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中国的电视相亲节目在逐利之战中变得“劲爆”,但面临审查

核心提示:记《非诚勿扰》等相亲娱乐类电视节目在中国荧屏上的诞生、走红及被打压。目前,它和类似的娱乐类节目可能会因为一个电话就被取消。

原文:China TV Grows Racy, and Gets a Chaperon
作者:EDWARD WONG
发表:2011年12月3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20120104230115_68284.jpg
【原文配图: 在中国电视台上,电视真人秀已变得日益普遍,但不时出现的不雅和过于物质化的镜头也引起了中国审查员的注意。】

【点击这里查看与原文同期配发的视频,同审查的一次约会——《非诚勿扰》台前幕后】

中国南京——王培杰对于如何打造中国最火爆的电视节目有一套简明的思路:以中国社会受关注的时新话题贯穿全场,让他们在舞台上互倾情愫,终至流行音乐节拍奏响和观众掌声响起。
男嘉宾纷纷不忘吹嘘他们的银行账户、房产和豪华轿车。女嘉宾则有着别致的曲线和优雅的装束,还会不留情面地将灯按灭。说笑间,各种各样尖锐的社会性议题开始涌现出来:婚前同居、赤裸裸的拜金或政府的一胎化政策。就算不总是那么开诚布公,这些问题也都是中国都市一族在身处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这个年龄段时难以避开的,

"通过这档节目,你可以洞悉中国的思想脉搏和追逐方向," 中国资深的电视制作人王培杰如是说。

该档节目名为《非诚勿扰》,曾在2010年上半年屡破收视记录,最高峰有5千多万人收看。最口无遮拦的参与嘉宾曾引发一片哗然——一位怀揣演员梦想的女士一鸣惊人地拒绝了一名想和她骑着自行车去逛街的男士,她说,"我宁愿坐在宝马里边哭吧 。"《非诚勿扰》也极大地吸引了海外华人的关注;一些美国大学校园里的学生甚至拍摄了他们自己的版本。这一节目强化了该国的文化影响力,这正是中国领导人所孜孜以求的。

20120104230121_49052.jpg
【原文配图: 中国约会之夜。 在中国很受欢迎的电视节目《非诚勿扰》里,一名嘉宾在约会失败后走下舞台。该节目已经变得更为温和了。 】

但是对审查者而言,电视真人秀实在是太真实了。节目将中国年轻一代的面貌袒露无遗,而且又涌出大量的类似节目,这让他们感到不安,威胁要对节目进行封杀。制作人随即开始对节目加以改造。他们希望藉由更年长的参与嘉宾来改进节目质量,还增添了第三位主持人,是一位来自江苏省委党校的略微偏胖的老教授。 "对于节目的措辞,我们已经有了进一步的限制,以杜绝会引发社会消极影响的相关言论,"这是在位于江苏省的一间控制室的一个早晨,45岁的王培杰这么说道,他看起来清瘦结实,后方是数十块闪烁着的屏幕。

此后,监管方制定了一项影响广泛的政策,并在星期天正式生效,有多达数十档电视黄金时段播出的娱乐节目不得不因此停放。当局显然是认定由《非诚勿扰》和一档大众化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所带动的一股趋势已经越界了,这也为他们出台一项旨在抑制所谓"过度娱乐化"的政策作了注脚。

一档相亲节目成为了引发数年来对电视节目最严厉的打压的导火线,暴露出在中国共产党对娱乐业管控的核心是正在日益加剧的焦虑感。几十年来,共产党不遗余力地将电视网络推向市场,但是保守派官僚已经对这种形式的节目感到越来越忧心——它们只是用来取悦观众、招揽广告,展现出的全球形象还不是政府塑造的。毕竟,电视在国有媒体的"十八般武艺"中居于独特地位:有12亿观众和超过3,000套频道作后盾,电视成了共产党最庞大的宣传工具,既可以依托《新闻联播》,还可以透过那些枯燥乏味的历史剧。

"矛盾出现了:一方面,他们极力推动赢利性产业的建设,另一方面,他们又在担心这种商业化是否会导致文化品质和道德构建的倒退,"北京的清华大学研究电视的教授尹鸿如是说。
共产党对于"娱乐节目"的定义囊括了游戏节目、相亲节目及名人脱口秀。正如在西方那样,这些节目制作成本低廉,却可以赚取高收视率和广告收益,这可至关重要,因为电视台只获得政府低额补助或完全没有补助。事到如今,10月底被公布出来的这些新规正迫使中国34家上星频道机构的管理层和制作人从节目编排里出去一些娱乐节目,以便抑制监管者所称的"低俗倾向"。

收紧电视领域在新一轮的文化控制行动中居于重中之重,由国家主席胡锦涛操控的这场行动也正向电影、出版、互联网和表演艺术等领域扩散。

在10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中共中央委员会集中探讨了文化和意识形态,随即,政府监管人员就出台了相关电视节目指导方针。尹鸿曾在会议开幕前夕向官员们建言,他说领导层原本已经打算出台一份将文化产业进一步推向市场的文件。但是从半年前开始,高官们变得日益担忧"社会道德",这样他们才将政策导向文化控制。具体到电视节目,他说,"一些老同志"频繁地对娱乐节目和"盲目追星"提出抱怨。

在新规下,每个电视台每周黄金时段只能播出两档"娱乐节目"。每晚仅有九档可面向全国播出,据官方秋天的一项统计,当时每周向全国播出的娱乐节目多达126档。如果有电视台拒不进行节目压缩,由监管机构调集的一个专项小组将决定相关节目的去留。新节目的主打概念将必须获得审查人员的通过。各卫视台也被要求去筹划更多的新闻节目以及播出至少一档用于弘扬中国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节目。

20120104230124_68544.jpg【原文配图:引发轰动的拒绝。 "我宁愿坐在宝马里边哭吧 ,"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马诺一鸣惊人地对一名男子讲道。 Gilles Sabrie 为纽约时报拍摄】

行业监管机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SARFT)也毫不掩饰地将控制之手伸向电视剧。2010年,它对于谍战剧和穿越剧表示反对。11月底,它又出台让全行业措手不及的重招,规定不得在电视剧中间穿插广告。"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广电总局试图要让各电视台台长回到本源,"一名曾经参与《非诚勿扰》编制的匿名者如是说。"什么才是本源?在这个国家,电视台理应该充当党的喉舌。你应该去播放一些宣传鼓吹类节目,而不是为了吸引眼球去制造轰动效应。"

金钱效应

控制电视还不仅仅是意识形态所致,同时也与广告收入分成和业内人士的竞争相紧密联系。广电总局官员同中国最大的国营电视机构中央电视台(CCTV)走得很近。央视仍然占据着行业主导地位,但是由于省级卫视频道以制作最受欢迎的娱乐节目为利器,从央视抢走了一部分市场份额。央视同国家广电总局的人员走同一扇"旋转门——出了此门,即入彼门:11月份,一名前广电总局副局长胡占凡接过了中央电视台台长职务。央视还会将年收入的一小部分馈赠予广电总局。据来自央视的统计资料,从2001年到2005年,它向广电总局输血达6.75亿美元。两相对比,省级卫视只向所在地方当局进贡,好让地方当局几乎没有动力去对深受欢迎的节目加以审查。

因此有业内观察家认为,广电总局对娱乐节目的重拳出击,部分是想进一步加强央视的作用。在10月份下发的新指令或许已经为央视带来了额外利润。 11月7日,央视在其2012年度广告投放年度招标中狂揽22亿美元,同比增长12.5%。广电总局和央视官员对我们提出的多个采访请求均未作出回应。

收紧钳制可能会适得其反。有分析人士指出,电视被规管得越紧,那么观众将越会从互联网观看电视节目,广电总局对这一领域的影响力就大打折扣了。

在去年审查人员迫使《非诚勿扰》进行重新编排以后,该节目的收视率出现了下滑。对如何保住《非诚勿扰》在综艺节目中的收视之王地位,王培杰和他的一班工作伙伴已经找到了应对之策。江苏卫视拥有该节目版权,在11月份举行的2012年度广告招标上,《非诚勿扰》赢得了该台总投放量3.45亿美元中82%的惊人份额。

江苏卫视不顾一切地恳求审查员手下留情,以便让这档时长90分钟的节目继续留在周六和周日的黄金档。王培杰说,该台还正在对另外六档娱乐节目进行裁剪,并且正在打造几档旨在弘扬"社会责任感"的新节目 。但是一些人还是担心审查人员是否会宽大处理。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在10月份曾登出一篇评论文章,对两档节目所带来的社会消极影响表示痛惜。一档是颇具影响力的达人秀《超级女声》 ,自2004年在湖南卫视首次亮相以来,该节目因被责为"庸俗"而多次受罚。9月份,该节目被叫停。第二档则是《非诚勿扰》 。

文章写道," 一些节目以猎奇为动机,以窥视为目的,以隐私为依托,大肆宣传拜金和享乐,引起了观众的反感。"

20120104230134_76957.jpg
【原文配图: 分析师出场。乐嘉出现在《非诚勿扰》节目现场的显示屏上,他充当该节目的"心理分析师"。 】

观念冲突

在《非诚勿扰》最近于北京的某工作室进行录制期间,23岁的男嘉宾王炎告诉在场女嘉宾,他喜欢穿丝袜的女性。让观众觉得有趣的是,女嘉宾开始盘问他。话题而后转入到对女人腿部尺寸的讨论。
"你喜欢S还是M号(小号或中号)的女人?" 在场的一位女嘉宾佐藤爱问道,她是一位单身母亲。
"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两者间的不同,"王岩回答道。 当家主持人孟飞插话道:"她是在问你喜欢S还是M(施虐还是受虐)?"
" 我没有问他有关S和M的问题! "佐藤爱说道 。观众一边笑一边鼓掌。但是,在11月12日该期节目播出时,这段对白已经被剪除。

针锋相对曾经是该节目的标志性特征。该节目创办之初的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越过在中国电视上可讨论话题范围的极限。 "我们希望不同观念的碰撞能够擦出火花来 ," 王培杰说道。

在一波波烟雾缭绕中,王培杰和邢文宁两个人开始了多轮谈话,邢文宁是同赫斯特国际集团(Hearst Corporation)拥有合作关系的媒体产业人士,《非诚勿扰》的构想即是来自于他们谈话席间。邢文宁是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2009年秋天, 他正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旗下的弗里曼特尔传媒(FremantleMedia)工作,他的任务是说服中国电视台或制作公司购买节目版权以对其加以改造。弗里曼特尔传媒其中的一大资产是《约我出去》(Take Me Out),一档在英国颇受欢迎的交友节目。邢文宁走进了两家最敢为人先的电视台,即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

身处江苏卫视的王培杰一直很善于接受新思想。他从1980年代末期就开始为江苏卫视工作,亲眼目睹了整个行业的变迁。1997年,随着卫星电视的创建,不少省级电视台获得了在全国的落地权,并开始在广告收入上同央视展开竞争。一时间,央视和省台纷纷加大了娱乐节目的制作量。"在少数的几家实力最强的电视台中,竞争已经呈现出白热化状态," 王培杰如是说道。

王培杰说,他还想再开发一档交友类节目, 以"剩女"和"剩男" 为主打概念,他们以事业为重,缺少伴侣,这正是中国时下的一个热点话题。这个节目也将会成为进入"富二代" 生活的一扇窗户,他们是中国新富阶层的后代。
在角逐《约我出去》的版权大战中,湖南卫视抢得先机,击败了江苏卫视。但王陪杰紧随其后地推出了他自己的版本, 联合利华(Unilever)本想赞助这档新节目。
"非诚勿扰" 的现场舞台被设置得像一个特别法庭。24名单身女性站立在熠熠生辉的台桌后面,向一名潜在的异性伴侣接连发问。交谈主持人是孟飞,光头模样,先前是一名诙谐的新闻主播。他的搭档乐嘉和他一样也是光头,但显得更富有朝气,也更修长,被称为是该节目的"心理分析师" 。

2010年1月15日,《非诚勿扰》第一期播出,并就此确立了节目的基调。" 跟我在一起,不用担心生计," 23岁的第一位男嘉宾张咏翔吐出了此一句话。他的家庭开办了一家工厂,有1,000多名工人。一段视频尽情地炫耀着他的大型公寓、白色轿车和一眼望不到头的连排鞋子。在一段段视频中,其他各位男嘉宾也纷纷以图像的形式将他们的财产公诸于众。

在这一期节目接近尾声时,一名脚穿红色塑料及膝靴和身着黑色紧身连衣裙的女嘉宾表演了一支椅子舞,这种场景出现在脱衣舞夜总会看起来会更合适。

但是严肃的议题也不经意地出现于谈笑间。就张咏翔为什么坚持至少要生一个儿子的传统观念,有女嘉宾向他发出了质询。

" 今天的年轻人敢于去表达自我," 王陪杰这样说道。"如果你害怕表达自我,那就不够真实了。"

尊严扫地

在女嘉宾马诺以"宁在宝马中哭泣"的言论拒绝了一名男子后,《非诚勿扰》一时变得声名狼藉。 马诺同时收到了来自支持者和批评者的上千条留言。支持者说她只是公开地说出了很多女人内心的想法。

23岁的马诺在一次访谈中说,制作人已经告知各位女嘉宾不要伤害男嘉宾的尊严。关于宝马言论," 因为他们见识了我的坦率,所以他们还想从我嘴里听到更多有争议性的东西," 她如此说道。

在另一期节目中,朱真芳无情地拒绝了一位请求者,声称任何想要跟她握手的人必须先付20万人民币(约合32,000美元),因为"我的男友就是要20万月薪才行"。另一名女子闫凤娇在其裸照流传于网络之后迅即成为头条。

《非诚勿扰》的观众大涨。到2010年5月份,该节目的收视率仅次于各卫视频道都被强制要求转播的央视《新闻联播》。 《 中国日报 》称其为" 道德上的模棱两可和视觉上的惊险刺激" 。相亲节目跟风潮也紧随其后,也一个比一个更露骨。

审查人员显然感到不快。在6月份,江苏卫视和湖南卫视的老总们一起被召集到北京参加一次有广电总局官员与会的会议。"批评很不留情面" 一名与会者这么说。要传达的信息很明了:为节目降调,否则就面临撤销。广电总局发出了两条告示。一条说:" 禁止以约会的名义羞辱和攻击参与嘉宾; 禁止谈论低俗的涉性话题; 禁止渲染唯利主义和其它不健康的、错误的婚姻观;禁止播出没有经过审查和编辑的节目。"

浙江卫视撤销了一档交友节目。一段时间内,所有的电视台看起来似乎都会步其后尘。 在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的舞台上,有人回想起一名制作人对全体班底人员所说的话: " 我可能会在任何时候接到一通电话,然后你们所有人都得打包回家。 "

在《非诚勿扰》6月26日的一期播出时,该节目的粉丝很快就注意到了相关变化。最显眼的是加入了第三名主持人—— 黄菡,她身为人母,在当地的党校教授心理学。所有的女嘉宾已经被置换,显得更温柔。男嘉宾也是如此。并且,到场嘉宾不再提及收入。" 我们开始去挑选一些年龄层次更高的参与者,他们有着更强烈的结婚意愿," 王培杰如是说道。

有人说,现在,每一期节目在播映前必须得在内部被反复审核,至少要审六次。制作人仍然要求主持人将现场谈话引向社会话题,但要更巧妙。 " 嘉宾言论不再是像以往那样尖锐了," 34岁的铁杆粉丝郭薇(音)这么说道。

当审查人员拿娱乐节目开刀时,王培杰说,如果被问及,他希望他们能够记住《非诚勿扰》已经有所改变。现在节目提高收视率的方式不再是通过激烈的言语交锋,而是通过开展网络推广,和让海外华人也出现在舞台上。在节目的网站上,前半年播出各期都已被删除。" 我们的节目可是守规矩的。" 他最后这么说。

李碧波(Bibo Li)和尹艾迪(Edy Yin)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

相关阅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