三说美国支持可以增强私营企业能力的改革,来和国有企业竞争。

世界银行和发展研究中心认为资产管理机构应该监督国有企业。资产经历会力图确保这些企业都在商业的范围内运营,而不是为了政治目的。他们会出售判断为无关的企业,让私营企业在被排挤的领域更容易竞争。

上个月, Mr. Zoellick在芝加哥与经济学家们的一次对话中说:"中国需要限制国营企业的角色,打破垄断,让所有权分散,降低私营企业的进入门槛。"

当前,许多国有企业都有房地产分支机构,这些机构倾向于为土地出高价,帮助吹大了房地产泡沫,而中国政府正在力图给房地产降温。

与报告有关的人士说,这份报告建议国有企业要向其所有人——政府缴纳大幅调高的股息。这会增加政府的收入,有财力支付新的社会项目。

巴克莱资本的经济学家黄益平说:"这是一份有创意的建议。"世界银行和发展研究中心都没有提出要让国有企业私有化,认为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学家们说从利润滚滚的国有企业获得的股息现在常常被国有资产监管委员会(SASAC)转移到无法盈利的国企中,SASAC是规范国有企业,并努力要让它们有盈利的机构。

Inline image 2
【图:赶超 原图:WSJ 图片汉化:译者】

SASAC和中共的人事机构任命国有企业的领导,也可以更换他们,这让政府在国企做决策时有了很大的影响力。该报告是否会建议改变这种安排,还是会提出资产管理者如何雇佣和解雇的建议则不清楚。

一名参与《中国 2030》报告的人士说,如果处理人事问题是"最有争议的议题,直到最后时刻还有争论,"他补充说参与人经常在国家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以及政府和党应当持续扮演多重要的角色方面出现意见分歧。

即使如此,一名报告参与人说,SASAC在《中国 2030》小组会议上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预期会努力阻止该报告的意见被采纳,可能是担心它的权力会丧失。的确,许多建议都被认为太有政治争议性,一些中国人坚持要在报告上写上"会议版"——意思是在周一的北京会议上听取了评论意见之后再做修改。

周三,SASAC没有立刻回应我们的评论要求。

对中国的商业目前面临的挑战,信号之一是二月份的全国制造业活动的指标稍有抬升,但是仍然连续四个月处于收缩区域。周三,恒生控股说,二月的恒生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预期会是49.7,一月则是48.8。如果这一指数低于50则说明经济活动比上个月有所收缩。

德国银行的中国经济学家马军(音)说,如果中国出现快速经济下滑,则会非常脆弱,因为中国严重依赖复制国外技术的行业,而没有足够的自己的创新。韩国在人均收入达到$5000之后(和中国目前相似)还可以持续快速增长因为它鼓励创新。他说,但是,中国在人均专利上远远落后于韩国。

Inline image 3
【图:2012年2月,习近平重访爱荷华农场】

中国的当地政府常常从卖地中获取大量收入,而不是税收。报告呼吁中国的社会指出由国有企业的股息和房地产税、公司税及其他税收支撑。Zoellick先生在芝加哥会谈中说:"我们建议所有的收入都要计入预算,公共财政应该是透明的,可信的。"

Kersten Zhang和Aaron Back对本文有贡献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