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大西洋月刊》 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困境

核心提示: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困境在于如何继续获得尽可能多的廉价中东石油。

译文: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困境
发表时间:2012年1月17日
作者:Max Fishe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mf jan17 p.jpg
【沙特王储纳伊夫与中国总理温家宝握手。/路透社】

中国总理温家宝正在
对中东三个主要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联酋进行为期六天的访问。这三个国家都是美国亲密的盟国。20年来从未有中国总理访问沙特阿拉伯。但最大的新闻也许与他没有访问的中东能源出口国伊朗有关。伊朗是中国第三大石油来源。没有理由认为中国和伊朗的关系正在走向尽头,但这是中国与伊朗打交道的兴趣可能在不断减小的又一迹象。如果这种情况出现,这将给美国的遏制战略带来奇迹,而华盛顿也许应该感谢以色列甚至德黑兰本身。

德黑兰与北京的关系对两国都很重要。由于国际制裁使得西方企业无法进入伊朗,中国国有企业发现伊朗充满发展机会和有利的贸易交易,包括向伊朗购买的中国11%的进口石油。这些石油为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提供了动力。伊朗非常需要其最大的买家中国来替代西方企业,并使伊朗日益陷入困境的经济维持下去。但这段关系对伊朗而言比对中国而言要重要得多。伊朗领导人可能担心石油出口减少使抗议者重回街头。

(伊朗在联合国安理会也需要中国的支持。或者说,他们需要中国继续反对西方国家在安理会带头进行的对伊朗的制裁。但中国的反对也许并非单单以北京与德黑兰的关系为基础,因为中国和俄罗斯长期以来都坚持主张,一个国家在国内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关联合国的事,即便中国不向伊朗购买能源,中国也很有可能反对制裁。)

让中国支持制裁的最佳办法也许是使中国确信剩下的一种选择是战争。

中国与伊朗的这种关系也许已经不像几年前那样稳固了。1月,中国因定价争议将从伊朗进口的石油削减了40%。随着中国试图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其对能源的需求不会全然成为其外交政策的推动力。人们普遍将温家宝对波斯湾其他产油国的访问视为使中国石油进口多元化的一种尝试。鉴于这个地区臭名昭著的政治不稳定,这是明智的举动。而中国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美国正在大力敦促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而促使北京明显疏远伊朗的另一因素也许是对伊朗石油无法永远可靠送达的担心。尽管中国希望放慢经济增长速度,但能源进口突然大幅减少可能是灾难性的。而如今伊朗能源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没有保障。

如果你是对从伊朗进口石油感到担心的中国党内分析人士,这个月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一个好月份。伊朗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这可能使石油价格飙升。以色列仍在鼓噪可能对伊朗或许存在的核计划进行军事打击。伊朗声称自己仍在继续开展其核计划。而伊朗则指责美国和以色列对一位伊朗核科学家实施神秘的暗杀。尽管目前还远远不确定伊朗是否会和以色列或美国发生军事冲突,但上述所有事件看起来必定使这种可能性增加了。这对中国来说是很糟糕的消息,因为这会使全球油价飙升,对处于敏感时期的中国经济造成巨大伤害。

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困境在于如何继续获得尽可能多的廉价中东石油。其他因素——以色列或沙特的安全、美国对核不扩散的执着以及中东政治的复杂性——对北京的重要程度也许仅止于它们对中国获取石油的影响。而使获取石油的渠道保持通畅的最佳办法也许首先是避免战争、其次是避免制裁。制裁会使中国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而战争则有可能扰乱整个中东地区的石油生产。届时,中国将面临两个不利选择。第一个是加入联合国制裁,从而使他们能够从伊朗获得的石油大幅减少,但也许足以缓解以色列和美国的担忧,从而使他们免于攻击伊朗。第二个是反对制裁。这将使中国得以继续从伊朗获得石油,并且可能还有助于德黑兰对自身安全足够自信,从而避免军事冒险主义或核冒险主义。

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分析师伊扎克·希霍尔在2010年进行的有关中国对伊朗政策的研究中得出结论说:"北京被迫在制裁和战争之间作出选择,也许最终倾向于前者而不是后者。北京以前也曾这样做。"如果他的结论是正确的,那么,让中国支持对伊朗制裁最好的办法是使北京领导人相信不进行制裁会增加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人们实际上并不清楚制裁是否会使伊朗改进其行为:力量被削弱的德黑兰会更具进攻性,但其造成足够大的实际破坏从而引发战争的能力会下降。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以色列可能令中国相信,如果没有安理会制裁,以色列可能攻击伊朗并引发地区战争,无论这是否是个理性的决定。不过,要让中国不再反对制裁,人们甚至也许不必让中国相信以色列会打击伊朗,如果德黑兰的力量没有被制裁充分削弱的话,而是只需让中国相信以色列可能会这样做就够了。而以色列走向战争的决心似乎的确变得越来越坚定。

这可能是温家宝出访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联酋以寻求替代石油来源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正如丘吉尔所言,对石油进口国来说,供应多元化永远是最重要的战略。然而,中国眼下对于供应多元化、降低对伊朗的依赖尤其感兴趣或许还有一个原因。由于与伊朗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似乎在加大,中国对在伊朗做生意的兴趣会下降,而对尽其所能地阻止地区战争的兴趣在增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北京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但中国减少购买伊朗石油的决定可能比杀死一群核科学家更能改变德黑兰的行为。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