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 中国来一场颜色革命?保持红色吧!

核心提示如果这意味着奥斯陆和平奖领奖者的座位会再空着数十年或几代人,就让它空着吧。其它选项将更为糟糕。

原文:A Color Revolution in China? Keep It Red
来源:《纽约时报》A8版
作者:Eric Li
发表时间:2010年12月6日
译者:@lawrence2020\@xiaomi2020
校对:@xiaomi2020


上海——毫无疑问,12月10日在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所准备的空椅子将会是西方政治家和评论员谴责中国的独裁政权的理由之一。

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被关押的异议人士刘晓波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代表了一些持有以下观点的西方人:一场类似于曾经发生在东欧的颜色革命可以让中国走上西式自由民主的道路。

从这一点上看,他们完全忽视了中国的历史和现代中国的本质。他们所期望的革命若真的发生的话,会带来的不会是自由和责任。而他们完全忽视了一场正在发生的革命。

鉴于政治制度的缺乏透明度和对幕后决策的偏好,在北京的不少微妙和重要的信号在传递时常常让人摸不清方向。这样的情况似乎就出现在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十月份举行的全会中。西方把关于本次会议的焦点在中共对最高权力接班人的决定上,把习近平被宣布为接班人视为这次全会最重要的一个结果。一个甚至更为重要的有关政治发展却完全被忽视了:最后公报。

从表面上看,公报似乎充满了官方的陈词滥调和充斥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老调重弹。但这并非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这句话体现了始终如一的发展和政治战略,该战略力求取得一个艰难的平衡——实现市场经济下高增长率,同时以一党政治体制为依托确保社会公平与稳定。这一战略可以使中国相对平稳地融入全球秩序。

持有怀疑态度的人自然会问,这种战略是否能实现目标,他们指出中国与日俱增的不平等、腐败、社会动乱和国际冲突。但是他们忘了问的是“假如?”比如说,“假如一场颜色革命真的席卷了中国,推翻了一党政权话又会怎样?”

革命狂欢后又会发生什么?一个后共产主义的中国能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大的自由和繁荣吗?它会是民族主义色彩更少、更负责的大国吗?

当前中国的一党统治的党国体制尽管有着各种缺点,但让中国能维持当前的强国状态,,它起着两方面重要的作用:第一、中共是让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自由市场发展模式成功的发起者和保护者。在今日世界,史上最大的讽刺之一就是最亲市场的党要属中国的共产党。不错,中国的经济成功是为了保证该党的政治生命的长存,但是它也同样确保了社会和平,还提升了千千万万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个体自由和个人尊严。

其次,尽管中共最近给人独断的印象,但是共产党不想寻求全球霸权,甚至也没有追求区域统治地位的企图。其外交政策是基于实用主义和现实的国家利益之上,而不是基于意识形态的自我美化的宏伟工程。原因很简单:考虑到中国与世界在经济上相互依赖,它又要靠经济表现来获得合法性,党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动力来维持实用的外交政策。中国可能是当今现状的最大受益人,为什么要改变它呢?

当然,持怀疑观点的人可能会反驳说,中国正在增长的民族主义就是北京最终要挑战西方国家营造的现状的明证。但这种疑惑混淆了民族主义言辞上的喧嚣和实际攻击。尽管有这些(中文网络上随处可见的)民族主义言辞,中国政府的实际的外交政策行动一直相当温和节制的。如果一场颜色革命推翻了共产党的话,谁能保证这样的现状会持续,特别是极端民族主义者在民主信条上在后共产主义政权中掌权了又会发生什么?

只有让中国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中国的发展才能为人民带来不断提升的自由和繁荣,才能在世界舞台上让中国成为一个和平的、负责任的大国。

正是这种讽刺,这种矛盾让许多西方观察者晕头转向: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自由市场发展的守护者;中共实施的社会主义保护了自由和繁荣;党是唯一的权威才能确保中国在国际关系中保持温和。

要理解这些,人们必须深入了解中国文化历史和现代中国的立国本质。

那些从外面看中国的人常常看到的是僵化的儒家等级。他们常常忽略了儒家道德强调的平等主义价值观。

“耕者有其田。”这一最原始的共产主义价值观深植于中国文化之中。几乎每个王朝的初期,新皇帝都会没收大地主的土地,再平均分配给人民。这就是每一个新王朝是如何赢得道德权威的。随着时间流逝,土地的所有权重新集中,这个王朝就被推翻,然后再次开始循环。1949年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可以被看做是平均地权的又一次开始。

另一相关方面则是现代中国自身的本质。

第二个方面是中国现代建国的性质。西方国家的民族国家是资产阶级建立起来的,提倡和保护自由与私有财产是西方现代建国的基本内容。中国从来没有过真正的资产阶级。中国是被西方的军事力量强迫卷入现代化进程的。中国的民族建国是在二十世纪由知识分子领导农民完成的,不是维护自由和财产,而是平等主义和均贫富成了中国现代建国的道德基础。

形成现代西方社会的个人自由和私有财产从来没有成为中国现代建国的核心内容。相反,中国的国家主权是在反抗外国侵略的武装斗争中建立起来的。只有懂得了中国的这个历史背景,才能理解邓小平在三十年前发动的改革在中国创造了多大的奇迹。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运用它的平民道德权威抑制着普通中国人的平等主义冲动,同时引导着个人自由和私人财产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扩展。

而且,由于中共首次从西方列强和日本侵略者的羞辱和征服中重建中国而形成的无容置疑的道德地位,它具有独特的能力使中国对外的民族主义力量温和化。

保持中共现在的道德立场——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中国在既定道路上发展的关键。由西方和中国国内一些人倡导的西方式民主选举,只能把中国引向民粹主义的暴政和它的孪生兄弟——极端民族主义。

今天,中国社会对自由和私有财产的尊重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点。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以如此迅速地和平崛起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让中国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吧。如果这意味着奥斯陆和平奖领奖者的座位会再空着数十年或几代人,就让它空着吧。其它选项将更为糟糕。

作者简介:李世默(Eric Li)是上海一家业内领先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兼常务董事。他是Aspen研究所的Henry Crown项目成员,以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政策学院的博士研究生。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7 comments:

匿名 说...

传说中的高级五毛?

匿名 说...

五毛眼裏出五毛

匿名 说...

狗屁逻辑。这篇文章无非就这个意思:只要TG不威胁到我们西方资本家的利益,管它怎么对待中国老百姓呢。
果然,TG和西方不少的资本家早就达成了默契了。

raincarfield 说...

五毛五到国外去了???
1, 能称为市场经济吗, 对民间企业无休止的压榨, 对于企业转型的冷漠, 对于关键核心部门的小利益团体的保护和世袭, 可以称之为市场经济?
2, 一个没有民主, 透明制度的政治体制, 其中灭绝人性的惨剧层出不穷, 文中的意思就是有钱就是大爷? 坚持经济发展, 忽视政治, 法治的完善就是可以理解的?
3, 永远不用指望这帮布尔什维克会自我检讨, 尤其是在获得大量的利益之后, 至于那句对于自由和私有财产的尊重达到最高点????在哪个宇宙中的制高点????元明两朝的制高点?

raincarfield 说...

五毛五到国外去了???
1, 能称为市场经济吗, 对民间企业无休止的压榨, 对于企业转型的冷漠, 对于关键核心部门的小利益团体的保护和世袭, 可以称之为市场经济?
2, 一个没有民主, 透明制度的政治体制, 其中灭绝人性的惨剧层出不穷, 文中的意思就是有钱就是大爷? 坚持经济发展, 忽视政治, 法治的完善就是可以理解的?
3, 永远不用指望这帮布尔什维克会自我检讨, 尤其是在获得大量的利益之后, 至于那句对于自由和私有财产的尊重达到最高点????在哪个宇宙中的制高点????元明两朝的制高点?

Anonymous 说...

传说中的高级五毛?

牧牧 说...

是个国产美国籍高级五毛,叫李世默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