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1日星期六

《外交学者》蒋学勤:胡锦涛的遗产

核心提示:"胡锦涛的文章中最有趣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没有说什么——也就是,他选择聚焦在一个中国人不认为是问题的问题上,同时把他在江泽民之后执政十年来都未解决的问题遗留了下来。"

原文:Hu Jintao's Legacy | China Power 
作者:蒋学勤
发表:2012年1月1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Hu-Jintao1-400x304.jpg上周,写"中国力量"专栏的同事David Cohen的讨论了中国主席胡锦涛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他认为中国和西方正在进行一场文化战。这篇文章所用的言辞让西方的观察者们感到警惕,并回想起那些挥着红宝书的红卫兵们——"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西方敌对势力正在加紧西化和分化中国,意识形态和文化战场是他们长期渗透的领域。"

胡锦涛在他整个任期内表现出的都是最为循规蹈矩、面无表情的技术官僚,于是这个时刻也就成为了很罕见的他确实说了、也值得评论一番的事,我想谈谈我的胡锦涛文章的看法,以及这对中国的2012来讲意味着什么。

我先要说我同意David Cohen的说法,胡锦涛的文章,就象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所说的任何事一样,是要让中国共产党内部消化的。在2012年十月权力交接到来之前的准备期,胡锦涛主要关心两个方面:留下属于他的遗产,同时指明中共的未来战略。

其次,胡锦涛的文章中最有趣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没有说什么:也就是,他选择聚焦在一个中国人不认为是问题的问题上,同时把他在江泽民之后执政十年来都未解决的问题遗留了下来——贫富之间的差距、党内腐败和中国的道德崩坏。

在胡锦涛的任期内,胡锦涛都在严厉的空洞的讲演中强调了这三个问题,最近一次是2011年7月,他在中共成立90周年时发表的演讲。与此同时,这些问题更加恶化了。

用一些让外国人惊讶、制造恐慌的的话题来引开真正迫在眉睫的问题,在政治上,这总是个聪明的招数,而用这"最后一招"也体现出党已经多么歇斯底里。

还有,胡锦涛的文章暗示说中国的道德崩坏是中国的文化产业未能影响中国人的身心修养所致,而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带来的副作用。去年发生的郭美美和小悦悦事件中象征了这种道德崩坏。

是的,解放军能用唱歌跳舞的方式激励农民加入共产主义革命,但是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在对抗地主和外国恶魔的压迫,对抗的更多是它自己;特别是,自吹自擂的北京共识是党以承诺"繁荣稳定"换取中国的中产阶级在政治上不发声的一种政治妥协。

北京共识让党在短期之内获得了政治合法性,从长期趋势来看,则是以牺牲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纽带为代价。

要理解这是怎么回事,想一想安然和华尔街,二者都曾经有着足以吸引员工的骄傲之处。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利润都曾经达到过辉煌的顶端,但最终安然在自己的谎言和丑闻中破产了,如果华盛顿没有出手干预的话,华尔街的下场也是如此。对中国经济来说,破产的银行,地方政府债务高企,这可能才是最大的无法实现的幻梦。

Daniel Pink在他的Drive一书中说,人们的功利心让人们变得不快乐、没有创造力、短视又何妨 ,只想尽可能多地挣钱。对今天中国的中产阶级来说,这些都很很明显,中国的中产阶级对路易威登手袋的痴狂对中国的经济和精神都没有好处。

最后,胡锦涛的文章的用词、语气和文风,正好和总理温家宝呼吁中国要发展"民主"和"创造力"的讲话背道而驰。

这些呼吁表明的是对一种新现实的理解,这种现实和互联网、全球化和自由市场,释放出公民的创造性,让他们讲出政治意见等等相匹配。如果政府拒绝这么做的话,不仅会损害经济的增长,也会失去政治上的合法性和权威——中共现在每天都在失去这些。

不幸的是,就是因为中共没有政治上的想象力,也因为它一心只想保持权力,才让它对新的现实视而不见。那么,就等着看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在2012年出现更多的吓人话和审查吧。

相关阅读:

1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