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译者时评】政治斗争2.0——评王立军事件

核心提示: 无论本次政治斗争谁赢谁输,共产党已经输给了自己。在几百人的小圈子里的政治妥协尚且如此难以实现, 说明中共根本没有能力建立起更有包容力的真正和谐稳固的权力制度,更罔论它曾经承诺的"让人民当家做主"。 【译者时评】是由译者成员根据平时了解的信息,在新闻发生的第一时间给出我们的观点,版权采用cc3.0协议,欢迎注明来源转发。

过去的两周象是一部实时上演的扣人心弦的连续剧。动作、悬疑、谍战……一部流行"大片"所需的元素样样不缺,惊险起伏,绝对的全国"票房冠军",若要把这部片子归类的话,大概还是要算"宫廷戏"。有道是:河蟹帝巧布局剑指西南,薄王爷急上位丢卒保车。习贝勒硬头皮惨淡出访,王提督走险招夜探领馆。(注1)

在中国的文物古迹以每年数千的速度消失的时候,要说今天的中国人还能在什么方面借古讽今、出口成章的话,恐怕就剩下政治了。这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迄今为止依然带有浓厚的"宫廷斗争"特点——高墙之内、神秘莫测、派系林立、你死我活、翻云覆雨、无法无天。这一切,盖因"成王败寇",成了便是当今的"九五之尊",终生名声赫赫、利益滚滚,即使触犯国法党纪,"刑不上大夫",也无人敢于追究;而输了的呢,被精神病、被处决,被软禁……在官著历史中甚至会被整个儿删去,哪怕你曾位列党主席(如华国锋),或党的总书记(如赵紫阳),照样让你销声匿迹。几代之后,当年的惊心动魄统统化作白首翁的闲话而已。

政治斗争的成败,关系如此重大,也难怪"宫廷戏"里的"演员"无一不战战兢兢,更难怪其中的某个配角在鱼死网破之际,怎么也要来一番惊天动地的非常之举——毕竟不是每颗棋子都甘心"举手无回你从不曾犹豫,我却受控在你手里"的命定结局。

在几千年来看过"宫阙万间都做了土"的渔樵百姓的眼里,这最新的一折仍然没有逃脱"成王败寇"的"主旋律",但今天的我们除了会步古人的后尘,感叹一番"浪花淘尽英雄"之外,还是多了一些"与时俱进"的眼光,还是忍不住要数一数这一出和上一出的不同。远的不说,我们就从中共建党以来的历次政治斗争说起,与这最近的将要进行的十八大权力更替做一对比。

要说这一回,为什么在"天下第一号大茶馆"——有上亿用户的微博里,"坐看龙虎斗"的心态成为主流?这是因为这一次的政治斗争牵涉到我等民众的身家性命的范围比以前收窄了很多。薄督从上任重庆市委书记开始就在为晋升政治局常委做最后一搏,那些在"打黑运动"中被处决的13人也就是用项上人头成就他人"政绩"的血筹码。"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到了今天,政治仍然是可以直接"要人命"的东西。而在几十年前,因为"政治上没有把握住方向"而受牵连,一夜之间,命运逆转的可不是寥寥数人,动辄就是几十万;若算上因党干部担心政治风向,不敢纠正高层决策失误而陪葬的老百姓,则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因战争而丧生的人数。在那样的环境中,你我绝无可能象今天这样坐看"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日夜惶恐,担心下一个"血筹码"就轮到自己。同样,在"老一辈革命家"所经历的"血雨腥风"中,象王立军和薄熙来这样走出险招后一败涂地的一方,轻者远走他乡,重者破席卷尸,被"打翻在地,还要踏上千万只脚"。至于精神失常的、自杀了断的、断绝家庭关系的,更是不胜枚举。而这一次,尽管薄王二人的命运仍然未定,尽管还有一批官员仕途会因此转向,尽管前一段重庆"打黑"受害者可能掀起"翻案潮",不过,普通民众的生活不大可能受到广泛牵涉了,这说明政治的确在中国民众的生活中退出了一些。若在过去,这等级别的政治斗争,你不想参与也得参与,不想表态也得表态。此为改变之一。

改变之二,"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出身论"在民众眼中正在失去"合法性"。尽管"延安儿女座谈会"(注2)上,一帮高干子女以家事为国事,当仁不让地认为自己有资格批评当政者。用他们的话说,"卖鞋带"的店主的儿子们(注3)何以能掌舵中国?不过,如果血缘"正统"就能在权力更替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那么贵为"太子党"之一的薄熙来完全可以优哉游哉地在重庆走走过场,熬熬年头,到了时间进常委即可,无须费劲心思地"打黑唱红",无须强制迁徙几百万农民,更无须透支重庆的财政收入大兴土木,用16.4%的高增长率来证明"重庆模式"的优越性了。在这一点上,薄熙来这颗"政治明星"的确比只会高谈阔论的其他"太子党"们多走了几步。"重庆模式"就是对胡温的执政思路的无声批评——这是薄熙来用"政绩"重新定义"什么是社会主义"的一次尝试。这次尝试很可能随着"王立军事件"的爆发而宣告失败,但是"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孰优孰劣的争论公开化了,薄熙来的失败则说明"红色贵族"的身份不能自动带来定义"正统"的话语权。因而,和薄熙来一样,沾了"太子党"身份的光,即将成为未来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很快也要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才是中国应走的道路。而他的回答是否能够赢得多数人的支持,能否操作成功,才是他的执政合法性的真正基础。

改变之三,舆情难以再被全盘操控。2月6日,王立军夜入美领馆,8日凌晨网友爆出成都美领馆外警车聚集的现场图片;接着,"王立军叛逃"的传言迅速传播;8日上午10:54,重庆市政府宣传办的微博发出王接受"休假式治疗"的消息,再次引爆舆情;之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兰从侧面确认了部分事实,外交部不得不回应。人民网微博发出新闻预告,亿万网友在线等待,结果等来44字的新华社通告;接着,长期揭露王立军、薄熙来负面消息的"姜维平"在百度搜索结果中解禁;最近,微博搜索、百度搜索再次封禁和本次事件相关的人名。这些手法都是过去被党一手控制的宣传机构从来没有用过的。其用意似乎是想形成利于党内某派的舆情,但终因难以控制而回到封、禁、堵的老路上。假如党真的认为在互联网2.0时代,一放一收就能左右舆论的话,恐怕也太把"人民"当三岁小儿了。众多的网友在你"放"的时候,热情高涨地评论、爆料、追踪;在你"收"的时候,则千方百计地翻墙、绕道、发明暗语。到了现在,无论是对风光不再的薄王爷,还是对深藏不露的河蟹帝,还是对大秀亲民的习贝勒,舆论都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呼唤信息公开、呼唤以法治代替人治的声音成为主流。今天,还想让民众先齐心高呼"林副统帅永远健康",然后又全民激昂地"批林批孔",如此错乱场景恐怕不会重演了。

从上面这三个改变来看,中国共产党的权力交接和过去相比,虽然有了一点进步,有了一点文明的色彩,但是它仍然未能建立起可持续的制度化框架,更不要提它依然把民众排除在外——无论本次政治斗争谁赢谁输,共产党已经输给了自己。在几百人的小圈子里的政治妥协尚且如此难以实现, 说明中共根本没有能力建立起更有包容力的真正和谐稳固的权力制度,更罔论它曾经承诺的"让人民当家做主";党一直说要改革干部制度,要代表"广大人民群众",但事实证明,它内部的派系斗争让自己的干部宁可相信美国,也不相信"组织";如果"打黑"和"维稳"的干将都认为党纪国法不能带来安全感的话,"公平正义"的光辉还怎么能照到"每一个中国人"?今朝你可以代表组织枪毙文强,明天你自己的家属没准就会沦为"上访者"(注4),"你的下场和我一样!"是敲打每个仍在其位的党员的警钟;打着"人民"的旗号上台,现在最惧怕"人民"的,也正是宫廷大戏里的几百名"演员"。

纵观历史、横看中外,哪个党都不可能永远执政。改变"成王败寇"、赢者通吃的游戏规则才能改变政治斗争的"绞肉机"性质,党内精英才能彻底从人格扭曲中摆脱出来。"文革"之后,中国共产党内的部分人士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邓小平才会提倡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浅尝辄止地建立集体领导制、退休制度,又煞费苦心地"隔代指定"继承人,希望让共产党摆脱"自己人斗自己人"的残酷梦魇。但是,权力的魔力如此巨大,不希望放弃党高于国家、高于法律的无上地位,又害怕死后被"掘祖坟",只敢把江山留给"自己的子弟"也大有人在,后者以陈云为代表,于是,毛泽东去世后两大实权在握的中共"元老"还是存在"路线分歧",他们的这种分歧埋下了今天从基层锻炼逐步上位的共青团干部派系,与强调血缘正统,依靠父辈人脉关系而进入政军商界的"太子党"之间的冲突的导火索。

从"打天下"开始,中共内部就不断地有"路线斗争",应该在城市依靠工人阶级,还是到农村去先发展壮大,再包围城市?应该事事遵守苏共的指示,还是摸索符合国情的道路?到了"坐天下"的时候,是应该发展经济,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每一次"路线斗争",党员们都面临着不得不"表态站队"的压力,接着"路线斗争"成为"政治斗争"、夺权斗争,最后演变为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唯有把对方从肉体上消灭了,才能执行胜利者的路线。而在执行的时候,因为"剩者为王",即使政策出现了明显的错误,也没有人敢"实事求是"地提出反对意见,因为谁要反对既定路线,就是夺权,就是野心家,就要被打倒在地,不得翻身。

薄熙来的"重庆模式",有人从"路线"角度解读,有人从"夺权"角度解读,大体并没有脱离上述的框架。因此,随着王立军事件爆发、薄氏的失势,也有人松了一口气——"路线斗争"已分出胜负,"重庆模式"不会再被推广到全国了。但是,政治方针的高度不稳定性,路线斗争与政治斗争的交叉缠斗,让共产党内斗不止,对中国来说,则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领导人嘴上说"不折腾",实际上却无法不折腾。何况,未来中国一定也会遇到问题,会出现不同"路线",比如应该以国有经济为主体,还是私营经济为主体?应该缩小贫富差距,还是保持自由经济、减少政府干预?应该采取强硬的外交政策,还是仍然韬光养晦?应该开采自然资源促进增长,还是保护生态降低发展速度?……这时候又将如何选择?是否又会祸起红墙?其实,很多问题可能根本就没有正确答案,全世界的政府都不能说已经找到了能同时解决或平衡多重社会矛盾的最优解,只是我们应该看到,政治斗争还有其他的可能,路线斗争也可以是良性竞争,可以不你死我活,可以在一个公开透明的框架中持续优化,在法治的前提下,要上位未必需要赌上自己和其他人的身家性命作为血筹码,尝试、调整、优化才能让整个社会付出最少的代价;出演某个时代的政治戏剧的人物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同时为民族、为人类留下积极的成果。中国的政治斗争,何时能进化到3.0?

注:

1.详情请查看"王立军事件"系列译文。此处感谢@even5435原创

2.这被认为是"高干子女座谈会",会议的部分内容见此

3. 见《维基泄密》外交电报中的相关内容

4. 王立军的家属到京渝两地了解王的最新情况,被告知"无可奉告",详见这里

2 comments:

Sam 说...

一派胡言。 所谓的民逗,屎疣大概就是写这样文章的货色吧

Ho Steven 说...

这只五毛怎么老来搅局呢,不过恼羞成怒的样子也挺逗的,嘻嘻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