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胡佳被释放

核心提示:本文简略介绍了胡佳其人,及他被判颠覆罪入狱,和最近出狱的状况

原文:Prominent Chinese Dissident Hu Jia Is Freed From Jail
发表:2011年6月2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2007年 胡佳和曾金燕 Frederic J. Brown/法新社-Getty Images 】

北京,六月(路透社)——中国著名异议人士之一胡佳于周日早上与家人团聚。此前,他因颠覆国家罪被判入狱三年半。他的妻子称,胡佳目前需要休息,还不便在公开场合发言。

胡佳今年37岁,他于2008年因为批评中国限制人权而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他曾被支持者视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可能人选,去年这个奖项被中国另一位入狱的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电话接受路透社简短采访时说:“他的父母和我一起陪同他回到了家中。”

 “我不知道晚些时候他是否可以接受采访。现在我希望一切保持平静。我担心在这个阶段接受采访会出问题。请理解。”

在胡佳按计划被释放前,著名的艺术家和活动家艾未未在本周忽然被解除拘禁,同时中国总理温家宝正出访欧洲国家匈牙利、英国和德国。

在被问及胡佳的健康状况时,他的母亲冯娟(音)在电话中说:“一般般。他现在情绪很好。回到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洗了个澡,然后吃了饭。”

今年二月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打压异议分子,因为担心发生在阿拉伯国家的暴动会鼓舞中国反对一党专政的热情,尤其是在马上到了2012年将出现领导人的权力交接。

许多由于上述动机被拘押的异议人士都被当局要求在被释放后保持沉默。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和其他支持者都发言担心中国当局在胡被正式释放后仍会处于软禁之中。

曾金燕自己也是一名著名活动家,在五月下旬她接受路透社采访的时候称,她很担心维权活动家们在从被正式解除拘禁或从监狱释放后仍以非正式的方式被软禁于自己家中。

 “如果我们被软禁在家中或被强制蒸发,我不希望我们的女儿在这样的状态下跟我们在一起,”她说,“我已经把她送去亲戚家里了。”

曾金燕发过推特信息,讲述在胡佳被释放之前当局对她实施的骚扰。

 “胡佳被释放的条件是他不能与媒体接触,并且于释放之日起一年被剥夺政治权利。毫无疑问当局会提醒他注意这一点。” 《人权观察》研究员Phelim Kine说。《人权观察》是纽约一个支持胡佳和中国其他持异议者的团体,并对中国他们的审判提出过公开职责。

Kine在电话中说:“鉴于当前中国的镇压大环境,他会在极端压制下被迫服从。” 

精力充沛的斗士

胡和曾目前居住在北京东城一处叫波波自由城的复式公寓中。周日早上,许多警察和国安人员在那处区域附近巡逻。

曾金燕在她最新的推特信息中用中文写到:“经过一个不眠之夜后,胡佳在临晨两点半回到家中。很平安,很高兴。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状态。”由于中国政府实施的防火墙审查措施的阻隔,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办法接触到推特信息。

胡佳在2007年年底被拘禁,于次年被审理并宣判为颠覆罪,因为他在互联网上写文章批评政府,并且接受国外记者的采访。

中国政府常常以“煽动颠覆”这个宽泛的罪名处罚异议人士,在胡被宣判时,中国的国家媒体称胡已认罪。

入狱前,胡是一名精力充沛的环保人士,致力于帮助农村的艾滋病患者,并且对中国政府施加于持不同政见者的管制进行公开批评。理着平头,戴一副学究气眼镜的胡佳是北京活动家群体中的熟脸。

胡佳还是素食者和佛教徒,他批评中国政府对藏教的限制,并且对被当局痛斥逃亡在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表示声援。

问及胡佳今后的计划,曾说她的丈夫在监狱里研究法律,目前还没有出国的计划。

 “法律规定,有犯罪记录的人不能成为律师。但他希望学习更多的综合性知识。”曾金燕在五月的时候表示。

 “我想他对未来的计划已经想得非常清楚,而且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了,但是我们不知道(在他出狱以后)情况会如何…我想他会(专注于)维权。”

相关阅读:

《环球时报》社评:西方专捧对抗中国政府的人

Techcrunch 中国已经封了Google+服务

核心提示:尽管很多人还根本没有接触到这项尚在测试的新服务,中国的防火长城已把它封杀

原文:China Is Already Blocking Google+
作者:Robin Wauters
发表:2011年6月30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没花多长时间。据伦敦的人人传媒报道,很多人还根本没有接触到尚在试运行Google+ 服务,这一情况并没能阻止中国政府封杀 Google 这一崭新的社交网络服务。

确实,Just Ping 和 Greatfirewallofchina.org 两家网站都证实 plus.google.com 在中国大陆无法联机。

这一封杀本身并不出人意料;中国当局对美国的社交网络服务一向都不感冒,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和 Foursquare 这些网络服务在中国都被封杀了。但中国对 Google+ 正式出台反应之快还是让我不免惊讶,目前这项服务还在测试之中,必须收到邀请才能使用(虽然,应该说明的是,该服务过去 24 小时已经被许多国际媒体热切报道)。

《卫报》 � 中国官员的伪照使他们成为笑柄

核心提示:四川会理的官员为粗糙的PS图片道歉,这张图片来自当地政府网站,显示当地官员视察新修公路的情况,接着它引发了网络上的PS热潮

原文:Chinese faked photograph leaves officials on street of shame
作者:Peter Walker
发表:2011年6月29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会里当地官员视察,或者说漂浮,在中国四川省的一条公路上。第一张图片来自会理镇政府网站,后面为PS精选,感谢喷嚏网图卦的收集整理,图片合成:译者志愿编辑】

对于这个中国西南农村地区典型小镇,会理的政府官员,如能吸引整个国家的媒体报道,一般来说即意味着梦想成真。不幸的是,他们在聚光灯下的这次露面却事与愿违,而且这张可能要算互联网上有史以来最烂的PS图片遭到了广泛嘲讽。

故事开始于周一,会理的政府网站发布了一张图片,根据附带报道可知,图片显示的是三位当地官员视察这月刚完工的一个道路工程。图片中有人、道路,但是官员似乎悬浮于沥青路面上方几英寸。图片的修改显得相当的笨拙。

宣传部门随后道歉并撤下了图片,但对他们的愤怒,或者说是娱乐由此开始。宣传部门对此的解释,就像图片本身一样奇怪:这三个人确实视查了道路(有其他图为证),但是这位未透露姓名的摄影师觉得原始图片不够吸引人,于是将两张照片合成了一张。

会理的官员告诉国营的新华社记者,"政府工作人员发布了原始的图片,他们已知这张图片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希望为此事道歉并进行澄清。"

这名位于四川小镇的官员,甚至迅速注册了十分流行的新浪围脖,发布对这一事件的解释。

但是,已经太迟了,恶搞的图片在聊天室以及其它网站疯传,嘲讽已经势不可挡。毫不意外,短短几小时之内,类似的图片如洪水般涌现,如官员登陆月球,或者被恐龙包围,在另一张图片中,他们加入了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的视察队伍中。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6/29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和推特(@yigroup)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纽约时报》 艾未未的律师申请进行税务复议——“他没理由要为不归他负责的事情掏钱。当局应该先把事实搞清楚”

路透社 特别报道:中国农民工的骚乱暴露出代沟——对新塘骚乱的采访,揭示出年轻一代农民工对于城里人的歧视和威胁十分敏感

《卫报》 发展带来的不太舒服的现实——中国和越南的现实表明,压迫型和腐败型政权与使人民脱贫并不矛盾

《卫报》 中国官员的伪照使他们成为笑柄——四川官员的视察照片受到中国网民的无情嘲讽

路透社 中国总理的改革呼吁引来欢呼和讥讽——在怀疑者看来,温的言辞不过是他退休前为自己捞取好名声的作秀而已

《每日电讯报》 大卫・卡梅伦是否真的应该教训中国?——也许温家宝下次可以这样回答英国首相的发言

《卫报》 中国改头换面的孔夫子——中共的统治越来越像被辛亥革命在百年前所推翻的那个政权:一个庞大的特权官僚系统

布鲁金斯研究所 中华民国百年历史回顾——美国学者分“抗战前”、“抗战及内战”、“台湾时期”三个时期对中华民国历史的总结

《每日电讯报》 【图说】中国准备庆祝共产党90岁(共35张)

美联社 中共90岁前夕的一场争论——自由派与新左派的争论对于共产党今后的走向具有一定意义。

亚洲哨兵 中共的90岁生日——党的最大敌人就是它自己,或者说,就是它那快速消失的有效管理14亿人的能力

外交学者 高铁政治——中国的高铁在英国和欧洲其他地方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中国见红 毛主席有七分功?——对中共统治神话进行系列分析的第三篇文章

赫芬顿邮报 基辛格:中国应开始塑造新的全球体系了——作为世界最大债权人,中国正像1947年时的美国,有机会建立世界新秩序

《汉城时报》 中国不是日本——呼吁美国更开放自己的市场让中国投资的人,通常以当年日本对美投资为例。但中国和日本大不一样

Brian Glucroft – Facebook进中国:建立联系与理解的机会——对facebook进中国的必要性和手段所做的分析

外交学者 上合组织为什么很重要?——有人称它是反西方、反北约联盟,有人称中国利用它建立新世界秩序

路透社 中国称其海军演习不应引起警惕——国防部呼吁人们理性看待例行演习,称与南海无关

法新社 中国称南海主权不容置疑——中国台办发言人称保卫南海诸岛的主权是大陆和台湾的共同责任

亚洲哨兵 新加坡安抚南海争执——新加坡对南沙和西沙诸岛没有领土要求,但是中国海巡船的到访令它不得不公开表态

《明镜》周刊 柏林正在讨好中国——中国和欧洲的交往可以用两个词概括:生意和人权。欧洲人放弃了更大的战略观

 

【经贸动向】

商业内幕 假如中美爆发贸易战,这些州将深受其害——图说美国最依赖对华出口的十个州

中国外人 中国透过外交努力加强对外直接投资——目前中国对外投资只占世界总额的1%,但今后会加速增长

中国金融市场 中国小企业日子难过——中国的“国进民退”为经济平衡带来障碍

路透社 中国股市是谣言市——中国公司的股价上下浮动范围极大,公关攻势几乎是公司必备秘技

 

【社会百态】

PC杂志》 中国网上长城背后的生活——香港和深圳虽然彼此接壤,但是因为网上长城的存在,互联网体验大不相同

《纽约时报》 在布鲁克林快餐店打工的中国大学生——对于这些英语专业的国内学生来说,布鲁克林口音是个难题

法新社 中国承认三峡大坝存在问题——虽不是新闻,但这篇报道有些新内容

《华盛顿邮报》 中国已经封了Google+服务——尽管很多人还根本没有接触到这项尚在测试的新服务,中国的防火长城已把它封杀

 

《今日美国》:西藏将对外国游客重新开放

核心提示:中国当局试图展示一个开放的形象 ―― '来看看中国统治下西藏人民幸福繁荣的生活。' ―― 同时他们又禁止外国游客进入西藏。

原文:Tibet to reopen to foreign tourists
译文:西藏将对外国游客重新开放
时间:2011.6.28
作者:Calum MacLeod
译者:九攸

豪华旅游刚刚达到世界屋脊。

在北京的一次展览上,一名参观者看外国游客在西藏的照片。/ 摄影:Calum MacLeod


需要在镀金泳池放松放松,然后在您的套房享受管家服务,手上还拿着氧气罐? 即使在海拔三千六百多米(12000英尺)的西藏首府拉萨,您的这种高端要求绝对可以满足;上个月,拉萨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业了。


但是如果您没有中国国籍,那就抱歉了,您最好等到八月再入住;预期届时西藏才会对外国游客重新开放。

继2008年的致命暴乱之后,现在每年三月外国人被禁止到西藏旅游。然而今年,从六月底到七月大部分时间,西藏再次对外国游客关上大门;据拉萨和北京的旅行社告知,这是因为七月份的两大政治纪念日。今年四月,四川省藏区的一所佛教寺院发生骚乱,外国人也被禁止进入那一地区。

西藏活动团体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说,这一连串的旅行禁令表明了政府对潜在的问题 ―― 及可能出现的外籍证人 ―― 高度紧张;这无疑和政府努力塑造的和谐开放的西藏形象自相矛盾。

官员们计划将旅游业建设成为西藏的支柱产业,预计到2015年将游客数量提高一倍,达到1500万人次,其中大多数是汉族。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结果,西藏有300万常住人口,其中90%是藏族。

"因为政治原因,我们正在失去一些游客,这实在太令人遗憾了。"北京梦想旅行社的赵霞(Zhao Xia)告诉我们。该旅行社西藏十日游的售价为1200美元。

对于外国游客而言,除了中国签证之外,西藏是唯一一个需要特别旅行许可的地区。 而中国国内游客则不受影响,在拉萨工作的西藏泰兴(Taixing)旅游公司销售代理赵力(Zhao Li)说,他希望七月下旬能重新安排国外客户游览。

两家旅行社在正式通知中指出,这一旅游禁令的原因是,自1951年5月签订协议以来,今年是党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60周年;同时,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当1950年中国共产党军队入侵西藏时,西藏是一个事实上的(de facto)主权国家,大小和西欧差不多。

今日美国试图联系位于拉萨的官方西藏旅游局,该局拒绝发表评论。

西藏当局"担心西藏局势不可预测,因为藏族人表明,他们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显示忠诚于达赖喇嘛 ,反对中国政策",凯特・桑德斯(Kate Saunders)说,她是游说团体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公关主任,在伦敦工作。

1959年西藏起义失败后,西藏的宗教领袖逃亡印度,此后中国当局摧毁数千所佛教寺院,并杀害了数千名西藏僧尼。

桑德斯说,"当局试图展示一个开放的形象 ―― '来看看中国统治下西藏人民幸福繁荣的生活。' ―― 同时他们又禁止外国游客进入西藏。"

她说,北京有着一套"偏执的思维定式,靠枪杆子维持稳定,同时阻止外界进入西藏。"

西藏已成为"世界旅游的焦点",藏族讲解员拉巴布赤(Labapuchi)这样告诉一队汉族游客,周二,北京举办了一个新的大型歌颂"西藏(和平解放)成就展"。

"我们欢迎全世界人民访问西藏,了解我们的文化。"拉巴布赤介绍说。拉巴22岁,在北京念书,打算毕业后从事西藏的环境保护工作。

与讲解员一样,参观展览的游客们对外国游客的禁令一无所知。

"我还以为今年挺稳定的。"56岁的北京服装零售商李君辉(Li Junhui)说。

下个月,李君辉和他的四十位朋友们将到西藏旅游。李告诉我们,他们中有些人会乘坐火车去西藏,2006年开业的青藏铁路是一项世界之最;而其他人选择九天的自驾旅行。他说,"我们中国其他地区的人们关心支援西藏这么多年,现在我要亲眼去看看。"

上个月,拉萨瑞吉度假酒店客房部总监让-米歇尔・科克(Jean-Michel Kok)在接受官方的新华通讯社采访时说,富裕的中国游客是拉萨首家五星级瑞吉度假酒店的目标客户。围绕着敏感的旅行禁令和纪念日,该酒店本周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新华社报道,未来三年内,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和洲际酒店也将到拉萨开设高档酒店。

虽然西藏的经济发展落后于中国蓬勃发展的东南沿海地区,政府声称其生活水平迅速攀升。 北京的展览显示,2005年到2010年间,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猛增近100%,达到640美元。

一个展板写道:"今天的西藏人民过着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


2011年6月29日星期三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6/27~28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和推特(@yigroup)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纽约时报》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胡佳被释放——胡佳因批评中国人权状况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被判3年入狱(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卫报》《每日电讯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CNN《商业周刊》《洛杉矶时报》《环球邮报》也有报道)

路透社 艾未未的助手也获得释放——“与此事有关的所有人都被放了出来”

《纽约时报》 中国税务部门向艾未未追收两百万美元——税务部门人员登门收款,艾未未拒绝签字承认。

全球之声 中国独立参选人的近况——尽管独立参选人数量很少,但政府对付他们依然下手很重

《每日电讯报》 中国保证实现民主,尽管内部文件与此论调相反——温家宝的发言和党内文件的口径截然不同

《环球邮报》 在人权问题上,中国强制噤声——无论艾未未还是胡佳,获释的条件之一就是不得开口乱说

《卫报》 中国的人权争论:两边都有理——中国不希望被外人教训,但缺乏法制加上强力压制并不能解决问题

《福布斯》   中国的“手包冲突”——劳工的怒火在广东随处可见,本月中已有多起冲突爆发。最新的一次是在番禺的韩国手袋厂

外交学者 爆炸性的中国——从中国最近的几起爆炸案可以看出,尽管中央强调“执政为民”,地方政府却没有能做到这一点

《明镜》周刊 异常成功的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90——中共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资本主义者。它能否在维护自己权力的情况下实现民主?

中国见红 中共的统治神话很可能适得其反——对“少数民族生活幸福”和“中国和平崛起”的分析

《华尔街日报》 网上谣言是否会让中共的生日黯然失色?——从天而降的郭美美成功地抢了中共的风头

《环球邮报》 中共党员的不同面孔——“我们这家公司按小时收取很高费用,因此很难组织起党员来每天学习《人民日报》”

《时代》周刊 中国大骗局:政府官员如何盗取1200亿美元后逃离中国

《每日电讯报》 中国为所有人都带来美好前途——温家宝称中国的繁荣发展开放将使世界都受益

外交学者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七一是香港回归纪念日。然而过去十年来,这个日子却成为了对大陆和香港当局的抗议日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在台湾问题上,绥靖政策不会奏效——要打破台湾问题的怪圈,需要中国修改对台军事部署,而不是美国把台湾拱手送给北京。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中国的强硬行为(2):海疆事态(17页正文PDF——对中国在南海、东海、黄海和专属经济区内的行为进行了总结和分析

《外交政策》 我们应该对中国的航母感到害怕吗?——现在还不用

《外交政策》 中国的深海梦想——为什么中国给会想要有航母?

欧亚评论 美国在南中国海当务之急——美国的核心利益在于通航自由、对盟国的承诺和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Wendell Minnick – 日本增设间谍基地监视中国——日本在琉球诸岛建设卫星信号基地收集中国海军和海洋活动情报

《纽约时报》 中石油在伊拉克开始运营——这成为伊拉克20年来开采的第一块新油田

MSNBC – 渴望石油的中国欢迎战犯巴希尔——中国与苏丹关系中被谈论最多的,就是中国的石油利益。

《卫报》社论 中国与欧盟:最长的长征——中国人来了!在有些人看来,中国人来得还不够快

《卫报》 欧洲应该如何欢迎中国人?——欧洲要想从中国的崛起中受益,就必须深入理解中国的目标和政治局限。

澳洲国家事务 中国在澳洲的购地活动可能会终结那里的农业世家——“外国公司不应被允许购买澳大利亚的土地”

 

【经贸动向】

路透社 中国审计地方政府债务,准备进行清理——虽然地方债务达到1.65万亿美元,但北京有足够现金可以弥补坏债带来的损失

《金融时报》 中国的地方债务问题比表面看到的要严重——实际数额很可能比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高一倍

多彩傻瓜 中国泡沫即将破裂的五个理由——个人消费黑洞、历史重演、原材料通胀、房地产虚高、投资者失去信任

彭博新闻 为什么中国面临硬着陆(第一部分)——国内消费如此之低,为什么专家还预测中国能稳定增长?

《纽约时报》 中国制造的大桥来到旧金山——从纽约到旧金山,中国公司持续在全球商业价值链上攀升(已有译文

《商业周刊》 中国股票价格因预计硬着陆而触底,引发掮客大量购买——上海股市触底反弹,上升3.9%

 

【社会百态】

《亚洲时报》 中国的政治考试——“政治考试的目的是维护政权的合法性,但这很可笑,因为现在没人再相信这一套了。”

《纽约时报》 各位,现在该去看电影了——“这就是一份政治家庭作业,跟现实毫无关系。”

《卫报》 专家警告中国必须减少粮食生产,否则水资源告急——如果不加控制,北方水源将在30年后耗尽

《卫报》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莎士比亚——很多莎翁戏剧具有普世魅力,加上众多优秀的译本,使得他广受欢迎

南开罗博 洋学生在中国读研究生的体会——“语言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更多的问题是体制”

高教纪事报 在中国建个隐私角——美国富布莱特女学者在厦门大学对知识女性的观察

《每日电讯报》 京沪高铁亲历日记——记者记录下了乘坐期间的点滴感受:很多地方令人称道,但是列车食品不在此列。

《卫报》 京沪高铁试运行——“我们不会放慢脚步,投资也不会被削减”

《洛杉矶时报》 国努力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从瘦肉精到地沟油,中国的食品安全在政府的保密倾向下难以改进

《华盛顿邮报》 在的黎波里,中餐外卖照常营业——即使炸弹不时爆炸,中餐馆依然照常营业

《华尔街日报》 私奔的亿万富翁回到家里——中国今年最大的社交媒体事件宣告结束

《卫报》 省际水资源争夺战让黄河的成功管理打了折扣——黄河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堪称奇迹,但黄河仍然命悬一线

《华盛顿邮报》 在中国,人们开始重新思考死刑——药家鑫一案引发公众对死刑的讨论

《每日电讯报》 中国的五项工程杰作——西电东输、南水北调、五纵七横公路网、三峡大坝、京沪高铁

《纽约时报》 中国都市里的生存与恋爱空间——对中国同性恋人士的报道

 

《自由欧洲电台》非暴力革命的输出:从东欧到中东

核心提示:“我们只是想试着让世界相信,实现变革的唯一正确途径是非暴力的,且有策略的抗争。”每一场起义都在本土成长,但非暴力的原则可以被传授,还有那些躲避催泪弹和网络审查的技巧。

原文:Exporting Nonviolent Revolution, From Eastern Europe To The Middle East
时间:2011年2月21日
作者:Courtney Brooks, Milos Teodorovic
本文由“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One of Otpor's main methods in overthrowing Serbian President Slobodan Milosevic was to win public support through humor by mocking the regime.
【图:在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过程中,Otpor(抵抗)组织使用的主要方法是通过幽默的形式嘲讽当局以赢得公众的支持。译注:图中女孩手拿的标语是模仿Facebook上加好友时弹出的问题,上写:如果你认识阿拉伯独裁者穆巴拉克,可以送一个私人消息给他吗?】

斯尔贾・波波维奇(Srdja Popovic)有一个梦想:有这样一个地方,在这儿政治变革是通过非暴力斗争实现的。

他最初是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在他的祖国塞尔维亚组建了Otpor(抵抗)组织。而正是这个组织领导了十年前推翻独裁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抗议运动。

随后,波波维奇开始输出自己的非暴力战术,帮助训练来自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活动人士,而这些活动人士后来领导了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和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

而现在,波波维奇开始部署他的新组织,Canvas。这次,他走得更远——向最近推翻了埃及和突尼斯专制政权的民主活动人士提供帮助。

波波维奇说,“我们只是想试着让世界相信,实现变革的唯一正确途径是非暴力的,且有策略的抗争。”

“我认为,这些天我们在整个中东地区抗议中看到的那些世俗化(译注①)的年轻人是这一地区的新面孔。我愿意相信,他们足够强大,也足够聪明,能打败极端主义,包括伊斯兰极端主义。”

类似Canvas等组织的工作和不断涌现的社交网站,如脸书和推特,还有正在出现的一代网络青年(他们也越来越不受影响)结合起来,创造出的完美风暴,威胁到了从欧洲到北非,再到中东的独裁政权。

传授非暴力

波波维奇说,Canvas成立于2003年,已经培训过来自37国家,包括津巴布韦、北韩、白俄罗斯和伊朗的异见人士。关于他的组织是否培训过例如阿尔及利亚和也门的这些现在正在举行抗议,试图推翻专制政府的活动人士,他说除非活动人士们自己说出来,他自己不能透露这个信息。

波波维奇的思想体系,同时也是Canvas的思想体系,受到了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基恩・夏普等人的思想影响。美国人基恩・夏普写了几本关于非暴力斗争的书,包括著名的《从独裁到民主》。(见此篇

2009年夏末,Canvas和其它几个非政府组织合作,把约20名埃及活动人士带到了贝尔格莱德,进行了关于促进埃及变革的为期一周的战术培训。这当中的一些人有后来成立领导最近反政府抗议的四六运动的创始人。

佩塔尔・米利塞维奇(Petar Milicevic)是非政府组织欧洲没有选择的创立者,他也帮助进行了培训。他说,他和埃及人谈论组织运动和激发年轻人支持的重要性,以及如何使用社交媒体来实现这两个目标。

“在抗议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和在埃及的朋友联系。他们在此期间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米利塞维奇说。

“我们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其它我们所能提供的帮助,也筹集了一些救援资金,但是他们都拒绝了。【他们说】我们只想让世界都知道,这是我们埃及公民的革命,不是其它什么伊斯兰革命或者政变。”

笑对监牢

在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过程中,Otpor使用的主要方法是通过幽默的形式嘲讽当局以赢得公众的支持。有一个著名的例子,他们把一个有米洛舍维奇画像的油桶滚下街道,旁边的人轮流用棒球棒敲击油桶。活动人士们经常受到逮捕和殴打,但是据报道,他们很少在监狱里过夜。


【图:示威不是请客吃饭】

但是在培训那些来自诸如埃及、伊朗和白俄罗斯的异见者的时候,Canvas也认识到,自己正在培训的这些活动人士将来可能会因他们的抗议活动而被关进监牢。

格鲁吉亚人妮妮(Nini Gogoberidze)参加了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她现在是Canvas的一名培训师,主要同伊朗的异见人士合作。她说,每种抗争都不相同,各个政权对付异见者时使用暴力的程度也不同,而这正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差异。

“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我怀疑是安全部队,甚至是武装部队发起了街道上最初的流血冲突。但是我很确信,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在伊朗或者任何其它暴力的政权,”妮妮说。“使用暴力的程度差异将各个国家的斗争区分开来。”

她认为培训就象“头脑风暴”,活动人士以他们自己的创造力来发展对抗其政府镇压的办法。

“没有人比当地人更清楚如何发起动员,你明白我的意思。而这也是非暴力斗争的主要思想,”她说。你不能输出斗争,我不会【派】10个人,塞尔维亚人、格鲁吉亚人、或者乌克兰人去其它国家制造一场革命。革命完全是一件由本土催生和在本土成长的事。“

‘斗争必须在本土成长’

2007年,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的主席杰克・杜瓦尔(Jack DuVall)也在埃及举办了一场为期一周的关于非暴力抗争的教育研讨会。他强调说,外国机构不能去“培训”如何在某个特定国家对抗镇压——而应该提供一个非暴力对抗的模板。


【图:2000年3月,Otpor的成员站在一个由报纸做成的笼子里,抗议塞尔维亚政府对独立媒体的压制。】

“外人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向那些想参加民众抵抗的某个国家的人提供行动建议,”杜瓦尔说。“能讲授的只是这种斗争形式的概念和普遍实质;但是最终还是要那个国家的人自己去实践。而那些人都是担着风险的。”

83岁的基恩・夏普,被称作非暴力抵抗战略界的卡尔・冯・克劳塞维茨(Karl Von Clausewitz  译注②)。他认为埃及人的革命“非常勇敢。”他说,他很高兴自己的作品对埃及人有用,但是所有的荣誉应属于埃及人自己。

“如果人们不再害怕,那么独裁者就有大麻烦了。而且他们也做到了,把非暴力的原则保持在一个了不起的水平——不是完美的,但是是一个了不起的水平——甚至是在他们遭受攻击的时候。”基恩・夏普说(点此查看访谈全文)。

“有些人总是说,也许人们对使用暴力更有兴趣,但是埃及人却一直在说,和平,和平,和平。而这一切在示威的规模超过一百万的人的时候仍能被保持住,这实在是一项惊人的成就,也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不幸的原因各不相同

通过口耳相传和社交媒体,Canvas的讲义中北非和中东地区广泛流传。

巴尔的摩县马里兰大学的社会学副教授Zeynep Tufekci说, 团结起来的消息和实用的知识——从如何处理催泪瓦斯到如何逃避网络审查——在突尼斯,埃及和其它处于政治动乱中的国家之间流传。

“这真是一场非常完整的运动,即使这些起义都非常有民族性,也非常有组织,”Tufekci说。“他们不仅受到外界的启发;也因他们自己的痛苦而受到激励,但是关于革命的技术方面的考则则受到了其它地方的启发。”

格鲁吉亚的活动人士Gogoberidze说,她所培训的伊朗人没有一个来自像绿色运动这样的正式的活动人士组织。她说,她教授过家庭主妇,学生,还有记者,告诉他们如何参与非暴力斗争。

我问她,Canvas是怎么同这些人联系的,她的回答很简单,“是他们找到了我们。”

欧洲自由电台/解放电台巴尔干事务处的斯洛博丹 科斯蒂奇(Slobodan Kostic)和艾娜 斯特瓦诺维奇(Ena Stevanovic),还有欧洲自由电台/解放电台格鲁吉亚事务处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译注① 这里的世俗化是“宗教化”的反意,为防中文中的语义外延差异引起误会,特此说明。

译注②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1781年-1831年),普鲁士将军,军事理论家,曾著《战争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