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路透社:中国的癌症村测试以法律对抗污染

核心提示:云南曲靖小新村的铬污染和全国各地的癌症村差不多,但是最近的特别的是,政府允许了民间的环保组织提起的"公共利益"方面的一起集体诉讼立案,不过,在没有独立公正的司法情况下,要靠法院来解决问题,前景仍不乐观。

原文:China Cancer Village Tests Law Against Pollution()
作者:Sui-Lee Wee
发表:2012年1月16日11:34am EST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点击这里观看本文配发的原声音频

发自中国——吴文勇(Wu Wenyong音译)在农村的童年生活没有预兆表明,他会在15岁时就躺在医院病床上,和两种癌症进行搏斗。

吴文勇出生在云南省西南部的尘土飞扬的小新村,家里很穷,他住在一个低矮的砖房里,孩童时他曾在南盘江戏水,后来帮助他的父母种水稻。

距吴文勇的家约3公里的地方,矗立着一座三层楼高的铬渣山,是从云南陆良和平科技公司排放出来的。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致癌物的铬6从铬渣山渗入南盘江,把水染成黄色。

吴文勇的家人认为这些有毒的水和土导致了他的病情,他们一直在抗争,想让法院严惩污染,他们的努力也显示出中国的法律效力到底怎样。

若干环保宣传团体一直在聚焦这座铬山,他们已向一个特殊的环境法庭为小新村和附近的兴隆村的居民提交了公共利益诉讼。

去年九月,吴文勇的脸开始肿胀,脖子上长出了肿瘤样的东西。他被诊断患有胸腺癌和白血病。

吴文勇躺在云南的省会昆明的病床上接受采访时说:"污染相当可怕。我听说有牛死了。我见过河里的水,都是黄的。我从没喝过。"

本来中国的领导人不是法律至上的,但是由于公众恐慌日益加剧和对污染的抗议,中共领导人决定:[这起诉讼]由法院裁定。这些法院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但环保主义者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在中国,非政府组织一直都被当局视为可疑,这样组织没有政府背景,还提起了集体诉讼案,这是环保法院的一个新突破。这些组织希望这家私人公司成立一个1000万元的补偿基金,来治理环境。

武汉大学环境法教授秦天宝(他与此案无关联)表示:“这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案件,过去,只有半官方背景的机构才能提出诉讼。如果一个完全没有官方背景的组织可以提出公共利益诉讼,这肯定是一件好事。”

云南陆良和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根据其网站,它生产铬,一种用于不锈钢、油漆、塑料、染料等的金属,和用于鞣革的重铬酸钠。

两者都是致癌性很强的金属。

该公司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要求。

污染工厂被从城市搬到了农村,当地官员依靠这些行业带来税收。中国的污染有一半都在农村。

兴隆的一位47岁的村民常石晨(音)表示:“为什么这个工厂建在这儿,而不是北京上海?因为在北京和上海,有人会管。”

环境组织不同意地方当局所下的现在的水是安全的断言。

曲靖市环保部的季红花(音)通过电话说:"这个村子的水现在没有问题了,不过我不清楚具体情况。"

这两个被工业园区包围的村庄居民所喝的水,要么是瓶装水,要么从一条小河取出后过滤的水。

吴文勇的父亲吴树良告诉了当地政府他儿子的困境后,他们给了他1000元。吴树良借了5万元为儿子做化疗——但他们没有医疗保险,无法得到补偿。

吴文勇表示:"我只是想让政府给我们一个关于污染的说法。"说着,泪珠从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化疗让他的头发掉光了,体量剩下32公斤(70磅),比病前轻了近10公斤。

吴文勇的医生,一名姓李的女士说,无论如何,吴文勇需要两到三年的后续治疗。

去年,环保人士李波(音)从媒体报道得知,云南省曲靖市区外被倾倒了5000吨铬6。调查后发现,发现还有14万吨被埋在附近的小新和兴隆村。

李波表示:"很多村民不知道,铬是什么,他们认为这是土,所以他们会挖铬铺平道路。也有人用它来打地基盖房子。他们赤脚在田间工作,有些人的脚开始腐烂,却一直不知道怎么了。"

b_11830035758653.jpg
【点击这里查看"绿色和平组织"在小新村调查铬污染的全程组图,上图是一只在铬排水渠中的蜻蜓尸体。】

大量曝露在污染中

中国绿色和平的马天杰(音)表示,一项独立调查结果显示,水中的铬6水平超过允许量的200倍。

制止铬排放的法规执行不力。马天杰在环境部的数据基础上估计,有100万吨铬6倾倒在全国各地,仍然没有得到处置。

自从工业园区成立七年以来,几乎每位村民都认识得了癌症的人。这里没有进行过流行病方面的研究。

有研究表明,接触铬6会导致白血病、胃癌、肝癌和乳腺癌。

纽约大学环境医学系主任Max Costa在电子邮件中评论指出:"在饮用水里如果有铬6的话那真是糟糕透了。"

吴天勇的家人一点也不怀疑谁是罪魁祸首。

老吴说:"我们的农田就在铬渣废物的边上,他们甚至还在我们的地边上挖了一条小渠来倾倒废料。"

九月,当地政府逮捕了倾倒废料的五人,并命令改公司停止生产铬和重铬酸钠。

根据曲靖的季红花的说法,现在,这座小山已经盖上了金属板,有警卫24小时监视着该公司,确保它停产,降解毒素的过程在八月完工。

李波雇了律师、学者和其他的NGO来了解进行诉讼的可行性,这个小组把曲靖环保部也列为共同原告。

两周后,这个案子在曲靖法院立案,中央政府的民法起草办公室想把李波的观点放到一项正在起草的法案的修正中。

一名官员告诉他政府在考虑让“社会组织”提起对污染和视频安全的诉讼。

尽管什么是“社会组织”没有明确定义,新的法律可能会产生更多涉及“公共利益”的诉讼,并让普通人可以联合起来维权。

李波说他对曲靖案件能取得胜利表示“谨慎乐观”,他说就这个案子,他曾和政府讨论过。

“如果象我们这样的环保组织可以成功地立案一起公共利益案件,未来在民法中不包括修正性的释法就不公平了。”他这么告诉官员。

但是曾涉及了很多污染有关案件的张晶晶(音)律师表示,如果没有独立的司法机构,环境法院将继续回避处理敏感案件。

张晶晶称:“在我们律师圈里有一种说法:在中国,大案用政治解决;中等的案例用势力解决,只有小案子,才用法律解决。”

北京新闻工作室和 Royston Chan对此文有贡献,编辑:Ken Wills 和Ron Popeski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