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一部幕后花絮繁多的史诗巨作《金陵十三钗》

核心提示:张艺谋的新作《金陵十三钗》对他个人而言,是想找到叙述南京大屠杀的新视角,并试图展现人性的多面;而对国家来说这是向外界软化中国形象的一招。不过,出演该片的美国影星贝尔试图探访陈光诚,以及他经历的"文化冲击",这些意外花絮倒让前两者黯然失色。

原文:An Epic Drawn From the Tears of Nanjing
作者:LARRY ROHTER
发表:2011年12月16日
本文由"译言网"上的"寂静河流"提供初译,"译者"的志愿者对本文进行了二次校对

25FLOWERS1-articleLarge-v2.jpg
【原文配图:贝尔和倪妮在电影《金陵十三钗》中的一幕。】

当张艺谋要负责耗资数百万美元、声势浩大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有多达15000人的演出阵容和盛大烟火表演时,这位电影导演面对的是巨大的压力。为了舒缓消遣,他读了一本书。但这本小说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消遣,它的名字叫做《金陵十三钗》。

这个主题对于所有中国人来说都很熟悉:1937年日本军队占领当时中国首都南京的时候发生的大屠杀,死亡人数超过了20万。但这本书的主题并非人尽皆知,张艺谋很快决定把这本书拍成电影。

在纽约上月的一次采访中他回忆道:"整个故事都是以一个13岁女孩的视角来讲述的,我发现这很令人感兴趣。我一直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但我看到的许多电视节目和纪录片都非常相似。总是一个套路,你没法跳出来。所以当我读到这本小说的时候,我看到了可以把我带向另一个方向的曙光。"

本周,张艺谋的这部名为《金陵十三钗》(英文名 The Flowers of War)的史诗巨作在中国进行了首映,周三的时候将会在美国上映;作为似乎是中国发起的意在给其海外形象活动涂上柔和色彩的努力的一部分,这也是一部奥斯卡外语影片奖的中国官方参选作品。但在出演该片的明星奥斯卡奖获奖者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在遭到便衣凶徒的粗暴对待之后,这部影片出人意料地陷入了当代政治之中。本周五,贝尔想访问一位名叫陈光诚的重要人权人士,这些暴徒据信是中国政府的警卫。

与此同时,尽管张艺谋的一些早期电影被禁公开放映,他本人被指控与中共政权合作;当他同意导演奥运会仪式的时候也遭到了同样的指控。中国的博客作者们嘲笑其为"导演极权主义团体操的大师",他的"大作为浮华的国家仪式创立了标准",现在类似的批评又出现了。

但张艺谋暗示,现在在中国拍电影是一场复杂的猫鼠游戏,艺术家们经常需要在强大的共产党政权强加的限制中走钢丝。因为"政府占着所有的地盘"以及"电影在完成后必须经过审查",他表示,"在中国所有的电影都很难得到许可,而并不仅仅是这一部,"。

而且因为他是中国最知名的导演,拍摄了《大红灯笼高高挂》、《十面埋伏》等名作,他的情况就特别复杂,他补充说。"如果你很有名气,受人瞩目,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你,他们就会对你的东西更严格——因为你比那些新导演更有影响力。"

这部《金陵十三钗》的成本超过了九千万,是当今制作得最贵的中国影片,它已经赢得了金球奖的最佳外语片提名。60岁的张艺谋称他预见到这部电影是"中国电影更加国际化的一个起点",曾扮演蝙蝠侠和以《斗士》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的贝尔加盟该片,似乎也为这一进程涂上了象征性色彩。

《金陵十三钗》讲述了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两个截然不同的女性团体的故事,她们试图向一个罗马天主教堂寻求庇护。其中一群是十几岁的教会学校女学生,另一群则是残花败柳的妓女们;但双方都被迫要将她们的命运托付给醉醺醺的贪婪的美国流浪者(贝尔饰),这个人在中国也同样潦倒不堪。

南京大屠杀,也被称为"强奸南京"是中国激荡的现代史上最惨痛的悲剧之一。但共产党总是谨慎地操纵并控制对此事件的渲染力度,体现出当前的国内目标和对日关系,在日本,这场血腥屠杀有时会被大事化小。

中国官方的态度从《金陵十三钗》周六在北京举行首映就可以看出,张艺谋和贝尔参加了的那栋气势恢宏的政府建筑——人民政协会议所在地举行的首映仪式。在电影结束后的庆祝会上,一些演出者挥舞着道具步枪,高喊"中国军人!"

但张艺谋也试图在这部电影中不那么"主旋律"。他把一名国民党(共产党的敌人)的军官描绘成具有牺牲精神的爱国者,而在一幕场景中(据张称这受到了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的《钢琴师》的影响),他展现了一名日本军官内心有人性、文明的一面,这个军官阻止了他的部队劫掠教堂并欣赏教会学校女孩们的歌唱。

在此部电影中也有着对罗马天主教堂和信徒的正面描写;60年前,毛泽东和梵蒂冈断绝了外交关系,两者之间的接触有限,关系也比较紧张。另外,他突出了22个外国人的人道主义者角色,这些人大多数是留在南京的传教士和商人;共产党的宣传传统上更喜欢遮掩掉南京大屠杀的这一面。

"我想对忠实于历史,"张艺谋称,其父是国民党军官。他补充说,"政府对于这种主题有着自己的角度和规定。拍这类主题很敏感也很困难,这就是为什么多数导演都不愿涉及,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作品要远少于西方涉及犹太人大屠杀的作品。"

对贝尔的抨击也正在集中在《金陵十三钗》上(在此片中贝尔饰演了一名伪装成神父的美国殡仪师。),如果没有贝尔的话显然情况不会如此。但许多公众反应是负面的,这可能会淹没掉张艺谋的艺术目标和中国政府更大的、长期的政治目的。

"看中国电影的外国人很少,"这部电影的主要出品人张伟平最近对中国媒体表示,"现在,我们的政府赋予了电影和文化产业极大的重要性。如果我们能和好莱坞合作并将这种双赢合作保持下去的话,这对中国电影和中国文化的海外传播很重要。"

这本给了张艺谋灵感的书的作者是严歌苓,她是一位出生在中国,接受了美国教育的作家,她的母亲小的时候从南京撤出。在阅读日记和其他关于那场大屠杀的第一手资料的时候,她偶然发现了一些妓女选择替其他女性把自己献给日本人的简要叙述,这些素材构成了她故事的核心,使其能够创作出这本小说。

"女性是战争的彻底受害者,而且这些女性为了其他更脆弱的生命牺牲了她们自己的身体,"这位53岁的严女士在北京接受一次电话访问的时候表示,她曾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军官。"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是让我们一起记住。虽然西方人当时提供了很多的帮助,但这段历史本身在西方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一些人已经完全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更觉得自己需要讲述这个故事。"

曾有三次奥斯卡提名的张艺谋以前总是和中国主题和演员打交道。所以当需要拍摄约翰·米勒(John Miller)的角色的时候,他咨询了David Linde和Bill Kong,在此前他的一些影片中张艺谋曾与这两个制作人有过合作,此外张还咨询了好莱坞其他的行内资深人士。

"我和斯皮尔伯格是好朋友,当给他看剧本的时候,我请他对选择男演员的问题给些建议,"张艺谋回忆说。"我确实希望能找一位西方知名的男演员,因为我希望这部电影能国际化并让大量观众都来看。他们都谈到了一件事:你不需要一个很大牌的明星,但你确实需要一个很出色的演员,而贝尔两者兼具。"

这个叫约翰米勒的角色很大程度上是个无足轻重的潦倒家伙:这使得贝尔(其职业生涯早期曾在斯皮尔伯格那部中国题材的《太阳帝国》)不得不为这个角色创造点儿历史——这个从美国中南部大平原灰尘暴中走出来的投机难民因为选择了非常糟糕的时机,离开上海后出现在南京,贝尔协助写了些这个角色的台词。

"这不是他的战争,不是他的生意,他与这些毫无个人关联,"在前往中国参加首映前,贝尔在洛杉矶接受了一次电话采访,在这次采访中他这样表示。"这仅仅是某天在酒吧里喝几杯啤酒的时候当故事来讲的事儿,但在那时,相对于他所有的欲望,他发现他无法抛弃这些人们,他知道自己是他们仅有的机会。这是我发现很吸引人的地方:把一个靠不住的角色放在那个位置上。"

即使在他跑到距北京八小时车程之外的小村庄,遭到攻击之前,贝尔已经知道在中国制作和推广电影和其他地方都截然不同。例如,他注意到演员和摄制组一周工作七天,因为"他们那儿没有工会"。

但其他的文化隔阂不算严重,贝尔称在他抵达当天,他困惑于片场阴森森的沉默,他的中国同事们显然认为这是一种西方惯例;而且他从未调整到符合这些期望:作为"资深演员",他得给那些初级演员提供表演建议。

"那很搞笑,"贝尔认为这是一个跨文化的误解的例子 。"当他们对我这么解释的时候,我站在那儿张着嘴,目瞪口呆,因为那在美国片场是绝对不会被接受的。对我来说,建议其他演员如何演出显然是一种傲慢的行为,所以当我因为不同其他演员切磋意见而被认为是粗鲁无礼,这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相关阅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